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资料来源:抗美援朝纪念馆。

粉碎“联合国军”的反扑和战役的胜利

南朝鲜军在金城以南遭到严厉打击,防线崩溃后,7月14日晨,美第8集团军司令泰勒即命令南朝鲜首都师、第6师、第8师、第3师和第5师,从金城以南突出部撤回到底部金城川一线以南布防,以阻止志愿军的进攻势头。同时调整部署,将仓促从日本空运到朝鲜的空降第187团配属给美第2师,并将美第2师从抱川地区前调接替金化以西美第3师防务,其空降第187团接替金化以北南朝鲜第9师部分防务,南朝鲜第9师向东延伸,缩小南朝鲜第2军团的正面;美第3师东移至南朝鲜首都师背后的岌峰、三天峰布防,并准备向梨实洞、北亭岭反扑;以美第8集团军预备队南朝鲜第11师,调归南朝鲜第2军团指挥,接替伤亡惨重的南朝鲜第6师投入战斗。15日,布防调整基本就绪,并令南朝鲜第2军团从16日开始反攻,收回金城川防线。[⑦]16日,“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和第8集团军司令泰勒飞抵朝鲜前线,在南朝鲜第2军团部召开高级军官会议组织反攻部署,宣称要发动最大规模的反攻,企图夺回金城以南失地。20日,南朝鲜第7师也加入了反扑。

对此,志愿军早有准备,第20兵团在14日21时40分给各集团的指示中就有部署。在金城以南作战完成第二步进攻任务时,第20兵团首长于16日16时30分致电各集团,又要求坚决执行兵团14日电令,并指示:

(一)各集团除巩固已占阵地外,应继续以精干部队在机动灵活之指挥员率领下与炮火支援下,积极向南有限度发展,歼灭小股敌人,占领战术上的有利阵地,以便我基本阵地之体系更加完整,与争取时间使我主阵地之巩固,击退敌大规模之反扑。

(二)目前,除积极抢修工事外,在工事未形成体系之前,应特别注意周密部署兵力,组织火力,加强警戒,不仅控制山顶、山腰、而且注意山腿、山沟之控制,防敌夜间偷袭。

(三)加强反坦克布置,设置、构筑反坦克区(特别公路线),严密组织反坦克火力,准备击退敌大批坦克之渗入。

(四)各二线部队应大力支援一线作战,保障粮弹、物资及时供应。各集团除排除一切困难积极抢修金城川桥梁及后方公路线外,应迅速于金城川以南囤积足够的粮弹。

(五)很好组织接合部之兵力、火力协同,制定协同作战方案。

17日18时,彭德怀、邓华、杨得志、李达致电第60、第67、第68、第24军、第20军、第9兵团,并第一线各军,指出:

“敌酋克拉克、泰勒昨日飞赴前线,召集高级军官会议,布置并声言发动最大的反攻,企图夺回金城以南失掉阵地。”正在组织遭到打击的南朝鲜首都师、第3、第6、第8师和南朝鲜第9师、第11师、美第3师部署反扑,另在杨口地区的美第40师也可能前调增援。“故在三至五天内敌必大规模的反扑。估计此次敌人反扑的规模之大和程度,当会超过去秋上甘岭。”我金城以南作战已将敌正面20余公里、纵深10余公里的阵地全部突破,打垮了敌人4个师,缴获大批军用物资,第一步任务已胜利完成。“目前为争取更大的胜利,粉碎敌人的任何反扑,在第二步作战中,望我全体指战员更紧张加紧动员起来,抢修新占阵地工事,组织炮火,拟定作战方案,加强交通运输,做好各种准备工作,要在敌人大规模反扑中予以更大的杀伤与歼灭性的打击,争取战役的全部胜利。”

电报要求第20兵团和第24军“要坚决巩固金城以南之登大里、广大洞、细岘里及芦洞里、梨船洞、豆粟洞、间榛岘、梨实洞、432.8高地、537.7高地一线以北阵地,作为我主阵地,该线以南即作为我前进阵地。现已占领之各前进阵地亦应加强构筑工事,组织火力坚决打敌反扑,不轻易放弃。同时以精干小部队积极向敌活动,迫使反扑之敌过早展开,迟滞行动。我应利用各前进阵地与敌作战,争取时间,使我上述主阵地构筑工事、巩固阵地,打敌更大的反扑”。

