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东亚古代民族与文明通史》三韩与新罗4

弁韩

弁韩,亦称“弁辰”,朝鲜半岛南部古国名。与“马韩”、“辰韩”合称“三韩”。

1、具体介绍

弁韩与其它三韩部落一样都是在公元前108年箕子朝鲜灭亡后,北方箕子朝鲜人民和秦人都为避苦役而逃亡了。他们逃亡的方向应是向南、向东,有一部分留居灭亡前的箕氏朝鲜地区,即乐浪地区,一部分徙居“古之辰国”之东,这就是辰韩人“名乐浪人为阿残的南迁中成立。考古发现表明3世纪铁矛和铁甲的生产在弁韩大大增加。这是弁韩灭亡和更为中央集权化的伽倻联盟形成的表现。伽倻联盟后来被韩国东部的新罗国吸收。

驾洛者,亦汉族,而君于弁韩。其先有金天氏裔八人,自中国莒县。今山东莒县。播迁于辰韩之西;人称其地为八莒,今星州。八人之裔,有分居弁韩者。其后曰首露,时弁韩有九干,各统其众,分居山野,共尊为君,号曰驾洛。实汉光武建武十八年也。地在今金海郡。案《魏书》谓新罗附庸于迦罗,即此。首露王最老寿,且有令德,为邻国所归仰。传八世,至梁武帝中大通四年,乃降于新罗。方首露之开国,其同族五人,亦各分据一部落,号曰五伽耶:是为阿罗伽耶,今咸安。古宁伽耶,今咸昌。星山伽耶,今星州。大伽耶,今高灵。小伽耶,今固城。大伽耶,即后来之任那也。”

亦应指弁韩(即弁韩)的十二国,而“属辰王”的“辰王”不是马韩的“辰王”,而应是辰、弁二韩各自的“辰王”。所谓“辰王常用马韩人作之,世世相继”是指辰、弁韩的“辰王”世世用马韩人担任,而不是指“家天下”意义的“世袭”制。“辰王不得自立为王”还是说的辰、弁二韩的“辰王”(部落酋长),不能由本种落流移之人及其后裔中产生,这是世代立下的规矩。

《汉书·朝鲜传》中所提到的“辰国”。其二,在三韩之中,以马韩最大,因此各部落都推选马韩人为“辰王”,这“辰王”实即马韩王,取“辰”名,是因为此地为“古之辰国”之地;“都目支国,尽王三韩之地”,是指马韩建都于目支国,马韩王(即“辰王”)是三韩部落联盟的盟主。持辰国是一个统一的奴隶制国家之说的学者,其论据皆以这段记载为重。然而,他们没有正确理解前述“共立其种为辰王”的真实含义,同时也没有正确解读“尽王三韩之地”的真实含义。从“共立”可知,当时三韩这个部落联盟实行的是联盟议事会制,这个议事会由各部落和氏族的酋长参加,联盟的领袖(辰王)就是这些参加议事会的首领们讨论选举出来的,既然如此,“尽王三韩之地”就不能理解为“辰王”充当三韩之地的国王了,“辰王”无疑就是在“古之辰国”的区域内兴起的三韩的部落联盟的酋长。其三,三韩部落的酋长(“国王”)在担任酋长之前都是马韩地区的土著人,也就是说,除了马韩的酋长是由马韩人充当外,其他二韩的部落酋长也是由马韩人充当。

《三国志》记载说弁韩与辰韩的语言和文化相同。弁韩以铁器生产闻名,其生产的铁器销售到汉四郡,日本和朝鲜半岛其它地区。

《后汉书·东夷传》:“ 韩有三种:一曰马韩,二曰辰韩,三曰弁辰。”《三国志·魏志·东夷传》:“韩在带方之南,东西以海为限,南与倭接,方可四千里。有三种,一曰马韩,二曰辰韩,三曰弁韩 。” 元 傅若金 《送幻上人还高丽》诗:“梵宇通 辽海 ,僧居属弁韩 。”

