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华历史上首个豆腐渣工程

为什么中国能成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中华文明五千年历史基本不断,这就是中华民族历来都重视治史!秦亡之后,汉之初兴,于是修史便上了历程!当时汉政府组织了一些领导班子,要搞一个历史大工程,《史记》是其一。当时最大的困难是因秦皇焚书坑儒,能供他们研究的史籍并不多,所能得到的都是漏网之鱼,九牛一毛!盘古始祖,三皇五帝伏羲女娲神农氏更是被当作了神话!

为了搞明夏商周三代历史,尤其是周史,首先遇到的便是武王伐纣年,只有解决了这个拦路虎才能向前进!但由于历史久远,伐纣距汉又近千年,所以当时人们已记不得伐纣为何年何月了。只能从前人秦朝吕不韦《吕氏春秋》那里知道有这么一句“凡周867年”,真是如获至宝,想都不想就直接从“周失九鼎”的公元前上溯867年,定公元前1123年为周代总年!产生了中华历史上首个豆腐渣历史工程,自古害至今!司马迁、班固,刘歆以致今日“工程”中的某些参与者都大受其骗,常言坚信:周代八百年!

汉书》曰:“桓公立,距伐纣四百岁”,查鲁桓公为公元前711年,加上400年,他们误以为武王伐纣为公元前1111年!256+867=1123 711+400=1111

伐纣年如此易得,哪还有什么千古之谜?千多年来会有那么人前赴后继,搞了那么多不同伐纣年,当今要化大力气搞什么“夏商周三代工程”?

“桓公立,距伐纣四百岁”此句也被误改,原文应指是:“惠公末,距伐纣四百岁”723+400=1123年,或是指伐纣四百年隐公立“春秋”始!

古人犯错,今人不应跟着错,对待所有历史上留下的史据,都应重新鉴定认识,以达到不但知其然,更能知其所以然的目的!虽然这很辛苦艰难,但却无法逃避,否则干脆不要搞,随之任之,总比留下个豆腐渣工程好!

伐纣之谜之所以存千年,争讼不止,在东汉甚至有张寿王、光晃等人为之丢官丧命!其中又一个原因就是当时的历史学家太轻率,没能全面看问题,没能看到问题的实质根本!思想不端正,认识出错误,方法不科学,谜底难解决,造假接连出!

姜太公八十岁遇文王,一百五十多岁简直成了仙,文武周王都成了九十多岁老寿星,黔驴技穷的他们更把西周几位周王寿年当政年!西周本是240年,却被误成354年!多出114年,为了轧平这虚账,他们硬是在西周几位周王头上动足了脑筋!甚至不惜张冠李戴,将寿年当政年,昭王19年,而成51年,穆王20年,变成55年,厉王在位26年,变成37年!

“凡周867年”史据被传承下来本是好事,言其一字值千金,毫不为过,如果不能正确理解它,只能是害人!原本此之所指是指自古公亶父在歧立周至周亡1,周人的全部历史共有867年,而非指武王伐纣克商后,周朝有867年!真实的周朝只有754年,西周240,东周514年。

大传》“昔在文王,商纣并立”,在后更是被人误解为“商周并立”,是两个王权并立政府,误以为文王早已称王,他与纣王是两个平起平坐的政权,武王伐纣是一国政权推翻另一国政权,却不知纣为君,为天子王国,昌为臣为诸侯方伯,因此他们更坚信周朝是867年,而不是周人867年!周朝虽以周人为王,但周朝不等同于周人,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武王伐纣之前,周人自亶父在歧立周至武王伐纣克商,周人共有古公亶父、季历,西伯昌,西伯发四世,已有114年周人奋斗历史!凡认为周朝有八百多年历史者,皆无视了其前周人四世的存在!

晋时皇甫谧也受其骗,不当其为西伯昌,而认其为“文王”,所以他在《帝王世纪》中云:“文王即位四十二年,岁在鹑火。文王于是更为受命之元年,始称王矣。”

易纬•易类谋》曰:“文王比隆兴始霸,伐崇,作灵台,受赤雀丹书,称王制命,示王意。”还是后者较客观,是认为西伯昌只是有称王的意思想法!即便想称王,也是暗自称王,是为“不王之王”!

试想文王百里方伯小国,能敢于与拥七十多万正规军的天子王国相对抗吗?文王还想坐七年牢?文中所谓“受命”,并不是纣王授命他为文王,与自己平起平坐!大王、文王、武王的称呼皆是在武王崩后,周公旦的追封!

凡是造假,皆能害人,不管它是主观故意,还是客观无意,对中华文明的传承都是有害无益的!依据上古所传《十纪》史,中华原本是为百万年,而不是中华五千年,也不是什么“上下五千年”,至少从天皇作干支开始,至鲁哀公十四年,中华民族已有二百七十六万年累计发展历史。也就是至公元2000年,中华民族已走过了2762480年发展历程!

从《上古三代全汉文》中得知此之《十纪》史,也是为当时汉政府所公认的,但到后来为什么不能得到后世各代官方传承,其中有几个重要原因,一是此历史也太长了,长得使人难以相信,就像一棵大树,望不到顶!二,历朝各代都有一些不求甚解的历史工作者,不领老祖宗的一片至诚苦心,不能认识到《十纪》是中华百万年发展的累记历史,而是将它平均化,成了每纪276000年!这样的历史还有什么存在意义,因而被废弃不用了,但在各种史籍中还是留下它的遗跡,例如《庄子》、《易纬.稽览图》、《路史》、《资治通鉴》等!

第三个原因便是伐纣年之谜!因为东汉政府中的光晃等史臣误断伐纣年,而造成了“自汉之元年(公元前206年),岁在乙未,上至获麟岁(公元前480年),本应岁在庚申,推此以上,上极开辟,则岁不在庚申,……,转差少了114年!”《上古三代全汉文》

伐纣年之误,也造成后之历不准,光晃等轧不平西周年总账,邓平太初历也大受影响,每年早立春一日,使“日食”出现在晦而不在朔!最大的损失是,中华民族本可向世界自豪地振臂高呼:中华百万年!而今人只能言“中华五千年”或“上下五千年”!连夏代的事实存在都被外人质疑!

中华五千年,只是有文字记录,而又比较熟知的历史,但他绝不是中华文明发展史的全部!中华五千年看似久远,但只能相对人的一生而言,五千年也只有五十个百年!人类誕生的历史被世界考古界,人类学家一致公认:至少有三百多万年,也与我祖《十纪》年相仺,而今认为中华民族从其诞生日之起,就只有区区五千年,您信?凡正我不信!无古不成今,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华民族远不止五千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