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调集重兵大举反攻

参加这次反攻南昌的国军有15个师,由罗卓英将军统一指挥,兵分三路:左路军由第1集团军新10师、新11师、183师、184师组成,从奉新、安义两县向新建县乐化至永修县之间,沿南浔铁路挺进;中路军由第19集团军51师、57师、58师、预9师、105师组成,从高安县西经奉新县大城、南昌西山,向牛行、乐化间,沿南浔铁路挺进;右路军由32集团军79师、预5师、预10师、预16师、预26师、102师组成,向南昌城东南的市汊、向塘、谢埠、沋口、太子殿,呈弧形进攻。空军第1大队长龚颖澄率机参战,要从日寇手中夺回南昌城。

1939年4月22日,我军大举反攻,分别向奉新、靖安、高安、南昌等地之敌围攻。中路军51师攻克高安县城,歼敌一千余人;105师攻占高邮,57师攻克奉新县大城,在鼓楼铺截获敌战车和汽车40余辆予以炸毁;预5师攻克新建县石岗、生米,向牛行车站挺进。左路军184师、新10师连克奉新县西南的凤凰山、鸦鸠岭、陶仙岭;新11师攻抵靖安县西的螺丝岭。25日进攻奉新时,炸毁敌战车5辆。27日奉新县城大火,敌106师团兵营和军火库,被我军付之一炬。

同时,右路军16师、预10师,沿赣江东岸、铁路西侧北进,连克南昌县市汊、新村墟、岗山。24日晚,预5师一个团便衣队潜入南昌市内策应。26日第79师攻占南昌县武溪、谢埠,全歼敌人一个中队,中队长自杀,俘虏敌准尉以下17人,并乘胜进袭岗下、佛塔。分兵一部分冲入新飞机场,毙敌三四百人。27日预5师攻占火车南站、汽车总站、老飞机场。午后更由金盘路攻入中山路百花洲,与日寇展开巷战,不久撤出。与此同时,我便衣队烧毁市内两座军火库。

蒋介石限令克南昌

面对我军的强力反攻,日寇急调第14混成旅团,由九江乘舰船经鄱阳湖赶来南昌。101师团主力在日机配合下向我军反扑,双方展开了激战,我军虽坚持苦战但伤亡很大。29日,预5师攻占广阳桥,城中再次大火,火烧到次日才熄灭。30日早晨,我机械化部队由广阳桥向西突进,击破日寇主力,部队逼近老飞机场、火车南站。就在我军即将展开攻城决战时,79师师长段朗如畏缩不前,反将部队后撤,其它部队受其影响而停止进攻。

5月1日,蒋介石下令限5日前攻克南昌,并按《抗战军律》的规定,将畏缩不前的79师师长段朗如在军前正法,以示警戒。我军各部奉命当天行动,右路军16师攻克沙埠潭。次日102师收复向塘。5月3日,左路军184师派出敢死队,摧毁奉新县南鸦鸠岭敌炮阵地,毙敌独立山炮第2联队2大队队长铃木孝少佐等人。中路军攻入高安县竹园敌炮兵阵地,夺取大炮3门,并一度攻克新建县西山,截获敌辎重队,炸毁汽车18辆,并进占乌石桥。

我空军第1大队于4日轰炸了莲塘敌重炮阵地,接着又飞抵奉新县,炸毁敌仓库一座。5月5日,预5师驱逐沋口之敌,进攻到红门桥,14团占领湖坊桃竹魏家全歼守敌;6日26师78旅156团突进到汽车总站和金盘路;78旅154团潜进南昌新飞机场沿线,发现机场停有日机数架,只有少数守敌。该团命突击班匍匐前进接近日机,我10余位战士爬上飞机,有的进入机仓与敌搏斗,有的正在机舱、机翼上进行破坏。日机突然起飞,在数百米高空冒着黑烟摇晃而逃,登机士兵壮烈牺牲,他们的英雄事迹传遍四方。