电报对金城正面各军的任务做了具体明确。同时,要求各军在主阵地上做纵深配备,建立两道防御地带,以巩固主阵地的防御。“主阵地以南为我前进阵地各部队,应停止对敌人既设阵地较大的攻击,以便集中力量打敌反扑,但不放松小部队的积极活动”。“各军应迅速修筑道路,加强运输,使我各种炮火及粮弹迅速前推,有力地支援打敌反扑作战。同时要大量地使用此次缴获敌之武器和弹药,以补助我运输之不足。”“西线中线我各军,应积极作攻击准备,待敌人向我金城以南地区大规模反扑时得本部命令即向敌人攻击。”

各部队依此进行了部署。

“联合国军”反扑的重点首先指向东集团新占阵地黑云吐岭、白岩山、949.5高地一线。该线对敌成凸出态势,直接威胁南朝鲜第2军团防区的南北交通干线金城至华川公路。志愿军第180师占领阵地后,东集团根据志愿军总部和第20兵团的指示,决定第180师主力于17日撤至金城川以北,金城川以南留置1个营坚决控制金城川与北汉江汇合处的461.9高地。

7月17日,南朝鲜军以6个团的兵力在飞机100多架次,大口径火炮200余门支援下,分路对志愿军第180师新占的金城川以南阵地连续轮番反扑。以3个团向黑云吐岭南1公里的569.5高地、黑云吐岭、1118高地;2个团向白岩山、949.5高地、867高地;1个团在5辆坦克配合下沿949.5高地以西公路突进。

志愿军第180师所部在工事不完备、无纵深炮火支援、粮弹供应不足的情况下,面对数倍于已的优势之敌,进行了顽强艰苦的抗击。在争夺867高地作战中,敌投入2个营发动正面进攻,同时以直升机在侧后机降进行夹击。守卫该高地的志愿军第180师1个连在敌包围中拼死奋战,终因众寡悬殊,阵地被敌占领,该连除2人突围外其余全部壮烈牺牲。从17日3时至20时,激战竟日,除867高地失守外,其他各处经与敌反复争夺,均将敌击退,阵地屹立不动。毙伤南朝鲜军3000余人。当晚21时至18日6时,志愿军第180师按东集团部署将金城川以南部队全部撤至金城川以北和461.9高地坚守。19日和20日,南朝鲜军以1个排至1个营兵力在坦克和炮兵支援下,向461.9高地发动17次反扑,炮击1.7万余发。志愿军第180师1个营顽强坚守,均将敌军反扑击退,两日共毙伤敌1000余人,牢固控制了阵地。

东集团刚刚接替第一线防务的第21军,为牵制当面敌军,配合金城正面部队打敌反扑,以第33师和第61师各1个连的兵力,采取抓一把就走的战术,在战前,抵近敌阵地前沿潜伏一昼夜,于7月17日23时许,在炮火支援下对美45师1个连防守的1219.8高地西北山梁发起攻击,半小时内攻占了阵地,打敌反扑后,主动撤出战斗,毙伤美军266名。

18日开始,“联合国军”反扑的重点转移至中央集团正面。18日凌晨,志愿军中央集团以第67军2个排于2时25分攻占了602.2高地,歼南朝鲜第11师200余人,从18日上午10时开始,敌军约1个团的兵力分3路向后洞里地区运动,随即以连至营为单位同时向602.2及其以西无名高地、巨里室东北山发动连续反扑,均被志愿军击退。19日、20日敌人的反扑达到高潮。

19日,在中央集团6公里的正面上,敌军展开3个团的兵力,在飞机150架次,坦克16辆配合下,分3路继续向602.2及以西无名高地、巨里室东北山反扑。一日内反扑达106次。中央集团进行了顽强抗击,602.2高地几度失手,均乘敌立足未稳迅速夺回。志愿军的炮火在打敌反扑中发挥了巨大作用,不仅有力地支援了步兵作战,还直接打退了敌多次反攻。在步炮密切协同下,坚守602.2高地的志愿军第67军1个团一天内即毙伤敌1450余人。坚守巨里室东北山的第54军1个团击退敌30余次反扑,毙伤敌700余人。

