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真实残烈的战斗

昨晚下乡来到一个村支书家吃饭,老支书开始很腼腆,吃晚饭看电视提到79年自卫反击,我自认为对那段历史了解得还算不少,就聊起这个话题,老人家这才打开了话匣子。老人家77年入伍,在14军112团炮兵连(迫击炮),79年第一批开拔前线,老人家今年近五十,长期的农村生活让他看起来六十多岁了,脸上布满了沧桑,但聊起那段激情岁月仍然神采奕奕,话语虽然朴实,但让人震撼。以下是我整理的谈话,比较凌乱,大家凑和着看看吧。


1、79年我们部队是第一批接到开拔命令的,命令一下达,大家虽然不知道会开到什么地方,但已经估计到十有八九是到前线去了,团部做战前动员已经持续3个月了。我们部队当时驻扎在云南开远,半夜集合后上车,天亮的时候到了马关仁和镇境内,公路边寨子里的老百姓十分踊跃的给我们送煮鸡蛋、糍粑,有几个年老的在路边搭起了香炉和祭品,为我们送行。


2、我们参加了攻打谅山的战役,打得十分艰难,我们攻击的目标距离我们炮阵地五公里左右,一开始是榴弹炮、火箭炮轰击,我们躲在猫耳洞里边,我一个晚上挖了两个洞,头晚上连长就说,洞一定要挖深挖结实了,不然会垮掉的,有的战士不以为然,等第二天凌晨炮击开始时,好几个洞一下子就振跨了,连长还组织党员突击去挖人出来。当炮兵两年了,我们没打过榴弹炮,那晚上才发现那玩意简直是我们小钢炮的爷,特别是火箭弹从头上飞过时,呼呼的,声音和飞机低空飞过的一样大,怪吓人的。越南那边也打炮过来,双方炮弹在空中相撞蹦出的大朵火光可以让你的眼睛闪得半天黑黢黢的看不清。炮火结束了,步兵就往前冲了,我们负责清理5公里内没炸掉的目标,开始打得还比较好,后来越南那边就打了几炮到我们的阵地,距离我们还比较远,我们倒也不以为然,但连长却叫我们赶紧撤,那我们就撤呗,百来号人刚撤出小山丘七十多米,后面就是一阵巨响,卧倒,等回头一看,小山丘没了,那时候的指战员,素质挺高的,连长当年是昆明陆军学院毕业的,现在在成都军区干到军职了。


3、我们部队在越南呆了45天,后来接到上方命令,叫我们轻装前进,说越南人不行了,各自的部队就往前冲了,也不管什么队形呀、配合呀,结果吃了亏。我们炮连和另外两个步兵连冲到一条河边,桥被炸了,我们就涉水过去,同时工兵开始架桥给坦克,我们等不及坦克过河就掩杀过去,结果中了越南人的埋伏,大概晚上8点左右,迫击炮在我们人群中炸开了,我们连队有一个战士双腿被齐生生的炸飞,江苏人,当时是死不了,但他拼命的叫喊,我现在也想不通人怎么可能叫那么大声那么古怪,越南人虽然包围了我们,但也不知道我们具体的位置,就打开两大个探照灯交叉扫射,那个战士是活不成了,连长也怕他的叫声暴露全连位置,就命令给他补了一枪。探照灯的光扫过你周围,你能明显感到就像太阳照在身上,还想烤火,挺热的。他们一发现我们的人就用高机平射,我们班长被高机打在右胸上,半个胸膛都打飞了,四周都是越南人在用喇叭喊话:“隆松空伊,*****”(记不清老人家怎么说的越南话,大意是“缴枪不杀,我们优待俘虏”),一开始比较怕,但后来看到身边的兄弟一个个倒下了,妈个逼的也不管那么多了,眼睛打红了,枪管也红了,突然感到屁股后面凉凉的,以为自己挂了,一摸,湿的,但不粘,反正还能动,也不管,继续打,坚持了五个小时,后面来的两个团拼死的赶来救我们,后来越南人撤了,天快亮的时候,才发现,屁股后面的水壶被弹片搞了四个窟窿,帽子上穿了两个洞,帽子上的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给穿的。那次我们连牺牲了四十多个弟兄,班长牺牲了,我就顶替了他。


4、牺牲的班长姓魏,东北人,性格豪爽。我们被包围的前一天晚上我和他站哨,天蒙蒙亮的时候,我亲眼看到两发子弹噗哧噗哧打在他那个哨位前面一米处,我们马上卧倒,天亮了我们换哨下来,各自拿了瓶沙梨罐头吃,我吃不完,他就一把拿过来狼吞虎咽,还说:“能吃就吃,死了想吃还吃不了”,谁知道,晚上就出事了。