2、新罗与弁韩、伽倻的关系

(一)秦人为弁韩先人考

《后汉书·东夷传·辰韩》载:“辰韩、耆老自言秦之亡人,避秦役迁韩国,马韩割东界地与之,其名国为邦,弓为弧,贼为寇,行酒为行筋,相呼为徒,有似秦语,故或名为秦韩。”《三国志·东夷传·辰韩》亦载:“辰韩在马韩之东,其耆老传世,自言古之亡人避秦役来适韩国,马韩割其东界地与之,有城栅。”

这两段记载表明,在公元前3世纪秦人来到韩国,是韩国割其东界地与之,但并未明确记载秦人是否建国称辰国,但已有了城栅。

蒙文通曾提出:“三韩之国为古辰国,故三韩之王号辰王,明韩未入海之先有辰国,无韩国,韩入海而辰王之名隐韩之名里。”但从《后汉书》、《三国志》的记载看,明显是先有韩国,秦人到来后,才有辰国、辰韩之称。

上引《后汉书》、《三国志》虽都提到了秦人迁来,韩国割东界地与之,而有了辰韩,但未记载当时即有辰国之名,辰国之名始见于史是在公元前2世纪。

《汉书·朝鲜列传》:“(卫满)传子至孙右渠,所诱汉亡人滋多,又未尝人见,真番、辰国欲上书见天子,又雍阏弗通。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汉使涉何诏谕右渠,终不奉诏。”从记载看,在公元前109年以前,已见辰国之名。

又《魏略》载:“初右渠未破时,朝鲜相历黔卿以谏右渠不用,东之辰国,时民随之而居者二千余户,亦与朝鲜贡藩不相往来。”可知辰国出现于史的时间亦在卫氏朝鲜亡国前不久,也是公元前2世纪。

但《三国志·东夷传》载:“辰韩古之辰国也。”《魏略》亦载:“辰韩古之辰国也。”《后汉书·东夷传》载:“韩……凡七十八国,大者万余户,小者数千家,各居山海间,地合方四千余里。东西以海为界,皆古之辰国也。”都是说在三韩之先或辰韩之先,已有古辰国。

但问题是《三国志》、《后汉书》、《魏略》都是公元2世纪以后的记载,只能证明在公元2世纪的三韩前有古辰国,不能证明在公元前3世纪的韩国前即有辰国,当时还无三韩,而仅有韩国,辰国是出现于韩国之后,似是马韩割东界与秦人居住,才分出了辰国。

而且秦人据《三国史记·新罗本纪一》记载:“始祖三十八年(公元前20年),春二月……前此中国之人,苦秦乱,东来者众。多处马韩东,与辰韩杂居,至是寝盛,故马韩忌之,有责焉。”从记载可知,秦人是在马韩之东,与辰韩杂居,而非辰韩的一部分。

另据《三国志》卷三十《魏书·韩》记载:“弁、辰韩合二十四国,大国四五千家、小国六七百家,总四五万户。……弁辰亦与辰韩杂居,亦有城郭。……其渎卢国与倭接界。”从记载可知弁辰与辰韩杂居,结合《三国史记》的记载,似乎秦人应为弁韩。弁韩,据《三国志·东夷传》载:“衣服居处与辰韩同,言语法俗相似。”《后汉书》卷八十五《东夷列传·三韩》记载:“弁韩与辰韩杂居,城郭衣服皆同,言语风俗有异。”

同时,《晋书》卷九十七《东夷列传·马韩》记载:“辰韩在马韩之东……初有六国,稍分为十二,又有弁韩,亦十二国。合四五万户,各有渠帅,皆属于辰韩。”说明弁韩也属于辰韩。

