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潭之战,鲜为人知的北伐转折点,北伐军孙传芳决生死

龙潭之战,鲜为人知的北伐转折点,北伐军孙传芳决生死

1927年四月一日,汪精卫返国,五日抵武汉与陈独秀发表国共两党联合宣言,继而以国民政府主席名义,下令撤除蒋总司令职务,代之以冯玉祥,并以唐生智为副总司令,积极东下备战,声言进攻南京。

四月十二日,受蒋介石授意,国民革命军东路军前敌总指挥白崇禧于上海实施清党,并且大规模地逮捕及诛杀主张共产党员与支持者,继江苏之后,安徽、浙江、福建、广东、广西、四川、贵州、云南各省之大城市亦采相同之行动。四月十八日,成立南京国民政府及中央党部,推胡汉民为中政会主席及国府主席,史称宁汉分裂。 1927年七月六日,武汉政治会议通过汪的讨伐南京(东征)提案,此时由于中国共产党接受第三国际指示退出国民政府,同时,唐生智的部将扬言「不分共不东征」,汪精卫遂于七月十五日提出「和平分共」(祗赶不杀)的主张,以别于南京的武力清党。

八月一日,中国共产党在南昌进行暴动,史称八一建军,武汉政府下令讨伐,武汉政权虽进行分共,但汪精卫与唐生智仍图反蒋,并出兵东进。在北方,北伐军事被迫撤退,且南京政权的李宗仁、白崇禧主张派遣使者与武汉政权议和,在此复杂的情势之下,北伐军总司令蒋中正遂应汪精卫的要求,宣布于八月十二日辞职下野,并于八月十三日在上海发表辞职宣言及呼吁宁汉两方进行合作。

八月十九日,武汉政府宣布准备迁南京,九月十日,中央特别委员会在南京成立,接管宁汉双方政权,结束宁汉分裂之局。

龙潭之战,鲜为人知的北伐转折点,北伐军孙传芳决生死

孙传芳

1927年7月下旬,退到山东腹地的北洋军阀孙传芳、张宗昌部,乘国民党宁汉纷争之机,举行反攻。南京政府北伐军兵败徐州,总司令蒋介石被迫下野,部队全线溃退。一部退合肥、六安,主力退守长江南岸。孙传芳部跟踪进抵长江北岸,在和州、浦口、江都(扬州)、泰兴等地集中了约6万余兵力,欲乘机攻占南京。在此战之前,北伐军在汀泗桥战役沉重打击了军阀吴佩孚的力量,为北伐军北进武汉扫平了道路。如果说汀泗桥战役使北伐战争中的一个突出亮点的话,那么很少被提及的龙潭战役则是整个北伐战争的转折点。 1927年8月25深夜,孙传芳调集重兵,先发制人地在西起南京,东至镇江的百里长江线上发起闪电攻击,强行横渡长江天险。26日凌晨,孙传芳的一支突击部队成功上岸,迅速占领龙潭车站。随后,更多的孙传芳军队渡过长江,迅速合拢,以猛烈炮火向北伐军阵地发起潮水般攻势,攻战龙潭车站。在形势危急的情况下,南京方面蒋、桂两系的军队将领,都表示了消除前嫌,共同御敌。

东线战况编辑

龙潭之战,鲜为人知的北伐转折点,北伐军孙传芳决生死

白崇禧

由于通讯断绝,南京方面无法指挥龙潭以东的第一军部队。幸运的是,当时白崇禧为筹集军费前往上海,但因金融巨头拒绝合作,无果而返。在返回南京途中,白崇禧得知孙军南渡,于26日清晨3时占领龙潭车站,宁沪交通初切断。白崇禧停止前进,在无锡下车,用车站的电话命令驻宁沪路东段的第一军第十四师师长卫立煌就近率部向龙潭反攻,同时命令正自常州开往杭州的第一军第二师刘峙,回师增援。

卫立煌奉令后率部赶往龙潭,于26日晨将孙军逐出龙潭车站。但孙军仍据守江边,掩护大军陆续渡江,向国民革命军反攻,国民革命军渐有不支之势。白崇禧得讯,自无锡赶往镇江坐镇指挥,并檄调驻沪杭路的第一军第一、第三、第二十一等师,星夜驰援。8月28日晚,龙潭再度失守。孙军攻势极猛,孙传芳也亲自渡江,到龙潭水泥厂坐镇,指挥督战。第一军第二、第十四两师寡不敌众,纷纷后撤,几至溃不成军,第二师师长刘峙负伤。就在这战场形势十分危急的时刻,胡宗南率第一师两个团适时赶到龙潭前线,陈诚部第二十一师的第六十三团及顾祝同第三师一部等也从苏州、上海一线赶到龙潭投入战斗。东线南京政府军力量大增,形势开始好转。

