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应召入伍,授枪仪式上他却接过了一把铁锹!

初夏蓉城,骄阳似火,山林掩映间,城郊某处天线场上,只见一矫健身影在十余米高天线架上迅速攀爬,“登顶”之后,冷静架线,动作娴熟。在杆下观摩的新兵无不叹为观止,“这位班长,真厉害!”

他应召入伍,授枪仪式上他却接过了一把铁锹!

黝黑的皮肤,健硕的体型,朴实的面庞透露出一股坚毅和执着,这位“厉害”的班长,便是西部战区某团上士李灿阳。

他应召入伍,授枪仪式上他却接过了一把铁锹!

李灿阳生长在云南大山之中,一口流利的“云南味普通话”时刻透漏出他与生俱来的豪爽与干练,而伴随着他在军旅生涯一路闯荡,让他从一名懵懂的地方青年转变为如今“全能班长”的,正是他身上那股倔劲和胆气。

他应召入伍,授枪仪式上他却接过了一把铁锹!

一股倔劲,就要一“掘”到底

十年前,怀着“扛枪擦炮”的理想,李灿阳应征入伍,可新兵下连第二天,这个愿望就落了空。他所在连队属于工程部队,常年担负铺设光缆和架设天线等军事工程保障任务,挥锹舞镐是常态,却与枪炮基本无缘。

“来,这就是你的枪。”回忆起十年前的那场“授枪仪式”,李灿阳哭笑不得,因为班长一边说,一边给了他一把铁锹。

“挖!”李灿阳接过铁锹,虽有遗憾,却没有一丝怨言。“既然要挖,就挖出个名堂来!”他知道,他挖的每一寸土,都是在为国防军事工程建设做贡献。

他应召入伍,授枪仪式上他却接过了一把铁锹!

为了保证光缆的安全性,铺设光缆的沟渠平均要挖1米多深,每条光缆线路敷设,动不动就是上千公里,而这些都是李灿阳他们一下下“挖”出来的。

“可别瞧不起咱们这挖沟的,虽不比舞枪弄炮般威风八面,可要面对不同地形、不同地貌、不同地质,特种兵也挖我不赢,更别谈勘测地形、规划线路和常年野外生存。”李灿阳总是那个全连第一个完成既定任务还能帮别人挖上几米的人。

他应召入伍,授枪仪式上他却接过了一把铁锹!

“倔劲一上来,挖上一天也不见累”,时任李灿阳连长汤舒云说:“看他那身腱子肉,都是‘挖’出来的。”

从军十年,天南地北,四季变换,李灿阳的铁锹铲过了太多地方,也铺下了数不清的光缆。挖坑道,挖地锚洞,挖沟渠,“什么样的‘坑’我都挖过。不管要求有多宽多深,完工的时候保证方方正正,丝毫不差。”

他应召入伍,授枪仪式上他却接过了一把铁锹!

一身胆气,让他知难而上

“架天线也是个能手。”因为工作需要,大半个西部都留下过李灿阳的足迹。架设天线前,李灿阳必须顺着图纸上的路线一起“跋山涉水”,而架设路线通常选在偏远山区。遇到“死胡同”,还得退回去重走,图纸重画。

他应召入伍,授枪仪式上他却接过了一把铁锹!

“最难的要属在高山上架线,重型机械上不去,就得全靠人力。”有一年,在西藏某地搭建天线场的李灿阳,面临着施工地形差、气候环境差、设备条件差的重重压力,硬是凭着双手,推着小推车,带着自己班上的战士,把上千公斤重的天线搬上陡崖,“一副天线几百个零件,每一个零件用途是什么,放在哪里,爬上去的那一刻,就得烂熟于心。”一次次出色完成天线架设任务,靠的就是李灿阳的这份“胆大心细”。

他应召入伍,授枪仪式上他却接过了一把铁锹!

但是,在成为“能手”的过程中,李灿阳也受过打击。2009年,他被派往西部某县,那是他第一次参与搭建天线场,也是第一次见到CAD软件设计图纸。

“CAD?CAD是哪样?”李灿阳回忆起当时的窘态,不禁挠起头来咧嘴笑了。架天线怎能图纸都看不懂?李灿阳的倔劲又上来了。作为只能在电脑上戳着“一指禅”找字母的电脑盲,为了啃下这块“硬骨头”,他找来班里的年轻同志,从熟悉电脑开始学起,又找来CAD软件专业书籍,一步步跟着操作,星期天别人都在休息,他却钻进机房鼓捣电脑,凭借着自己活跃的思维和空间想象力,在最短的时间内,他就对CAD软件实现了入门到精通。

他应召入伍,授枪仪式上他却接过了一把铁锹!

“干一行,爱一行,也要精一行。”从设计图纸,打桩搭建,再到天线维护,李灿阳已然成为“天线专业户”,也是战士们眼里的“全能班长”,挖沟架线他身先士卒,工作标准属他最高,军事成绩也是数一数二,李灿阳手下的兵没有一个不服他。

他应召入伍,授枪仪式上他却接过了一把铁锹!

满载荣誉,也要着眼未来

经历了一次次高山密林的艰难开辟,一副副光缆天线的精准架设,“因为长期在外施工,当兵前六年,一次也没有穿过常服。”但是李灿阳的艰辛没有白费。10年军旅生涯,他出色完成多项急难险重任务,荣誉也拿了一大摞,集体三等功,个人三等功,优秀士官人才奖二等奖……“还算对得起当初的苦练。”李灿阳腼腆地笑了,两排牙齿在黝黑脸庞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白净。

他应召入伍,授枪仪式上他却接过了一把铁锹!

凭着一股倔劲,一身胆气,他上电杆,下沟渠,爬陡坡,淌河流,无数重要信息在他铺设的光缆和架设的天线上静静流淌,然而,李灿阳心中至今仍有一种能力恐慌:“保通打赢,远不止爬杆挖沟那么简单,通信技术日新月异,我可不能在信息化练兵浪潮中落伍!”迎着蓉城明媚的阳光,李灿阳又陷入了沉思……

作者:蒋袁源 唐龙 陈礼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