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工作历程(八):跟韩国人的第一次冲突

湖北孝感人 收藏 110 2156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的工作历程(八):跟韩国人的第一次冲突

我的前一任,是个脾气很大的韩国人,30岁左右的年纪,在我来上班的那一天,也是他被解职的那一天,他后来被安排到管理部当课长,主要就是负责公司后勤、水电气安装与设备维修等杂事,我第一次认识他是在来的第一天的酒席上,当时我只知道有一个姓金韩国人被解职,但真的我不知道就是他,在喝酒的时候,可能他们习惯喝白酒,我不习惯,所以他总是用白酒来跟我挑,看起来好像跟我很熟跟我关系很好一样,实际上大家都看到出来对我是不怀好意,但当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为只是他们那种习惯性的自大心理在作祟,我也没有太在意。

公司里姓金的韩国人太多了,我一直没有在意这件事,直到后来陆续发生了一些事,我才知道是那个被解职的姓金的韩国人就是他,那天,设备又坏了,我一个电话打过去,让他们派人过来修理,结果是待了半天不见动静,我一次又一次拿起电话催,那几个人总是说忙,没有人过来,后来,我的耐心实也在他们的推委中用尽了,我一个电话打到工厂长那里去,让工厂长去找他们来修设备,可能是工厂长把那个姓金的韩国人给骂了,没有几分钟,他就带着几个人过来了,把设备的这里捣鼓了几下,然后告诉我,他们修不好,叫我自己修,并且带着一种十足的挑畔的语气问我会不会修,我告诉他,我会不会修跟这个设备能不能修好没有关系,修好这个设备不是我的职责,他气极了,但因为他的中文水平可能还不足以到与我吵架或更激烈的程度,所以他用韩国话大声和说着什么,我知道肯定不是好话,但我听不懂,也就当他放空气了,我没有理他,去喊了一个翻译过来,问他想说什么,通过翻译,我知道他是在问我倒底会干什么,我一听觉得很好笑,他难道是没有产量推移图上的实际产量线在直线上升和质量推移图上的不良线在直线下降?我叫翻译跟他说,我会干什么不是他要关心的事,他要关心的事是回答我什么时候把这个机器修好,否则,工厂长还会找他的,他听完翻译的话后,又气得大声吼了起来,我问翻译他在吼什么,翻译却支支吾吾不愿意多讲,只是说他有些生气,我告诉翻译,我也生气了,他要练嗓子请他到外面去吼,不要在生产车间吼影响员工工作,并且让他赶快想办法修机器,否则,我的生产目标完成不了到时我会让他也承担机器修不好的责任的,说完我没再理他走开去做我的事了,他也气冲冲的走了,他带过来的那几个机修工却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我就走过去问他们,以前修过这个机器没有,他们说没有修过,四五年来连一级保养都没有做过,难怪这个机器烂到如此程度了,于是我告诉他们这台机器可能是哪里有问题并且建议他们先修哪里等等,本来不想帮他出主意,但是,想一想必竟是刚来,而且负责生产,还是以生产为主吧,斗气也不是办法,也不想跟他把关系弄得太僵,必竟他和老板都一样是从那个鼻屎坨大的地方出来的人,应该是对那个鼻屎坨大的地方有着同样的某种情节吧!

在我跟那几个机修说完我的主意后,里面一个小伙子跟我说,这个人以前就是做你现在的职位,但是他不懂这个行业的技术,只会骂人,他是见到什么看不顺眼的事都会骂,而且骂得很难听,很多干部和员工都被他骂走了,生产一直搞不好,跟他有很大的关系,他调到管理部也让他们很不爽,他们今天接到我的电话后本来是有时间来的,但是他却弄一些小事来让他们做,然后让他们用没有时间来回答我,我一听,再想一想来的那天在酒席上的事,心里明白了,原来是不爽啊,嘿嘿,那我会让你以后更加的不爽!

下午那几个机修按照我说的主意捣鼓了半天,机器终于弄好了, 在当天下班前的例会上,他居然公开的想跟我对干了,他当着开会的包括工厂长在内的所有人的面,说我有事不跟他沟通,而是直接到上司那里投诉,这样的行为不好,修机器本来是个很容易解决的事,现在机器已经修好了,叫我以后要注意工作方式云云,我当即跟他说,我是在打了五次电话没有人来后再找的工厂长,这是个对工作进度关注的行为,我请工厂长出面是想请他协调这件事,我是不是在投诉谁工厂长也在这里,你可以问一问他,如果你要跟我讨论一下那个机器是怎么修好的、坏在哪里的话,也行;我心里想着,如果他*的还敢跟我顶一句我就当众狠狠的剥了他的那张皮,而且在剥他的皮的时候我还要回味一下他平那傲慢的眼神,这样也许会让我有一种别样的快感,可惜的是,他比较识趣,没有再说什么,并且工厂长也及时出来说话,说大家都是为了工作,而且我是刚来的,大家的工作风格都是不一样的,是需要时间磨合的,要互相理解互相支持等等貌似我非常熟悉的国企领导讲的套话。

