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战史之“清川江地区围歼战”

来源:抗美援朝纪念馆。

在志愿军西线各军发起反击之后,东线志愿军第9兵团也于11月27日晚对美第l0军部队展开反击,并完成对长津湖地区美军部队的分割包围。美第8集团军和美第10军均面临被围歼的危险。

麦克阿瑟于11月28日电告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中国军队已经开始大举进攻,我们面临一场全新的战争,联合国军所面对的不是得到少数中国军队支援的北朝鲜军队,而是一支总数超过30万人的中共正规军。尽管麦克阿瑟仍为自己的“总攻势”辩解,称中共军队本来打算1951年春发动攻势,是他的“总攻势”迫使中共军提前发动了反攻,但他不得不承认,“依靠我们目前的力量难以应付”中国军队的进攻。他力图推卸失败责任,声称“局势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需要从整个世界的范围来考虑问题,而这已经超出了战区司令官的决策范围”。他最后通告参谋长联席会议,宣称他已经决定联合国军立即由进攻转入防御,并将根据战场形势,作进一步的战术调整。[①]

接到麦克阿瑟的电报后,华盛顿陷入了混乱。杜鲁门于28日下午紧急召集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和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举行会议,商讨对策;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菜德雷向会议参加者通报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建议,称麦克阿瑟需要建立并守住一道防线,以呼应美国政府在联合国采取的行动,在48至72小时之内,不需要再给他下达新的指令,应等待局势的进一步明朗化。中朝边境地区是连绵的群山,中共军队攻势将受到运输困难的限制。国防部长马歇尔称:当务之急是军事上在朝鲜顶住,而在政治上对中共施加压力。为此,应该建议麦克阿瑟不仅转入防御,而且要撤退。会议最后决定:应指示麦克阿瑟在朝鲜坚守住一条防线,同时美国应在联合国展开活动,谴责中国在朝鲜的行动是“侵略”,向中国施加政治压力。[②]

当华盛顿的决策者们对朝鲜战局进行讨论的时候,麦克阿瑟也将沃克和阿尔蒙德两位战地指挥官紧急召到日本东京“联合国军”总部,商议在朝鲜战场挽回败局的对策。志愿军的强大攻势,终于迫使麦克阿瑟面对现实,承认美第8集团军和第10军均面临极大的危险,“在所有的措施中,他首先必须拯救他的部队”。他决定联合国军由进攻转入防御,令西线美第8集团军向南作必要的撤退,以避免被包围,同时令美第10军继续与中共军队保持接触,然后逐步收缩至咸兴—兴南地区。[③]

东京会议结束后,沃克立即下达后撤命令,令第8集团军主力全线撤过清川江,美第1军部队在肃川至顺川占领阵地,美第9军在顺川至成川建立阵地,从而在平壤以北约30英里处的肃川、顺川、成川一线形成新的防线。[④]他对志愿军的侧后迂回部队最为担心,令美第25师、美第2师和南朝鲜第1师迅速后撤至军隅里以南20英里处,摆脱志愿军在军隅里地区的包围圈,并掩护集团军主力后撤,同时令美骑兵第1师主力在顺川地区向东北方向展开,阻止志愿军占领顺川和截断成川通往平壤公路的行动;令美第24师由安州进至顺川,增援美骑兵第1师;令集团军预备队英第29旅准备由平壤北上,转归美第9军指挥,协同美第2师打开后撤通路。

29日,西线美军开始实施全线退却。美第1军由清川江北岸撤至安州,准备经肃川向平壤方向撤退。美第9军撤至军隅里、价川地区后,则沿军隅里经龙源里、三所里至顺川的两条公路向南突围。