为了支援中央集团坚守阵地,20日,第20兵团将兵团预备队第134师投入中央集团方向,并指示各集团对第一线各点“必须坚决固守,凡丢失者一定要夺回,寸土必争”。

20日,敌军再次调集5个多营兵力,在飞机420架次、坦克22辆掩护下向602.2高地及以西无名高地反扑48次,被志愿军步兵击退28次,其余均在运动中被志愿军炮火击溃。敌再次付出1450多人伤亡的代价。敌人反攻的势头开始转弱。23日,李承晚与泰勒等众多高级将领视察前线,鼓励士气。南朝鲜军叫嚷:“夺回三黄山(即602.2高地),向总统献礼。”23日、24日,南朝鲜军再度鼓起勇气发动反攻,两日内反扑107次,仍然劳而无功,不能扭转战局。至此,敌已无力再攻。

在西集团和第24军方向上,敌军反扑动作不大。19日、20日,敌人先后以1个排至1个连的兵力及坦克数辆,对志愿军西集团防守的间榛岘北山腿、梨实洞东北发动偷袭性进攻10余次,均被击退。

从7月17日直至27日朝鲜停战止,志愿军在金城以南先后击退美军和南朝鲜军1个排以上规模兵力的反扑1000余次,除巨里室北山被敌军占去外,志愿军巩固地占领了东起461.9高地向西沿金城川、602.2高地、间榛岘、北亭岭、梨实洞、芳通里至新木洞、537.7高地、597.9南高地一线以北阵地。

至此,金城战役胜利结束,共歼敌5.3万余人,将南朝鲜军4个师打残,收复阵地160余平方公里,有力地配合了停战谈判。

1953年7月25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致电志愿军总部,祝贺志愿军取得夏季战役的重大胜利,贺电说:

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自入夏以来,向敌展开有重点的战役性的反击作战,迄今已获得重大胜利。自五月十三日至七月十八日两个多月中,共毙伤俘敌九万余人,尤其自七月十三日开始的战役,在金城东西三十余公里的正面,向敌四个多师所据守的阵地,同时进行突破,截至十八日止,五天中共毙伤俘敌二万八千余人,击溃敌四个多师,共攻占纵深十公里约一百七十平方公里的阵地,缴获了许多装备和物资,给了李伪军以严重打击,有力地配合了停战,大大提高了我军对敌斗争经验,使我军在突破敌坚固设防地带的作战中获得极宝贵的经验,特电祝贺。

第一线其他各军的配合作战及国内粉碎

蒋介石集团对美军的策应行动

在志原军第20兵团和第24军发起金城战役前后,志愿军正面战线第1、第46、第23、第16军,遵照志愿军总部的指示,惩罚李承晚,配合停战谈判,根据“稳打狠打”的原则,抓住有利时机分别组织了小规模进攻作战,配合金城以南作战。

志愿军第19兵团指挥的第1军,从6月25日至7月23日,先后对当面南朝鲜军和美军连以下兵力防守的6处阵地进行了攻击。

6月25日,志愿军第1军第7师攻击桂湖洞东北198.6高地南朝鲜第1师1个连和1个排的阵地,全歼守敌,随后连续6个昼夜打敌反扑,予南朝鲜军第1师以重大杀伤,最终巩固占领了桂湖洞东北198.6高地。6月28日,第1军第7师攻击笛音里西北无名高地南朝鲜军1个连另2个排的阵地,该军第1师攻击高阳垈东山南朝鲜军1个排的阵地,均攻克阵地,全歼守敌。7月13日晚,第1军第2师攻击鱼积山里西南高地南朝鲜军1个排的阵地,攻克阵地,全歼守敌;同时,第1军第1师攻击高阳垈东无名高地南朝鲜军1个连阵地,攻克阵地,敌军逃窜,歼其一部。7月23日,第1军第7师攻击上浦坊东第二无名高地美军第7师1个排的阵地,攻克阵地,全歼守敌。上述阵地攻克后,共打退敌班至营规模反扑180多次。巩固了桂湖洞东北198.6高地、笛音里西北无名高地、高阳垈东山等4处阵地,扩展阵地面积5.43平方公里,共计毙伤俘敌7000余名。1953年6月27日,志愿军总部对第1军攻击198.6高地战斗予以通报表扬,指出:“我们认为该军初上阵地,由于战前积极准备和周密组织,此战斗打的较好,特予通报表扬。望继续努力,争取更大胜利。”

