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赤子情怀

——黄埔抗战老兵江厚昌在抗洪救灾中

顾少俊

江厚昌,扬州人,黄埔16期生。1985年2月,江厚昌从扬州无线电元件三厂退休,广陵区委请他担任钞关居委会主任一职。在1991年的抗洪救灾中,他舍小家,保大家,日夜工作在一线。

1991年,扬州的梅雨天气一下子延长了一个多月。雷声在云层间轰鸣,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雨,一会儿像泼,一会儿像倒,一会儿又像筛子向下筛。暴雨、大雨、中雨、小雨循环不停。6月29日以后,总降水量超过常年6倍。

“奇怪,这雨怎么就停不下来呢?”中午,江厚昌看着玻璃窗上,一行行往下淌的雨水自言自语地说。

[原创]赤子情怀 ——黄埔抗战老兵江厚昌在抗洪救灾中

[原创]赤子情怀 ——黄埔抗战老兵江厚昌在抗洪救灾中

[原创]赤子情怀 ——黄埔抗战老兵江厚昌在抗洪救灾中

[原创]赤子情怀 ——黄埔抗战老兵江厚昌在抗洪救灾中

[原创]赤子情怀 ——黄埔抗战老兵江厚昌在抗洪救灾中

江厚昌已经连续10天每天工作16个小时以上了。这些天,他没有回家吃午饭,中午饭都是副主任费三梅,从家里带给他的。吃完午饭,江厚昌感到一阵疲惫。他一直感到,这样的工作对他来说不算什么。想当年,重庆大轰炸期间,他和战友们到现场救人,一整天不吃饭,不喝水是常事。扒废墟,抬伤员,也没有感到怎么疲劳。现在,他才意识到,自己的体力不如从前了。

江厚昌靠着椅子一边打盹,一边想着这些天抗灾的情况。前天,社区东边那条街进水了。江厚昌动员居民们搬家。张奶奶的房子是木质结构,连续大雨,屋顶已坍塌见天了,屋里的煤碳被漫进屋里的水浸湿了。张奶奶无法生火做饭,只好吃干粮充饥。

张奶奶很想离开这随时会倒塌的房子,无奈她没有地方去。她收养过一个儿子,儿子成家后不再管她了。江厚昌找那儿子好几次,反复做工作,没有效果。最后,江厚昌对张奶奶说:“按年龄你比我大得多,可算是长辈了。您儿子不要您,我就把您当我妈。我搭房子让您搬家。”江厚昌出钱,请来木瓦工忙了一天,在张奶奶屋后的高地上搭了一个遮风避雨的简易房。

今天上午,江厚昌冒雨来到张奶奶家,对张奶奶说:“房子搭好了,您搬过去后,我让周围邻居照顾您。我每天来看您。”张奶奶望着浑身是水,不时打着冷颤的江厚昌,眼泪下来了,她张了张嘴,想说感激的话。可是,喉咙口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似的,说不出来。江厚昌以为老人还有什么要求,上前一步,问:“还有什么事,您尽管说!能办到的,我一定尽力。”张奶奶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带着哭腔,脱口而出:“江主任,您是个好人啊!您能活到120岁。”

下午1点,外面的雨大了,江厚昌坐不住了,他想起福远门后街的季奶奶,准备去看一下。这时,女儿来了,告诉他:“家里天井进水了……”“知道了,你回去搬家吧!”江厚昌打断女儿的话,往外走。“你就不能回家看一看吗?”女儿在他身后说。

江厚昌也感到对不起女儿,这么多年,好些方面自己没能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他回头看着瘦矮的女儿,说:“咱家的天井才进水,后街季奶奶家的水已进卧室了。你回去吧!我的东西你别管了!”江厚昌话语虽轻,但态度坚决。女儿看着江厚昌越走越远的背影,眼泪下来了,泪水中里有不解、委屈、怨恨……

江厚昌的女儿叫江安娜。建国后,江厚昌的妻子去了四川,江厚昌一直和女儿生活。父女俩相依为命。江厚昌的政治身份,影响江安娜的上学、工作和婚姻。有一次,江厚昌出差,因为走得匆忙,没有给江安娜留生活费。家里没有米了,江安娜饿了两天。江厚昌退休了,江安娜以为能过上安稳的日子了,想不到,父亲又干起社区主任的工作。父亲干工作不是“和稀泥”做老好人,他雷厉风行,疾恶如仇,得罪了不少人,江安娜没少替他担惊受怕。

