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迄今为止,笔者以为反映抗美援朝战斗故事片中最接近战场原生态的故事片非《上甘岭》莫属。

故事背景:上甘岭战役中,美军调集兵力6万余人,大炮300余门,坦克170多辆,出动飞机3000多架次,对志愿军两个连约3.7平方公里的阵地上,倾泻炮弹190余万发,炸弹5000余枚。战斗激烈程度为前所罕见,特别是炮兵火力密度,已超过二次大战最高水平。我方阵地山头被削低两米,高地的土石被炸松1—2米,成了一片焦土,许多坑道被打短了五六米,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役,持续鏖战43天,敌我反复争夺阵地达59次,我军击退敌人900多次冲锋。

战役的第二阶段就是最艰难的坑道斗争阶段,597.9高地共有三条大坑道,八条小坑道和三十多个简易防炮洞。当时三条大坑道和五条小坑道都在守备部队控制下,其中八连进入的一号坑道是主坑道,位于1号阵地下,是最大的坑道,呈“F"形,全长近80米,高1.5米,宽1.2米,左右还各有一个叉洞,顶部是厚达35米的石灰岩,坑道的两个洞口都向北朝着五圣山方向。

地点在朝鲜中部金化郡五圣山南麓村庄上甘岭及其附近地区 时间是1952年10月14日至11月25日。 参战方中国人民志愿军,“联合国军”结 果中国人民志愿军胜参战方兵力志愿军4.3万人参战方兵力“联合国军”4万余人伤亡情况志愿军伤亡1.15万

美韩军伤亡2.5万。

主要指挥官秦基伟,崔建功,李德生。

《上甘岭》电影不止看过一次,小时看就是看电影炮火连天,到了大了才系统的看,每看一遍就嘻嘻咂摸一下电影的味道。再把这部电影同其战斗故事片比较,感觉到这是一部最接近朝鲜战场的原生态电影,换句话说,就是我们的军队电影记者在上甘岭拍摄的记录影片。

一 电影序幕以大型油画(内行说是全景画)作为字幕背景,点出了战火硝烟的上甘玲,画中人物是志愿军战士同美国鬼子是殊死搏斗的场面。正片以战斗日志开始:优美的行书记录了上甘岭的日日夜夜,在五十年代,全国人民的文化水平都十分低的情况下,战斗日志写的简洁明了,字数不多,每一片日记仅有几十个字却反映了上甘岭激烈的战斗场面,令观众身临其境······

二 导演是沙蒙。沙蒙(1907-1964),原名刘尚文,直隶(今河北)玉田人,电影导演。其影片注重现实主义的追求,在环境、气氛,乃至服装、道具上,都十分精细讲究。1948年后任东北电影制片厂、长春电影制片厂、北京电影制片厂导演,中国影协第一届委员、第三届理事。导演的影片有《赵一曼》、《上饶集中营》,与林杉合作编导《上甘岭》。

编剧林杉。林杉(1914~ 1992)中国电影剧作家。浙江慈溪人。原名李文德。中国电影剧作家。浙江慈溪人。原名李文德。1930年参加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1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在从事党的地下工作时被捕,抗日战争爆发后出狱,并前往晋西北解放区从事戏剧工作。先后任晋西文联剧协主任、剧社社长、西北艺术学院戏剧系主任等职。创作了一批宣传抗日、反映晋西北人民生活的小戏。1949年调中央电影局剧本创作所,从事电影文学创作。

都是大名鼎鼎的大家。他们都有狠深的艺术造诣,在国内享有较高的作品声誉。

三 黑白电影的真实性和原版性:电影用什么色彩来表现是个形式问题,但是形式一定要服从于内容。黑白片恰恰符合接近战场的表现。若用彩色拍摄当然很好,如后来的《瓦尔特》《血战钢锯岭》等等,但是在刚刚建国的年代中,几十公分的彩色胶片相当于多少担粮食呢?据当时的电影演员田华讲,彩色胶片就跟宝贝似的,就连一般的黑白胶卷也是不可多得。到了七十年代好一些了,但也是彩色胶卷也是趋之若鹜。在《啊 摇篮》电影中主角张瑞芳骑马那一段,马一惊带着张瑞芳跑了很远,路程也险峻,但是就是一次过,不再拍摄第二条,可见彩色胶卷的贵重。

四 演员:高保成是一个老革命演员了(他是河北省霸州市人),他扮演的连长很有张力,一个指挥员的机智和勇敢都十分到位。虽然电影十分激烈紧张,但是坑道中的一个小松鼠给电影带来了无穷的欢乐。在这一点上,以后的国产战斗故事片很少用这样有张有弛的桥段,或许放不开自己的手脚吧。通讯员和排长也是演出的很耐看,通讯员一脸孩子气,但是执行任务的坚决性不比任何一个老战士差。排长在危急时刻提醒连长不能擅自自己出击,因为你是一个坑道的指挥员,不能逞能耍二杆子。这就是下属的义务:当在危急时刻需要指出指挥员的错误也是必须的。就像电影《董存瑞》中董存瑞为了顾全大局带领一半人冲出打了敌人的尾巴一样取得了整个战斗的胜利,在战斗中,任何计划的方案都会随时改变,要见机行事、灵活机动才是我们遵循的作战原则。

五 执行命令撤回坑道是战术性的,但是战士们不理解,就连连长和排长也不能理解。军首长在上甘岭受到多层次敌人进攻后,为了保存力量命令张连长连退回坑道。这一段演出很精彩。可见上级的情绪直接影响到下级的情绪,作为指战员要趁着冷静给战士们做思想工作,这样才能保证战斗的顺利进行。

六 音乐插曲:电影音乐倒不是很多,到时候就出来就是恰到好处。特别是卫生员在坑道唱的那一段歌曲,最后成了大街小巷人人都会唱的歌曲《一条大河》。就是这首歌,鼓舞了多少英雄儿女为了保卫祖国,建设祖国的革命干劲,

尤其是歌曲的亮点是“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迎接它的有猎枪”······

这个用鲜血凝成的歌词到今天也应该不过时。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