第19兵团指挥的第46军从6月24日至7月27日期间,对马踏里东山、柞木洞南山、草绿洞西北山美陆战第1师防守的阵地进行5次攻击,共歼敌2000余人,并巩固地占领了马踏里东山阵地。

第9兵团指挥的第23军,于7月6日晚,以第67师1个团向美第7师1个多连防守的石岘洞北山发起攻击,为配合此点作战,同时以第73师一部向南朝鲜军第2师1个营防守的281.2高地发起攻击。当晚,在炮兵火力支援下,攻占石岘洞北山阵地,全歼了美第7师1个连另2个排;攻占281.2高地1号阵地。此后,在石岘洞北山阵地,从7月7日拂晓至11日10时许,打退美军1个班至1个多营兵力的反扑80余次,巩固占领了阵地。共歼敌3300人(不含炮火杀伤敌人)。在281.2高地曾几次攻击2号阵地主峰均未成功,从7月8日至10日,利用1号阵地后打退南朝鲜军20余次反扑,10日晚主动撤出战斗,共歼敌1700余人。在7月6日晚攻击石岘洞北山主峰时,突击排为敌暗堡机枪火力所阻,爆破手爆破未成功,英勇牺牲。第67师第200团战士许家朋从牺牲的爆破手身边拿起炸药包向敌暗堡扑去,在距离敌10余米处双腿负伤,他抱着炸药包继续爬行。当逼近敌暗堡后,发现炸药包受潮失效,便猛然挺立起来扑向敌机枪眼,用胸膛紧紧抵住枪口,阻止了敌人机枪的发射,保证了攻击部队迅速攻占主峰。战后,志愿军领导机关给许家朋追记特等功,追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追授他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一级国旗勋章、金星奖章。中朝联合国司令部于1953年7月10日对该军攻击石岘洞北山战斗予以通报表扬,指出:“此战斗打的较好,特予通报表扬."

第9兵团指挥的第16军于6月下旬刚刚接防第一线阵地,为锻炼部队,牵制敌人,也积极进行了攻点作战。7月17日晚,第16军以第46师1个连在炮火支援下攻击527.7以南无名高地之敌。歼灭美第2师1个连全部另1个连大部。19日,又以7个班攻歼荷兰营1个连大部和美第2师工兵营2个班。21日,以第32师4个半班的兵力向守卫248.8高地的南朝鲜第2师1个排发起进攻,攻克阵地后又打退敌4个班兵力的反冲锋,尔后撤出战斗,歼敌81人。第16军在上述攻击作战中,共毙伤俘敌520余名。

在此期间,人民军第3、第7军团也对当面南朝鲜军防守的811.7南第一、第二无名高地、854.1高地、351高地、345.4高地进行了5次攻击作战,共歼敌1300余人,巩固占领了811.7南第一、第二无名高地和345.4高地。

从6月24日至7月27日,志愿军第1、第46、第23、第16军和人民军第3、第7军团,共对敌连以下目标进攻27次,连同打敌反扑共歼敌1.7万余人,这些积极作战,既有力地配合了金城战役的顺利进行,又锻炼了部队和改善了阵地。

在此期间,国内人民解放军粉碎了台湾蒋介石集团为策应“联合国军”在朝鲜战场的行动,对福建沿海东山岛的登陆进攻。

艾森豪威尔就任美国总统后,放蒋出笼,怂恿台湾蒋介石集团对中国大陆进行袭扰活动,以动摇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作战的决心。蒋介石集团也企图利用这个机会,攻占福建大陆二三个县,为“反攻大陆”做准备。首先选择了位于福建沿海最南端闽粤两省交界处的东山岛,发动登陆进攻。该岛与大陆有500米宽的海峡相隔,全岛面积为165平方公里,是闽南沿海的屏障,人民解放军守岛部队只有1个公安团。

