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真实的体验——寺庙生活揭秘

美丽京生 收藏 0 163
导读:一个真实的体验——寺庙生活揭秘

“和尚”在藏语中是“有觉悟、有智慧的人”的意思。早年听校友说,本人在大学同班同学最要好的朋友刘君,于96年就在成都昭觉寺出家当了和尚,并且是佛教高僧清定大师的关门弟子,现在在寺里的修为也是很有成就。我无论如何想不到刘君为何出家,只知道当时他在班上是一个很和善、少于言谈之人,对世事看得都比较透,不执著名利、随缘性极强的“苦行僧”。刘君当时毕业后分配极不理想,还曾来在我们达州会合过我。


今年“五、一”本人有幸去得成都,随便去昭觉寺拜访。到达昭觉寺,已是早上的6点半钟。看到了久违了近11年的智光师(出家名)。在他简陋的起居室里看到了一个从西南交通大学的李居士(刚40岁)。起居室在成都动物园的后大门一个极其幽静的小院落里。(亦即是现在的清定上师的汉白玉的舍利塔旁)随着肃静的念佛声在心灵里流淌,让人顿觉自己在世俗的名利场上奔波,是多么的荒唐和可笑!见到智光师笑眯眯的眼神,显然是他先认出我来。我们简单地进行了交谈。不知不觉就是吃早餐的时间了。


昭觉寺的早餐大约是早上7点钟。偌大的斋堂,师父们(统一称出家人为师父)和居士已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先是诵经,诵完后,然后才是吃早餐。据说吃饭诵经是为了感恩人们,所以诵经应心存感激之情!我在斋堂花1元钱购得餐券,尽管吃饭的居士很多,但大家都自觉地排好队,早餐是两个馒头、一碗稀饭和少许泡菜,有时候就喝大豆渣稀饭,据说是为了补充蛋白质(大豆的蛋白质含量很高)。大家都把碗里的东西吃得很干净,几乎找不到一颗饭粒,学佛之人应体恤百姓的辛苦。吃完饭后,来到智光师的院落里,大家都静静地看着,尽管相隔11年,有好多话想说,却反而不知如何说起!他只是说;“学佛好,真的!”并给我介绍了几本书看。“李居士插嘴说:无论是学佛还是做人,要懂得佛理你才会活得有深度,你才会活得不迷茫。前四川省某领导,也是一个佛弟子,并且还学得很虔诚,他在四川的时候常悄悄地来到昭觉寺。我没有说什么,我想我那么多劣根性能学好佛吗?


不知不觉地到了8点,智光师到藏经楼去做他自己的事了,我看到师父们有的到了大殿做佛事,有的参加劳动,大家各司其职、有条不紊。我只好在院落里看点书,认着那一个个很艰难的繁体字。


到了中午11点半,智光师回来,休息了一会,就是吃中午饭的时间了。照样是先诵经,然后是用餐。居士们的中餐标准是一块五角,也就是一大碗米饭外加一碗黄瓜和南瓜切成片煮的汤,不过有些干稠。然后是休息,智光师把几个居士和我召集在一起讲了佛学的一些基本道理。世人认为:学佛就是拜鬼神和事事顺其自然,其实这都是极其错误的!学佛就是净化心灵和升华你自己,你本人就是还没有觉悟的佛。佛学不讲信鬼神和命运,因为在无数劫以来,你也曾经做过皇帝、也做过乞丐、也做过男人、也做过女人、也曾富有、也曾贫穷……!当你把自己的福亨尽了,如果你不种自己的福田,你就会堕落。正如把自己的粮食吃完了,你就会饿肚子一样。又你何必贪图一时的富贵呢??? 佛学强调:命运是可以改变的,那就是“造命”,所谓的造命,那就是多行善事,多起善念,“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以平常心待人接物,自己的命运,你可以改变,一切都在“心”,佛学讲“相由心生”也就是这个道理。 其实支持佛学有一个最大的理论那就是“因果论”。事事讲因果,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只是时间长短而已。世上绝对没有原因的果,也绝对没有结果的因。因果也是人们常讲的缘,做人要惜缘、随缘、结缘。哪怕是善缘还是孽缘!不是时下网上常流传的“前世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都是一个“缘”字。


其二,待人接物处事并不是世人所说佛学只讲事事顺其自然,不求进取,这是对佛学的片面理解!其实佛学在这方面有比较经典的八个字那就是“听天由命,尽其在我”(这里的“命”科学的说法应该是客观规律,而不是世人常说的命运!)这才是不偏不倚的哲学处事态度!如果只强调听天由命,那处事肯定过于消极;如果只强调尽其在我,那是不顾客观规律,一味在蛮干,这也是不行的;只有两者紧密地结合才是最好的处事哲学!


