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的黄昏》外传 三 We are PLA

欧文隆美尔 收藏 2 190
导读:《诸神的黄昏》外传 三 We are PLA

三 We are PLA


我的命令激起了大家的情绪,他们纷纷议论该如何给美国人点颜色,有人建议直接在白宫上空进行空投俘虏美国总统,还有人建议占领美国人的核电站或者导弹基地然后以意外的理由将其引爆。。。

不过这些士兵不知道的是如果硬要做的话,他们的那些玩笑话都可以被做到,我知道有不只一枚军用卫星在配合我们此次行动,甚至很可能包括共和国最最新锐的“龙”号空间站,上面的照相机据说达到了“细菌”级。

。。。。。。

在我军电子战飞机的全力干扰下,运输机分队所搭载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机动装甲师所属空中突击旅进行了低空突击空降,这种降落方式美国人闻所未闻。空降兵们在十分钟内制服了机场的敌军卫兵,我向演习指挥部发电:

“机场已经被我军占领,敌军抵抗轻微,我军无伤亡。”

演习第一阶段胜利结束。

之后的事情我将严格的按照事先的既定方针--好好的羞辱美国人,一丝不苟的执行。

“师长,那个东西已经搞好了。”

“哪个?哦,那个啊,天空云量怎么样?”

“符合标准,请求执行。”

“我批准了,立即执行吧,好好的露一手,给美国佬上一课。”

“是!将军!”配带中校军衔的人像孩子一样一溜烟的跑开了

我正在回忆刚刚在运输机里的情形,虽然我对飞机一窍不通但是之前也在战斗机上飞过两马赫,所以我明显的可以感觉到飞行速度肯定大大超过两倍音速,我知道美国的国土面积、东西海岸的距离,也对飞行时间做了计算,稍稍计算一下我就得出了运输机的巡航速度,如果我计算正确的话那就太可怕了。我所乘的不是不能转弯的侦察机,也不是重型空优战斗机,更不是一心追求速度的实验项目,而是载重数十吨的大型运输机,运输机能以这样的速度飞行,这家伙已经超出了我所知道的常识范围,总之一句话,这架飞机实在是太了不起了。

我走出了自己的帐篷,抬头向上看去:

一副巨大的美国国旗,随即而来的是一条巨大的金色巨龙,龙撕碎了星条旗并从嘴中喷出一团火焰把残破不堪的美国旗烧成了一团灰烬。

第二个场景是面目狰狞张牙舞爪满身鲜血的山姆大叔站在成堆的尸体上面,从他脚下挣脱出一位曾经被钉在十字架上半死不活的老先生用仅剩一半的残肢写到

“对不起,全世界的生命,都是我的错,下一次我会选择一个更好点的。”

。。。

之后的我没兴趣继续看下去,我想这些就足够了,这就是我军信息战部队的一点小玩意,简单的全息摄影而已,并不是多新鲜的东西,上世纪末美国人就已经把它投入使用了,但是我们的机器小的不可思议,而且功能更强大。

“将军!预警机报告,一架波音777向我部所在机场飞来,该机通报我方其身份为民航客机,并发出了紧急求救信号。”通讯兵的报告让我一时间有点摸不找头脑

“啊?这是什么意思?让预警机推断其航线。”

“已经确认完毕,该机属于正常飞行的民航客机,未发现异常的电磁辐射和雷达信号。”

“都是干什么吃的,民航飞越军用机场,美国人空中管理局都是吃干饭的吗?最基本的空中管制都没做到,让战斗机按照美国人的标准拦住那该死的飞机,如果该机飞越警戒线。。。就等待进一步命令。”

击落民航客机,还是在美国,说实话我还真没那么大的胆子,到不是舍不得几十上百的美国人而是不想给共和国找麻烦。

“将军,刚刚收到演习裁判部的消息,该客机已被恐怖份子劫持,改机型号为XXX、属于美国西北航空公司、从XX飞往XX、航班号为XXX、机上共有XXX名乘客。”又一名通讯兵

