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缔造“敦刻尔克奇迹”

1940年5月24日,当古德里安的装甲先遣部队距离敦刻尔克港只有十八英里远、德军“A”“B”两个集团军群将在比利时和法国北部的盟军主力围困在格拉沃利讷、杜埃和布鲁日这一狭小的三角区域,准备全歼时,希特勒却下达了一道暂停前进的命令,规定德军装甲部队不能越过朗斯一贝蒂讷一圣奥梅尔一格拉沃利讷一线,致使德军眼睁睁地看着英法联军利用这个时间迅速建立防线,5月26日虽命令恢复进攻,但被及时建立防御阵地的盟军所阻,通过敦刻尔克这个唯一控制的港口,英国远征军九个师和部分盟军部队共33.4万人撤回了英国本土,制造了“敦刻尔克奇迹”。希特勒为什么要下达这个命令一直众说纷纭,对此,笔者认为以下因素是其决策的原因:

一、希特勒的世界观和种族思想。“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达尔文自然进化论,被希特勒运用到人类历史发展领域时,变成弱肉强食、强者通过征服和压迫弱小的民族,让自身变成更强优秀种族的过程,日耳曼人正是这样一个高贵的民族;英国人自击败西班牙舰队之后,通过全球扩张成为日不落帝国,屹立几百年称霸世界,盎格鲁-撒克逊人充分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强大的民族,在希特勒看来,与日耳曼人一样是优秀的种族,和英国结盟统治世界或让德国在欧洲有行动的自由一直是希特勒对英外交政策核心。英国民族性格坚强执拗,绝不承认失败,一旦在欧洲大陆的英国远征军全军覆没,颜面尽失的英国人一定会奋战到底,绝对不会屈服,也决不会与德国和谈;反之给英军脱逃机会,让哈利法克斯之流亲德派看到和平诚意,为在法国战后与英国和谈提供一线希望,应该是喜欢玩弄政治的希特勒自以为是的长远战略。5月24日他与“A”集团军群司令龙德施泰特的谈话(大谈战胜法国后与英国合作前景)及下达德军装甲部队暂停命令都体现了这样的观点。

二 、希特勒分裂法国北部的意图。弗兰德斯人是日耳曼人的后裔,希特勒曾向其长期寻求德国支持的民族领袖承诺,避免在弗兰德斯地区进行战斗,以免造成战争破坏;当比利时和法国北部英法联军主力被德军“A”“B”两个集团军群夹击退向弗兰德斯地区时,如果德军进行激烈的围歼战斗,势必造成当地居民人员重大损失和大量的财物毁坏,让希特勒的个人信誉在弗兰德斯地区受到政治上的损害;而且希特勒计划将来从索姆河河口北岸起把弗兰德斯地区从法国北部分离出去,建立一个与德国有着紧密联系的独立国家,成为“大德意志帝国”的组成部分,达到肢解和削弱法国的目的,一个受到战争破坏、遍地荒芜、人心怨愤的弗兰德斯地区,显然不利于希特勒这一长远计划的实现。

