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八路军围困战让日军发疯,放弃据点后躲在民工群之中屁滚尿流

攻打寨而头 拔掉坏毒瘤

1943年底和1944年初,敌伪邵而区成立了区分队,大约20余人。敌伪为了给自己把好南大门,派区分队驻守在寨而头庄。该庄向南翻过山去是长清县津浦铁路,可以与张夏车站敌伪联系;向西可以与党家庄车站敌伪联系;向东可以与朱家镇、仲宫敌伪联系;向北可直接与邵而区联系。他们认为在这里驻扎“前进有联系,后退有路子”,还可以阻止和破坏共产党八路军在仲宫区邵而区的活动。

敌伪分队成立后,仗着鬼子的势力,飞扬跋扈,无恶不作。不是无故抓人就是扣个私通八路的罪名,再就是要钱要粮,群众恨之入骨,却又敢怒不敢言。我邵而区区长孙戈锋和李子亭同志经与上级研究,决定除掉这个毒瘤。先由情报站的吴风城同志化装侦察,了解伪分队人数、武器配备、思想状况等。首先得知区分队长王玉生是二仙村人,奶名叫“王八”,以前当过土匪。伪邵而区分队长李星五为了进一步扩充力量,扩大权势,达到往上爬的目的,就把王玉生收容起来,委派他任邵而区队驻寨而头庄的分队长。为了了解伪分队的内情,吴风城通过好友张继风与王玉生接触。1944年春节,借拜年之机在二仙庄与他会面。听其言观其行,这个家伙很反动。初次交谈,还没谈到火候上,王就提出因事回队。正月十一这天,吴风城又去了寨而头庄分队部找王玉生。张继风是王玉生的好友,两人的见面是张继风介绍的,所以王没有戒心。交谈中吴风城探知伪区分队共26人,分为3个班。用的都是些破烂枪,士气低落。一到夜间王玉生根本不住在队部,带上两个贴心人不一定跑到哪里住。情况摸清后吴风城及时向上级作了汇报。

1944年农历正月18日,我历城县大队夜里攻打了这个伪区分队,除伪分队长王玉生和两个亲信不在现场外,其余全部被俘缴械。这个毒瘤的拔除,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鼓舞了民心,扩大了我们活动的区域。

切断鬼子的联系 逼鬼子不敢出洞

1944年冬,在我武装力量的逼迫下,仲宫据点的日本鬼子已经不敢与长清、张夏火车站的鬼子联系了。他们的主子又不让撤出仲宫据点缩回济南,只好依赖汉奸队充当耳目,将二鬼子作为第一线的牺牲品。他们的上级并不满足这种状态,因此于某日指定伪军开路,鬼子尾随,突然快速出发西去,与党家庄火车站的日本鬼子联络,企图打通这条一年多未通的线路。

我地下工作关系吴纪元闻迅后立即中途追上敌人,以朱家镇关切“皇军”行动的口气,探知了敌人的去向、返回时间以及敌伪人数和武器装备,并及时写好情报送给李子亭同志。李立即转交给当地驻防的八路军,并配合部队选择战场阵地,在渴马庄、宅科庄、石灰窑洞内隐避,等敌人回来时打伏击。战斗打响后,敌人迅速抢占了有利地形,负隅顽抗。大约对峙了两个小时,天已经快黑下来了。上级考虑时间久了党家庄敌人可能来增援,而且战士一天未吃饭了,决定悄悄撤走。我袭击的时候,敌人摸不清我们的力量和意图,命汉奸队打头阵,自己狼狈逃窜到仲宫。从此仲宫的鬼子躲在乌龟壳里再不敢轻易出洞了。

端了二鬼子的窝 吓破了小鬼子的胆

1945年日本投降前,全国全省的抗战形势越来越好,全省除济南、青岛大城市和几个中等城市外都解放了,就是济南南部山区也只剩下一个仲宫镇了。敌伪军好象热锅上的蚂蚁走投无路,惶惶不可终日。