其三,真正的男女平等只有佛学。因为佛陀说:人人都是未觉悟的佛,哪怕你是男人还是女人,哪怕你是皇帝还是乞丐,哪怕是你健壮还是残废。大家都一样,最终证得的果位并比佛陀差,这是真实无虚的。所以真正出家的师父还是在家的居士,统一称女性为“二师兄”,因为你和男性的师兄本无差异,为何要分男女?当然这是在世俗生活中是绝对不可能,也不可行的!


不知不觉到了下午4点钟,智光师带着我和居士来到大殿,这是诵《地藏经》的时候,男性在大殿内,女性只能在大殿外(他们习惯称女居士为二师兄)。诵经速度之快,你简直连眼睛看都看不过来。并且诵经的要求必须是从丹田里发声,且如蝉鸣(在吃早餐的时候,一个居士告诉我:诵经应该象夏天的蝉鸣,不停、连绵不断、均匀地那样才能诵好经),双腿成跏趺坐。我盘腿散坐在大殿的最后一旁角落里,如东郭先生吹竽一样和着,不知所云。一会儿,大腿就胀痛得很,浑身不舒服。到了下午6点钟功课才结束。


和尚讲究“过午不食”,基本上大家都不吃晚饭。再说斋堂里午餐后就关门了,想吃晚饭也找不到。据说晚上不吃晚饭是静神志、睡觉安稳,好处多多!确实个别师父饿了,就用自己的豆浆机榨点豆浆喝。下午6点到8点休息。可以在寺内走走或到寺外散步。晚上8点钟寺庙里的钟声敲响,寺庙大门准时关门,任何人都不得进出。因为智光师起居室隔壁有间空屋,所以我与李居士留在他那里,按理说寺庙里是不准留宿人,因为智光师在寺庙里很受人尊重,所以没有人来过问,再说我们也不是坏人。如果人多了,你就只能到居士楼去住,后来抽空余时间,我去看了,很便宜5元钱一晚上,环境和被褥都很卫生。


智光师和李居士开始做晚课,也就是诵经,由于智光师是昭觉寺的密宗派(密宗的修习场所是大雄宝殿后面的那个大殿,忘了,叫不出名字),还有显宗(主要的修习场所就是昭觉寺的大雄宝殿)所以诵的是《药师经》、《真实名经》、《上师观行法》]、《文殊菩萨五字真言》。对这些经书我当然是一窍不通,就是认完一遍都很困难。当然我只好在旁边静静在看他们的诵,他们诵得那么投入,真令人很感动。诵完后,然后就是一些强体力的肢体锻炼,一直到晚上的11点半才熄灯睡去。


到了凌晨的两点钟,我和李居士被闹钟闹醒。(据说清定大师在的时候,在一点半就得起床)。然后匆匆地赶到密宗大殿,这里已经是朗朗的诵经声,此起彼伏。我悄悄地找到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坐下,摇着浑浑欲睡的脑袋,似睡非睡地打着和声。一直到早上的6点钟才结束。然后分食一些香客们送进庙里的瓜果。散去。


他们就是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过着。我由于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生活,所以过了第三天我就告别了,回到了家乡,回到了我的现实生活中,过着一个凡夫俗子的生活。



有人说做和尚好,什么事也用不着做。到现在我才真的知道,世上没有比做和尚更累的了!也没有比他们修炼更为精进的了!!!!



愿大家放下心中的愤怒、仇恨、名利得失、积怨;常怀一颗感恩之心处事待物,感恩身边的人给你关心、帮助;感恩身边的人给你仇恨和愤怒,因为他们教会你学会宽容;感恩大自然的花草树木,是它们给你了氧气,是它们给你了健康,是它们调节了你的心情,是它们给你了生命的绿色!!!!!!!!多一分理解,多一分慈爱心,多一分平常心,多一分包容,多一分努力和精进,我相信这世界上会变得更加和平和温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