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的黄昏》外四 被上帝抛弃的民族(瘟疫 二)

欧文隆美尔 收藏 10 34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四 被上帝抛弃的民族(瘟疫 二)


上述突发事件结束之后作为羞辱美国人的另一重要手段,我让几名参谋拍摄了一批极为煽情的照片。其中最著名的一张是:一名全副武装脸上涂满油彩的突击队员抱着一名小女孩,背景是还在冒烟的飞机,士兵低头微笑的安慰着惊魂未定满脸泪水、紧紧搂住士兵博子的小女孩。

我感觉似乎还少了点什么,就亲自为这张照片添加了注释:“我们是中国人,你现在安全了。”

第二天这张照片被当作美国各大报刊的头版头条为世人所知,并更被当作“时代周刊”的封面。

据说白宫的某位负责国家安全的顾问看完这张照片后硬生生的被气吐了血。

。。。

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也相当成功,而且直到此时美国人才出现(美国人对此的解释居然是从附近基地赶来的突击队在路上踩上了地雷,造成了重大的伤亡,结果不得不从更远的地方调人)。

就在美国的媒体几乎把全部注意力放在我们这只来自东方的神秘部队身上时又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在美国发生了。

演习第一阶段结束之后的第三天,从共和国本土赶赴美国参加代号为“龙鹰情谊”的中美联合演习第二阶段的空军部队到达,和他们同时到达的还有另外一个消息: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发现失传以久的天花病毒。

第一例病患发现的当天就陆续发现了三百例同样的患者,由于美国政府已经停止接种天花病毒育苗,所以普通美国人对此种杀伤力极强的病毒没有丝毫免疫能力,即使现在接种也根本来不及而且美国国内也没有这种数量的疫苗。

在美国政府宣布天花病毒感染者被发现的当天,在美国的其他城市旧金山、纽约、费城、洛山机等总共三十七个大型城市均暴发天花、鼠疫、艾博拉等令人闻之变色的病毒。

一开始美国政府还故作镇静的发表讲话,要人们保持冷静,说美国政府有能力控制目前的情况。同时美国人还发誓要抓到凶杀,一些别有用心的专家们评论,能发动如此规模的生物战争除了美国就只有共和国了。

但是第三天每个城市都有数以万计的美国人病倒的时候,全美国上下都陷入极度恐慌之中,美国政府也不再嘴硬了。普通美国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要逃出疫区,也就是说要离开美国,但是全世界都拒绝美国人入境,甚至宣布一旦美国飞机或者轮船入境将不被警告、当即予以消灭。墨西哥和加拿大都派重兵封锁边境地区,所有企图越境的美国人,无论男女老少都将被击毙。

全世界对美国土地上发生的事件都表示绝望,梵缔冈的教皇甚至在新闻发布会上直言不讳的说:

“美国土地上的那个民族已经被上帝抛弃了。”

我部所在的位置并未爆发瘟疫,而且中国人对天花也是免疫的,但是为以防万一,在美国大瘟疫爆发的第五天指挥部命令中止演习,第一机甲师立即回国,实际上这一天美国本土的各洲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安全的了。

实际上在瘟疫爆发的第二天我就命令全师进入一级戒备,而且后勤分队携带部分重型装备先行回国,所以即使没有这道命令我的师也要离开这个重灾区了。

我当即回电:

“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我部是否可以留下部分专业人员救助灾民?”

总部回电:

“妇人之仁还是寿星佬喝砒霜--活腻歪了?”

“第一机甲师奉命回国。”

我想这应该是在疫情解除之前最后一批能离开美国的飞机了。所以我就料定会有不少人会想方设法挤进我的飞机里逃离这片地狱。

这个事情我也非常为难,我的运输机至少还能再做百十来人,如果放弃所有的重装备还能挤上成倍的人,但麻烦的是我并不是来执行撤侨任务的,当然美国人的死活我管不着,但是共和国在美国还有不少的外交人员、留学生之类的侨民,我不知道该如何答复他们搭乘我的飞机的请求,尤其是那些妇女儿童。实际上从墨西哥宣布禁止美国土地上所有人通过边境的时候就有试图上我飞机的人出现在机场外面了。

