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虹行四方] 梦里水乡的温柔


记得那年夏天,我去厦门渡假,应好友阿明之邀,在从厦门返京的途中,我转道前往名闻天下的梦里水乡苏州。


登上飞机,已是下午六时,厦门的天气开始由晴转阴,空中乌云密布,大雨将至。也许是要赶在雷雨之前起飞,因此,进入机舱刚刚坐好,未等我喘过气儿来,飞机即拔地而起,直插云天,其速度之快、角度之大令人猝不及防!顿时,一阵不适感笼罩了全身,巨大的压力下,我的胸口仿佛压上了一块大石头,耳膜嗡嗡作响疼痛难忍。

此时,舷窗外乌云翻腾,电闪四射,雷声轰鸣,雨水纷飞,景像十分骇人,看到此处,顿时有了一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吉凶未卜听天由命的感觉,心中不由地自语:“这回坐飞机,可别出事儿呀,否则可有点儿冤!我这人虽说是有点儿刁钻古怪,但罪不至死,天蓬元帅、二郎真君、王禅老祖、茅山道士,过往神灵求你保佑,好歹让我再见上我爸爸妈妈一面。”

一边喃喃自语一面来回打量,只见机仓里,乘客们大多表情严肃,默不作声,两眼发直,面露惊慌,只有美丽的空姐儿们依旧是笑容可掬,面不改色,来来往往热情地为客人们服务,看到此处,我不禁在心中轻轻地赞了一声:好可爱的空姐,好勇敢的女孩儿!


也许是我的诚心感动了猪八戒和杨戬,一会儿,飞机穿出云层,顿时,机舱内霞光灿烂,满舱的人立马儿全部还了魂儿,一片欢声笑语,男士们个个兴高彩烈,追着空姐儿套词穷侃要饮料拿啤酒,一付不侃白不侃、不喝白不喝,特满足特快乐的样儿。


晚上19时40分,飞机安全降落在上海虹桥国际机场,走出机场大厅,乘坐好友阿明的车前往苏州,汽车穿过市区,快速前行,我坐在车内向外四处打量:窗外,骤雨甫停,地面上斑斑的水迹反射着动人的霓虹灯光,四周高楼林立,车流拥挤,很快,汽车离开市区,在清新的夜雾中,沿着苏沪高速公路,飞速地驶向目的地。大约一个小时左右,车进入了苏州市区,借助路边的灯光,天堂般美丽的城市开始展现在我的面前——

绿色的梧桐掩映着幽静的街道,弯曲的河水衬托出古朴的小桥,拱脊飞檐的园林相依着墨瓦白墙的民居,古老的城市中现代化的建筑随处可见……


当晚,我住在阿明家中,阿明家位于市中心,一个独门独院,院内栽满了翠绿的斑竹和各色的花草,清雅可人,姐妹相见分外兴奋,拥衾长谈直至深夜。


次日清晨,早早醒来,洗漱完毕,我便走出院门来到街上,沿着梧桐掩映的街道慢慢地向前踱去,姑苏的早晨,晓际清辉,天空欲放还阴,将晴似雨,晨风带着一丝清爽的凉意轻吹而过,枝头的绿叶轻染着点点晶莹的露珠,小河上,乌篷船在咿呀的橹声中慢慢地摇向了远方;公园里,不时地传来阵阵快乐的吴侬软语;街巷中,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的早市正在开张……

伫立在清晨苏州的街头,身披着轻轻的雨意,感受着淡淡的晨息,耳聆着檐角叮咚的风铃,眺望着远方高耸的古塔,此刻,南国盛夏的灿烂与热烈已消失得无影无踪,陪伴我的只有梦里水乡那如诗似画的朦胧与温柔。


上午,我和阿明驾车前往著名的太湖风景区。

真不愧为我国五大淡水湖之一,太湖给我的印象极其秀美、壮观。此时,晨曦初上,湖风劲吹,烟波浩缈的太湖一望无际不见尽头,湖风卷起层层浪涛,波波相连不停地涌向岸边,丛丛芦荻在眼前轻摇不停地唰唰作响,沉甸甸的苇絮在晨辉的光芒中泛起片片银光,天空中,鸥鸟飞翔,唳声阵阵,湖面上,条条渔舟起伏于波谷浪尖,船帆扬起浩瀚的天风,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飞速地移动,身旁,一条数千米的长桥横跨于太湖之上,白色的桥身恰似银虹飞掠,从我们的眼前,一直伸向烟波深处那黛意盎然的湖心岛屿……


站在名扬天下的太湖边,放目远瞰,意畅神飞!


面对如鼓的涛声,我仿佛重新看到了千帆竞渡百舸横陈激战方酣的岳家水军;

面对青翠的岛影,我似乎重新见到了急流勇退一世快活太湖续义的水浒兄弟;


倾耳细听,我不知千叠的银波里,是否真的留存着西施与范蠡泛舟五湖那动人的歌声?