5月6日上午9时至下午3时,我26师副旅长丁建藩,在南昌县斗门指挥作战,歼敌辎重部队,夺得枪械、弹药、文件、罐头数十箱。敌步兵班长桥田利市、上等兵山田福清、二等兵高谷季一和松枝太郎,向我战士拱手作揖,屈膝下跪,求我怜恤。

第29军军长陈安宝,奉命于5日前攻克南昌。因时间紧迫,他不等部队到齐,便带领幕僚赶赴南昌县荏港指挥作战。亲率26师76旅、79师237团为左翼(右翼为26师78旅)渡过抚河,在敌人据点间隙小道上穿插,从铁路西侧向南昌攻击。后续军直部队和两个团被日寇切断,陈军长等人被阻在夏庄、吴庄、沙埠潭一线。

第二天拂晓后,日寇度边部队在赣江舰炮和6架飞机轰炸扫射下,疯狂向陈军长所率部队反扑,造成我军伤亡过大。因为控制区狭小且地形不利,白天难以突围。战至下午4时,日寇占领了西北方高地,29军受到了严重威胁。

这时,陈安宝将军亲率26师师长刘雨卿、军参谋长徐志勖和身边的警卫排对敌逆袭,将阵地重新夺回。敌人突破雄溪张阵地后,双方展开了肉搏战。陈军长冒着日机扫射的危险,冲往雄溪张督战。战至下午5时15分,他在田塍上被敌炮弹片洞穿心脏,壮烈牺牲,师长刘雨卿也身负重伤。

艰难进攻难挽败局

5月6日和7日,我预5师一部突入南昌市区,焚烧敌人仓库,破坏队纵火,作业队一面堆集沙包,一面攻击前进,敢死队一直冲到敌司令部门前。日寇后方空虚无力应对,辎重粮秣纷纷撤走。101师团长斋藤弥平太,指使日寇抢夺我民船数十艘,加上汽艇,仓皇从赣江往北逃向新建县樵舍。7日晚上,我左路军新11军攻进安义县106师团司令部,师团长松浦淳六郎在夜战中差一点被俘。新11军还在尖山、灰家垄一带激战,占领敌前进阵地,歼敌400余人。

我游击队在鸭婆潭袭击敌指挥官乘坐的小汽车,打死第10兵站汽车队队长金泽善治中佐,缴获日本东京大本营3月9日制定的绝密檔:“1939年高级军官人事异动表”,这对于我国坚持抗战很有价值。9日我军向乌石桥附近的长堎、蛟桥游击,中途与敌骑炮兵600余人激战。双方相持两个小时后,我军转大壁山、东家岭一带,敌人退向牛行。这一战可惜未能截断南浔铁路,使敌人得以运来2000海军陆战队赶来增援。

我军兵力多于日寇,保家卫国的士气高于日寇,但却很难纽转战局,并为此付出了重大的伤亡代价。一个重要原因是我军缺少重兵器无力攻坚,加上地势平坦再战不利。到5月10日,我国军队撤到抚河东岸与梁家渡一线,与日军隔抚河相峙。我军各部队分别返防,基本上转为守势。

反攻南昌之战,自4月22日至5月10日,历时18天,虽然未能收服南昌,但从消耗与歼灭日寇的效果看,还是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据参战各师统计,共毙伤日寇10165人,俘虏50余人,缴获马步枪800余支,轻重机枪26挺,山炮12门,枪炮弹及大衣、钢盔、文件不计其数。经检点战场,敌遗下尸首2500多具,如以一死三伤计算,当在万人以上。其中106师团伤亡6000多人为最。日本大本营对师团长松浦淳六郎发出谴责训令:过分轻视华军的反攻力量,致使全军败绩,指挥失当,丧失皇家荣誉。松浦淳六郎被撤职回国,师团长一职由中井良太郎中将继任,赴安义县到职。这次南昌会战,自3月17日至5月9日止,历时54天,终以日军获胜告终,日寇伤亡24000人,我军伤亡51328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