此时,志愿军西线部队正在夹清川江两岸对美军猛烈攻击之中,且已截断美第9军的退路,处于对美军三面包围的有利态势。

11月28日24时,毛泽东电示彭德怀等志愿军首长,对志愿军的作战指导作明确指示:“此次是我军大举歼敌,根本解决朝鲜问题的极好时机……整个战役准备打二十天左右,分为许多个大小作战,中间包括几次小休整,每次少者一天二天,多者三天四天,整顿队势,接着再打,这样就全体来说,牺牲反会比较少一些,比较更节省些。望你们鼓励士气,争取大胜。”[⑤]

彭德怀在准确分析了战场形势后,决心趁西线美军后撤混乱之际,全线出击,力争在清川江南北地区聚歼美第9军部队。11月29日,彭德怀连续起草电报,下达新的作战命令:令第42军迅速向顺川、肃川方向进攻,并指出,“能否乘敌撤退混乱中消灭敌人主力,关键在第42军能否先机占领肃川断敌退路”[⑥];令第38军主力迅速发展突击,向位于三所里的第113师靠拢,协同第40军围歼价川、军隅里地区的美军,同时令第113师坚守阵地,并破坏龙源里、三所里之线以南的桥梁,堵击由顺川北援之敌;令第40军全部由北向军隅里、价川攻击,重点指向价川;令第39军歼灭当面之敌后,即东渡清川江,以相机使用。[⑦]同时要求西线其他各军亦乘机迅速发展进攻,歼灭当面之敌。

于是,志愿军西线部队在清川江畔西起新安州,东至军隅里、价川,南至龙源里、三所里地域中,对美第8集团军发起猛烈进攻,展开了激烈的围歼战斗。

10月29日,美第9军军长库尔特得知美第2师部队在龙源里受阻的消息之后,命令英第29旅立即北上,接应美第2师南下。30日,英第29旅进至龙源里以南地区。美第2师则以第9团开路,师主力跟进,由军隅里地区南下。此时,美第2师指挥4个步兵团(包括南朝鲜7师第3团),并配属土耳其旅和6个炮兵营、2个坦克营及一批特种兵分队,总兵力达2万余人。

美英军在大量飞机、坦克和炮兵的支援下,南北夹击,向志愿军第113师三所里、龙源里阵地猛攻。志愿军在龙源里地区担任阻击任务的部队只有4个营,但官兵们以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顽强战斗,顶住了美英军潮水般的轮番进攻,牢牢地守住了阵地,南撤和北援之敌隔不到l公里,却只能相望而不能会合,彻底粉碎了美第2师由此处向顺川突围企图。

志愿军第38军主力及时赶到,于30日晨占领龙源里西北龙兴里、双龙里地区,将南撤的美第2师和土耳其旅拦腰截成数段,与敌展开激战。

第112师第335团3连进至松骨峰后,与敌遭遇。该连立即占领路旁高地,在毫无工事依托的阵地上,与蜂拥而来的美军激战5个多小时,始终未让美军前进一步。美军在屡攻不下的情况下,集中数十门火炮和近20辆坦克对志愿军该连阵地猛烈轰击,并以飞机投下了凝固汽油弹,将高地打成一片火海,步兵随后一拥而上。志愿军第335团3连在人员伤亡较大,粮弹殆尽的严重情况下,毫不畏惧,所有能战斗的人员,包括伤员,带着满身的火焰,奋勇扑向敌军,用枪托、刺刀、石头,甚至牙齿与敌人展开了殊死肉搏,谱写了一曲革命英雄主义的赞歌。

后来,著名作家魏巍主要依据3连的英雄事迹,写成了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于1951年4月11日在《人民日报》上发表。3连的壮举迅速传遍长城内外,大江南北。从此,祖国人民把一个崇高的称号——“最可爱的人”,送给了志愿军全体将士。

在第38军部队与敌激战的同时,第40军于30日3时攻占军隅里,歼灭美第2师1个营,随即军主力向安州方向攻进,在军隅里西南三浦里、马场里、松鹤里地区与敌激战竟日,另以一部向军隅里以南攻进,配合第38军围歼逃敌,于12月1日晨攻占吉古里;第39军于11月29日击溃偃武洞地区之敌后,第117师 于30日晨渡过清川江,进至军隅里西北之中兴里、下站地区,随即协同第40军部队在马场里地区同敌激战竟日。

