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消防员连“抓鬼”都管?独家揭秘宝岛“打火兄弟”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2018年5月19日讯,近日,一组展示台湾消防员救灾精神与精实体魄的救灾情境宣传照在岛内走红,甚至有网友留言“爱上消防员了”。原来,云林县消防局为给义务消防员补充新鲜血液,特地号召身材健硕的消防员当模特拍摄宣传照,以提高招募效能。

台湾消防员连“抓鬼”都管?独家揭秘宝岛“打火兄弟”

正在执行勤务的台北市消防队员和搜救犬

台湾1111人力银行曾做过一项调查称,在岛内上班族眼中,“十大卖命职业”之首便是消防员。调查显示,有28.69%受访者认为消防员“很卖命。近几年岛内发生数次重大事故,许多在场值勤的消防人员受伤、殉职,加深了民众对消防员需经常直面死亡的印象。

新北气爆、花莲地震、桃园火灾……台湾灾害频仍、世道不靖,每当灾害发生之时,第一时间冲到现场的多半为台湾各地的消防人员,他们有的是各地消防局的正式员工,有的则是各地的义勇消防队员,无论身份是否正式,在关键时刻,这些在岛内被称为“打火兄弟”的男子汉们无惧生死、恪尽职守。

捕蜂、捉蛇、“抓鬼” 台湾消防都得管

台湾消防员连“抓鬼”都管?独家揭秘宝岛“打火兄弟”

苏花公路搜救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台湾的消防部门隶属于警政单位,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这种警、消不分的管理体制,越来越不能适应社会的灾害救援现实需求。1995年1月17日,台湾的立法机构三读通过“内政部消防署组织条例”,当年3月1日,“内政部消防署”正式成立。

根据相关规定,“消防署”职司火灾预防、人为与天然灾害抢救、紧急救护等消防业务,并负责岛内所有消防行政、人事、教育训练等事务规则的制定,同时监督岛内各地的消防机构与各式特种消防组织。但是,对于岛内各地的消防机构则无人事命令权及财政支配权。也就是说,台湾各县、市的消防局均为当地政府一个组成部门,消防局长直接对县、市长负责。

就拿台北市来说,以前台北市的消防单位只是警察局辖下的消防警察大队。1995年7月10日,才正式升格为台北市消防局,也是改制后全台第一家一级消防机关。

目前,台北市消防局有8科5室2中心,辖设4个救灾救护大队、12个中队、45个分队,正式编制员额为2063人。台北市面积270平方公里,这45个分队,每个辖区面积为6平方公里。消防局的所有工作人员都是公职人员,普通员工多为警察专科学校毕业生,干部则多为警察大学毕业,均受过专业训练。近些年,也有员工是参加台湾的公务员特考,之后再受训合格后进入消防职场。眼下,台北市消防局已经实现灾害受理标准化、派遣智能化、流程信息化以及通报多元化的目标,使接出警时间由原来的5分多钟,缩短至如今的4分15秒。

很多人以为消防人员的主要任务是救火,其实,不管是火灾、水灾、地震,台湾的消防人员统统都管。除了预防火灾、抢救灾害、紧急救护等三大法定任务,还有一堆杂七杂八的事,消防都得管,比如民众登山迷路、下河溺水、丢失猫狗,消防员还要帮助民众捕蜂捉蛇,甚至“抓鬼”。据台媒报道,蛇虫之患最多的台东、新北和台南,仅一年就有55000件“捕蜂捉蛇”业务。曾有一女大学生发现家里有只4厘米长的蟑螂,吓得报警要求消防帮忙灭蟑。新北市一老妇曾声称家里“有鬼”,打电话让消防员前来捉鬼,消防员赶到后,才发现老妇是因思念刚过世的丈夫而心神恍惚。

救援、救护、宣导 “义消”功不可没

台湾消防员连“抓鬼”都管?独家揭秘宝岛“打火兄弟”


救火现场

与大陆不同,台湾的消防工作更注重民间力量的运用,台湾的消防法明确要求各地主管部门,组编义勇消防组织,协助消防、紧急救护工作。如今,遍布台湾各处的义勇消防队成为救灾、救援,教育、训练的重要力量。

义勇消防员说白了,就是消防志愿者。他们平时都有自己的事业,只是利用业余时间来接受训练,服务社会,津贴有限。不过台湾的法令规定,义勇消防人员接受训练、演习、服勤期间,其所属机关、学校、团体、公司、厂家应给予公假。另外,如果在这过程中,患病、伤残或死亡,主管机关和民间基金都会视情予以资助和抚恤。

