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地震英雄警察救出百余学生 但没救出儿子遭遇家人埋怨 – 铁血网

“5.12”地震英雄警察救出百余学生 但没救出儿子遭遇家人埋怨

“5.12”地震英雄警察救出百余学生 但没救出儿子遭遇家人埋怨

时针停在14时28分,十年没再动过。

2008年的那场大地震,带走了87150人的生命,超过37万人受伤,它不仅是灾区的一场浩劫,也成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历史之痛。

身体的伤口已经愈合,心却经常被再次撕开。十年前的汶川大地震,开启了心理救援的元年。十年后的今天,深一度(ID:bqshenyidu)记者深入四川多地灾区,历时3个月完成了这份灾民心理精神康复状况的系列田野调查。

人们无法抹去这段记忆,但可以努力抚平伤痛。

“5.12”地震英雄警察救出百余学生 但没救出儿子遭遇家人埋怨

▷李林国在救灾现场

李林国写给儿子的诗,从来没有收录在纸上,他都记在了脑子里。

10年前的5月12日,还是一名警察的李林国站在北川中学的废墟前,他即将从这里救出100多名学生,但这当中,并不包括同样被埋在下面的儿子。

李林国成了“英雄”,他被表彰、被报道。但家人并不需要一位“英雄”,他们一次次质问:“你为什么没有救出自己的儿子?”

李林国百口莫辩,儿子在废墟下,最后那句“爸爸,救我。”,也一直环绕在他的耳边。

地震十年,这位只有初中文化的老警察,把对儿子的思念、对地震的回忆,写进诗中,藏在脑海。

儿子的梦想

零八九月二十四,爱子入住天堂日。

倾盆暴雨降三天,骨灰埋在九龙山。

生前梦想求学绵,父亲奔泪你实现。

阴阳相隔难相见,只盼约定来生缘!

—— 李林国

李林国记得,地震之前,儿子园园的心愿是就读绵阳中学。“生前没有去成,所以死后,我就把他安葬在绵阳的公墓,帮他实现梦想。”

李林国的儿子小名叫园园,地震那年15岁,在北川中学读初三,他所在的一班是北川中学最好的“火箭班“。

在班里,园园的成绩名列前茅,地理和生物两科,能考到198分。除了学习,身高一米七二的园园,身体素质也非常出色,“做俯卧撑,可以一次做两百个,”经常和警察父亲在家里比试。

说到去世的儿子,李林国哽咽的话语中依然流露着骄傲。“按照他的成绩,考绵阳中学或者南山中学,完全是没有问题的。”再往后,儿子的目标是考取国防科技大学。就读军校,也是李林国的期望。因此,李林国很早就开始想办法,省吃俭用,给儿子积攒学费。

李林国想着,如果没有发生地震,现在十年了,儿子至少已经是中尉级别的军人了。

“我始终觉得,我这辈子,唯一对不起的,就是我自己的娃娃和侄女。”李林国有时也会觉得,命运实在太不公平。“我救了那么多娃娃出来,为什么就没能把他们两个人救出来。“

地震以后,为了满足儿子去绵阳上学的心愿,8月24日,李林国在绵阳九龙山的公墓给儿子买了一块墓地,“当时我也没得钱,是朋友借给我的。“

“5.12”地震英雄警察救出百余学生 但没救出儿子遭遇家人埋怨

▷李林国时常陷入对儿子的思念

“爸爸,快救我!”

五月十二二二八,山崩地烈楼房塌。

遍体鳞伤出废墟,奔赴一中救学娃。

悲惨莫过园园儿,废墟呼救喊爸爸。

谁叫他爸是警察,悲壮一比三十八!

—— 李林国

“爸爸,你快来救我”园园的声音从废墟传了出来。

“你别急,爸爸一定想办法把你救出去。”

2008年5月12日,李林国找到儿子的时候,已是下午五点多。儿子所在的教学楼,全部垮塌。儿子的班级当时是在二楼,二楼已经跨平地面。李林国沿着教学楼,找到儿子所在班的位置。

李林国在教学楼周围拼命喊了一圈,得到了儿子的回应。

地震发生时,李林国已是一位具有16年经验的老民警,他刚调任北川羌族自治县擂鼓镇派出所几个月时间。之前,李林国先后在北川县境内陈家坝、坝底、青片河等地任职派出所所长。