“等一下,你说什么?这好像不是演习中的一部分吧?”我开始意识到其中有点问题了

“是的师长,我想这是突发事件,您看这个。”参谋长递给我一份文件

“给我看。。。邪门儿了,指挥部怎么说,要我们怎么处理?”问题有点严重了

“指挥部让您全权处理,不过他们的意思是最好不要惹麻烦,我想他们的意思是驱逐该机,禁止其降落。”

“将军,不明客机已经飞越警戒线,战斗机分队请求命令。”我跑回通讯帐篷好能最快得到新消息

“告诉他们不必理会,命令装甲分队把车辆都开上跑道,要快!”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将军,该不明客机呼叫我们,请求紧急降落。”

“告诉他们机场已经关闭,禁止降落。”

。。。

“他们说飞机出现损伤,机舱失去密封,不尽快降落的话机上人员会有生命危险。”

“告诉他们机场跑道有障碍物,飞机无法降落。”

“没有回答,不过看来他们是准备强行降落了。”

“呼叫战斗机分队,让他们靠上去,阻止该机降落,呼叫XXX号班机,告诉他们机场正在进行军事演习,如果强行降落一切后果他们自负。”

“将军,这种威胁好像没什么用,恐怖份子巴不得事情闹大。”通讯参谋小声说了两句

“师长,战斗机小队报告,已经看清楚不明飞机,是波音777型民用飞机,他们准备强行降落,另外飞行员还观察到一侧的某个舷窗发生爆裂。”看来情况真是够意思了

“妈的,没办法了,告诉XXX号航班,告诉下面是共和国的军队,妈的,要是这班恐怖份子不是白痴的话他们应该知道我们是怎么处理劫持人质的。”

“还是老样子,他们请求准许降落。”

“。。。准许他们降落,最后加上一句话:可别后悔,命令立即清理跑道,让他们降落!都他妈的活腻歪了。降落后立即对其进行包围,不要理会他们的任何举动,美国人那边有什么消息吗?参谋长?”另外我也担心这是美国人在耍小聪明,用民航客机偷袭敌方机场不是什么新鲜手段了,不过只要使用得当依然能发挥威力,我可不想阴沟翻船

“美国人请我们先暂时维持现状,他们正在往这里调派人手。”

我明白美国人的用意,他们在拖延时间,如果出了什么事那就全都是我们的责任,如果没什么事也会让人嘲笑共和国军队的无能--精锐的机甲部队居然连小小的劫机犯都对付不了,美国人是吃准了我们不想惹火烧身。

如果来的是别人也许就让全世界看哈哈笑了,不过非常遗憾,这次来的是我。

“想当甩手大掌柜啊,乘客名单传过来了吗?”我已经想到该怎么办了

“是的,已经过来了,在这里。”

“有中国人吗?”这是我最担心的问题,如果确认里面有中国人或者是巴基斯坦人甚至是伊朗人我就可以毫不迟疑的动手救人,而且发生一切意外事故都可以推到恐怖份子身上

“没有发现中国籍,不过有两个朝鲜人五名倭族人。”通讯员反复核对了三遍有点遗憾的回答我

“为五个人渣,我们动手有点不值,请示上级。”参谋长的话我认为很有道理

“上级回复,责无旁贷、舍我其谁。”

“将军,飞机降落了!”

“命令部队注意警戒,狙击手没有命令不得射击,调一个连的战斗车包围客机。。。告诉狙击手装填穿甲弹,通知美国方面,机上有中国人。。。妈的,这么别扭,如果美方人员不能在五分钟内到达的话,我们将代为处理,而且将是以共和国的方式处理。”

“不管美国人做何种答复都告诉他们通讯器故障,要求核对信息。”参谋长加了一句,这家伙真是老奸巨滑

“师长,飞机上要和我们谈判。”

“问问他们有什么条件,不知道我英语不好吗?成心不给面子啊。”我把话筒递给了参谋长

。。。

“劫机犯自称是什么解放组织,要求十亿美元和释放其同伙,他们说两小时内不答应他们的要求就要杀人质。”