比如,台北市的义勇消防总队已经有60多年的历史,目前共有6个大队、28个中队、51个分队,人员超过1300人,配有消防车53辆。这些分队每天编排执勤人员,一有紧急状况,即可出动协助救灾。

当然,志愿者经过严格的训练之后,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义消人员。这些训练,包括基本训练、专业训练、常年训练和其他训练。就拿台北市来说,新进人员的基本训练为48小时以上,由台北市消防局负责,内容包括义消服勤安全认知、心肺复苏术(CPR)、哈姆立克法、防火及逃生要领、结绳应用的技术、消防车操、破坏器材操作等。之后,再按照勤务特性,分别进行24小时以上专业训练。此外,每年义消人员还需集中训练24小时以上。

在台北市,除了义勇消防总队,还有很多民间专业团体近年也加入了消防事业,这些团体包括妇女防火宣传队、凤凰志工队、中华潜水推广协会、北海水上救生协会、民间紧急救援队。大家各展所长,协力合作,让台北市变得更安全和宜居。

事繁杂、缺额大、高龄化 消防人力需加强

台湾的消防工作可圈可点,但也存在不少问题,一是警、消分立、权责不一;二是正式消防人员缺额太多,消防员过劳;三是义勇消防人员老化、青黄不接。

台湾自1995年警、消分离后,消防人事权交由各地方管理,联合救灾也优势不再。对此,台湾社会一直以来都呼吁当局针对大型灾害成立“灾害总署”,以避免警、消分立后权责不一的问题。

就正式消防人员配比来说,先进国家和地区的消防员与人口比例,为1:700,但台湾平均1:2000。台北市、新北市状况还好,约1:1500,偏远地区就严重不足,例如花莲,为1:4000。他说,目前台湾有1.3万名消防员,若要达到合理比例,须补足至2.6万人。但台湾每年仅招考300至500人,扣除退休、离职、殉职者,10年都补不足。

由于人手短缺,台湾很多消防人员往往24小时连轴转,每个礼拜执勤时数超过100小时,甚至达到120个小时,工作时间远远超过劳基法标准或是一般公务人员服务时数。而在待遇方面,按照岛内规定,警察超勤津贴统一由“警政署”发放,最高可发放到一万七新台币,但消防人员是归各地主管,津贴标准不一,有发一万的,有发一万五的,也有跟警察一样发到一万七的,这其实是对消防员的不公平。

在义勇消防方面,也面临人员老化、青黄不接的问题。据统计,台湾各县市的义勇消防员平均年龄多达50岁,台北市的义勇消防员平均年龄已54岁,桃园市50岁,新北市48岁。有网友认为,老一辈的人对于居住的土地更有感情,他们加入义勇消防员有一种“自己的家乡自己守护”的使命感。进入现代社会,越来越多的人成为都市中的上班族,节奏快、压力大,下班时都累坏了,因而少有人愿意抽出时间接受消防器材操作、绳结、搬运、进出火场救人等训练,因此招募变得不易。

同时,随着人口流动的加速,很多居民不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与土地的情感有限也影响了加入义勇消防队的意愿。甚至有的年轻人直呼:“没钱赚,我不去。”

然而,义务消防队的存在很有必要。业内人士认为,在火灾现场,专业消防队员会在第一线进行救灾,义务消防员则是协助处理水线布线及饮水补充等后勤工作。抢救告一段落,义务消防队员会和专业消防队员一起进入现场扑灭残火,减轻他们的负担,让专业消防队员有喘息的机会。因此,补充义务消防队的人员和战斗力势在必行。

针对这种情势,台湾各县市都努力找寻因应之道。其中之一是提高义勇消防员的相关待遇和社会保障,以吸引更多新鲜血液。台东县长黄健庭不久前下乡慰问义勇消防员时宣布,当地将义勇消防员因公殉职的保障由过去的300万元(新台币,下同)提高至450万元,并全面更换义勇消防员的各式制服和配件。屏东县则为每位义勇消防员投保意外险,加上因公殉职的抚恤金及义勇消防员的济助基金,每人的抚恤金额为1200多万元。

目前,台北市成立了一支24人、平均年龄40多岁的义勇特搜队,协助参与救灾。台南义务消防特搜救助中队成员也都是接受过严格训练的青年,2016年台南发生地震灾害时,他们就到维冠大楼协助搜救,获社会肯定。为了提升义勇消防员的参与机会及成就感,新竹市消防局的义勇消防训练课程除了火场抢救,还加入了山域、水域搜救技能。不仅如此,他们还成立了特搜小队,吸引年轻人加入团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