此时,整个北川中学,只有李林国一个警察。李林国是军人出身,当过工程兵,专门学习过楼房倒塌的救援。他组织学校老师和同学进行救援,方式就是俗语说的“上打洞、下打洞,层层扒皮。“

擂鼓镇水泥厂赶来的装载机在倒塌的教学楼旁边拱出了一条坑,然后人下去打洞。“当时的初二一班是最幸运的,除了遇难的十多人,埋在教室里面的其他20多人,我们挖出来,都是活着的。”通过这种方式,在吊车到来之前,李林国亲手救出了38名学生。

不过,救援仍旧到不了儿子班级所在的位置。“儿子,你要坚持住。“李林国又跑去看了下儿子。

“爸爸、快救我,我们同学全埋在下面。“此时,儿子的声音更惊恐了,李林国做不了更多,只能劝他保存体力。

“那是没办法的“。李林国说,园园的教室处在废墟的中间,不管是从废墟的上方、还是底部救援, 都只能在最后到达那里。“如果先挖他们中间那个班,那么底下一楼和三楼、五楼可能会二次垮塌,将会死更多的学生。”

吊车的“心结”

清明时节雨纷纷,

苍天悲泪奠亲人。

壮志未酬身先去,

独留双亲了残生!

—— 李林国

“你要坚持住,爸爸会想尽一切办法救你,吊车马上就来了。”13日凌晨,李林国去往绵阳汇报灾情以后,回到北川中学又去找了废墟之中的儿子,和儿子说了“这个好消息“。

由于灾情严重,在现场指导救灾的时任北川县委领导,命令李林国赶快前去绵阳市汇报情况,组织抗震救援物资。李林国把北川看到的情况向市委汇报,他们说马上组织吊车。

吊车,最后成为了李林国的心结。

因为相信重型机械马上就要过来,回到北川中学的李林国,带着武警学院一个排的战士帮忙清理尸体,“大约几百具吧,送到了学校的小操场。”

李林国一边继续挖洞组织救援,一边等待吊车过来。当天晚上,他又参与救出来上百名学生“每救出一个,我都很高兴,喊着又一个活的、又一个活的!”

但一直盼着的吊车却不见踪影,从5月13号一早,李林国就在等着,直到下午2点,吊车终于来了。

“我当时相当愤慨。情况汇报那么清楚,便道也抢修通了,为什么行动那么迟缓。“李林国不解。

吊车一层层把水泥板吊开,从五楼到四楼,一层层往下。当吊车把一层水泥板吊起来的时候,李林国看到的场面“相当惨烈”,“那些娃娃都像蚂蚁一样蜷缩在里面,灰头土脸一个个的。死伤大约对半。”

13号下午5点16分,吊车的救援进行到了儿子园园班级的位置。

一切都太迟了。李林国见到园园时,他的脸已经乌青,李林国过去抱着他,发现已经没有呼吸。但遗体还有些余温,应该是去世不久。李林国的精神奔溃了,呼天喊地,“爸爸对不起你。”

他把园园的遗体抱到了停尸场,李林国找了一张纸,写上了儿子的姓名、班级,以及自己的名字。装进尸袋以后,李林国又回到废墟,救援其他学生,“没办法,因为那些都是我孩子的同学。”园园的班级总共五十多人,最终幸存下来二十多个。李林国记得,存活下来的大部分是女孩。

很长一段时间,李林国对吊车的姗姗来迟不能释怀。他质问:如果吊车能够提前10个小时赶到,结局又会是怎么样?我儿子的班级会活下来多少人?

三天之后,李林国找到了爱人,和她说“我们儿子没了。”爱人当场就昏厥过去。李林国只能安慰她,“这是天灾,也怪不了任何人。“对于吊车迟迟没来的事情,他没有再提。

“5.12”地震英雄警察救出百余学生 但没救出儿子遭遇家人埋怨

▷李林国在地震遗址前祭祀儿子

被埋怨的“英雄”

十年哀思泪涟涟,

亲人相约梦里见。

灾区如今天地换,

再做父子来生缘。

—— 李林国

“爸爸,救我,你再不救我我要死了。“十年以后,李林国关于儿子最深的印象,就是他临终之前的最后一句话。那时,园园的声音已经十分微弱。

这场地震,最终带走了李林国的儿子、侄女、妹夫以及叔叔一家,合计9位亲人。李林国的侄女当时16岁,也在北川中学读书,地震中因为伤势过重,在送到绵阳医院抢救的过程中去世了。