我以为这个事就这样就会过去,我们在以后只要大家都把自己的事做好,各自退一步,也会再有什么大的冲突了,没有想到的,我与他后来发生的大的一个冲突居然不是为了工作而是为了一个翻译,在讲那个大的冲突前,我先说说那四个翻译,他们都是中国朝鲜族人,其中两个都是比较合格的翻译,就是在翻译的过程中不会带着私人的意见进来,只是照话翻的那种,而且一个姓“韩”的男翻译还兼职着公司的司机,另一个姓“池”的男翻译兼职着公司的制图员,他们多数是与年纪较大的韩国人在一起,为人都较和善;还有两个就是专门做翻译的,男的姓PIAO(我不知道这个字怎么写),女的姓朴,据说只能做翻译,没有其它什么技能,做什么事都非常向着韩国人的那种,多数是跟年纪较轻的韩国人在一起,而且在我们总是表现出一种好像谁给他的优越感一样,与韩国人的傲慢不相上下,那眼神那表情,有一比,我就是不尿他们那一壶,而且我看不起他们自贱的行为,虽然韩国人还是把他们当中国人看的,他们也是跟我们一起在一个饭堂吃中餐的,但我有时非常想冲动地去问问他们,为什么韩国人不让他们们去跟韩国人一起到韩国人吃饭的饭堂吃韩国料理?

那次大的冲突,严格来说是我先挑起来的,那天那个姓金的韩国人和那个姓PIAO来找我,说我的设备保养做得不好,很脏,而且设备的运行数据没有作详细的记录,我一听觉得很是搞笑,心想我才来半个月,这之前设备是谁在管?而且设备运行数据记录表还是我来了以后才开始设计与使用的,我不知道他今天这样是想找我的麻烦还是想训我一顿挣点上次丢掉的面子,所以我先忍了忍,因为有了上次的冲突,我也不想跟他彻底翻脸,我平声静气的跟他说,我才来半个月,而且这半个月我主要的精力是放在生产与人员整顿上,对设备保养这个项目我确实还没有来得及关注太多,但也在我的工作计划之列,很快会规范起来的, 没想他却对我说那不是完成不了工作的理由,我一听很恼火,简直是给他脸不要脸,我当即本能反应似的对他进行了反击,我问他,在我来之前是谁在管理这些设备?这些设备现在有问题难道是我来了半个月才之内才产生的?没想到那个翻译不仅没有把这句话翻给他听,还带着一点责问的态度问我是什么意思,问我是不是想把责任推到那个姓金的韩国人身上,我当时一听,觉得这还真是奇了怪了,翻译居然也进来掺合?我当时立即对他开吊,我问他,你是做翻译还是做裁判?先把你的位置摆正再说!他说他只是说说他的看法,我立即回击他,你的任何看法轮不到在这里发表,这里没有任何人需要听你的看法,你能站在这里就是因为你懂某种语言,而不是因为你脑子里有多少什么看法!可能当时是那个姓金的韩国人听懂我说的话了,他随即大声的吼了起来,那个翻译也大声的对我说,你的工作态度有问题,不符合这里的要求,请我改进,否则,他会要求社长辞退我!说完翻译的脸上好像带着对我的一股子嘲弄,我将面前的办公桌拍得山响一声,然后请他们出去,有什么事到社长办公室去说,辞不辞退我他们两个还没有资格,我他*的不干了也不受这些鸟人的气!那个姓金的韩国人也拍了一下桌子,说我不懂礼貌,我用手指着办公室的门,叫他们出去!

这个事最后闹到了社长哪里,社长的处理让我觉得很奇怪,他根本没有听我和那个姓金的韩国人说什么,只是大概知道我们之间发生了冲突,他将那个姓金的韩国人用韩国话大声的用训斥的语气说道了一番,然后他让那个姓金的韩国人向我道歉,并且他自己也向我道歉,说他没有把手下的人管好等等,晚上还请我出去吃饭。

这件事让我百事不得其解,那个姓金的韩国人跟社长的关系肯定很是不一般,否则他不会说出辞退我的话来,因为我们的职务是平级的,但社长又为什么训斥他呢?难道是仅仅是为了主持公道?我觉得好像也不大可能,是不是想利用我把他们的生产搞好然后让他们谁学会其中的主要东西的时候再来踢我呢?很有可能,管他呢,反正我把我的人先弄过来,然后把他这里的人一个一个的清洗掉再说,爱咋的咋的,老子陪你玩得底!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