举目远望,我不知万倾的碧涛中,是否真的闪现过黄蓉与郭靖英雄侠侣那相携的身影?


岁月如流,光阴似箭,滚滚的太湖水,不知你淹没了多少历史上的丰功伟绩,阵阵的太湖风,不知你目睹了多少人世间的兴盛衰亡?面对着浩瀚的太湖,顿时感到祖国河山的博大与壮丽,同时也更加体会到个人生命的轻微与渺小。


沿着笔直的跨湖长桥,越过宽阔的太湖水面,我们来到湖心岛,岛上青峦叠翠,松劲柳垂,屋寂塘幽,农叟恬憩,村娃嘻戏,小舟悄泊在湖边,鱼网静挂在树下,鹅儿在池中欢乐地戏着水,牛儿在塘中悠闲地东张西望,好一个世外桃园清静处!好一个梦里的江南水乡!


就餐于充满水乡风情的酒店,品上一杯清香四溢的碧箩春茶,尝上一匙鲜美无比的太湖银鱼,吃上一只肉肥籽满的苏州醉蟹,喝上一口温甜厚重的江南黄酒,其味其鲜其香其醇真是难以用词汇来形容,看似普通的一餐,却让我充分地领略了太湖物产的独特与鲜美。


下午,带着微微的醉意,我们离开美丽的太湖,前往苏州著名的园林─虎丘、剑池参观游览。

虎丘,又名海涌山,位于苏州阊门外山塘街,为春秋晚期吴王夫差葬其父阖闾之地,相传葬后三日有白虎踞其上,故名虎丘,东晋时,司徒王恂在此建别墅,后舍宅为寺名虎丘山寺,唐代改名为武丘报恩寺,北宋至道年间重建改称云岩禅寺。虎丘高30余米,占地200余亩,山顶,有始建于五代周显德六年(公元959年)的虎丘塔,七层平面八角形,为砖建仿楼阁式,塔身由底向上逐层缩小,外部轮廓有微微膨出的曲线。山下,为吴王阖闾墓,其上有著名的剑池,阖闾是春秋晚期的吴国国君,其墓建设曾‘征调10万民工,使大象运土石,穿土凿石,积壤为丘,历时三年方成’,据说,阖闾爱剑如命,下葬时以‘专诸’、‘鱼肠’等名剑三千为其殉葬,故名剑池。


立于虎丘风景区外,远远望去,虎丘仿佛只是平田中的一个小丘,然而当我走进意境清幽、钟磬回荡的云岩寺,眼前的景色顿时变得不同,满目之间,但见翠竹拥栏,苍松虬踞,回顾四周,琳宫宝刹、重楼飞阁。不知不觉,走到千人石和剑池,更觉气势雄伟,剑池呈长方形,深达两丈,池后两崖划开,峭壁如削,中间清泉一泓,藤蔓披拂,池上一桥飞架,四周景色幽深,立于池畔,人仿佛置身于绝岩纵壑之间。


相传历史上秦始皇和东吴孙权都曾派人到此凿石求剑,但均无所得,而凿处就形成深池。1955年夏天,在疏浚剑池的过程中,先在崖壁上发现明代唐寅、王鏊等人的记事,说正德六年(1511年)冬剑池水干,现吴王墓门,以土掩之。据说近年经考古专家发掘发现,池底北端有石缝,上锐下宽,内如一穴,可容四五人,穴北石壁以大青石板迭砌,为人工所作疑为墓门,经用仪器探测,穴下金属信号反映强烈,由此可见,剑池有剑之说并非谬谈。


剑池边小憩,面对着‘剑池’两个朱红色的大字,不觉悄然忆起几千年前那铮铮作响的吴王金戈与越王银剑,哦,苏州─姑苏,有谁还记得,在如此清幽的山水之上,曾经诞生过多少英雄豪杰,在如此秀美的园林之间,曾经出现过多少风流名士——

勾践的卧薪与尝胆,夫差的雄才与缠绵,甘兴霸的英武与豪迈,唐伯虎的潇洒与翩跹……


不知你可记得?在此,一夜愁白头的伍子胥终报了讨还灭门之祸的宿愿;在此,一百单八员的水浒将初尝了痛失手足之情的悲哀;有谁想到,这小小的吴王墓,记录了多少英雄的足迹与业绩?这静静的剑池水,埋葬过多少豪杰的壮志与梦想?