这种事情我不知该如何应对,向总部的请求被拖延了半天的时间我们才得到回复,不允许任何非相关人员搭乘军用运输机,而且命令我部进入大规模核战争状态。

出国之前我的后勤补给物资中就莫名其妙的被添上了足够全师人使用的重型全封闭防化服。对此我还戏噱道:难不成是要模拟核战争吗?现在到是派上用场了。

但是第四天的时候连驻美大使和武官都亲自出马想把自己的家属塞进我的飞机里。

这一次我实在没有借口搪塞,只得就此直接询问总参谋部,不过看来总参的老爷子们也被这个问题为难坏了,我连续三次至电询问,最后得到的命令是:

“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我明白这是让我自己决定,不过这段文字到是让我哭笑不得。

这是第一次让我感觉到作为一个高级指挥官,手里掌握着成千上万条生命的责任感和难处。

我可以拯救数百条生命,共和国的公民对天花有免疫能力,但是其他病毒却不能,留他们在这里最终是死路一条,一旦留下他们对于作为保护国家的军人来说这样就等于看着他们被送进坟墓。但是问题的另一方面,我如何能确定他们没有被感染呢?这种事情任何化验和检测都不能做到百分之百,唯一可靠的就是隔离观察,但是我不可能有这么多时间了。那些可怕的病毒只要带一种到共和国的土地上就可能造成共和国的毁灭,这决不是骇人听闻,我会成为共和国的千古罪人,十多亿无辜的老百姓命悬一线,我有义务保护更多的人,既然我不能救眼前的所有人,那么我就只好一个也不救。

我下了死命令禁止平民登机并向士兵们说明了这样做的必要性,于是一切请求、威胁、命令甚至是跪下来恳求都被满含热泪的士兵们拒绝了,有人试图以自杀来威胁。我不得不每一小时更换警戒卫兵以防士兵们的精神压力过重。

撤退命令下达后的第三十小时我向美国方面派来的国民警卫队移交了机场(其实我部完全有能力在接到命令的五个小时内完成撤离,但是来回的命令请求浪费了时间),作为第一机甲师的师长,我最后一个登上飞机离开美国。

我可以看到冲进停机坪的平民,(显然这种大环境下美国人也没什么心思保护机场了)对他们我只有深深的愧疚,但是我没有丝毫的后悔,我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

但是作为军人我从来也没有放弃过自己的战友,今天的这种情况违背了我一直以来所坚信的事情,我认为没一个共和国公民的生命都是非常珍贵的,而军人的任务就是保护这些生命免受伤害。在此之前尽管作战艰苦环境险恶但是我不必考虑这种问题,现在我才真正感觉到这个级别军官的痛苦和无奈,如果是战争年代,我一定会经常不得不考虑要把哪支部队派出去送死,我自己可以坦然面对这种情况,因为我相信龙哥不会让我们白白去送死,他会竭尽全力的保护自己的部下。

我圆以为这些很简单,但是直到自己呆在这个位置以后才明白“懂得珍惜士兵生命的将军最可贵”这句话的意思,但问题是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还远远不够,真能做到这些的确需要些努力。

我做得到吗?这是第一次我对自己产生怀疑。后来那些记得我的历史研究人员都一致认为这件事对于我最终离开军队有很大的影响。

回国以后全师进行了严格的检疫,最终我部被隔离在机场中四十五天的时间,不过让我欣慰的是参加此次演习的全体中方人员无一感染那些致命病毒。

而美国人就没那么幸运了,我向全世界保证,通过某种特殊的渠道我见到了只有在恶梦中才见过的场景。尽管我一向对美国人没什么好感,尽管我自认为曾经在战场上磨练得心如铁石,尽管现代的医学科技并非中世纪那么原始,但是这一次人类面对的并非是小儿科的黑死病,美国政府甚至宣布所有尸体强制性焚烧处理。

但是隔离措施实行的时候就已经晚了,甚至是前往救助灾民的军队(这些美国军队都采取了很好的防护措施)也出现了大批的死亡现象(很多病例只是因为非常短暂的防护失效,但那些从始致终都采取了全封闭防护的人则安然无恙),更何况目前人类对上述的几种病毒并无特效药,所以除了先天性免疫(这种免疫力很难对复数病毒有效,但是不排除少数极端变态的)的人群以外只有等患病的人全部死光,除此之外任何手段都作用不大,更况且在这种瘟疫的袭击下死亡率最高的正式医疗人员。根据后来的调查显示发病后的第一周医疗人员的死亡率就达到了惊人的七成以上。少数冒死进入美国的外国志愿人员和国际医疗组织的调查小组全部消失在那片土地上。