李林国之后回想起来,一切似乎都是有征兆的。5月11日,地震前一天,早晨八点,李林国叫儿子起床,吃完早饭做作业,下午去上学。不知怎么回事,这个15岁的大小伙子,突然把父亲抱着,撒娇说:“爸爸,我还想睡一会,我没睡好。”

“我就说你下午还要上学,我去上班了。”李林国还疑惑着,懂事的儿子从来没有这样。

儿子遇难三天以后,李林国头顶的头发一片片掉光了,之后的日子里,他每晚睡不着觉,想着儿子的种种。好不容易睡下了,梦里又是儿子向他挥手,越走越远的画面。

园园是92年出生的,李林国凡是看到新闻或者身边92年出生的娃娃,便会想起儿子。“和我孩子一样大小,现在都成为国家的军官、教师、公务员。”

地震之后,李林国在北川中学救出众多学生的事迹被报道出来,有的报道会说:“他不顾自己儿子和侄女的安危,救出了几十位学生的英雄模范。“

他还被授予“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 电视台邀请李林国去参加一个抢险救灾的节目,李林国反复推辞,最后没去。“家没了、房子没了,儿子没了,我和妻子都是羌族,按照羌族的说法,就是断子绝孙了,还有啥想法呢?”

很长一段时间,园园的姐姐不能理解自己的“英雄父亲“,她问李林国:“你救了那么多人,为什么不把我弟弟救出来?“

“我又何尝不想救儿子?”李林国只能一次次的解释,儿子班级所在的位置又多么特殊,那里只可能是救援最后到达的地方。“真的是没办法的事情。”

直到女儿大学毕业以后,又成为了一名警察,才开始慢慢理解父亲。女儿成为了李林国的骄傲。在很多案件中,女儿都冲在前面,李林国事后还“责怪“女儿,问她是否想到过可能的危险?

李林国大哥的怨气却一直难以消除,因为自己女儿也是在北川中学遇难,他责怪了李林国将近十年,到现在兄弟两人的心结还没打开。大哥不止一次对李林国发脾气,“救那么多学生出来,你当时找过我女儿吗?我女子压下面,你都没去救!“

大哥看见越多描写李林国救人的报道,越是难以理解。李林国很委屈,他点上烟,情绪激动地说,“我怎么没去找?我找过!“

为子写诗

英灵天国游,

身躯震中留。

战友肝肠断,

来生一起走!

—— 李林国

李林国的左耳根部,留有清晰可见的伤疤,后脑也有几小块没有头发。地震逃生时,李林国被废墟砸到,颅骨粉碎性骨折。

地震时候,李林国的一身警服被血水浸透,如今收藏在家里。“过了十年,我依然能够拍着胸脯说,作为一个公安干警、一个共产党员,我肯定尽到了自己的职责,没有给国家民族丢脸。”

李林国所在擂鼓镇派出所,五个已婚的民警,均有子女遇难。李林国说,整个北川县公安局,干警加上家属,大约遇难了90多人。

李林国的妻子,在地震中也受伤了,一根钢筋从腹部戳穿。由于没有得到及时治疗,患上了子宫肌瘤,最后切除了子宫。“当时想再要一个孩子,最后没要到。”

此后多年,这位“抗震英雄”的事业也不顺遂,他在13年办理了提前退休。“我在救灾中流血流汗,家破人亡,最后还是陷在了人事里面,看破了这些,就退休了。“

自从儿子去世以后,他觉得挣钱已没有多少意义。他和妻子,回到了坝底乡的老家,养猪、养鸡,过上了田园生活。

女儿结婚以后,两位小孙子的到来,为夫妇俩增添了许多乐趣,没事的时候,李林国喜欢看孙子的视频。其中一个视频里面,两岁多的大孙子,学着大人拿着拖把在阳台拖地,“他特别懂事。”

这些年,李林国开始写诗,把对儿子的思念都写了进去,一共几十首。我问他,这些诗记录在哪里?他指着脑袋说,全部都在这里,他对自己的记忆力十分自信。

李林国一直记得一个细节。2008年9月24日中午,儿子下葬那天,骨灰盒刚刚放进墓地,还未来得及掩土,天空下起了磅礴大雨,雨一连下了三天三夜。这场大雨带来的便是曲山泥石流。

他说,“天老爷都觉得不公道,都在为我儿子落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