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碑,我的好兄弟(组诗)

文/路人


《六号界碑》


班长说你是他的兄弟

(你们相识已经五年了)

班长说我们这些新兵都是他的兄弟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

新兵连我们就学会了这首歌)

翻阅8个冰达坂

涉过11条冰河

我们站在5112哨所

我们也就成了兄弟


界河边 寂寞的你独守尊严

期待我们的到来正如我们对你的期待

缺氧的高原 你独守尊严

花前月下的人们却在呼吸你的氧气

这是很多人所不知的

就像刚来时的我一样

很多人也不知道班长在巡逻途中冻伤了耳朵

不知道班长的班长冻伤了脚

左脚的两个指头被截掉


一个冬季

班长带着我们12次巡逻来到你身边

风里雪里雨里抚摸你

春天到来的时候

六号界碑

我们已是生死相依的好兄弟


《对一块石头的记忆>〉


内心越来越装不下更多东西

越来越不愿装不下更多的东西

然而一块石头却长久的不能让我释怀

那块来自阿里高原5112哨所的石头


高原之上 高山之巅

满眼的云 满眼的风 满眼的雪

还有满眼的石头

如同六号界碑 都是我的好兄弟


探家期间的这个夜晚

褐色的石头走进我梦里

是那块静静守护在界碑旁的石头

是那块巡逻途中坐在上面歇息的石头

是那块洪水冲断的路上垫脚的石头

是那块哨所旁的我陪伴我执勤的石头

我惊异 梦中的石头开成满目的花朵


精美的石头会唱歌

褐色的石头也会唱歌

我在梦里听到了呢



《绿色的蒜苗》


蒜苗会长出绿色

如同士兵要站岗放哨不容怀疑

在我站岗执勤的5112哨所

蒜苗能不长出绿色成了问题


生长需要的氧气缺:不足平原的一半

生长需要的温度低:摄氏零下三十至四十度

阳光倒是冲充足

紫外线却是平原的数倍

高原的天空下

绿色 女性一样奇缺

老兵杨曾在电视里的绿荫下

感动得泪流满面

这让我们这些新兵大为不解


班长说要让哨所长出绿色

班长说把大蒜剥了皮放到罐头盒里

我们把大蒜剥了皮放到罐头盒里

白生生的蒜头们左看成行右看成列

规规矩矩的样子

让我们想起新兵连阅兵时的方队


侍弄这些蒜苗

成为我们仅次于巡逻执勤的任务

早上浇水 上午晒太阳

积雪融化的圣水通过我们的手

滋润蒜头的心窝

看着蒜苗由黄而绿一天天茁壮

班长自言自语

我可以放心地退伍回家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