西线战况编辑

25日午夜,孙传芳军在南京以东登岸成功。当时恰逢蒋介石嫡系第一军部队换防,原防军未等替换友军到达,便先行离去,以致孙传芳部队兵不血刃就占领了二十二师阵地。孙军占领二十二师阵地后,又向乌龙山第七军阵地进攻。

第七军事前未听到枪炮声,突然遭到右翼友军阵地方向的袭击,仓促应战,乌龙山炮台七座,竟被孙军攻占四座。天亮后,孙传芳援军大至,向第七军阵地冲击,势极猛烈。第七军副军长(一说为军长)夏威亲自督战,向敌逆袭。激战至午,将所失炮台全部夺回,并继续向东扫荡,经过拉锯战,克复栖霞山,交还第一军防守,第七军撤回原防。孙传芳军向称能战,此次背水为阵,破釜沉舟,更具有进无退的决心,数度与第七军肉搏,均被击退。不料,第一军二十二师栖霞山主阵地又被孙军攻陷,第一军22师向南京后撤,孙军跟踪追击,绕出第七军右侧,有包围第七军之势。李宗仁见情况紧急,电令夏威自乌龙山阵地向东出击,夺回栖霞山一部分阵地。孙传芳军遂停止深入,回据栖霞山,居高临下,俯射仰攻的第七军。

26日,南北双方在栖霞山麓一带高地反复冲杀一昼夜。孙传芳军据险死守。第七军第一、三两师更是有进无退。战场上炮火弥漫,双方尸体狼藉,战况之惨烈,为北伐史上所仅见。激战至27日清晨,栖霞山麓一带的高地悉为第七军攻克。孙军残敌数千人退据山顶,死守待援。第七军乃将栖霞山合围,继续仰攻。孙军据险死守,居高临下,枪炮齐射,加以檑木滚石,一时俱来。第七军在李明瑞师长亲自率领之下,攀藤附木,奋勇冲锋。当时有数艘英国军舰停泊在长江中,见孙军退到绝顶,情势危殆,悍然介入,并以十英寸的巨炮,向爬至半山的革命军第七军轰击。一时炮声隆隆,烟雾蔽天,山顶孙军视界不清,俯射效力反而大减。李明瑞趁机率军于烟幕中一鼓作气,冲上山顶,将山顶上的数千敌军俘虏。栖霞山攻克之后,在乌龙、栖霞一带渡江的孙军被全歼,第七军也伤亡惨重,急需休整。

宗仁命令夏威将第七军撤回乌龙山原防,再次将栖霞山防地交还第一军防守。28日,西线的栖霞山第三次被孙军攻占。第一军溃散部队麇集南京城外麒麟门一带,混乱不堪。孙军便衣队已在尧化门一带出现,南京闻风震动。政府机关、党部、报馆纷纷将招牌取下,各人摒挡行李,准备逃难。南京城内一片混乱,人心惶惶。武汉方面派来的谭延闿、孙科两先生,一夜电话数起,向李宗仁探询战局。谭氏惊慌地问李宗仁说:“德邻先生,你莫要把我们请到南京来当俘虏呀?” 当夜,李宗仁严令夏威督率所部,再度向栖霞山出击,限期夺回。

29日晨,李宗仁发现何应钦正命人收拾行李,准备逃跑,便严辞阻止,将其带到军事委员会,与李烈钧等商讨指挥反攻大计。何应钦一再推说他的第一军不能打了。李宗仁让他将第一军暂时调离战场,让桂系第七军与第十九军,除留少数部队监视河面外,其余一齐向东出击。

正好,白崇禧也从镇江拍电报来,约李宗仁南京方面迅速向东出击,与白崇禧向西东线部队夹攻孙军于龙潭。当日,第七军第三次将栖霞山夺回后,仍交第一军防守。不久,栖霞山又被孙军夺去,李宗仁遂令第七军与第十九军再度向栖霞山进攻,并占领之,不必再交予第一军。

同时以军委会名义致电白崇禧,约定30日东西两方同时向龙潭之敌反攻。

长江水战情况战斗打响后,海军总司令杨树庄态度不明,孙军能安然渡江与海军之暧昧态度有很大关系。白崇禧得知这一情况后,马上从无锡打电话给杨树庄,要他开出舰队守住渡江口,切断孙传芳军后援。白强调,孙之势力终将被歼灭,海军如不努力,将来一定要追究责任。杨说舰队绝无不尽责之事,并派通济舰至镇江。白崇禧命令政治部主任潘宜之带了一排宪兵到通济舰督战,炮击渡江敌兵。其他军舰见通济舰已经表明态度,也纷纷向孙传芳军开炮。孙部渡江后,海军态度明朗,切断孙军补给,这是孙军战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三路会攻龙潭

