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将军纳尔逊为何成为世界海军军人的楷模

如果你是一名海军军官,你应该了解一些纳尔逊将军的故事,他将告诉你什么是军人的可贵品质,什么是军人的职责和荣誉;他是世界海军军官的一座不朽的雕像,他用战斗的一生诠释了一位海军军官的全部内涵,他是当之无愧的世界海军军人的楷模。如果你想成为一名出色的海军将领,那你应该读一读纳尔逊将军的生平,它将向你展示一位海军将领的统帅艺术,以及他在海上叱咤风云的力量与激情所在。

无限忠于祖国

军人是为祖国而生,军人的价值在于捍卫祖国,军人的灵魂在于忠于祖国。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为维护祖国的利益,召之即来,来之能战,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既是对军人的起码要求,也是军人的可贵品质。纳尔逊无限忠于祖国,为祖国恪尽职守,尽职尽责,并用他战斗的一生对此做了诠释。

纳尔逊将军被盛赞为世界海军军人的楷模

霍雷肖•纳尔逊是迄今为止世界公认的英国最伟大的海军统帅,出生于1758年9月29日。在他成长的重要时期,即1793年至1805年的不到12年的时间里,正是欧洲群雄争鹿、硝烟四起、战乱不止的时期,是革命的法国由内部革命改革转向对外侵略扩张和通过征战巩固扩大革命成果的时期。1792年春,战争的狂热在巴黎空前高涨,立法议会决定进行战争。

为称霸欧洲,1793年2月法国向英国和荷兰宣战,从而挑起了几乎持续22年的欧洲战争。纳尔逊临危受命,被任命为64门炮的阿伽门农号舰舰长,从此开始了他海上的战斗生涯。一生中,他共参加大大小小的战斗124次,为维护英国的海上贸易,粉碎拿破仑入侵英国、称霸欧洲的梦想立下了不朽的功勋,直至战死在他胜利的旗舰上。他简直就是法国和拿破仑的克星,1798年8月的尼罗河大捷击碎了拿破仑统治埃及,入侵印度的美梦;1801年由他指挥的哥本哈根海战的胜利,彻底瓦解了拿破仑与俄国、丹麦、瑞典等国组成的北方武装中立同盟;1805年的特拉法尔加角海战,他率领的英国地中海舰队摧毁了法西联合舰队主力,把拿破仑永远赶出了海洋,从而奠定了英国称霸海洋的百年基业。

他在战斗中多次负伤,事实上他有很多离开战场、离开战舰、回乡与妻女、亲人团聚的机会。但他热爱他的祖国,并把这种强烈的感情转化为他的行动;他把为祖国战斗作为他光荣的职责和生命的意义,毅然选择留在了战场。他在战斗中损目折臂,成为独眼独臂将军,这在常人看来是多么悲伤和痛苦的事情,但是纳尔逊却说:“虽然伤残的是我,但是对国家的忠心不减分毫。”这就是纳尔逊对忠诚的理解,让人刻骨铭心,也意味深长!

视荣誉与责任为生命

军人的荣誉有着丰富的内含,但胜利和百折不挠的意志是其本质和核心。胜利以及为夺取胜利所做的一切努力和付出就是军人至高无尚的荣誉。纳尔逊珍视荣誉,视荣誉为生命,并把对荣誉的理解推向新的高度,把对荣誉的追求发挥的淋漓尽致。

圣文森特角海战

纳尔逊认为追求荣誉就是尽责,而军人的责任就是战争。战争需要付出与牺牲,不怕付出与牺牲就是最大的荣誉。1781年,他被任命为28门炮的阿尔比马尔号快速舰舰长,担负往返地中海的护航任务,后又接到了去魁北克护航的命令。那个潮湿严寒的地方并不利于他的健康,但他为了追求荣誉,毅然跨越了大西洋。

1年之后他的护航舰队来到纽约,有人告诉他,现在正是纽约缉捕拿奖金的好季节,应该留下来。但纳尔逊重视荣誉,不为金钱所动,又坚决地选择了追随胡德勋爵的舰队去印度群岛参加真正的海战,他认为:军人的职责就是战争,而不是财富。责任就是荣誉,荣誉与责任不可分割。追求荣誉就要履行责任。纳尔逊在与法国人的首次较量中充分体现了这一点。

1793年10月,胡德派纳尔逊携带一封密信送给正在撒丁岛沿海作战的林齐将军,途中发现西北方向有5艘战舰,纳尔逊当即命令追赶,赶上最后一艘护卫舰后,立即猛烈轰击,使法舰麦尔坡芝号遭到重创,几乎完全丧失能力,其他舰只随转向的风逃离了战场。在1:5的明显弱势的情况下,主动投入作战,没有强烈荣誉与责任的驱使,哪有如此巨大的必胜信念和勇气?

