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里士多德不尊师

亚里士多德不尊师

亚里士多德,古希腊色雷斯人,大约在中国战国中期,生于相对落后的马其顿王国的宫廷御医家庭,18岁时来到雅典做了60岁的柏拉图的学生,在柏拉图学园(数学理念学院)学习和任教20年。亚里士多德于中国墨子死后36岁出生,小于孟子12岁。神智地看亚里士多德,我有些猜测他是中国墨家某位弟子的转世。老柏拉图80岁安祥地逝世,其侄子主持学园(院)的教学与研究。亚里士多德开始离开柏拉图数学理念学院,离开雅典。游历四年中娶了一僭主的妹妹为妻,婚后回马其顿希腊国做了狂傲和凶狠的13岁的少年亚历山大的老师。

亚里士多德不尊师

亚历山大21岁时冲动(其实是天动)地开始了他野心勃勃的东征计划,12年里向东南侵占两河流域和尼罗河流域,向东侵入印度,创建起古代波斯之后的第二个地垮欧亚非三洲的大帝国,用武力将古希腊独特的理智文明传播到地中海世界。对亚历山大的冲动,理智主义者亚里士多德并不欣赏,他甚至根本没有注意到莽撞的亚历山大无意之中做了城邦时代转变为帝国时代的天意的执行人。所以亚历山大虽然放荡而执拗,还是一个孩子,却能取得举世震惊的军事成功。因为犹太教驻足的巴勒斯坦和神文化发达的古埃及等地区需要理智文明的洗礼。当亚历山大进犯印度会扰乱摩揭陀国在南亚传播佛教的历史安排,就发烧病死了。

亚历山大在哲学学习上不成材,却为老师亚里士多德成为千古第一教授创造了良好的教学和研究环境条件——提供了亚里士多德需要的国家资金(约400万美元)和可差遣的上千人力。亚历山大东出希腊向小亚、西亚采取军事行动,亚里士多德南下再到雅典,自公元前335年至公元前323年,在吕克昂体育场建立了他的逍遥学园(生物、物理和政治、伦理等综合大学),一边走一边与他的学生讨论哲学和科学问题,写出了他的绝大部分著作。亚历山大死后,亚里士多德遭爱民主却好报复的雅典人攻击,被判以不敬神的罪。亚里士多德没有苏格拉底长期吃苦和站定而修炼的那种穿越生死的功夫,逃到加尔西斯,次年病死(另有自杀一说)。跟以前的所有公民哲学家不同,亚里士多德第一个像大学教授那样,系统地著书立说,分门别类地讨论问题。他像雷电神宙斯反叛父亲巨人神克罗诺斯一样,用经验常识和逻辑科学矮化严谨、激情和深刻的思想巨人柏拉图。正逢古希腊由苏格拉底而柏拉图约百年的先知时代终结,亚里士多德成功了。

在《西方哲学简史》里,美国哲学家威尔·杜兰特评亚里士多德对柏拉图的反叛是两个天才之间的战争,是因为“对哲学的挚爱”而生出的“俄狄浦斯情结”。而我们可察觉到的却是一种人性弱点,其名叫嫉妒。苏格拉底也是天才,柏拉图却生怕世人淡忘其精神之父对他的影响,总带着由衷的敬意,在其作品中提及老师,并以老师的名义发布他的几乎所有的思想,如同中国儒生颜渊对待孔子。中华儒家师生之间的思想火炬是世代相传的,孝敬之德是他们接力跑在一条道上的主要原因。亚里士多德没有这种品德,他不甘心一辈子称“我们柏拉图学派”。于是柏拉图死后,亚里士多德以“吾爱吾师更爱真理”的光明说词,逐渐展开了对柏拉图学派(主义)的批判,在批判过程中创建古希腊哲学的宙斯王国。人性弱点嫉妒在亚里士多德这里没有被修掉,反而被激发出来。恐怕这也是历史的安排。他似乎并不来自“奥尔弗斯天人国”,因此苏氏辩证法和伦理道德在他那里就仅仅只能成为其头脑中博学的知识,不能构成其心灵之光洞见的真理。我看亚里士多德比较像来自中华“墨教天人国”里的,另外一些来者后来转世到希腊和罗马成了斯多噶主义者。亚里士多德的历史使命是要将东方丰茂的经验论思想和逻辑知识在希腊公民哲理性智慧的传统上丰满起来。嫉妒成了他的动力源。

正如罗素所指出的那样,亚里士多德对柏拉图思想细致的批判是“平凡的”,主要是以“强烈的常识感”洗刷掉或冲淡了柏拉图的“巴库斯激情主义的痕迹”或“奥尔弗斯的宗教成份”。他的这种做法,虽然不能简单归结为错误,作为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的门生,的确是叛逆师门之举。所幸这是在雅典这样的公民城国,只要没违法就不能算坏人,所以我们也毋须做太重的道德责备。毕竟理智哲学也确实通过亚里士多德对柏拉图理念论的批判获得了划时代的大综合和大建设。

亚里士多德不尊师

站在古代希腊理智哲学或近现代实证科学立场上,柏拉图的理念论及神学都会遭受批判的。理智的公民哲人,从泰勒斯三代师生到约两百年后的德谟克利特,寻觅物质的物理、化学变化,由一元到多元和宏观到微观,叙述方式也由粗糙到细致,却一直存在着一个语言叙述不清、思维脉络不通的问题:有限、被动的实物(水、气、火、土、种子、原子等)如何可能无限派生(演变)万物?从毕达哥拉斯、巴门尼德到苏格拉底、柏拉图,希腊哲学从自然万物的本源物质到社会关系的和美谐调的探寻上,沿着数学抽象和宗教启迪的神性智慧旅途,通过阿那克萨戈拉种子说和心灵说的中介,以理念论哲学表达方式,进入德谟克里特没用仪器探测却用头脑推测出来的更洪微的物质(原子)——神创造(或许就是神脑中)的理念——世界(当今物理学所说的暗物质世界)。自然万物究竟是怎样存在和演变的,我们进入柏拉图学园,按照数学、几何、天文、和声等学科,像亚里士多德那样学习8年、10年,那种听泰勒斯、赫拉克里特、德谟克里特讲述时必定会有的语言不清、思路不通的思想困惑就不再会有了。这正如杜兰特研读柏拉图的思想后所说:柏拉图“严谨的逻辑”跟“盎然的诗意和澎湃的激情的珠联璧合……把那个时代的辉煌与和谐融为一体,汇集成一股滔滔不绝、娓娓动听的感受洪流,携带着他那些富有说服力的论点一泻千里。”这样,柏拉图携带着苏格拉底秘传的道德功力和天赋的卓越的思辨能力,当之无愧地坐上了宇宙·生命哲学(科学)王国的王位,俨然希腊神话中的巨人神克罗诺斯。不过由于借助了神性智慧,直接走向了从政治和伦理上解决道德上的和谐问题,将人的理智探讨就限定在数学、几何、政治、伦理、神学等领域,这对因自由和闲暇欲穷尽宇宙和生命奥秘而开辟新学科的理智型公民哲来说,是极大的限制,所以他们要闯关(批判)。因为人类还要有新学校、新学科、新知识、新宗教,更因为两千多年之后宇宙还要有新天、新地、新人类。所以历史就安排了亚里士多德的出现,使理智哲学也再攀高峰,创建宇宙·生命哲学(科学)的新王国,为约1500多年之后的基督教神学(经院哲学)和1900多年之后的实证科学作思想准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