扫码订阅

当兵4年有很多的第一次值得人回忆,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那样的兴奋。从一个老百姓到一个合格的军人,所走过的没一步都是那么兴奇,充满着神秘色彩,都很具有挑战性。其他的不多说,就说说我的第一次枪手经历。

作为一名抢手,需要很多的条件,其一,要求是两年以上的老兵;二,要优秀的正副班长;三,必须是中共党员;四,还要通过必要的心理测试。要达到以上条件,一般一个直属中队不会超过10个人,要是县中队的话,最多也就3个人。

随着当时严打斗争的不断深入,大小监狱人满为患,(现在是很难见到那时的场面了)本着“从重.从快.从严”的原则,很快就宣判了大批的重刑犯,我所在的中队经常配合地方公安执行任务。

7月26日接支队通知,28日在市体育场召开公判大会,有9个重刑犯将执行枪决,给了我们中队3个名额。枪毙一个 犯人需要四个武警,一名正射手,一名副射手,还要两名搀扶手,我是三个正射手中的一员。

接到任务后,我们12个人将结束手里的一切工作,只为公判会做准备,和外界断绝一切来往,以防消息泄露,一切行动都在指导员的监控之下。

27日上午,中队长组织我们6个正副射手做了两个小时的半自动步枪操练,步枪还是我们当新兵用过,下了中队就在没有接触过,对性能还真有点生疏。然后,支队用车把我们拉到两个很荒凉的地方,说是去适应法场环境。(法场一般都是两个,也分正副)

我所面对的对象是个28岁的许姓小伙子,身负3条命案的抢劫杀人犯,手段极其残忍,在他手下一个5岁的小孩也未能幸免。了解了他的暴行,我也就没有了什么顾虑,反倒是有了种自豪感。

晚上,我们再一次检查了枪支,中队长交给我一发子弹,是经过处理的那种,弹头短了许多,里面的铅弹外露,这样的子弹穿透里差,杀伤力极大。

7月28日的市体育场,人山人海,那场面不亚于世界杯的决赛。几乎是出动了全市的警力,戒备森严,现场公开宣判200多人,其中9人死刑。我和副手都不能出来,只能坐在市局的一辆警车里,样子很是古怪,穿着雨衣,戴副大墨镜,还戴了个大口罩,不知是紧张还是穿戴的问题,我和副手都是满头大汗。

随着宣判的结束,全市区内警笛长鸣,浩大的警车队伍直奔法场。当两名搀扶手将许**押下刑车时我开看清这个有些帅气的小伙子,年轻生命的结束还真是有点可惜。

法官的一声令下,我抠动扳机,子弹从后脑射入,从前额喷射出去,一个罪恶的生命就此结束,我没有给副手一点的机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