这里有几点要考证的:其一,《晋书》称:弁辰各有渠帅,皆属于辰韩,辰韩常用马韩人作王。以此看来,弁辰之王似非马韩人。其二,《后汉书》称:弁辰与辰韩“言语风俗有异”,《三国志》却称:“言语法俗相似”,似乎两者语言并不一致,其原因是否因辰韩以马韩为王,接受了韩语的影响,而弁辰则保持了秦语,未接受韩语。其三,其人形长大,是否表明了其人是有北方蒙古人的特点。其四,所谓“祠祭鬼神有异”,是否指弁辰保留了祭祀中国的祖先,因此,这一传统反映在金庾信的碑、传中。

所以,《旧唐书》卷一九九《东夷列传·新罗》记载:“新罗国,本弁韩之苗裔也。”《新唐书》卷二二O《东夷列传·新罗》记载:“新罗,弁韩苗裔也。”《新五代史》卷七十四《四夷附录第三·新罗》记载:“新罗,弁韩之遗种也。”也并非是错,只是时间上有差异而已。

(二)伽倻与秦人关系考

关于伽倻的起源,或谓伽倻即《三国志·东夷传》所载弁辰十二国之狗邪国。而《后汉书·东夷传》载:“弁辰在辰韩之南,亦十有二国,其南亦与楼接。”其地亦在今洛东江西。因此,伽倻起于弁辰,可以肯定。

又《三国史记·金庾信传》载:“金庾信,王京人也。十二世祖首露,不知何许人也。以后汉建武十八年壬寅登龟峰。望驾洛九村,遂至其地开国,号曰伽倻,后改为金官国。其子孙相承,至九世孙仇亥,或云仇次休,于庾信为曾祖。罗人自谓少昊金天氏之后,改姓金。金庾信碑亦云‘轩辕之裔,少昊之胤。”’从记载可知,伽倻为中国人之后裔。

而且《后汉书》、《三国志》、《晋书》所载弁辰的情况,应该就是伽倻人的情况,他们在存在时间、地理位置上是一致的。

《后汉书·东夷传》记载:“弁辰与辰韩杂居,城郭衣服皆同,言语风俗有异。其人形皆长大、美发,衣服洁清。而刑法严峻。其国近倭,故颇有文身者。”

《三国志·东夷传》亦载:“弁辰与辰韩杂居,亦有城郭,衣服居处与辰韩同,其渎卢国与倭接界,十二国亦有王,其人形皆大。衣服洁清,长发。亦作广幅细布。法俗特严峻。”

《晋书·东夷传》记载:“又有弁辰,亦十二国,合四、五万户,各有渠帅,皆属于辰韩。辰韩常用马韩人作王,虽世世相承,而不得自立,以其流移之人,故为马韩所制也。地宜五谷,俗晓蚕桑,善作嫌布,服牛乘马,其风俗可类马韩,兵器亦与之同。初生子,便以石押其头使扁。善舞,善弹瑟。瑟形似筑。”

《三国志·东夷传》:“辰韩其耆老传世,自言古之亡人,避秦役来适韩国,马韩割其东界地与之。”过去有认为新罗即辰韩的这批秦人,但据《三国史记·新罗纪》,新罗出于朝鲜遗民,应是公元前2世纪从卫氏朝鲜东迁辰韩的一支,而不是公元前3世纪秦人迁来之后。因此,从金庾信的家世起源看,伽倻是起源于中国人后裔,与此相联系应该正是公元前3世纪迁来的秦人之后,这也正与弁辰是从辰韩分出相合。所以,伽倻应该是适韩秦人之后。


伽倻(弁韩人)

伽倻(公元42—532年),古称加耶、伽耶 (朝鲜语:가야),是位于朝鲜半岛南部洛东江流域由弁韩发展起来的一个联盟国家,由许多小的城邦组成,吸收了少部分马韩人,伽倻的开国始祖为弁韩人金首露,现在的韩国有六百万金海金氏和金海许氏为古代伽倻国的遗民,他们认同伽倻国王金首露为自己的始祖。伽倻于公元562年被朝鲜半岛三国之一的新罗所吸收。