7月16日,蒋介石集团集中了4个步兵团、22辆水陆两用坦克,13艘舰艇,30余架飞机,由金门岛出动。另有1个伞兵大队由台湾新竹出发配合作战,采用“以大吃小,速战速决”的手段,企图一举歼灭守备东山岛的人民解放军。7月16日5时,分3路登上东山岛,将人民解放军守岛部队公安第80团包围。

对于蒋介石集团的登岛进攻,中央军委早有防备,总参谋部和福建军区制定了作战预案。调第31军272团、第28军第82师及军榴弹团,增援东山岛作战。中央军委还调驻广东皇岗的第41军第122师增援作战。以上部队由第31军首长统一指挥。各路增援部队于16日10时30分至当夜,先后登上东山岛参战。至17日18时30分,共歼敌3028人,其中毙伤敌2258人、俘敌770人,击落敌机2架,击沉小型登陆艇3艘,自身伤亡1324人。全部夺回该岛。

毛泽东对这次战斗十分重视。7月17日在中央军委副总参谋长兼后方勤务部部长黄克诚关于歼灭东山岛登陆之敌处置的报告上批语:“处置很好”。据《罗瑞卿传》记载,毛泽东曾亲临总参作战室询问前线作战情况,给予具体指示。毛泽东对战斗作出了高度评价,指出:“此次反击战,打破了国民党反攻大陆的梦想,美帝国主义也挨了当头一棒。”

金城战役连同正面其他各军和人民军各军团的作战,共毙伤俘敌7.8万余人,缴获坦克45辆,汽车279辆,飞机1架,各种炮423门,各种枪毙7400余支,收复土地192.6平方公里。志愿军和人民军伤亡3.3万余人。敌我伤亡对比2.3:1。这次战役给南朝鲜李承晚集团以沉重打击,有力地配合了停战谈判,加深了美国同南朝鲜当局的矛盾,促进了朝鲜停战的实现,对停战后维护朝鲜局势的稳定起了重要作用。

金城战役及此前的夏季战役第一、第二阶段的作战,是抗美援朝战争中军事服从政治,作战与谈判紧密配合,以打促谈的典型杰作。打是为了谈,打服从谈,打促进谈。同时,谈为打规定任务,谈为打提出要求,打击重点目标的选择,打的时机的确定和打的规模大小,均根据谈判的需要而定。志愿军作战和谈判的主要对手是美军,因此谈判能否有所进展,关键决定于美国的态度,因此,志愿军确定以打促谈,首先决定以美军为重点打击目标;待美方在谈判中的态度有所好转,而南朝鲜李承晚集团不愿停战时,则将打击的重点目标改为南朝鲜军,并扩大了打击的规模,而对早已主张停战的英、法等国军队不作主动攻击,对美军也只选择连以下兵力防守的目标进行攻击;待停战谈判全部达成协议,李承晚集团破坏协议时,则将作战目标改为专门打南朝鲜军,并更加扩大了打击的规模,直至打得李承晚集团也不得不同意停战。整个作战显得有理、有力、有节。

金城战役是抗美援朝战争的最后一次战役。这次战役本来是不该发生的,如果没有李承晚集团破坏战俘遣返协议,阻挠朝鲜停战实现,那么朝鲜停战在1953年6月底以前即可实现。由于李承晚的破坏活动,使他受到惩罚,他才被迫同意停战。克拉克在回忆录中说:“在我的心中毫无疑问认为这次共产党攻势的主要原因,假使不是惟一原因的话,是给大韩民国陆军一个迎头痛击,并向他们及全世界表示北进是说易行难的事。”艾森豪威尔在其回忆录中,也表明了同样的看法。

