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写的铁血经典

lnz 收藏 5 146
导读:不是我写的铁血经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不知是否还有人记得这部小说,当年的经典啊,安全员不要删,我只不过挑了最没政治色彩的一段,权当是自娱自了吧.



下了飞机,我们直接被护送到位于乌鲁木齐市西北郊的空军医院。应该是安全的原因,我们被集中在一起,住在一栋略微偏僻的两层小楼里。负责治疗的医生、护士一律不准回家和我们同吃同住,据说,他们接到的命令是:我们出院的那一天就是他们回家的日子。接到命令时他们很紧张以为是非典又回来了,又是消毒又是穿隔离衣、建隔离带,忙得不亦乐乎。



等到救护车开到他们面前,我们下车,他们还没有醒过盹来,拉住司机的胳膊问:“SARS病人呢?怎么拉来一帮伤员,你不是搞错了吧?”



医院的院长和政委脸上挂不住了,大声呵斥说:“什么SARS病人!你们的职责是照顾好这批祖国的功臣!”



总算是明白过来的护士们,三下两下扒下身上的隔离衣,笑的花枝乱颤一个个直不起腰。我们站在一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白她们笑什么,尴尬的陪着她们苦笑。



这几天,由于我们的入住,新疆空军医院的院长和政委可忙坏了。国家安全局、新疆军区、新疆驻军、自治区、武警部队的各级首长、领导,走马灯般的轮番探望我们,给他们作指示、提要求、下命令。总部的电话隔一天一个,询问我们的病情,还专门指示:想尽一切办法医治好我们的伤不准出现伤残,并保证我们的安全。出了问题,拿院长、政委示问!把院长、政委吓的就差没有给我们一人配上几名保镖了。



昨天,小许没有打招呼就跑到了院子里遛跶了一圈。院长亲自追上去,拉住小许的胳膊说:“小爷!看我一把年纪了,饶了我吧!回去回去!”搞得小许莫名其妙。我对院长说:“这也太紧张了吧?再说了我们是特种兵,经常的不活动功夫就荒废了。”其实我是太想出去玩了,每天楼都不让下,憋坏了!没想到院长说:“同志!你就别蒙我了。自治区主席来我这儿住院也没有你们这排场!你们不只是特种兵这么简单吧?就算你们只是特种兵,十个人住两层楼也够你们活动手脚的。”完了!出去玩的希望是破灭了。不但这样,院长竟然在楼门口设了双岗,搞得神秘兮兮的,医生、护士见了我们大气都不敢出,以为我们是中央来的首长。队员们象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只有司马依然是兴高采烈。反正他现在是下不了床,每天被一群唧唧喳喳的护士围着,幸福的象花丛的蜜蜂。全然忘记了我们的存在,重色轻友的家伙!



住院的第三天,总部的嘉奖令下来了。司马小队立集体一等功一次,我、司马、小许和大李各记个人一等功一次,军衔升两级。其他的队员各记二等功一次军衔升一级。最让人兴奋的是:我们每人有一个月的假期,住院期间不记。



看着肩膀上的两杠两星,我很有成就感。29岁!年纪轻轻的已经副团职了,能不让人兴奋吗!穿好毛料的99式军官常服,我摇着轮椅去看司马。



司马的病房里围满了护士,唧唧喳喳的聊得热火朝天。他妈的!我很嫉妒司马的女人缘,走到哪里身边总是美女如云。在病房门口待了足有十分钟,竟然没有人理我。只好用轮椅重重的撞了一下门。



“鸿飞上尉来了!哦!应该称鸿飞中校了!”两名护士笑着跑过来把我推到司马的病床前,然后迫不及待的继续聊天。



我又被晾在一边,很尴尬。司马故意不理会我,继续和护士们聊天不时的称护士们不注意,得意的向我挤挤眼。气的我在心里大骂司马重色轻友。司马每天有护士陪他聊天太幸福了,而队员们没人理太郁闷了!我决定拿司马“开刀”,拉近我们和护士们的距离,让弟兄们也分享一下和小姐聊天的快乐。



“护士小姐们!想不想知道司马的“光辉事迹”呀?”我准备狠狠的打击一下司马的“嚣张气焰”,所以不怀好意的说道:“司马的事迹可是很感人那。听不听;听不听?”



