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创]三发炮弹定诸元、一次齐射灭顽敌

1979年对越作战中。广州军区炮一师26团装备地面最大口径火炮152加榴炮36门,在龙州县水口关方向配属42军125师作战,指挥所在596高地,当地人叫大炮台,是清朝军队的炮台要塞。2月19日下午54军162师在水口投入战斗。我团转隶162师。

2月17日战争开始,42军124师从布局关向东溪穿插进攻,计划占领东溪后,沿4号公路向北直插高平,全歼高平之敌。当124师先头部队深入敌区之后,越军为断124师的后勤补给,阻止我后续部队向前挺进,炸毁了东溪东偏北7公里的班翁水库大坝,淹没了急造公路,形成一个纵深800多米,宽约70多米,泥水深度一米左右的巨大水障区,从班翁突击的部队,特别是我军的后续部队以及大型车辆无法通过,当时尖兵部队四十三军坦克一营搭载部分步兵已经突入越军纵深,成了单兵独进的孤军,随时有被越军包围吃掉的危险,情况万分危急。而我军几百台轮胎汽车、炮车、特种车全部堵在水障区后面,军区领导许世友司令员、向仲华政委了解情况后,紧急命令工兵2团6个连以及700多名民兵抢修被淹的道路,同时命令被堵在后面的车辆改道从水口,经复和,跨平江,经那娥、那热、靠松山进入东溪,由四号公路进逼高平。

[原创]三发炮弹定诸元、一次齐射灭顽敌

复和县是从我国水口进入越南的第一座县城,群山环绕,地形险要,复和渡口位于城南平江上,西联复和至东溪公路,东接水口至广渊公路,素有“葫芦口”之称。

平江,也叫高平河,发源于越南高平省会西北,流经高平、复和、在水口关与巴望河交汇,流经龙州,在龙州与发源于越南谅山的奇穷河交汇汇入左江。平江流经复和地段,水深2米左右,河宽100多米,水深流急,是一道天然屏障。

我军要想通过平江渡口向东溪、高平发展进攻,必须在平江上架设一座能够通过大型车辆的浮桥,不然插翅也飞不过去。所以能否快速架设起平江浮桥,是高平战役胜败的关键。

[原创]三发炮弹定诸元、一次齐射灭顽敌

越军567团一个加强营及复和公安屯部署在巴博北山、着迷西山,班占以西长形高地地域,利用当年法国修筑的永备工事,凭借陡峭石山及溶洞之有利地形,以数十挺轻重机枪和高射机枪,各种火炮纵深梯次配置在各个方向上,对复和渡口及公路构成交叉火网。

合成军首长决心由162师484团掩护舟桥84团3营在复和渡口架设浮桥,打通复和至东溪公路,保障我124师按时完成向高平穿插的任务。炮兵26团编为162师炮兵群。负责支援步兵484团掩护舟桥部队的架桥任务。

2月20日早上6点40分,团长路凤发(山东惠民人,54年兵)召开指挥所人员会议:宣布从7时50分起,我团配属162师作战,162师要求我们炮火准备要快、狠、猛,要打一块打。要停一块停。同时派出以二营副营长石相元带队的前进观察所,前往巴脱484团指挥所,为步兵提供及时的火力支援。当时,我在大炮台指挥所。

石相元,广西合浦人,62年兵,1977年成立营指挥连,由二连副连长晋升一营指挥连首任连长,78年调任二营副营长,军事技术过硬,为人耿直。接到任务后,立马赶到484团指挥所,与步兵,舟桥部队协同作战。

舟桥84团架桥之前,为了迷惑敌人,根据合成军指挥部命令,9时10分,我团首先对01号目标,即班占以西长形高地进行12发急促射,毙敌百余人,紧接对长形高地西南三个无名高地进行射击,10时25分,再次对敌人纵深内目标进行急促射,敌人搞不清我军的进攻方向是哪里,不敢轻举妄动。

10时50分,舟桥部队进至复和渡口,开始架桥,石相元副营长从前观报告:敌人发现我军企图,轻重机枪和高射机枪从渡口北面、西北面、西面向舟桥作业分队疯狂射击,尤其是着迷西山火力最猛,威胁最大。团长路凤发接到前观报告,当即命令石副营长校正射击,以三营压制着迷西山火力群,二营五连行4发齐射压制哥新敌火力群,射击完毕后,八连、五连又用少量火炮对这两个地点进行每分钟一发行监视射击,