“一点创意都没有,向国际刑警组织发出协查通告,调查该组织的详细情况,询问机上人员有无伤亡,要医疗分队准备枪伤手术和冻伤救治,还有,马上给我弄清楚机上乘客和机组成员的详细情况,告诉美国人恐怖份子的条件。”

“师长,他们说为了表示他们说话算数。。。”

从我这里用望远镜可以清楚的看到飞机上的一举一动,客机的前舱门打开了,一具尸体扔了出来。

“看上去像是机长,谁让他的工资最高呢。”我用异常镇静的声音对此作出评论

。。。

“师长,国际刑警组织传来的资料,无该组织的详细情况,只知道该组织是美国的左翼极端组织。”通讯参谋一脸坏笑的告诉我这一切

“种族主义份子,撞到我手里算他们倒霉了。”我也以同样的坏笑回答

“师长,劫机的要释放部分人质。”

“马上派救护车把人接回来,注意对被释放人员对机上情况的询问,还有就是注意监视他们。”我料想被释放的都是伤员

“师长,这是机上人员的详细情况,一共XXX人,成年男性XXX人、成年女性XXX人、未成年人XX人,十四岁以下未成年人XX人、六十岁以上成年人共XX人,机组成员共XX人,还有,这是乘客的座位图。”

“很好,把情况通知下去,命令狙击手用包铅软弹在机翼油箱的位置上多开几个洞,把油都放出来,命令动用机场的消防设施冲洗这些易燃物,我可不想把谁炸上天。”

。。。

“师长,救护车回来了,一共十三名伤员,两人因受枪伤失血过多昏迷。。。”

“这些让医疗队处理就是了,我不想知道。”

“师长,美国的记者和当地警方来了。”

“谁放他们进来的!现在还让他们添乱,参谋长,你去应付一下,随便找什么借口,就告诉我们正在处理中,而且美国军方授权我们全权处理,给他们看演习指挥部的授权书,可以告诉他们已经发生的事情,最后对美方的拖拖拉拉和忽视人质生命安全的行为表示愤怒,就这些了。”

说实话我对这些无孔不入的记者们非常不满,不过不满归不满,现在的中美关系就够糟糕了,况且我只是来羞辱美国人的,我没有必要去当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就像之前的预定方针一样,至少要留给美国人一个“引起共和国愤怒的只是美国政府而已,我们对广大的美国人民一向是充满好感的。”

“告诉他们现在我们所掌握的情况吗?”

“可以的,此外还要强调我们会充分尊重美国政府的‘决不向恐怖份子妥协’的政策。”

“那么让他们见人质吗?”我感觉这个要求还算合理

“。。。允许警方人员见人质,不过我想在手术结束之前他们也带不走,再告诉美国人我们会在一个小时以后召开新闻发布会,就这些了。”

“明白了,我会尽量拖延时间,这里就看你的了。”

。。。

参谋长去应付烦人的记者去了,下面我就要动手了。

之前询问乘客让我们得到了一些关于机内情况的第一手资料,劫机犯共六人,一人在驾驶舱、两人在头等舱,剩下的都在商务舱,他们携带有轻武器(手枪和微型冲锋枪)、手榴弹,估计已经安放了炸药,此外我们对恐怖份子的衣着和像貌也做了详细的了解。

“命令工兵接近客机,准备在客机上安放燃烧弹,呼叫客机上的恐怖份子,要求他们释放更多的人质,至少要释放妇女儿童,之后我们可以考虑他们的条件。”

“师长,这样一来可能会导致情况的恶化。”通讯参谋表示担心

“随便他们吧,我说过一切后果他们自负,愿意杀人质就杀吧,反正死的都是美国人,我们没有义务保护美国人的安全,难道要我重复共和国对劫持人质事件的一贯政策吗?那次XX省委书记的儿子被劫持时我们是怎么处理的?”