这些天,天天下雨,江安娜一个人在家,她多么希望父亲能在家里的时间多一点。可父亲每晚12点才回来,天不亮就出门了。有一天晚上,家里爬进一条长蛇,江安娜抓住蛇尾提心吊胆地扔到屋外。“如果那蛇回过头咬我一口,我就没命了。”江安娜事后想想,一阵后怕。

季奶奶住的是危房。季奶奶有个侄孙女在扬州开杂货店,条件不错,江厚昌想把季奶奶安置到她那里。那侄孙女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向江厚昌提要求:“奶奶住我这里没问题,但你必须把我妹妹的户口农转非。”这事江厚昌没法办。江厚昌做了几次工作,那侄孙女就是不松口。

今天,江厚昌到季奶奶家,见水已经到季奶奶的床下了。江厚昌火了,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派出所,拉着所长,直奔季奶奶侄孙女家。江厚昌一拍桌子,声色俱厉:“今天季奶奶就住你家!水一退,我就把她接走。你不同意,我现在就以遗弃老人罪起诉你!”所长说:“遗弃罪一经定罪是要判5年徒刑的。”侄孙女见江厚昌来真的了,只好把季奶奶接过来。是夜,雨下了一个通宵。第二天,季奶奶的床浮到房门口,居委会的几个领导不由自主地叹道:“好险啊!幸亏江主任当机立断。”大水退后,季奶奶被江厚昌安排去了养老院。

抗灾期间,江厚昌每天大早先巡视一遍辖区水情,9点回居委会布置工作。晚上,他要总结一天抗灾工作,拟出第二天的工作方案,12点才回家睡觉。有时深夜下大雨,江厚昌刚上床躺下,又从床上起来,一家一户地敲门,提醒居民注意安全。那些天,江厚昌的睡眠很少,有时只有四、五个小时。

这次抗灾,社区没伤一人,没发生一起治安事件。全区290间房屋受淹,315间房屋进水,搬迁人数775人,全部得到妥善安置。这一切,与江厚昌的细心工作分不开。

江安娜和父亲一起生活了几十年。在她的印象中,父亲是一个不愿回忆往事的老人。

2015年的一天,江厚昌接到从台湾寄来的一本厚书,书名是《从士兵到将军》。该书的作者是欧阳礼,江厚昌的同学。那些天,江厚昌一页页地读着,目不转睛,如饥似渴。

一天晚上,江安娜跳完广场舞从外面回来,推开门,屋里静悄悄的,没有开灯,也没有开电视机。江安娜借着外面路灯的光,看见父亲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抬着头,看着窗外的天空,像一尊塑像。江安娜不知父亲保持这样的姿势有多久了,她担心父亲病了,关切地问:“爸,您怎么啦?”

“这本书我刚看完,写得很好!”江厚昌答非所问,“刘刚是我的同学,毕业后一直不知道他的下落。今天看了欧阳礼的书,才知道刘刚在抗战中牺牲了。长沙会战期间,刘刚深入敌占区侦察,不幸被俘。日军要他供出中国军队的装备及布防情报。汉奸对他说,只要讲了,立即放你回去,没有人知道你被俘这回事。刘刚坚贞不屈。后来,日军用大刑,把刘刚活活折磨死。当时,刘刚的军衔已经是少校了。刘刚是农家子弟,没有任何政治背景,他的晋升完全是凭着一次次战功上去的。

“抗战期间,我的同学大都去了前线。我在重庆,相对安全,侥幸活了下来,和他们相比我是幸运的。”

江厚昌把目光从深邃的夜空收回,看着女儿一字一顿地说:“落后就要挨打,富强才能保国。如果当年我不从军,也许能给你留下很多物质上的财富,但我肯定不会像现在活得这样心安理得,无怨无悔,因为我把个人的命运与国家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了。爱国是最美好的品德。每个人都应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

江安娜心中怦然一动,她现在才明白,为什么父亲一投入到工作中,就把家忘了,把她忘了。原来在父亲心中永远固守着这样的信念:国为重,家为轻;集体为重,个人为轻。今生有这样的父亲,夫复何求?

江安娜多年来的酸甜苦辣,对父亲的不解和怨恨,此刻全部雪融冰消,眼前春光明媚。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