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东亚古代民族与文明通史》三韩与新罗5

马韩

马韩(前100-300年)是位于古代朝鲜半岛的西南部(忠清·全罗两道)的部落联盟,后被来自中国东北的扶余人征服。扶余人在马韩建立百济国,马韩人沦为社会的被统治居民,双方语言不通。在扶余人南下之前,箕子朝鲜的王室在卫满的打击下曾经南下征服三韩,并曾以“辰王”自称并宣布对整个三韩拥有主权(其死后三韩人重新使三韩人为王)。其居民是中国周朝箕子朝鲜南迁的遗民与辰国居民融合而成。考古发现表明,马韩是三韩中最为发达的一个。鼎盛时期的疆域包括整个汉江流域和今南韩京畿道,忠清道和全罗道。

1、马韩真正建立者

《汉·郊祀志》。谷永说上曰。始皇初竝天下。遣徐福、韩终之属。多载童男女。入海求神仙。因逃不还。则福外有终。终必韩之后裔。而与良同仇者也。其弁辰亦从后至。而秦人。故名辰也。此虽无可考。可以意度。旧韩旣为箕氏所逐。马、辰两国之间。别有弁韩是也。弁者或是因当时地名。未可知也。别於马韩。臣属於马韩欤。李瀷《僿说》。秦始皇。送徐福、韩终之徒。入海求仙。而仍逃不还。徐福入倭为王。韩终入我南裔为马韩云者。似是臆说。然愚於晋王嘉《拾遗记》。汉惠二年。四方咸称车书同文轨。天下太平。干戈偃息。远国殊鄕。重译来贡。时有道士。姓韩名稚者。韩终之胤也。越海而来云。东海神使闻圣德洽于区宇。故悦服而来庭云云。稚退而莫知其所之。帝使诸方士。立仙坛于长安城北。名曰司韩馆。俗云。司寒之神。祀於城阴。箕准避卫满。汉惠帝元年丁未。浮海南奔至金马渚。[今益山郡焉]国号马韩。马韩者。仍其旧名。而为号也。其见逐之马韩旧君。似是韩终。而箕准立二年。卽汉惠戊申也。韩终之子韩稚。入朝于汉。则失国第二年也。虽然事在数千余载。而史册无徵。则何可质也。

2、历史

马韩(前100-300年),古国名。三韩之一。在今朝鲜半岛南部。后为百济所灭。《后汉书·东夷传·三韩》:“韩有三种:一曰马韩 ,二曰辰韩,三曰弁韩。”《晋书·武帝纪》:“﹝太康七年﹞是岁,扶南等二十一国, 马韩等十一国遣使来献。”《旧唐书·东夷传·百济》:“ 百济国 ,本亦扶馀之别种,尝为马韩之故地。”

朝鲜半岛北部人口南迁对马韩的文化社会有很大的影响。据说卫满篡位后,箕子朝鲜准王与他的拥护者逃到辰国马韩地区建立政权,自称自己为“韩王”(三韩之王)。其后三韩人复立韩人为王。

《汉书·地理志》“乐浪郡”注引应劭说:“故朝鲜国也。”说明汉武帝灭卫满朝鲜所设的四郡中,乐浪郡辖地才是箕子朝鲜的统治中心。《三国志》说辰韩人“名乐浪人为阿残,东方人名我为阿,谓乐浪人本其残余人”,辰韩人对乐浪人,也就是古朝鲜国(箕子朝鲜)的统治中心地区的人的这种认识,说明辰韩对朝鲜有所了解。

朝鲜半岛北部特别是大同江流域,由于中国文化的影响社会发展程度一直高于三韩,这是可以在箕子朝鲜为卫满取代以后,在朝鲜半岛南部的三韩地区短暂确立自己统治地位的根本原因。但正如我们在第一章中所论述的,箕子朝鲜的性质还是方国与聚落的联盟,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因此,由朝鲜遗民在朝鲜半岛南部建立的马韩国,也不会一下子步入国家,其性质也只能是方国与聚落的联盟。但是,社会发展水平高于当地土著韩人的朝鲜遗民的到来,对当地的社会发展无疑起到了较大的促进作用。正是从此时开始的发展,最后导致在朝鲜半岛南部出现了两个国家:百济、新罗。朝鲜民族的文化也从这时的朝鲜半岛南部开始萌芽,发展。

3、箕氏马韩时代的兴衰

箕准虽然称号上改称“马韩王”,

按朝鲜半岛史书的记载来看,马韩国大约存在了8世200年。《大东韵玉》、《月汀漫笔》等史籍都仅仅记载了箕准的后代“继立为王”,后来“国弱为百济所并”,对其统治时间与世次没有记载。徐命膺《箕子本纪》称箕准的马韩国共存在了200年。安鼎福《东史纲目》则为202年。李德懋《盎叶记》的记载是箕准之后传了8世。这些晚出的史籍所载的一些细节是无法凭据的,就在当时,《盎叶记》的作者李德懋虽然记载了箕准之后的世次,却也对此持不信态度,这一点在其书中说得很清楚:“赵斯文(衍龟)尝见一书,录箕子以后谥讳历年,为寄余一通,虽甚荒诞,而姑记之,以备竹书路史之异闻焉。”但是,各书都记载箕准及其后裔在韩地统治过一段时间,这一点应该是可信的。也就是说,中国史书中所说的“准后灭绝”,《三国志》卷30《魏书·东夷传》。不是说箕准没有留下后裔,而是其后裔失去了在韩人中的领导地位。本节所引朝鲜古籍皆转引自日本人今西龙著、李健才译:《箕子朝鲜传说考》,载《东北亚历史与考古信息》1999年第2期。