我当地区委区政府借机加强了政治攻势,分化瓦解敌人。他们和情报站的同志共同做了这项工作。当时的重点放在仲宫伪自卫团团长刘允广和伪警长王冠三身上。和他接触的有原柳埠伪据点中队长高绪远,情报站有王金仙(后改为王一民)王一东,他们都是仲宫高小老师,和鬼子伪军有一定来往,但又是我地下秘密工作关系。吴纪元给他们做工作,争取他们带领伪军调转枪口一致对外,共同打击日本侵略者。当时提出的口号是“我们不当亡国奴,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经过一个阶段的秘密活动,条件有些成熟,经历城县委研究决定先端掉二鬼子的老窝,然后再收拾小鬼子。县委要求有关情报人员迅速拿出详细材料,为此刘允广提供了鬼子、伪军人数武器配备情况,王金仙、王一东绘制了进攻路线图。

1945年3月的一个晚上,历城县大队,首先安排了打增援的部队,同时把汉奸队团团围住。这是一个三、四层楼的据点,原来是一所高小学校。枪一响,话一喊,伪军很快就出来缴械投降了。俘虏了100余人,缴获了全部枪支,仗打得非常顺利。在这场战斗中,鬼子没敢出乌龟壳。大约待了半月的一天,鬼子一大早出炮楼集合,在仲宫抓了十几辆大马车和几十个民工。因害怕路上有埋伏,鬼子全混在民工中逃窜至济南。

侦察大涧沟 消灭伪治安军

1945年6月,鬼子由仲宫逃窜至济南后鬼心不死,很快又派了伪治安军一个旅于6月驻扎邵而区大涧沟镇,作为鬼子的挡箭牌、牺牲品。大涧沟是一个大镇,有1000多户人家,是南北交通要道,也是仲宫去济南的必经之路。伪治安军进驻后,把不少老百姓赶到外村去。伪军戒备森严,外村人不准进去,本村人也不准回家。

为了除掉这群豺狼,我鲁中军区侦察参谋李学敬、王秀锋、李志泉去大涧沟侦察。他们先到情报站与王均同志商量,王均同志派李子亭、吴风城、杜恩礼等同志前往。李子亭同志不是当地人,但他来朱家镇已有一年左右,对当地情况极熟,关系也较多。他们接受任务后,经再三研究,认为只能派关系打入,进行暗中侦察,不能打草惊蛇。最后决定先由吴风城一人去二仙庄找其舅舅崔廷杨商量,其余人暂时隐蔽不能暴露意图。

根据安排,吴风城先去了二仙庄,找到他舅舅崔廷杨商量。崔廷杨以找镇长和送粮食为名来到大涧沟胡德胜的家。不巧胡德胜不在家,等到中午胡德胜才回来。进门一看是老朋友崔廷杨,立即备菜饭招待。席间崔廷杨把八路军交给的任务说了一遍,胡德胜一听脸色立刻变了,紧张起来,沉闷不语。崔见胡犹豫不决,便对他进行了开导,讲明了形势和利害关系。胡德胜终于答应绘制一张伪军军事部署草图。第四天,崔廷杨又以给治安军送粮食为名来到胡德胜家。胡德胜把绘制好的“伪治安军军事布防草图”交给崔廷杨,又帮崔廷杨带出了图纸。不久,鲁中军区后鲁中军区决定由南政委率一个团攻打大涧沟,由历城县大队配合,各区队参战,王均同志带领我警卫排和其他工作员也配合作战。

1946年农历6月17日下午4点钟,部队在锦绣川河峪口东西葛而庄以南的河滩里集合,动员之后向大涧沟进发。走到仲宫天就下起雨来,越下越大。我军冒雨急行20多里,到了大涧沟南岭时雨停了,天也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指挥部设在上店子村,开始部署战斗,鲁中军区一团担任主攻,县大队佯攻,各区队掩护各区的担架队,运输队转运伤员和物资。各部队按时进入阵地,一声令下战斗打响了。敌人因不了解我军的行动和意图,又加上天黑路滑,枪声一响就乱了营。敌人按枪声方向断定,南东西面都有我军攻击,北面是山,只好向西逃跑,结果正中我们的埋伏。敌人除侥幸逃跑了一部分外,其余全部被歼。战后经过清点,共打死打伤和俘虏敌人1200多人,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我部队当夜撤到仲宫、东西葛而庄、大小并渡口庄休息,第二天召开了军民庆功大会,当地群众闻听我军胜利的消息,都纷纷前来慰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