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斑马线是什么?斑马线起什么作用?

这个问题我想很多人都是知道的,那是划给行人过马路用的。

斑马线这个名词不是孔夫子发明的,而是从西方文明国家交通法规中引进的,是一个引用词。对斑马线的浅议虽是一句交通法规名词,其实这是法律赋予行人的生命安全权,是公路上、街道上行人的安全岛。

然而在中国,什么人都可以无视斑马线,以致发生退休老教师阎政平手持砖头砸车的亊件。行人们都为阎政平砸车叫好,而司机则认为阎政平砸车是一种无法无天的仇富行为。然而,我则有不同的看法。世上有人的地方则会有路,有路则会有人走车行,我在不断地观察中发现很多不可思议的问题和现象。如在大街上行人过马路有斑马线也过,没斑马线的地方照样过,甚至还有的翻越护栏而过。

据此,我认为阎政平老人的砸车的行为太过偏激,眼里没看到行人乱行横闯马路的诸多事实,眼里只盯着汽车。作为一名老师,他无视了社会矛盾的存在,无视行人违犯交通法规的事实。换言之,阎政平通过砸车可能使司机都不闯红灯?可你能叫所有的行人不去横穿马路?不去翻越路中的护栏吗?我可以肯定的说,这是阎政平所不能的。更有甚者,一些行人在横穿马路时对着司机瞪白眼,骂粗口,并坦言道:“你撞死老子呀! 这个年头有钱的幸福,无钱的痛苦, 你撞死了我, 我还感谢你呢?我这百十来斤的,没几十、百把万块钱是进不火葬场的。”唉,当今这世道还真是汽车怕行人。

换言之,在大街上汽车越黄线,原地调头,逆道而行,人行道行车、停车,任意闯红灯,硬闯斑马线,酒后驾车等等问题也太多,引来行人的憎恶和仇视。还有一类人,他在开车时会乱闯红灯,随意行车。可当他行路时却又会乱闯横闯马路,还故意翻越护栏。有人说:现今世界交通无秩,是一个人车混战的“文明”时代。

电视连读剧《西游记》中有一句歌词:路在脚下。是的,路是人走出来,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路,有了路就会有人走,有车行。为了规范行路的秩序,当局就会规定车行车道,人行人道的道路安全的规矩,这就是交通法规立法的初衷。以我的掘见,在车行车道,人行人道的道路安全立法思想指导下,严历实施道路安全法规,道路安全就会好很多。道路没江河宽,江河中也会撞船;江河没海洋宽,海洋也发生撞船,交通事故难免论是不对的,一切交通事故都是不遵守交通法规的人造成的。

有人说,中国交通安全在改革开放前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那是因为中国在改革开放前车太少了。究竟这个说法对不对呢?我经过几十年观察总结,得出的答案是否定的。1978年发生的一件交通违规事故至今还记忆优忧新。一天,县委书记带着办公室主任、秘书、司机开着县委唯一的一辆吉普车去省城开会,司机担心迟到在中北路口违章超行,当场被交警拦停在马路边,司机见状吓出一头大汗,向交警好说歹说请求放行以免领导开会迟到。交警见状为县委书记拦了一辆出租车去赶会议,而司机不仅被交警教育一番扣了驾驶证,而且还塞给他两面小旗维护交通,让他拦住下一辆违章车就可以走了。这个司机在路口指挥了一上午的交通,才发现一辆违章车得以脱身离开。

从这件事我们可以看出,改革开放前交通秩序好是管理严格,方法得当,根本不是车多车少的原因。那时处理交通违章不罚歀,充分体现社会主义法制特色,而违章司机自已纠章,自已教育的办法更文明,更人性化。