纳尔逊崇尚荣誉,最能直接体现他这种强烈渴望的另一件事是,在特拉法尔加角海战中,他身边的人都劝他更换大衣,以避免身着礼服佩带勋章目标明显受到敌舰狙击,纳尔逊坚决拒绝。他说:“我光荣地得到它,也要光荣与它同死。”为荣誉置生死而不顾,视荣誉为生命,纳尔逊就是这样把军人真正的价值推向了人生的顶峰。

勇敢战斗

战斗是军人特殊又神圣的职责,胜利是战斗的惟一追求。而勇敢是战斗的前提,是胜利的宠儿,是军人必需的品质。纳尔逊是一个天生的战士,他渴望战斗,从不惧怕敌人,从不放弃任何一次杀敌的机会,始终有一股压倒一切敌人的勇气和信念,经常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勇敢出击、所向披靡,创造出许多以少胜多的战绩,用他勇敢的战斗行动,在波涛汹涌的海上书写了胜利者的传奇。

纳尔逊指挥的战斗,与其说是其谋略智高一筹,还不如说是他谋略与智慧中融入的勇敢取得的胜利,而其中勇敢是独一无二和至关重要的。勇敢贯穿于他指挥的全部战斗和行动过程,体现在他的整个军事生涯。1794年5月,纳尔逊率领仅仅1200多人的部队,去抢占法军在科西嘉的坚固据点圣菲奥冉萨,当时守军有5000多人。

但纳尔逊不畏强敌,指挥他的部队勇敢攻击,创造了近5000守军被千余英军全数缴械的战绩;1795年3月,一支法国舰队从土伦出发靠近科西嘉,在风向无常和舰队司令霍瑟姆指挥不利的情况下,只有纳尔逊的阿伽门农号迅速赶到并投入战斗,将法军84门炮的特立尼达号打成了一堆残骸;次日又向监察官号展开激战,迫使他们向阿伽门农号投降,而其他敌舰队退回土伦;7月6日,阿伽门农号和4艘英舰与17艘法舰相遇,又重创其尾舰。

1797年2月,当杰维斯上将率领的15艘战舰与西班牙科多巴统领的27艘战舰在圣文森特角的激战中,为不让敌舰逃跑,纳尔逊看准时机,不惜冒“违反军令”被处罚的风险,把自己的战舰旋转180度,截住敌先头舰艇展开炮战,对敌舰进行了“最可怕、最猛烈”的袭击,阻止了敌人的溃退。纳尔逊率官兵从舰长号强行登上圣尼古拉斯号,又从圣尼古拉斯号登上圣约瑟夫号,此战以4条西班牙战舰被俘告终,是英国1782年西印度群岛诸圣岛之战后最大的海战,是英国当时急需的一次胜仗,迟滞了法国入侵英吉利岛的计划。

最能彰显纳尔逊勇敢精神的是在他失去了右眼右臂,成为独眼独臂将军后仍然斗志不减,在他折臂之前已经损目,胡德将军曾问他要不要替换指挥。他坚定地回答说:“我完全可以指挥战斗”“用一只眼睛我可以看得更清晰些”。1801年4月2日,在著名的哥本哈根之战中,战斗从上午10点5分开始,持续至下午1时不见分晓。在后方的海德•帕克司令没想到战斗这样激烈,担心纳尔逊背上失败的耻辱,就给纳尔逊发出了撤退的信号。但纳尔逊激情正浓,他对属下说:“如果我退出战斗,我就不是人!”继续战斗至下午2时丹麦终于停止了抵抗,英军取得了绝对的胜利,丹麦舰队中18条战舰有17条被俘、烧毁或沉没……这就是纳尔逊,一个血液中无时不流淌着胜利渴望的战士!一个将胜利注入骨髓、铭刻于心的真正军人!