三、龙德施泰特个人因素。由于在进攻过程中“A”集团军群左翼和“B”集团军群右翼不是平行推进,而是会合交叉前进,为了避免引起部队混乱,6月23日,布劳希奇命令将克莱斯勒装甲集群和第四集团军划归博克指挥,”A”集团军群成为铁锤,“B”集团军群成为铁砧,围歼盟军主力,引起龙德施泰德极为不满;由于歼灭比利时及法国北部联军主力的任务已交由“B”集团军群执行,6月24日希特勒到达“A”集团军群总部视察时,对围歼北部联军任务已没有兴趣的龙德施泰特,便力主保留德军装甲部队以供进攻法国南部未来作战之用,避免在一战时元首曾经战斗过的弗兰德斯地区沟渠纵横、坦克难以通行的地形遭受重大损失,并提出装甲部队征战已久急需休整补充,这正合希特勒由于受上述两个因素影响准备放英军一马之意,而且龙德施泰特是德高望重的战略专家,其建议正好用来作指令的论据,于是立即采取行动中止移交命令,颁布装甲部队暂停行动指令,虽然布劳希奇、哈尔德提出强烈抗议,前线将领奋起反对,却无法改变希特勒的决定。尽管战后龙德施泰特极力否认此事言奉命行事,却无可置疑地肯定了这样一点:战争期间统帅或高级将领的一个决定,对历史事件产生了无可估量的影响,龙德施泰特在敦刻尔克暂停命令事件中,无疑产生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四、戈林好大喜功。德国陆军尤其是装甲军团在荷兰、比利时和法国北部辉煌的战绩与巨大成功,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力,让爱慕虚荣、好大喜功的戈林寝食难安,十分嫉妒;作为希特勒指定的接班人,纳粹空军的创建者,戈林一向骄横跋扈,自以为是,目中无人,难以忍受德国陆军独享荣光的局面,极力向元首提出用空军独自完成歼灭包围圈联军主力的建议;希特勒对德国陆军指挥高层一直都不信任,有所忌惮,当然更不希望围歼盟军主力胜利的荣誉归陆军将领所有,但是纳粹空军是由其一手创建起来的,实行的是纳粹教育与管理体制,所以当野心勃勃、不自量力的戈林提议用空军独自消灭在敦刻尔克包围圈中的英法联军时,希特勒认为可以借机打压陆军,在可以最小代价获得最大战果的同时,又保留了德军装甲部队实力以作南侵利剑之用,于是欣然应允了戈林的要求,同时也引起了德国陆军高层将领极度不满,却又无可奈何。

五、希特勒对英国海运能力的低估。德国是一个内陆大国,军队建设以陆上决战思想为主导,陆军和空军得到了很好的发展,海军兵力则弱小得多;希特勒虽然记忆力惊人,对世界各大国海军主要战舰名称、吨位、火力及结构了如指掌,如数家珍,但对以海军立国的英国真正海运能力一无所知、毫不了解,大大低估了英国的海洋运输能力,当他认为只有部分英军能够逃回英伦三岛、英国再也没有多少陆军而无力对抗德国时,英国人于5月26日开始实施“发电机”计划,撤出在敦刻尔克的远征军行动随即展开,政府号召民间船只拥有者参与行动得到积极响应,除军队舰艇外,汽艇、舢板、帆船、救生船、客轮及驳船组成一只奇怪的大队伍,在英吉利海峡昼夜不停往来穿梭运送联军,共有八百多艘船只参加了救援行动,到6月3日行动结束时,总共救出英国人、法国人、比利时人、荷兰人总计达33.4万人,大大出乎希特勒和德军最高统帅部的意料,也使元首只放过部分英军的打算落了空,英国人不明就里,称为“敦刻尔克奇迹”。

希特勒一生是个极为复杂的人物,性格多变难以为人理解,行为动机难以预测。对近在咫尺、无人防守的敦刻尔克挺进的德军装甲部队颁布暂停命令,应该是希特勒对以上诸因素相互交织、融合考虑的结果:一旦法国战败后,英国愿意坐下来和谈,那么这个暂停命令的颁布,恰恰表现了德国希望和英国合作的诚意,将被视为寻求和平的明智之举;如果英国绝不妥协,希特勒寻求和平努力彻底失败,从敦刻尔克逃脱的英军将成为对抗德军的中坚力量,暂停命令的颁布将成为重大战略失策。6月4日,当最后一批盟军士兵到达英国本土时,丘吉尔在下院发表激动人心的演说,“我们将保卫我们的岛屿,我们将在海滩上战斗,我们将在登陆地点战斗,我们将在农田和街道上战斗,我们将在山中战斗,我们决不投降!”呼吁奋战到底绝不投降时,希特勒还认为是英国为跟法国打气故作姿态,直到7月19日当他在德国国会发出和平倡议被英国轻蔑的拒绝后,希特勒才真正意识到没有全歼在敦刻尔克的英国远征军是多么重大的战略失策,也为史学家提供了一个备受争议的经典战史课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