在中国,上海市的交通秩序是公认最好的、最文明的。这并非是上海人自觉遵章守法,而是上海交管部门严格管理得来的。为维护好大上海的交通秩序,上海市政府曾出台“车行车道,人行人道,行人横穿马路、翻越护栏被车撞死或撞伤责任自负”的地方法规,这个法规的出台开全国之首创,明文规定了车与人在道路上各自的权力和责任,这为大上海交通秩序的维护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然而,在我国第一部道路安全法制订中,人们有望以上海市道路安全法规作为蓝本,把上海市“车行车道,人行人道,行人横穿马路、翻越护栏被车撞死或撞伤责任自负” 的规定移植到道路安全法中。可是我国第一部道路安全法在出台之际,上海市某高校一名教授在斑马线上红灯亮时骑在自行车上用脚点地滑行时被汽车撞死了。老教授的身为法学教授的妻子以老头被撞死在斑马线上为由提起诉讼,并联络北京等地法学教授多人发起了对上海市“车行车道,人行人道,行人横穿马路、翻越护栏被车撞死或撞伤责任自负”的规定非人性化执法的连续攻击,并上书全国人大影响了道路安全法制订的指导思想,因此全国第一部道路安全法完全排除了上海市道路安全管理作法。

我国第一部道路安全法出台后上海市的行人说:老子现在就是在道路中间被撞了,你司机还得赔钱。司机说:过去说司机是强者,行人里弱者,现在好了行人是强者,司机是弱者,开机撞了行人无责还得赔钱,法律是这样规定的可有什么办法?

凡是人,都晓得“没规矩不成方圆” 这句俗语,一切法律法规都是由规矩而来的,一切法律法规都是约束人们的行为的,约定人们权力和责任的。如果这个约定本身权力和责任不明,势必导致人们思想和行为的混乱。上海市斑马线上死了一位教授,而导致上海市道路安全地方法规被废止,新的道路安全法弃去了“道路上人车各行其道权责分明”立法指导思想,导致今天中国是全世界道路上死伤人数最多,最不安全的国家。

今日,苏州市重提斑马线上“车让行人”的规定,这对保障行人在斑马线的安全权和生命权会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我不为苏州施行斑马线新规叫好。这是为什么呢?原因有三:

一是苏州市是个小地方,虽然苏州市重提斑马线权益,但道路安全法没有修改,车和行人各自的权力和责任没有重新界定,这无法改变道路安全的大局。

二是苏州市政府能重规斑马线行人的权力,但是全苏州市的城市道路上又有多少斑马线?除了斑马线又有多少过街地下通道?又有多少过街天桥?如果政府不能为行人提供足够的斑马线、过街地下通道、过街天桥,行人还是乱穿横穿马路,光只在斑马线上保护行人的安全远远是不够的。

三是道路安全的保障必须明确行人、车辆、政府三者之间的关系,明确三者各自的权力和责任,确定车行车路、人行人道,政府提供安全设施的权力和责任。人在社会上生存、生活,人要行路,政府必须为之提供道路。人有了车,车要行路,政府也要提供车路。当人和车同在一条道路行走、行驶,没有相关的约定是不行。政府必须划定车行的路,人行的道,并严格规定各行其道的法律才行。在现在条件下行人有走人行道的权力,有过斑马线的权力。但是当道路上没有斑马线而横穿马路被车撞了,那是行人侵犯了车的权力,发生事故责任在人,不在车。但是行人可以问责政府,政府是否在马路上相应的路段上建了过街地下通道,或驾设人行天桥。如果政府为行人提供了上述过马路安全设施行人不走,而要横穿马路,或翻越护栏造成交通亊件,责任应由行人自已承担。如政府没有为行人提供诸如斑马线、过街地下通道、过街天桥,行人横穿马路而发生交通事故政府应担责。

在这是,笔者必须重申苏州市公安交警是政府职能,在保障车行安全和人行安全时,必须依法尽职尽责,不仅只是在斑马线上作这么一点小文章。香港是中国一个行政特区,大凡去过香港的人都会发现,香港虽然道路没有内地城市那么宽大,但窄小路面上过街天桥相当的多,而且毎条路口引路多,一旦发生堵车,其它车辆则可从引路驶到其它马路上,疏通交通堵塞。特别是较多的人行过街天桥,不仅是为行人提供安全设施,而且也是尽到了政府的职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