虽然马韩国存在的时间难以确定,但如果按《盎叶记》所说,是传了8世,显然比仅传了3世的卫氏朝鲜要长久得多。当汉灭卫氏朝鲜设四郡时,马韩国还是存在的。

卫满朝鲜统治朝鲜半岛北部时为中央王朝的藩属。

辰韩地区的古辰国及以后历代韩国政权均属于中国的藩属国,收中国制约。

史书中虽然记载朝鲜半岛南部存在“三韩”,但较大的方国、聚落间的联盟却只有两个:马韩,辰韩。弁韩是从属于辰国即辰韩的。《晋书·四夷传》对此有明确记载:“又有弁韩,亦十二国,合四五万户,各有渠帅,皆属于辰韩。”当是因为服属于辰韩的缘故,弁韩又称为弁辰。《三国志》中将弁韩、辰韩24国的国名记于一处,也应是这个原因。其国名前带“弁辰”字样的正好12国,当是弁韩之国。

西汉灭朝鲜设立四郡以后,马韩、辰国皆隶属于乐浪郡。对于马韩,《三国志》卷30《魏书·东夷传》记载得很清楚:“汉时属乐浪郡,四时朝谒。”对于辰国,《魏略》载:“王莽地皇时,廉斯鑡为辰韩右渠帅,闻乐浪土地美,人民饶乐,亡欲来降”《三国志》卷30《魏书·东夷传》裴松之注引《魏略》。,并向乐浪郡含资县报告了有汉人被掠至辰韩境内的消息,“县言郡,郡即以鑡为译,从苓中乘大船入辰韩,逆取户来。降伴辈尚得千人,其五百人已死。鑡时晓谓辰韩:‘汝还五百人,若不者,乐浪当遣万兵乘船来击汝。’辰韩曰:‘五百人已死,我当出赎直耳。’乃出辰韩万五千人,弁韩布万五千匹”《三国志》卷30《魏书·东夷传》裴松之注引《魏略》。,证明西汉末年,辰韩与弁韩的联盟体,也是服属于乐浪郡的。由此看来,朝鲜半岛南部郡县区以外的地区,都是由乐浪郡代管的。

4、新罗与马韩的关系

以往都认为新罗起源于辰韩,而忽略了新罗与马韩及韩人各小国的关系。实际上新罗与马韩也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新罗起源于古之辰国,但是古朝鲜人(箕子朝鲜)应属汉语族,而以新罗语为主形成的今韩朝语,却不属汉语族,这应作何解释?

新罗六村人是古朝鲜遗民,但新罗王却并不出自朝鲜遗民。《三国史记·新罗本纪》予以粉饰加了神话来源,就不知其所来了。但从诸书记载却可略知一二。

《梁书》卷五十四《列传第四十八·新罗》记载:“又辰韩王常用马韩人作之,世相系,辰韩不得自立为王,明其流移之人故也;恒为马韩所制。”

《北史》卷九十四《列传第八十二·新罗》记载:“又辰韩王常用马韩人作之,世世相传,辰韩不得自立为王,明其流移之人故也;J恒为马韩所制。”

《后汉书》卷八十五《东夷列传·三韩》记载:“马韩最大,共立其种为王,都目支国,尽王三韩之地。其诸国王皆是马韩种人焉。”

《晋书》卷九十七《东夷列传·马韩》记载:“辰韩常用马韩人作主,虽世世相承,而不得自立,明其流移之人,故为马韩所制也。……其风俗可类马韩。”

《三国志·东夷传·辰韩》记载:“其十二国属辰王,辰王常用马韩人作之,世世相继。辰王不得自立为王。”

《魏略》曰:“明其为流移之人,故为马韩所制。”

从以上记载可知,新罗王是以马韩人为王。《隋书》误作百济人。马韩人既为王,作为新罗统治者,当然也就以马韩语作为统治语言。同时,朝鲜遗民仅二千余户,而据《三国志》辰韩、弃辰共二十四国,总四五万户,是朝鲜遗民的数十倍,在这一地区仍处于韩人的汪洋大海中。因此,新罗的语言仍是接受了韩人的语言。,而不是朝鲜遗民的语言或秦移民的语言。这样说来,新罗人的族源虽有古朝鲜遗民,但主源还是韩人。至于来自秦的中国遗民应是以后才融人于韩人之中。但由于数量太少,未能对韩国的语言忏悔是呢个重大影响。

在中国的三国时期,朝鲜半岛南部三韩之一,位于带方郡南方,邻接黄海,东为辰韩。马韩为定居民族,已懂得种植谷物、养蚕。尚是部落社会,根据《三国志》记载,全国由54个城邦组成。城邦没有城郭,皆同属一个部落,而每个部落皆有首领。势力强大的部落的首领称做臣智,其次称做邑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