29日李宗仁、白崇禧、何应钦确定反攻计划后,何应钦派员持军委会命令到南京城郊,制止第一军退却的部队,并通令第一军即刻准备反攻。30日拂晓,国民革命军全线反攻:

(1)桂军第七、十九军各两个师,由夏威、陶钧指挥,自栖霞山向东进攻,沿铁路及江边前进,目标为龙潭镇及青龙山、黄龙山的敌军阵地。(根据是李宗仁的回忆。张文鸿将军的回忆,是第七军三个师、十九军陶钧师,统归夏威指挥。白崇禧回忆说胡宗铎与他一起前往上海,因此张文鸿的回忆也可能是准确)。

(2)何应钦亲自指挥第一军的第二、第二十二、第十四师的一部,自东阳镇向龙潭进发。

(3)白崇禧指挥东线的第一军第一、第三、第二十一等师向西攻击。三路大军会攻龙潭。

此时孙军已渡江的部队,和栖霞山等地溃败之敌,约六万余人,被压缩于龙潭一隅。依据龙潭以西的黄龙山,以南的青龙山、虎头山,和东西的大石山、雷台山等险隘,凭险据守。孙传芳驻节水泥厂,亲自督战。其悍将李宝章、上官云相、梁鸿恩、崔锦桂、段承泽、郑俊彦等都在龙潭前线指挥。孙军官兵俱带数日干粮,船只在部队渡河后,悉数开往北岸,以示全军有进无退的决心,准备背水一战。在国民革命军于30日晨发动拂晓反攻时,孙军也全线逆袭。龙潭周围数十里地,炮火蔽天,血肉模糊。孙军据山顽抗,深得地形之利,国民革命军因是仰攻,死伤极大,尤以陶钧师进攻青龙、李明瑞师进攻黄龙的争夺战最为惨烈。下午15时,李明瑞师攻占黄龙山,陶钧师梁瀚嵩团攻占青龙山。桂军乘胜追击,李明瑞师第三团攻克龙潭车站,陶钧师梁瀚嵩团攻占龙潭镇。孙军退至铁路以北、长江以南的村落中固守。31日清晨5时,国民革命军正在部署进攻,孙传芳军忽然反攻,来势极为猛烈,炮火几乎摧毁了整个水泥工厂。桂军与第一军联手出击,重新控制了龙潭车站和龙潭镇,孙军被压迫在龙潭以北不满7、8里的江边,已无回旋余地,孙传芳率少数将领坐小火轮撤到江北,剩余士兵大部分被包围缴械。

取胜原因编辑

1.参加龙潭之役之革命军以一、七两军为主。一、七两军都是国民革命军之主力,对三民主义有信仰,有信仰便有力量;

2.白崇禧由沪回宁途中,在无锡下车指挥第一军,与何应钦无形中造成对孙部夹攻之形势;

3.孙部渡江后,渡口被革命军所抄袭,后援不继,加以海军态度明朗,孙部之补给可说完全断绝。反之,沪宁之间补给方便。双方经六昼夜之苦战,有无补给自然成为决定胜负之重要因素。

意义编辑

龙潭战役是孙传芳与北伐军之间进行的一场著名战役,也是北伐战争中最激烈、最具决定性的一场战役,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龙潭战役奠定了国民政府的基业,也决定了显赫一时的五省联帅孙传芳从此一蹶不振,变成光杆司令的转折点。是役任第二路总指挥的白崇禧也曾在其回忆录说过:“ 龙潭之役在北伐大业中是最重要一仗,因为胜利了才能西征消灭唐生智之反动力量;迁都南京稳定国内之政治局面;促使徘徊观望之友军加入革命行列——如阎锡山之北方军在龙潭战役前便与革命军有联络,但畏于奉军迟迟不敢明白表示态度。龙潭战役之胜利对奉军是一大威胁,阎鉴于革命之趋势,很快便附和了革命军。如果龙潭之役失败,不但江、浙、闽、赣、皖五省重归孙传芳,唐生智之势力一定高涨,其他抱游离态度之友军,更远离革命军。如此,革命军能否再回广东重整旗鼓,便是一大问题。所以说龙潭之役是北伐大业成败极大之关键。”对于此役,不少国民党元老印象犹为深刻,于右任老先生曾写一联:东南一战无余敌,党国千年重此辞。谭延闿亦有联相赠与白崇禧:指挥能事回天地,学语小儿知姓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