“听、听!快说呀!”目的达到,现在护士们以我为中心了。



司马看见我的坏笑,担心的说:“头儿!你老人家不必这样吧;我向你认错还不行吗?”



“别听司马的!鸿中校,快说快说!”一片燕语莺声我几乎陶醉。咳嗽两声清清嗓子,马上一杯水递到面前。我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司马待在温柔乡里乐不思蜀,真的是很幸福!



“我和司马是同一天入伍的而且还分在了一个步兵团里。在老部队,他的光辉事迹海了去了!今天我拣最有趣的两件事说给你们听听!”



看着身边的人面桃花和司马的苦脸,我越发得意的说道:“当初司马在老部队不思进取,是有名的捣蛋鬼!自己常常说,违反纪律是他的嗜好。有一次不假外出后,被老团长“发配”到我们连炊事班“劳改”。开始,老团长还很担心,有事没事经常去我们连炊事班转转,顺便看看司马的劳改情况。时间久了,见没有什么不良反映,火慢慢的消了,准备着再过个三五天把司马调回战斗班。有一天晚上,正赶上我是游动哨的带班员,十一点钟的样子,老团长打电话来要我和他一起去查哨。转了一圈,一起正常,老团长正要回去休息。猛地看见我们连的炊事班还亮着灯,我心虚的想去关灯。老团长指着我说:“站住!还反了你了!跟在我后面不许出声。”只好乖乖的跟着老团长来到我们连的炊事班窗前。抬头一看,老团长的脸都气紫了。我顺着老团长的眼光看去,当时差点吐了!原来,司马正在我们做饭用的锅里洗澡!这小子泡在半锅温水里,用毛巾撩着水眯着眼睛哼着小曲美的不得了!”



“鸿中校在瞎说,锅里怎么可以放下一个人呢?”一名脸上有一颗美人痣的女护士,不相信的打断我的话说道。



“好恶心!好恶心!”几名护士向司马做着鬼脸。



“去去去!大牙你知道什么?”一位年龄稍大一点的护士说道:“我去过步兵连队,看见过他们做饭的锅直径足有两米。你也不想想?一次要有一百多人吃饭,锅小了怎做呀。是不是呀,鸿中校!”



“是的!没错!”我肯定的答道。护士们发出惊讶的呼声。我不由的又看了一眼那名外号叫“大牙”的护士,是有点暴牙。发现我在看她的暴牙,连忙用手挡住说:“看什么呀,快讲故事了!”



“好好!继续!”看了一眼目光呆滞的司马我继续说道:“老团长怒不可遏的冲进炊事班大喝一声:“司马群英!你个兔崽子,给我滚出来!”司马吓的差点晕过去,光着屁股,背上象插了根棍子一样站得笔直。



“为什么洗澡?!”



“因为身上脏了!”司马答道。



“他妈的!我是问你为什么在锅里洗澡!”老团长气的浑身发抖。



“因为洗菜池子里的水太冷!”



“混蛋!混蛋!给我滚过来!”答非所问,老团长被气得暴跳如雷。抓住司马重重的踢了他两脚,两枚二十七号半的皮鞋脚印,印在司马刚洗干净的屁股上。然后说:“给我站在这里,好好反省!!”又对我说:“鸿飞!看好他,他要是敢动一动,用武装带给我狠狠的抽!出了问题我负责!”