战至30日16时,美第2师逐渐被志愿军压缩至数个狭小地域之中。30日17时,第38军在第40军、第39军配合下,向被围之敌发起总攻。以团为单位,兵分多路猛烈冲击。战至12月1日8时,基本打乱了美第2师的建制。

第38军在第二次战役中,英勇作战,对战役的顺利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彭德怀司令员亲自起草电文稿,于12月1日与邓华等志愿军首长联名发出嘉奖令,嘉奖第38军:

此战役,克服了上次战役中个别同志某些过多顾虑,发挥了38军优良的战斗作风,尤以113师行动迅速,先敌占领三所里、龙源里,阻敌南逃、北援。敌机坦克各百余终日轰炸,反复突围,终未得逞,致昨三十日战果辉煌,计缴仅坦克、汽车即近千辆。被围之敌尚多,望克服困难,鼓起勇气,继续全歼被围之敌,并注意阻敌北援。特通令嘉奖,并祝你们继续胜利。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三十八军万岁![⑧]

美第2师从龙源里突围无望,且在志愿军各部猛烈突击下处于被分割的混乱状态,为摆脱被各个歼灭的命运,被迫放弃大量辎重装备,于12月1日8时开始转向安州方向突围。

志愿军总部迅即令第40军沿军隅里至安州、新安州追击残敌,相机占领之;第39军向龙源里以南之付岩里、龙伏里线前进,向肃川及以南派出侦察;第42军全力围歼清溪里之敌,并对成川、殷山派出警戒;第66军在军隅里、价川及以西集结,准备进至北仓里,割断平壤、元山之敌的交通联系。[⑨]同时向西线各军、师下达总追击令:“敌人现已打乱。望各追击部队勇猛作战,求得更多的歼灭敌人。”[⑩]

志愿军立即开展追歼作战。第38军分割穿插,继续猛攻被围之敌;第40军主力于12月1日晨进至军隅里以西都会里、合浦站一线,截歼逃敌;第39军第117师向龙伏里方向攻进;第66军在击破凤舞洞地区之敌抵抗后,于30日晚尾第39军渡江进至军隅里地区,随即以一部向南展开攻击;第50军则于30日推进至博川以西大化洞、天化洞地区,并于12月1日进至博川东南西松洞、都桃味里,逼近清川江畔的安州渡口。

战至1日19时,志愿军西线部队歼灭美第2师主力、土耳其旅大部和美第25师、南朝鲜第1师1部,残敌西逃安州。第40军紧紧尾追逃敌,于当晚占领安州。

据美国陆军官方战史透露,美第2师在清川江地区的战斗中,遭受歼灭性打击。至12月1日,该师按战时编制18000人,战后收拢人员时,只剩下8662人,重装备丢失殆尽,单兵装备丢失达40%。[11]

在志愿军西线主力围歼美军的同时,担任侧后迂回任务的志愿军第42军先后在清溪里、新仓里与美骑兵第1师展开激战,于12月1日进至顺川东南殷山里和丫波里地区。

美第8集团军从清川江畔撤退后,在肃川、顺川、新成川一线整顿队势,构筑防线。志愿军首长分析认为:西线美军遭我沉重打击后,目前企图以平壤为中心,以肃川、顺川、成川、三登为外围布置新防线,阻止我志愿军南进,东线美第10军陆l师在志愿军第9团攻歼下,有开始向咸兴收缩模样。敌人在志愿军东西两线强大打击下,有以平壤、元山、咸兴为基点,东西靠拢于狭窄地带建立防线,阻止志愿军南进,或重整阵容,再来进犯的两种可能。

