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换穿甲弹:中越两军坦克兵第一次遭遇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采访中接触最多的是一个“红军团”(不说番号了,名副其实的红军团就两个,38A一个,沈阳军区一个,熟悉的都能猜出来),我们参加演习就是坐他们的步战车去。


步战车大家知道么?就是履带式装甲步兵战车的简称,这玩意儿既不是坦克,也不是装甲运输车,它外形低矮,装有中口径火炮炮塔,能带反坦克导弹,还能够载运七名步兵,最厉害的是车体材料好,坚固而轻捷,比59中坦克快,越障性能还好。步战车内部也比坦克舒服,带有减震系统。当时这玩意儿还少得很,那时候全军都看他们的试点呢。


因为是新武器,整个团也就四五台的样子,所以不是首长坐,就是客人坐。整个演习期间,步战车最出风头,在战车编队中如同矫健的猎豹,忽前忽后,机动飘忽,相信给参观演习的高级军官带来了深刻的印象。那一次以后,中国军队才全面开始装备步战车。


我们和军人相处融洽,而且这帮小记者们中间也真有发狂的军事爱好者,不免疯狂的“追剿”官兵们在南疆的战场轶事。当时我们能接触的除了宣传部,主要是几位参谋,后来发现,他们都在南疆有过参战经历,其中有一个外号叫“炮手”的战功最为传奇。


作战情况,从他们那里听来的大多数和我们宣传的差不多,只是具体得多。他们当时都是下层指战员,如果问对越作战中部队高层的情况,这几位参谋也不清楚,有个印象他们说1979年杨得志将军也没有亲临前线,按照军官们的看法是老将军毕竟年龄大了,养成的指挥习惯比较老化,不一定适应现代战场,还是留在后边好,不然添乱。杨是明白人,所以不去干涉具体的战术指挥。


至于具体战斗,参谋们就有的说了。他们讲部队普遍反映火力不足,还有就是越南人的穿甲弹比较厉害,作为装甲兵他们有切身体验。单兵素质我们好,身体也好,可是作战经验不行。上面说到的那位“炮手”,是从坦克部队直接提到长沙炮校的(战后上边让他挑装甲兵学院和长沙炮校,他想换个家伙玩玩,这位装甲兵就上了炮校)。他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云南战线上荣立战功。


当时此人在14军的某师,还是59中型坦克的坦克兵,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后该部奉命包抄越南老街市的一个车站。


战斗夜间开打,连着打了两天还没有拿下老街 -- 我们看报纸印象似乎中国军队打过去摧枯拉朽一般,实际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越南人在老街的部队是地方省防军,打野战不行,可是防守相当顽强。坦克部队一直给步兵作火力掩护,直瞄打火力点。第三天中午,他们强行穿透老街市区进行穿插的时候,突然和越军的装甲部队遭遇了。


当时“炮手”的战车是首车,按照命令快速通过越军控制的地域,见到有威胁的火力点只用机枪还击,并不恋战,因此进展神速。打到纵深,他们在公路上急转弯,忽然发现正前方迎面开来一辆越军PT-76水陆两用坦克,接触的瞬间,双方都傻了。


越南人傻是因为中国战车部队穿插得太快,没有反应过来,我们傻是因为一直没有碰到越南人的装甲部队,进行坦克战的思想准备不足。这个时间很短,等反应过来双方几乎同时开炮!


结果,越南人的炮打飞了,我们的炮打中了,可是小小的PT-76愣是打不穿,挨了一炮虽然不再还手可是还往前走,把我们这位“炮手”急得一炮一炮接着打,也顾不得去想水陆两用的PT-76怎么这么结实?! -- PT-76苏联设计,行家说法装甲象纸一样薄。好在这个镜头没有持续多久,越南人不是被震晕了就是被打蒙了,操纵失灵自己翻了车,滚到山坡下面去,燃烧起来,坦克手被俘。据说这是我军在云南方面击毁的第一辆越南坦克。


事后才发现当时中国装甲兵也的确是蒙了,打坦克上的是杀伤弹,也就是带小钢箭的开花散弹,这个打坦克怎么打得穿?!该换穿甲弹可是一车人全忘光了。


这位“炮手”说其实也不怕,距离太近了,大不了撞它,59中重得多,结果也是一样,不过还是炮打的过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