这是目前发生在共和国领土上发生的最后一次绑架人质事件,XX省委书记的公子在某社交活动中被数名倭族人绑架,该地正好处在我师某部的训练基地附近,在某位老人家的授意下我亲率重装部队赶赴现场,用坦克直接撞塌犯罪分子所在建筑物的大门,毫不忌讳人质的身份就直接冲进去,最后人质安全获救,但是他似乎伤得比犯罪分子更重一点,我已经非常给面子了,没有下令调轰炸机或者重炮直接拆房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实际上我办这件事所冒的风险一点也不比被劫持的人小,遭到地方“封疆大吏”的记恨是非常危险的。我虽然有最高层的支持(这种支持的可靠性还让人很怀疑,就连我自己都很难相信上面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师长和地方上闹僵),但是在军方的根基尚浅,很难得到更多实力派人物的支持,众多出生入死的战友虽然都是各大军区心肝宝贝级人物,但是特种部队很难影响到最高级军事主官对我的看法(也难怪,一个入伍不过六七年的小毛孩子居然如此快的爬到了如此高的位置,并且手握兵权、拱卫京畿,虽然我的确有点小聪明而且其中不乏战争所赐,但那些带兵数十年的将校级军官能没什么想法吗?换了我也不能满意)。

不过后来该官员似乎出乎意料的没有想收拾我一下而是态度非常诚恳的向我表示感谢,我想李大小姐在其中不无功劳。在不久之后该官员便作为最后一批遗老遗少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中,最后据说是因为突发心脏病病逝。

(我一直怀疑自己是做了上层政治斗争的棋子了。)

“是,师长,我明白了,决不妥协,面对敌人后退一步就是绥靖主义,就是消气外交,就是XXX第二!”

这最后一句是在国内非常流行的一句口号。没办法,之前的共和国在人事和外交方面失误多多,以至于共和国国内再也容不得对外任何的妥协了。

消气外交,共和国难忘的名字,共和国心中永远的痛。

顺便说一句XXX在共和国已经成为汉奸和卖国贼的代名词,XXX本人和其一甘走卒于各种问题拘捕后被剥夺国籍驱出境,不久前其死于美国。

。。。

“师长,对方答复我们,拒绝考虑释放人质,他们还说如果在十分钟以后没有十亿美元,就要开始杀人质了,而且一分钟也不宽限我们。”

“好小子,胆肥啊,答复他们,‘你要杀,便杀’,命令工兵在起落架上安放炸弹,如果劫机犯打开舱门屠杀人质狙击手可以开枪射击,如果角度不允许可以不必考虑人质,同时击毙恐怖份子和人质。”

“是,师长!”

“还有,如果恐怖分子敢于对我们开枪的话不必有任何顾及,开枪还击!”

“是!”

我迅速转移到机场塔台,那里的位置更便于观察。

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前舱门被打开了,一名人质被推了出来,从服装上看应该是名空姐。

“准许射击,各小组注意,准许射击。”

没有枪声,不过我看到满头鲜血的人质一头栽下飞机,重重的摔在舱门下面的防护垫上,同时我看到她身后的一个人仰面摔倒在机舱里。

“报告人质情况。”

“人质安然无恙,劫机犯被击毙!”

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要么解决问题要么就让他们把飞机炸上天。

“爆破飞机左侧和前起落架,突击队准备登机。”

我这里听不到什么声音,巨大的客机倒向一边,我想飞机里面一定乱做一团。突击队炸开舱门和几段机身冲了进去。

“Hand up! Hand up! We are PLA! We are PLA!”

所有敢反抗或者不服从的人,无论是人质还是劫机犯将面对的都是精准的子弹。正规军并不适合处置这种情况,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我私下里告诉他们,如果发现异常不必手下留情,出了什么事情都可以推到恐怖份子身上。

全部营救过程通过突击队员单兵携带的数字化作战装备上的视频传输系统一点不漏的传到了指挥部。整个过程堪称经典,从三个方向冲进去的突击队员投掷闪光弹和震荡弹,所有保持站立姿势拒不服从命令的人都遭到枪脱的猛力殴击,两名持枪站立的男子都被子弹打倒,整个行动突击队一共就只开了这两枪,其他劫机犯被生擒,机上其他人员无伤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