此时,志愿军已经连续作战7天,部队已显疲劳,且敌军已形成新的防线,在肃川、顺川堵击退敌的时机已失。因此,12月1日24时,彭德怀等志愿军首长致电中央军委,认为:“根据敌退平壤部署,拟于肃川南北线侧击敌时机已到,着各军停止战役追击。各军……休息两至三天,整理组织,严密侦察警戒,打扫战场,准备继续作战,配合东线扩大战果。”

中央军委于12月2日5时,电示彭德怀等志愿军首长:如果安州、新安州地区的敌军确已退至肃川以南,“则我西线各主力军应在肃川、顺川之线以北地区调整位置,休息四至五天,整顿队势,补充粮弹,准备继续作战,配合东线,扩大战果”[12]。

10月29日,美第9军军长库尔特得知美第2师部队在龙源里受阻的消息之后,命令英第29旅立即北上,接应美第2师南下。30日,英第29旅进至龙源里以南地区。美第2师则以第9团开路,师主力跟进,由军隅里地区南下。此时,美第2师指挥4个步兵团(包括南朝鲜7师第3团),并配属土耳其旅和6个炮兵营、2个坦克营及一批特种兵分队,总兵力达2万余人。

美英军在大量飞机、坦克和炮兵的支援下,南北夹击,向志愿军第113师三所里、龙源里阵地猛攻。志愿军在龙源里地区担任阻击任务的部队只有4个营,但官兵们以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顽强战斗,顶住了美英军潮水般的轮番进攻,牢牢地守住了阵地,南撤和北援之敌隔不到l公里,却只能相望而不能会合,彻底粉碎了美第2师由此处向顺川突围企图。

志愿军第38军主力及时赶到,于30日晨占领龙源里西北龙兴里、双龙里地区,将南撤的美第2师和土耳其旅拦腰截成数段,与敌展开激战。

第112师第335团3连进至松骨峰后,与敌遭遇。该连立即占领路旁高地,在毫无工事依托的阵地上,与蜂拥而来的美军激战5个多小时,始终未让美军前进一步。美军在屡攻不下的情况下,集中数十门火炮和近20辆坦克对志愿军该连阵地猛烈轰击,并以飞机投下了凝固汽油弹,将高地打成一片火海,步兵随后一拥而上。志愿军第335团3连在人员伤亡较大,粮弹殆尽的严重情况下,毫不畏惧,所有能战斗的人员,包括伤员,带着满身的火焰,奋勇扑向敌军,用枪托、刺刀、石头,甚至牙齿与敌人展开了殊死肉搏,谱写了一曲革命英雄主义的赞歌。

后来,著名作家魏巍主要依据3连的英雄事迹,写成了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于1951年4月11日在《人民日报》上发表。3连的壮举迅速传遍长城内外,大江南北。从此,祖国人民把一个崇高的称号——“最可爱的人”,送给了志愿军全体将士。

在第38军部队与敌激战的同时,第40军于30日3时攻占军隅里,歼灭美第2师1个营,随即军主力向安州方向攻进,在军隅里西南三浦里、马场里、松鹤里地区与敌激战竟日,另以一部向军隅里以南攻进,配合第38军围歼逃敌,于12月1日晨攻占吉古里;第39军于11月29日击溃偃武洞地区之敌后,第117师 于30日晨渡过清川江,进至军隅里西北之中兴里、下站地区,随即协同第40军部队在马场里地区同敌激战竟日。

战至30日16时,美第2师逐渐被志愿军压缩至数个狭小地域之中。30日17时,第38军在第40军、第39军配合下,向被围之敌发起总攻。以团为单位,兵分多路猛烈冲击。战至12月1日8时,基本打乱了美第2师的建制。

第38军在第二次战役中,英勇作战,对战役的顺利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彭德怀司令员亲自起草电文稿,于12月1日与邓华等志愿军首长联名发出嘉奖令,嘉奖第38军:

此战役,克服了上次战役中个别同志某些过多顾虑,发挥了38军优良的战斗作风,尤以113师行动迅速,先敌占领三所里、龙源里,阻敌南逃、北援。敌机坦克各百余终日轰炸,反复突围,终未得逞,致昨三十日战果辉煌,计缴仅坦克、汽车即近千辆。被围之敌尚多,望克服困难,鼓起勇气,继续全歼被围之敌,并注意阻敌北援。特通令嘉奖,并祝你们继续胜利。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三十八军万岁![⑧]

美第2师从龙源里突围无望,且在志愿军各部猛烈突击下处于被分割的混乱状态,为摆脱被各个歼灭的命运,被迫放弃大量辎重装备,于12月1日8时开始转向安州方向突围。

志愿军总部迅即令第40军沿军隅里至安州、新安州追击残敌,相机占领之;第39军向龙源里以南之付岩里、龙伏里线前进,向肃川及以南派出侦察;第42军全力围歼清溪里之敌,并对成川、殷山派出警戒;第66军在军隅里、价川及以西集结,准备进至北仓里,割断平壤、元山之敌的交通联系。[⑨]同时向西线各军、师下达总追击令:“敌人现已打乱。望各追击部队勇猛作战,求得更多的歼灭敌人。”[⑩]

志愿军立即开展追歼作战。第38军分割穿插,继续猛攻被围之敌;第40军主力于12月1日晨进至军隅里以西都会里、合浦站一线,截歼逃敌;第39军第117师向龙伏里方向攻进;第66军在击破凤舞洞地区之敌抵抗后,于30日晚尾第39军渡江进至军隅里地区,随即以一部向南展开攻击;第50军则于30日推进至博川以西大化洞、天化洞地区,并于12月1日进至博川东南西松洞、都桃味里,逼近清川江畔的安州渡口。

战至1日19时,志愿军西线部队歼灭美第2师主力、土耳其旅大部和美第25师、南朝鲜第1师1部,残敌西逃安州。第40军紧紧尾追逃敌,于当晚占领安州。

据美国陆军官方战史透露,美第2师在清川江地区的战斗中,遭受歼灭性打击。至12月1日,该师按战时编制18000人,战后收拢人员时,只剩下8662人,重装备丢失殆尽,单兵装备丢失达40%。[11]

在志愿军西线主力围歼美军的同时,担任侧后迂回任务的志愿军第42军先后在清溪里、新仓里与美骑兵第1师展开激战,于12月1日进至顺川东南殷山里和丫波里地区。

美第8集团军从清川江畔撤退后,在肃川、顺川、新成川一线整顿队势,构筑防线。志愿军首长分析认为:西线美军遭我沉重打击后,目前企图以平壤为中心,以肃川、顺川、成川、三登为外围布置新防线,阻止我志愿军南进,东线美第10军陆l师在志愿军第9团攻歼下,有开始向咸兴收缩模样。敌人在志愿军东西两线强大打击下,有以平壤、元山、咸兴为基点,东西靠拢于狭窄地带建立防线,阻止志愿军南进,或重整阵容,再来进犯的两种可能。

此时,志愿军已经连续作战7天,部队已显疲劳,且敌军已形成新的防线,在肃川、顺川堵击退敌的时机已失。因此,12月1日24时,彭德怀等志愿军首长致电中央军委,认为:“根据敌退平壤部署,拟于肃川南北线侧击敌时机已到,着各军停止战役追击。各军……休息两至三天,整理组织,严密侦察警戒,打扫战场,准备继续作战,配合东线扩大战果。”

中央军委于12月2日5时,电示彭德怀等志愿军首长:如果安州、新安州地区的敌军确已退至肃川以南,“则我西线各主力军应在肃川、顺川之线以北地区调整位置,休息四至五天,整顿队势,补充粮弹,准备继续作战,配合东线,扩大战果”[12]。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