在病毒肆虐的最初阶段,美国军方的确拿出了病毒疫苗,但是他们惊恐的发现疫苗全部失效。

想要这场浩劫完全平息至少需要半年的时间,所幸的是由于封锁及时,除美国和加拿大(发现了十余起死亡病例,全部为美国国籍,不过一般认为是零星偷越边境的非法入境者,属于孤立事件)以外的其他国家都未发现这些令人生畏的病毒。

当然,病毒只是整个灾难最直观、最表面的现象,伴随而来的是人们心中的美元帝国被彻底打倒。没有人相信美国会在短时间里从这场灾难中重新站起来,所以美国的国家信用一落千丈,这是美国政府赖以维持其第一经济大国最重要的工具。那些身处国外的美国人还未能庆幸自己逃过一劫就遇到了对于美国人来说最可怕的事情,他们手中的美元被拒收了。

我不是经济学家,所以并不知道这场灾难在全球经济方面所带来的影响究竟有多大,但是就一般的常识来说会比上实际三十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更严重。

我所能见到最直观的证据是全国各地的美国人被集中收容,因为他们既不能回国也没有能力维持自己的生存,不仅对于普通的美国游客,甚至美国的大老板们也不例外,共和国完全可以漠视这些人被饿死,但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共和国政府决定集中安置这些人等待美国的疫情解除后再把他们遣返回国。

另一方面是美国外债的偿还问题,如果美国人还想保持自己最后一点国家信用的话就必须无条件的兑换这些外国政府认购的国债。共和国政府手中有相当数量的这种废纸,大都来自日本战役的战利品。上面甚至没去想如何让美国政府支付,我们采取了最直接的方法--没收在共和国境内一切同美国政府有合作关系的美国企业的财产,当然我们不是纯粹没收,我们是等价购买,支付的正是美国的国债,对于抗议我们的回答只有一个:

“你连自己的政府都信不过,那还要美元有什么用。”

之后的事情就是理所当然的了,美国经济的崩溃引发了全球的连锁反应,但是想象中的全球经济总崩溃并未发生,原因有两个,一是很多国家都把自己的储备黄金存放在美国,所以这些人不想看到美国一下子垮掉,第二就是共和国的办法了,我们提出立即中止一切旧的国际贸易,新的贸易将采用最原始的以物易物,国际间的货币将采用黄金。

之后的事情我就没有兴趣了,因为我又收到了一封信。

四 被上帝抛弃的民族(瘟疫 二)


上述突发事件结束之后作为羞辱美国人的另一重要手段,我让几名参谋拍摄了一批极为煽情的照片。其中最著名的一张是:一名全副武装脸上涂满油彩的突击队员抱着一名小女孩,背景是还在冒烟的飞机,士兵低头微笑的安慰着惊魂未定满脸泪水、紧紧搂住士兵博子的小女孩。

我感觉似乎还少了点什么,就亲自为这张照片添加了注释:“我们是中国人,你现在安全了。”

第二天这张照片被当作美国各大报刊的头版头条为世人所知,并更被当作“时代周刊”的封面。

据说白宫的某位负责国家安全的顾问看完这张照片后硬生生的被气吐了血。

。。。

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也相当成功,而且直到此时美国人才出现(美国人对此的解释居然是从附近基地赶来的突击队在路上踩上了地雷,造成了重大的伤亡,结果不得不从更远的地方调人)。

就在美国的媒体几乎把全部注意力放在我们这只来自东方的神秘部队身上时又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在美国发生了。

演习第一阶段结束之后的第三天,从共和国本土赶赴美国参加代号为“龙鹰情谊”的中美联合演习第二阶段的空军部队到达,和他们同时到达的还有另外一个消息: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发现失传以久的天花病毒。

第一例病患发现的当天就陆续发现了三百例同样的患者,由于美国政府已经停止接种天花病毒育苗,所以普通美国人对此种杀伤力极强的病毒没有丝毫免疫能力,即使现在接种也根本来不及而且美国国内也没有这种数量的疫苗。

在美国政府宣布天花病毒感染者被发现的当天,在美国的其他城市旧金山、纽约、费城、洛山机等总共三十七个大型城市均暴发天花、鼠疫、艾博拉等令人闻之变色的病毒。

一开始美国政府还故作镇静的发表讲话,要人们保持冷静,说美国政府有能力控制目前的情况。同时美国人还发誓要抓到凶杀,一些别有用心的专家们评论,能发动如此规模的生物战争除了美国就只有共和国了。