持续的急促射,我团阵地官兵一扫开战前三天的憋屈,情绪高涨,士气大振,但是有的火炮出现问题了,火炮的制退液喷了出来,经炮技师和修理工紧急抢修,大炮马上又投入了战斗。

在我炮火和步兵掩护下,舟桥分队紧张作业,11时40分,着迷西山火力点复活,从不同角度以火力封锁架桥作业地段,架桥缆绳被打断,作业被迫停止,

石副营长非常着急,从484团指挥所直接到达步兵前沿,这时有坦克也向着迷西山射击,石副营长带领无线兵,警卫员低姿运动到坦克近前,利用坦克作为遮蔽物,打开地图,简便射击指挥仪,射表,拿起望远镜,准备开始指挥射击,因为我们炮兵不了解坦克性能,不知道坦克射击时不能靠近,这时坦克突然开火,巨大的冲击波把所有的指挥用具都给带上了天,坦克炮口火焰烧伤了石副营长面部,头发烧焦,警卫员被烧的眼睛看不见了,被担架抬下了战场。

[原创]三发炮弹定诸元、一次齐射灭顽敌

1979年2月20日战地笔记:二营石副营长和一个公务员被坦克炮口烧伤面部,公务员视力下降。

虽然面部被烧伤,石副营长轻伤下火线,急架桥部队之所急,抓紧找到指挥用具,指挥三营对敌火力点进行10分钟急袭射击,弹群覆盖目标,着迷西山3层火力点大部被摧毁,架桥部队继续作业。

12时30分,架桥进入最后阶段,着迷西山北端几个距渡口约400米敌残存火力点复活,利用坚固工事疯狂向渡口射击,舟桥部队伤亡11人,门桥牵引艇被打坏,情况十分严重,石副营长冒着随时被敌人击中的危险,为了更清楚的观察敌情,前进到步兵最前沿,指挥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获得“汉江称雄”的钢八连,对敌火力点行破坏射击。

[原创]三发炮弹定诸元、一次齐射灭顽敌

[原创]三发炮弹定诸元、一次齐射灭顽敌

2月20日战地笔记:“架桥部队强架复和平江桥,接通到七溪至高平的公路,增援高平战役,架桥部队受到着迷地方敌机枪火力群的猛烈射击,无法正常工作,我团8连奉命执行压制任务,二营副营长石相元(在前观)负责指挥射击,两发炮弹就修正好,压制了敌火力,架桥部队拍手叫好,给我部队请功,当即给石副营长、8连立了三等功一次。”(实际给石副营长立二等功)

根据射击法则,炮兵射击有:压制射击、歼灭射击、破坏射击、妨害射击。

破坏射击的要求必须摧毁敌工事,使其不能使用。根据这个要求,炮弹必须直接命中目标才能达到要求,这对射击指挥员,战炮分队的军事素质是巨大考验。

石副营长不愧是优秀的射击指挥员,一系列行云流水的射击口令传到炮阵地,英雄炮八连基准炮一炮精心操作,仅用三发炮弹就试射完毕,得出精确的射击诸元(火炮装定的表尺、方向),尔后全连一个齐射,将火力点彻底摧毁,此时,在该目标右侧约60米处又发现一个火力点。石副营长指挥八连果断行转移射,仅仅几分钟一个齐射又把火力点送上了天,这一系列的纯熟的射击指挥水平和炮阵地精确的操作,炮弹像长了眼睛一样,把敌人火力点一个一个的消灭,看的舟桥部队和步兵都拍手叫好,纷纷要求给石副营长记功。

13时38分,浮桥架设完毕。484团迅速通过平江,消灭了渡口西侧残敌,抢占了复和至东溪的公路沿途要点,我军被困在班翁水障地域的辎重,各种车辆,后续部队源源不断的从桥上通过,经东溪,四号公路向高平挺进。

此次战斗,我团先后摧毁敌明、暗火力点25个,支援及时,射击准确,较好的完成掩护架桥任务,受到了合成军首长李九龙的高度评价,表扬我团支援舟桥部队架设平江浮桥,完成了一个带全局性的任务。

由于石相元作战勇敢,战果辉煌,被炮一师政治部记二等功一次,后调任万山要塞第一守备区司令。

[原创]三发炮弹定诸元、一次齐射灭顽敌

石相元副营长的二等功军功章、立功证书、奖章证书,对越作战纪念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