老团长气哼哼的走到门口,停住了。想了想,又走回来对我说:“早饭前,把司马送到养猪场报道!”接着对司马说:“有本事你去猪食槽子里洗澡!”说完不解恨的又踢了司马一脚走了。其实,老团长是疼爱司马的,安排到猪场是爱护他。要不然,开早饭时兵们知道司马在锅里洗澡,还不把洗澡水全给司马灌进肚里。司马这一走就是两个月杳无音信,连队里对“洗澡事件”渐渐的淡忘了。就是连用十斤碱面刷司马的洗澡锅,而烧坏手的炊事班长张发田,提起这件事也只是觉得好笑了。司马捣的这次蛋在老部队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至今老部队还用来做反面教材。可是令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司马捅的更大的漏子还在后面。”



看着笑的前仰后合的护士们我故意顿了一下,司马在偷偷的向我作揖。被护士们发现了,娇嗔说:“不许打扰鸿中校讲故事!不然姐妹们不给你打饭,饿死你!”



没有办法,为了司马能吃上饭我只好继续讲下去:“快过春节的时候,上级部门来例行检查工作。参观完了战斗班、炊事班、食堂后,突然提出要去猪场看看。老团长一下子毛了,历年来检查组没有看过猪场。往年还好说,今年哪里埋伏着一颗重磅捣蛋,还不知把猪场祸害成什么样子了。老团长的犹豫,欲发坚定了以较真而闻名的军区后勤部陈部长去看猪场的决心。无奈,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猪场。



只见猪场内,窗明舍净流水潺潺。干净的让人不认为这里是饲养天下有名肮脏动物的地方。转了一圈,陈部长连连称赞:“不愧是“先进标兵团!”好好!应该作为样板向全军区推广!”听到称赞,老团长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一行人正要满意的离去,突然听见:“啰啰-啰啰”的吆喝声。屁股已经坐进车里的陈部长猛地想起,视察猪场最重要的一件事忘了!猪养得怎么样还没有看。下车,向正在喂猪的司马走去。



司马专心致志的喂他的猪,对走到他身边的将军不闻不问。陈部长赞许的制止了老团长叫司马的企图,探头向猪舍里一看。真是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只见,舍中之猪四肢纤细有力奔走如飞;四肢跃起之时隐约可见肚皮;可与伊利汗血宝马媲美。再看猪身,身形矫健敏捷;闪、跃、腾、移丝毫不见拖泥带水;肋骨与搓衣板及其相似,根根可见清晰可数。三看猪头,脸颊削廋刚毅有力;两只圆眼炯炯放光似下山猛虎一般怒视食槽,头上猪毛愤然炸起亚塞猛将军张飞之钢须!



陈部长惊魂未定,猛听司马一声爆喝:“唱!”只见舍中群猪列队站好,一起摇头摆尾冲天嘶鸣。细细听来,竟然节奏分明。陈部长大惑不解,思索良久看见司马手中的猪食桶,恍然大悟!群猪这是在模仿士兵的饭前一支歌!



又听司马一声断喝:“吃!”十余头身形酷似健美小姐的酷猪,挤在食槽前一通狂吃,真是风卷残云!霎那间,食槽内干干净净滴水不剩!



没等陈部长缓过神儿来,又听司马大喝一声:“睡!”群猪立刻奔至猪舍之角落,众猪头朝一个方向猪蹄朝一个方向到头便睡。真是训练有素!睡觉都经过严格的训练。片刻之间即酣然入梦,猪舍里鼾声四起!



此时才有机会细看猪舍,一个角落为卧室乃众猪酣睡之场所;一个角落为餐厅乃众猪狂吃的地点;一个角落为厕所乃众猪的排泄位置;一个角落为活动中心乃众猪锻炼身体的场地,分配的合理恰当。水泥地面不见丁点污物光亮如镜,食槽四周不见一点残汤剩饭。



陈部长看得大汗淋漓,看了一眼笑的前仰后合的众人,对着老团长大喊:“他娘的!这是在养猪吗?我怎么越看越像军犬。你们红军团还真他妈的藏龙卧虎人才辈出啊!”



老团长满脸通红,头上袅袅青烟环绕。



看到司马一声不响的收拾好猪食桶正要离去,陈部长紧走几步追上去呵斥说:“小同志!你的猪训的可以啊!你是怎么当的饲养员?”