金城战役的胜利充分表明了志愿军作战能力大大增强。1951年“联合国军”发动秋季攻势时,志愿军在金城以南虽予“联合国军”以重大杀伤,但阵地被其突进6~9公里,战线在此形成了向北的突出部。到了1952年夏季以后,志愿军不但可以守住阵地,而且可以攻占“联合国军”连以下兵力防守的坚固阵地。到了1953年夏季又可以攻占“联合国军”营、团兵力防守的坚固阵地。而金城战役则一举攻占南朝鲜军4个师防守的正面25公里、纵深10余公里的坚固阵地,向南最远突进18公里,全部夺回了1951年秋季被美军和南朝鲜军突进的阵地,并予南朝鲜军4个师以歼灭性打击。毛泽东在1953年9月讲到这次战役时曾说:“我们的军队是越战越强。今年夏天,我们已经能够在一小时内打破敌人正面二十一公里的阵地,能够集中发射几十万发炮弹,能够打进去十八公里。如果照这样打下去,再打它两次、三次、四次,敌人的整个战线就会被打破。”

美军战史在评论这次战役时说:“共军在7月两次创了炮弹发射记录,一次是月最高纪录;另一次是10天最高纪录,即他们在7月11~20日共发射了197550发炮弹。敌军部队随意使用火炮和迫击炮炮弹清楚说明,他们的补给形势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而且愿意发射必要的炮弹支援他们的进攻。即使经过6、7两月的大量消耗后,除了局部地方外,他们并不缺少弹药。”“因此,在热战接近结束时,从军事上说,共产党方面的形势是很好的。虽然他们6、7月的伤亡很大,但在朝鲜还有100多万中国军队和北朝鲜军队。在战争初期,他们一天只能吃上两餐饭,现在能一日三餐,服装也很充裕。虽然在战争期间敌人的交通运输系统不断遭到轰炸和扰乱,但他们一方面大量利用人力,另一方面通过伪装和采取各种阴谋诡计,因此不但使其部队继续保持在前线,而且能不断地增加储备。如果一旦需要,敌军就能够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继续打一场类似于1951~1953年期间的这种有限战争。”

金城战役是志愿军转入阵地战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战役,也是志愿军对坚固设防之敌实施的规模最大的一次进攻战役,不但在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的历史上,而且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上都具有重要的意义,特别是提供了进行大规模攻坚战役的宝贵经验。这次战役在组织实施上有以下几个显著特点:

第一,这次战役的指导方针是“稳扎狠打”,是在1953年夏季进攻战役第一、第二阶段作战已取得对敌军坚固设防的营、团阵地进攻经验的基础上进行的。选择的突击方向就是取得上述作战经验的地区,并且是敌军的突出部。

第二,作战目标明确、有限,作战决心坚定。作战目标是打掉敌军在金城以南的突出部,占领金城川以北一线阵地,拉平战线,予这一地区南朝鲜军4个师以歼灭性打击。无论第20兵团还是志愿军总部的决心都是做到“大必歼、攻必克、守必固”,上述目标实现后,迅速构筑工事,坚决固守,视情况做有限度的发展,如敌大规模反扑,则控制上述实现的目标线固守到底。

第三,准备充分。决心确定后,从部队部署调动,到战术准备,打敌反扑的准备,物资准备,道路准备,对雨季到来的交通准备,以及思想政治动员等都做得较为充分,并以小打掩护大打准备的进行,从而有力地保证了金城战役的胜利。

第四,志愿军火炮和炮火的密度达到了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中的最高水平。在金城以南25公里的正面上,第20兵团和第24军集中82毫米口径以上各种火炮共1000余门,平均每公里45门。其中,中集团正面9公里,火炮385门,平均每公里42门;西集团正面2.5公里,火炮210门,平均每公里84门;第24军正面3公里,火炮221门,平均每公里73.7门。仅战役开始时,7月13日晚的一次火力急袭即消耗炮弹1900余吨。整个金城战役消耗炮弹1.9万吨,相当于志愿军在第一至第五次战役中消耗弹药综合的2.2倍。尽管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联军队作战平均每公里需100~120门火炮的标准还无法相比,但这已达到了志愿军的最高水平,并且在这次战役中充分发挥了作用。在突破中的炮火准备,破坏敌军工事达30%~40%,在打敌反扑中,敌军的冲锋约40%左右是志愿军炮火击退的。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