1、历史

据《三国遗事》记载,公元42年,6个载有天子的大蛋从天而降。 6个男孩破壳而出,12天后长大成人。其中一个叫首露,成了金官伽倻的国王。另外5人分别建立了大伽倻,星山伽倻,阿罗伽倻,古宁伽倻和小伽倻。

据《南齐书》卷58中称呼加罗国,三韩种也。建元元年,国王荷知使来献。诏曰:“量广始登,远夷洽化。加罗王荷知款关海外,奉贽东遐。可授辅国将军、本国王。”

Sin, K.C认为伽倻是3世纪末期由弁韩部落发展起来以金官伽倻为中心的6个联盟。这一时期伽倻的战争增加,丧葬习俗也发生变化。Sin, K.C指出导致这些变化的原因是由于这一时期马韩人进入伽倻的统治层,使伽倻采纳更为好战的思想意识和统治理念。391年至412年之间,伽倻联盟在高句丽的压力下瓦解。不过伽倻联盟的剩余仍保持着政治上的独立。532年,新罗灭金官伽倻。由于伽倻与百济联盟打新罗,出于报复新罗562年吞并了伽倻的剩余,大部分伽耶上层贵族投降新罗,被新罗收编,成为新罗国的下层贵族,少部分伽倻遗民逃到日本。

伽倻琴已有2000多年历史,相传是伽倻国嘉悉王仿照筝制成。形制与筝差不多,也是一弦一柱。伽倻琴到新罗以后得到发展,成为新罗大乐,为以后的宫廷乐奠定了巩固地位。到了八世纪左右(或更早些时间),伽倻琴从新罗国传到日本,所以日本人把伽倻琴称为新罗琴。

2、经济

伽倻位于富庶的洛东江流域,与大海相连并有丰富的铁矿资源。伽倻人主要以农业,渔业,铸铁和贸易为生。伽倻与弁韩都已铁器闻名。伽倻向百济、中国和日本出口大量的铁矿石,铁盔和铁制兵器,并与百济和日本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3、政治

许多古书将伽倻联盟分成几个部分。《高丽史略》将伽倻分成金管伽倻,古宁伽倻,非火伽倻,阿罗伽倻和星山伽倻。 这些伽倻部落围绕金管伽倻的中心今韩国金海市构成一个联邦式的政治实体。经历了一段衰落后,在5和6世纪之交,伽倻联盟围绕大伽倻的中心今韩国高灵郡得以复兴。但由于不敌新罗而被新罗所兼并。日本史书曾记载大和朝廷在此设立任那日本府,所以有人认为伽倻长期作为大和的殖民地存在。

4、北魏时之伽倻

伽倻,古方国也,金氏。汉光武建武十八年,其王金首露立。其国初有九子,曰我刀、曰汝刀、约彼刀、曰五刀、曰留水、曰留天、曰神天、曰神鬼、曰五天,各总其众,聚居山野,无君臣位号。九子修禊事,适得金合,开视有六金卵,皆化为男。众惊异之,立始生者无主。因金卵姓金氏,以始见名首露,国号大驾洛,又称伽倻、伽那、加耶、加罗、加良、狗耶,後改金官。馀五人各为五伽那主,曰阿罗伽那、古宁伽那、星山伽那、大伽那、小伽那。金首露立一百五十八年死,居登立,次麻品,次居叱弥,次伊尸品,次坐知,次希吹,次銍知,次钳知,次仇衡,凡十世四百九十一年。仇衡降于新罗。

5、伽倻小国的变迁

伽倻小国一般来说至的是六伽倻,然而事实上,六伽倻是最少10个以上小国的集合体。在《魏志东夷传》中收录的弁韩小国共计12国。但在3世纪曾经有浦上八国的伽倻国家起兵反对金官伽倻的联盟地位。这八国可能是所谓六伽倻中的一个国家。根据《日本书纪》的记载可知,到了伽倻时代的后期,伽倻小国中大约有10个国家。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