“抬爱!小的不才!”司马面对将军竟然拽文说:“汝等不听自有棍棒伺候!”



听见司马的拽文,要不是警卫员手疾眼快一把托住老团长。老团长的屁股非的和地球亲密接触不可。



陈部长被他气笑了,无可奈何的说:“我是说你养的猪为什么这么廋?”



“我每天忙得要死,那有时间伺候它们!我吃几顿它们吃几顿还算公平合理吧!”说完,挑起猪食桶,扔下笑的直不起腰的军官们扬长而去。



此次事件的出现,老部队的后勤达标是泡汤了。不过“塞翁失马焉知祸福”,这件事经旁观者的宣传,司马名声大噪远近闻名成了军区的名人,就连军区司令员也知道红军团有一个“训猪能手!”到猪场参观的人络绎不绝。一时间,猪场车水马龙门庭若市。地方上的同志也慕名而来,不断的和团部联系要求去猪场参观。事越传越离谱,传到最后竟然成了老部队有一个马戏团。



老团长战友的部队和地方艺校联欢,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节目。听说此事后专门给老团长打电话说:“老战友!我们和地方上搞联欢,借借你的马戏团好吗?”



老团长一听蒙了,纳闷的说:“什么马戏团?你和地方上搞联欢干我屁事!我他妈的上那里去给你借马戏团?你怎么不让我去给你借总政歌舞团啊?”



“程大炮!你他妈的抠门!”老团长的战友以为老团长不肯帮忙,火了。叫着老团长的外号说:“我们这里都传遍了!你们团有一个马戏团,最那手的节目是那个那个叫什么马的战士的训猪表演……!”



“高秃子!你混蛋!你就揭我短儿吧!”暴跳如雷的老团长摔下电话,气的三天没有吃饭。最后下了死命令,老部队内谁要是再提这件事,禁闭七天!猪场内在有人员参观,立马打发猪场的场长回家去种红薯。军区军犬训练基地的主任不识趣的打来电话要司马去当军犬训导员,被老团长在电话上臭骂了一通。要不是老团长发誓要把司马当成一头猪养一辈子,司马差点从猪倌变成狗倌。军区军犬训练基地的主任,现在还埋怨老团长说他不重视部队的长期建设,放走了一个训导天才!气的老团长看见军区军犬训练基地的主任,就咬牙切齿的想揍他。”



病房里的护士笑得直喊肚子疼,扶着床站不起来。司马虽然臊得满脸通红但还不服软的说:“人怕出名猪怕壮!树大就是招风!现在社会上就是有这么一种不良风气,特别是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看见别的同志成长进步就急急忙忙的跳出来打击报复!嗯;就象是一群嗡嗡叫的苍蝇!”他这一番话的目地是把大伙的注意力转移到我这里来,没想到更引起了护士们的大笑。



那个外号叫“大牙”的小护士竟然对司马说:“司马!我看你不要叫司马了,你训猪这么厉害索性叫司猪得了!”



“同意!”众护士齐声赞同。



经过这次的聊天,我们和护士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护士们发现我们也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慢慢的也和我们开起了玩笑。以前那种见面时恭恭敬敬,背后指指点点的情况再也没有发生,各个病房里不时的响起一阵阵欢笑声。有这群开心果陪着,队员们每天在欢声笑语中度过,伤好的很快。



司马的故事经过护士们的广播,很快的传遍了整个空军总医院,司猪一下子又成了医院的名人。护士的小姐妹们轮番找机会溜进来,参观参观司猪是何许人也。大胆的竟然和司马成了好朋友,常常的有好吃的送进来。每天围着司马转的小许大粘其光,口袋里各种各样的零食不断。虽然来我房间聊天的护士也不少,但聊不上几句话题自然而然的就转到司马身上去了。我想起了一句至理名言:男人不坏女人不爱!郁闷!无意之间帮了司马一个大忙。更可气的是,司马每当看见我必双手作揖说:“谢谢,谢谢啦!小弟我现在是拥香环玉,苦练柳下惠的本事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