在著名的哥本哈根之战中,纳尔逊率领英军取得了绝对的胜利

以情带兵

一个优秀的军事统帅不仅善于指挥、运筹帷幄,而且要善于带兵,熟谙带兵之道。而带兵无外乎有两条,一是严格管理、严格要求,使部队整齐划一、雷厉风行、闻令而动、令行禁止;一是以情带兵、以情感人、以情聚人,增强指挥员的凝聚力、号召力和部队的执行力、战斗力和士气,使部队团结如一、一呼百应,一切行动听指挥,而其最高境界是做到这两者的完美结合,宽严相济,严爱交融。这是带兵之道,更是统帅之要。纳尔逊之所以成为一位伟大的海军将领,成为英国皇家海军的魂,就是因为他很好地实践了这一点、体现了这一点。

纳尔逊带兵有方,对部属既严格严厉,又信任爱护有加。该集中时集中,该民主时民主,该讨论时讨论。每次战斗前,他都召开讨论会,与舰长们讨论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和对策,既有严格的统一要求和号令,同时又允许各舰在战斗中发挥独立的战斗能力;如遇可以重创敌舰的机会,舰长可以自行发起攻击,而不必等旗舰的信号;但在召开这样的讨论会时,他却从不征询战与不战的意见。他认为:这时如果询问别人是否应该战斗,他们的意见多数是反对开战,而战斗和准备战斗是毋庸置疑、不许讨论的。他信任爱护部属,视部属如兄弟,他认为国家的命运掌握在这些人手中。

他重视官兵的生活和健康,即使在大战前夕,仍十分关注给养问题。1805年10月3日,特拉法尔加海战即将打响,纳尔逊还是选派5条战舰去直布罗陀运送淡水和给养,在大战之前,宁可减少1/6的舰只去运送给养,足见纳尔逊对部属的健康与营养是多么重视!他关心士兵,无微不至,一次纳尔逊发现胜利号上一个小艇的军士,忙于把邮件装袋寄回英国,而忘记将自己的信件寄装入时,立即指示“升挂信号,叫回邮船”。他说:“他说不定会在明天的战斗中牺牲。”他还尽力帮助自己牺牲的战友,舰长爱德华•帕克牺牲后,纳尔逊作为他的保护者,不仅结清了他的债务,还支付了他丧葬的费用;舰长拉尔夫•米勒死后,他四处奔走呼吁为其建立纪念碑,等等。

他就是这样以真诚和挚爱的举动,“抓住了人们的心,他们爱戴他,心甘情愿地服从他的命令。”在尼罗河大捷后,纳尔逊名声大振,很多人都来向他讨教领军致胜的秘诀,他回答说:“我没有什么神奇的秘诀。对我来说指挥一群弟兄,是一种快乐的生活”,把部属当兄弟,或许这就是他带兵的秘诀,胜利的诀窍。

身先士卒

以上率下,以身作则,危险时身先士卒,要求部属做到的,自己首先做到,这既是一名好的指挥员应具备的素质,也是提高领导力、影响力、公信力和权威的根本。纳尔逊做到了,而且非常出色,已成为他独具特色的指挥和领导风格的一大主要特征。

特拉法尔加海战

纳尔逊深知战斗意味着死亡,但他仍然总是冲锋在前。1777年4月8日,在他刚通过尉官考试到洛斯杜夫号上任二副时,第一次指挥纵帆船小露西号执行任务,在一次航行中,他们捕获了一条美国私掠船。洛克舰长派大副领队上船控制,但因风流太大顶了回来。洛克喊到:“难道就没有人去吗?”自己就要带头登艇前往。

纳尔逊说:“这次该轮到我了,等我上不去时,才轮到你。”然后转身上艇,几度冲破风浪,终于登上那船。由于狂风恶浪,他与洛斯杜夫号失去了联系,但他还是竭尽全力,把战利品押回皇家港内。这是他第一次独挡一面,但却表现出了非同寻常的勇敢;1797年2月在与西班牙的圣文森特角海战中,当纳尔逊看到受到英舰猛烈打击的两艘西班牙舰撞到一起时,立即命令自己的军舰去撞敌舰,并命令贝里带人跳帮肉搏,自己也率官兵冲上敌舰,占领甲板,扯下敌军旗,接着又大喊“战死光荣,胜利光荣!”的口号,从这一舰冲上另一舰,接受西班牙军官的投降,创造了“纳尔逊发明的世界第一座俘获敌舰之桥”;1801年4月2日的哥本哈根之战中,在与丹麦守军激战4个小时,丹麦王储同意停战后,纳尔逊率先登岸直接进入王宫与王储谈判,他的勇气为丹麦所折服,完全同意了他的谈判条件。纳尔逊有一个信条:无论死或者生,我都要履行我的职责,这是我的灵魂。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从他这直面死亡的态度中,或许可以看出他的领兵原则和带兵之道。

结 语

纳尔逊是人,不是神。纵观其短暂的一生,也有让人诟病的地方。但是瑕不掩瑜。做为一名水手、一名海军军人、将领,他的一生是充满光辉的。他的战斗意志、战斗精神、战斗作风、战斗行动,堪称军人的典范,他是世界海军军人一座不朽的丰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