但是第三天每个城市都有数以万计的美国人病倒的时候,全美国上下都陷入极度恐慌之中,美国政府也不再嘴硬了。普通美国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要逃出疫区,也就是说要离开美国,但是全世界都拒绝美国人入境,甚至宣布一旦美国飞机或者轮船入境将不被警告、当即予以消灭。墨西哥和加拿大都派重兵封锁边境地区,所有企图越境的美国人,无论男女老少都将被击毙。

全世界对美国土地上发生的事件都表示绝望,梵缔冈的教皇甚至在新闻发布会上直言不讳的说:

“美国土地上的那个民族已经被上帝抛弃了。”

我部所在的位置并未爆发瘟疫,而且中国人对天花也是免疫的,但是为以防万一,在美国大瘟疫爆发的第五天指挥部命令中止演习,第一机甲师立即回国,实际上这一天美国本土的各洲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安全的了。

实际上在瘟疫爆发的第二天我就命令全师进入一级戒备,而且后勤分队携带部分重型装备先行回国,所以即使没有这道命令我的师也要离开这个重灾区了。

我当即回电:

“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我部是否可以留下部分专业人员救助灾民?”

总部回电:

“妇人之仁还是寿星佬喝砒霜--活腻歪了?”

“第一机甲师奉命回国。”

我想这应该是在疫情解除之前最后一批能离开美国的飞机了。所以我就料定会有不少人会想方设法挤进我的飞机里逃离这片地狱。

这个事情我也非常为难,我的运输机至少还能再做百十来人,如果放弃所有的重装备还能挤上成倍的人,但麻烦的是我并不是来执行撤侨任务的,当然美国人的死活我管不着,但是共和国在美国还有不少的外交人员、留学生之类的侨民,我不知道该如何答复他们搭乘我的飞机的请求,尤其是那些妇女儿童。实际上从墨西哥宣布禁止美国土地上所有人通过边境的时候就有试图上我飞机的人出现在机场外面了。

这种事情我不知该如何应对,向总部的请求被拖延了半天的时间我们才得到回复,不允许任何非相关人员搭乘军用运输机,而且命令我部进入大规模核战争状态。

出国之前我的后勤补给物资中就莫名其妙的被添上了足够全师人使用的重型全封闭防化服。对此我还戏噱道:难不成是要模拟核战争吗?现在到是派上用场了。

但是第四天的时候连驻美大使和武官都亲自出马想把自己的家属塞进我的飞机里。

这一次我实在没有借口搪塞,只得就此直接询问总参谋部,不过看来总参的老爷子们也被这个问题为难坏了,我连续三次至电询问,最后得到的命令是:

“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我明白这是让我自己决定,不过这段文字到是让我哭笑不得。

这是第一次让我感觉到作为一个高级指挥官,手里掌握着成千上万条生命的责任感和难处。

我可以拯救数百条生命,共和国的公民对天花有免疫能力,但是其他病毒却不能,留他们在这里最终是死路一条,一旦留下他们对于作为保护国家的军人来说这样就等于看着他们被送进坟墓。但是问题的另一方面,我如何能确定他们没有被感染呢?这种事情任何化验和检测都不能做到百分之百,唯一可靠的就是隔离观察,但是我不可能有这么多时间了。那些可怕的病毒只要带一种到共和国的土地上就可能造成共和国的毁灭,这决不是骇人听闻,我会成为共和国的千古罪人,十多亿无辜的老百姓命悬一线,我有义务保护更多的人,既然我不能救眼前的所有人,那么我就只好一个也不救。

我下了死命令禁止平民登机并向士兵们说明了这样做的必要性,于是一切请求、威胁、命令甚至是跪下来恳求都被满含热泪的士兵们拒绝了,有人试图以自杀来威胁。我不得不每一小时更换警戒卫兵以防士兵们的精神压力过重。

撤退命令下达后的第三十小时我向美国方面派来的国民警卫队移交了机场(其实我部完全有能力在接到命令的五个小时内完成撤离,但是来回的命令请求浪费了时间),作为第一机甲师的师长,我最后一个登上飞机离开美国。

我可以看到冲进停机坪的平民,(显然这种大环境下美国人也没什么心思保护机场了)对他们我只有深深的愧疚,但是我没有丝毫的后悔,我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