5、关于战场上的吃。打到后期,离国境越来越远,吃的也就越来越困难了,大多数时间吃干粮,有时一天才能喝两水壶盖的水,河里的水是不让喝的,怕越南人投毒。有个星期一口热饭也没吃到,炊事班连续做了两次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开拔,结果饭全部掩埋掉(怕被越南人捡来吃,他们其实比我们还艰苦),每当打下一个村子,我们就在弹夹上装上几发空包弹,一进村就对着人扫射,老百姓一下就全吓跑了,没办法,我们必须和他们保持距离以避免黑枪,进到寨子里到处找吃的,看到活鸡鸭是最好的,但老百姓家挂的腊肉也也不敢吃,还是怕投毒,活鸡鸭肯定不会有毒,有一次我们把鱼塘的水放掉,美美的吃了一顿。你曾经在腐烂的尸体旁边吃过压缩饼干吗?我就吃过。有一次顺着公路前进,公路上有好多越南人的尸体,是被前面的部队消灭的,他们不可能来收尸,所以也就一直摆在路上,天气又热,全都腐烂得不成形,蛆爬得满身都是,黑黢黢的尸水淌出来,我们穿着胶鞋踩着尸水走过,感觉脚下黏糊湖的,巴咂巴咂的响。但那个时候谁也不会有任何其他的感觉。


6、说点负面的东西。战争是残酷的,很多时候由不得你。一开始,我们前进途中一般只是消灭持枪的武装人员,对老百姓是不在意的,但后来我们发现,越南这个国家十六岁的小女孩都能在一百米距离十分准确的朝我们射击,并且经常是把枪藏在路边,等你过去了,他才在后面向你扫射。于是从那以后,我们对待前面的老百姓都是用越南话叫住,然后搜查,让他反方向行走,我们断后的战士一直看到他消失后才转头追赶部队。而叫不停的人,可以开枪,有一次一家母女三人就这样倒在我们枪口下,没办法了,精神高度紧张,几个人拼命的喊她们停就是不停,她们边跑还边喊,谁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或许她们是想尽快脱离我们以便敌人炮击我们呢,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心里不踏实。还有就是我们被包围的那次,天亮的时候前面的部队带下来一批俘虏,大概四十来个,用背包绳拴成一串,交给那天晚上同样和我们被包围的那个步兵连押送回去,后来我知道那批俘虏根本没有送到后方去,谁知道送到哪里去了呢。看着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一个个永远的倒在你面前,那种心痛和仇恨是你无法用理智来克制的。


7、攻克凉山这个大门后一马平川,按照目前的推进速度我们估计再过三天就可以达到河内了,但上面下命令叫撤军,把我们急得呀,但有什么办法呢,军令如山,指导员跟我们说,要坚决执行命令,说我们要是打到河内,性质就变了,第三次世界大战就要爆发,越南广播里说,哪天哪天,苏联人又支持了他们一百架飞机等等。现在想想,说不定我们要是真打到河内,没准还真会不来了呢。就在要撤军回去那天,我们又牺牲了5个炊事员,做饭的时候他们已经用了防烟罩的,但还是被敌方炮兵发现,只一发迫击炮弹,5个兄弟就在我们眼前消失了,出去河边洗菜回来的另外两个炊事员回来看到,直接跪在那里哭成泪人。一路撤回国内,我们一根水泥电杆都没给他们留下。


8、两山轮战前,我们部队已经撤回了开远,没多久我复员了,说真的,在前线那45天,我没怕过,但回来后想起那一幕幕却真实的害怕了,一起去的兄弟回来的一半不到,我带着二等功回到了地方,不久我们团又上前线了,我们班的霍老二不久也牺牲了,还有老六爷也没回得来。前几年农村搞村改委,我在全镇里是工龄最高的,一次性补助了我5000元,算是对我前半辈子出生入死的褒奖吧,比起那些牺牲在前线的兄弟们,我觉得老天对我很照顾了,现在我很满足,虽然比不上城里人,但我那九分田也够我吃了,老大老二去深圳打工,每年还带回来七八千块,明年准备盖座砖瓦房,党信任我,还让我做支书,我感谢党。


注:口述人名叫黄应福。自卫反击时在14军112团,现居住于云南省广南县坝美镇马鞍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