但是作为军人我从来也没有放弃过自己的战友,今天的这种情况违背了我一直以来所坚信的事情,我认为没一个共和国公民的生命都是非常珍贵的,而军人的任务就是保护这些生命免受伤害。在此之前尽管作战艰苦环境险恶但是我不必考虑这种问题,现在我才真正感觉到这个级别军官的痛苦和无奈,如果是战争年代,我一定会经常不得不考虑要把哪支部队派出去送死,我自己可以坦然面对这种情况,因为我相信龙哥不会让我们白白去送死,他会竭尽全力的保护自己的部下。

我圆以为这些很简单,但是直到自己呆在这个位置以后才明白“懂得珍惜士兵生命的将军最可贵”这句话的意思,但问题是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还远远不够,真能做到这些的确需要些努力。

我做得到吗?这是第一次我对自己产生怀疑。后来那些记得我的历史研究人员都一致认为这件事对于我最终离开军队有很大的影响。

回国以后全师进行了严格的检疫,最终我部被隔离在机场中四十五天的时间,不过让我欣慰的是参加此次演习的全体中方人员无一感染那些致命病毒。

而美国人就没那么幸运了,我向全世界保证,通过某种特殊的渠道我见到了只有在恶梦中才见过的场景。尽管我一向对美国人没什么好感,尽管我自认为曾经在战场上磨练得心如铁石,尽管现代的医学科技并非中世纪那么原始,但是这一次人类面对的并非是小儿科的黑死病,美国政府甚至宣布所有尸体强制性焚烧处理。

但是隔离措施实行的时候就已经晚了,甚至是前往救助灾民的军队(这些美国军队都采取了很好的防护措施)也出现了大批的死亡现象(很多病例只是因为非常短暂的防护失效,但那些从始致终都采取了全封闭防护的人则安然无恙),更何况目前人类对上述的几种病毒并无特效药,所以除了先天性免疫(这种免疫力很难对复数病毒有效,但是不排除少数极端变态的)的人群以外只有等患病的人全部死光,除此之外任何手段都作用不大,更况且在这种瘟疫的袭击下死亡率最高的正式医疗人员。根据后来的调查显示发病后的第一周医疗人员的死亡率就达到了惊人的七成以上。少数冒死进入美国的外国志愿人员和国际医疗组织的调查小组全部消失在那片土地上。

在病毒肆虐的最初阶段,美国军方的确拿出了病毒疫苗,但是他们惊恐的发现疫苗全部失效。

想要这场浩劫完全平息至少需要半年的时间,所幸的是由于封锁及时,除美国和加拿大(发现了十余起死亡病例,全部为美国国籍,不过一般认为是零星偷越边境的非法入境者,属于孤立事件)以外的其他国家都未发现这些令人生畏的病毒。

当然,病毒只是整个灾难最直观、最表面的现象,伴随而来的是人们心中的美元帝国被彻底打倒。没有人相信美国会在短时间里从这场灾难中重新站起来,所以美国的国家信用一落千丈,这是美国政府赖以维持其第一经济大国最重要的工具。那些身处国外的美国人还未能庆幸自己逃过一劫就遇到了对于美国人来说最可怕的事情,他们手中的美元被拒收了。

我不是经济学家,所以并不知道这场灾难在全球经济方面所带来的影响究竟有多大,但是就一般的常识来说会比上实际三十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更严重。

我所能见到最直观的证据是全国各地的美国人被集中收容,因为他们既不能回国也没有能力维持自己的生存,不仅对于普通的美国游客,甚至美国的大老板们也不例外,共和国完全可以漠视这些人被饿死,但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共和国政府决定集中安置这些人等待美国的疫情解除后再把他们遣返回国。

另一方面是美国外债的偿还问题,如果美国人还想保持自己最后一点国家信用的话就必须无条件的兑换这些外国政府认购的国债。共和国政府手中有相当数量的这种废纸,大都来自日本战役的战利品。上面甚至没去想如何让美国政府支付,我们采取了最直接的方法--没收在共和国境内一切同美国政府有合作关系的美国企业的财产,当然我们不是纯粹没收,我们是等价购买,支付的正是美国的国债,对于抗议我们的回答只有一个:

“你连自己的政府都信不过,那还要美元有什么用。”

之后的事情就是理所当然的了,美国经济的崩溃引发了全球的连锁反应,但是想象中的全球经济总崩溃并未发生,原因有两个,一是很多国家都把自己的储备黄金存放在美国,所以这些人不想看到美国一下子垮掉,第二就是共和国的办法了,我们提出立即中止一切旧的国际贸易,新的贸易将采用最原始的以物易物,国际间的货币将采用黄金。

之后的事情我就没有兴趣了,因为我又收到了一封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