登上虎丘的最高点,凭栏俯瞰,此时,正值夕阳斜照,满目青翠与万缕红霞交相辉映,如胭的流云衬托着虎丘塔那古老的身躯,整个云岩禅寺笼罩在一派‘红日隐檐底,青山藏寺中’的气象之中。


晚餐之后,我们结伴外出,来到苏州有名的夜市一条街─观前街,市场里人流熙攘、摊位众多,市场经营的商品从百货、食品、工艺品到蔬菜、水产品一应俱全,品种繁多,价格不贵,地方特色明显,买卖双方相互讨价还价,普通白话中夹杂着地方方言,朴实热情中透露着精明能干。


夜静更深,风轻月寂,走在夜幕下苏州,细细地品味着梦里水乡的温柔,姑苏的美丽真的不分白天和夜晚,和繁华喧闹的大城市不同,美丽的姑苏仿佛时刻充满了一种令人舒适的恬静——


天上,是清辉淡淡的月;身畔,是清爽细细的风;面前,是清流潺潺的河;四周,是清悠静静的人,无论是在偏僻深幽的小径,还是在宽敞繁华的大街,这里的人和物仿佛全都置身于一种极其自然和谐的气氛之中。


沐浴在如水的月华与如诗的夜色之中,我尽情地体味着这千年古城的温柔神韵,伫立无语,于心细问:为什么我是如此的迷恋这座古老的城市,为什么我是如此沉醉这冷潋的月光?月下静想,我心恍悟——


与其说我深深地热爱着这座美丽的城市,不如确切地说其实我是由衷地欣赏这座古城的宁静与安恬,这种静,仿佛让我圆了一个多年的梦;这种恬,似乎让我遂了一份心底的情。然而,姑苏虽美,却不属于我;姑苏虽柔,却不属于这个尘世,温柔而美丽的她应该属于谁呐?是过去还是未来?


抬头问月,月不应我。


次日清晨,我们乘车离开苏州前往无锡市,前往坐落在太湖边著名的旅游景点─鼋头渚参观游览。


苏州和无锡两市均地处太湖沿岸,相互之间距离很近,有高速公里相连,20分钟即可到达。苏─无高速公里建设质量水平较高,路面宽阔,设施先进、视线良好。在行进的过程中,我们充分领略了江南水乡的美丽与富饶:道路两旁,水网密布、阡陌纵横、舟船穿梭、稻花飘香,座座村庄点缀于广袤的苏中平原之上,农家院落基本为二层小楼,设计之精致、装饰之美观,充分显示出改革开放给江苏农村带来的新气象。

在前往鼋头渚的过程中,我们横穿了无锡市区,走马观花,我总的感觉,无锡市的城市规模比苏州要大,但城市规划、市区建设、园林古迹、街道绿化、卫生状况均比不上苏州,较我想象的要差得多。


鼋头渚风景区位于无锡市西南太湖之滨、充山西端,坐落在三面环水的半岛上,因其形如突入湖中的鼋头,故名鼋头渚。

鼋头渚建园于1918年,先后辟有横云小筑、郑园、退庐等,建国后经过无锡市政府的精心构筑、缀连合并,成为中外著名的游览胜地,为游人来无锡必至之处。景区以天然风景为主,人工修饰为辅,全园共分四个游览区,面湖设景,依山傍水布局,别具一格,是观赏太湖的最佳地点。

我们沿着湖边的小径,拂开岸边的柔柳,顺景点依次而行,穿过高大的太湖佳绝牌坊,走过精致小巧的长春亭,路过花香袭人的具区胜境,经菏花深处我们来到诵芬堂,在此品茗小憩。诵芬堂四面环水,曲岸枕波,清风拂面,亭阁回廊均傍水而筑,精细纤巧,色彩和谐,院中奇花修竹,池中金鱼戏水,整个建筑灵巧雅致,极富江南特色。


离开诵芬堂,我们穿涵虚亭过澄澜堂,来至半山凭栏而望,前面不远就是著名的鼋头,鼋头上立有一块巨石,正面刻有“鼋头渚”三个大字,为秦敦世所书,反面刻有“鼋渚春涛”,是清末唐陀手笔,登上著名的鼋头,驻足观赏万倾太湖,背后,山峦起伏、群峰竞秀;眼前,波光粼粼、帆影点点;远眺三、马两山,或如翡翠镶玉盘,或似骏马欲驰骋,旖丽的景色真是美不胜收,难怪郭沫若先生来此之后,有诗赞曰:

信步上鼋头,龟丘水面浮。四周横黛浪,万顷泛金沤。

范蠡祠犹在,女夷风正遒。光明无上处,帆影与归舟。


告别了美丽的鼋头渚,我们沿着曲折的小路,穿过幽静的竹林,顺山慢行蜿转而上,来到鼋头渚风景区的最高点─太湖别墅,太湖别墅背山面湖,建有天倪阁,上有楼屋五楹,号万方楼,登上万方楼临窗而坐,近可俯瞰全园景色,远可眺望太湖风光,在浩瀚的秋风中,美丽的湖光山色悄融于一体,不禁使人仿佛置身于“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意境之中。


稍时,我们依山而下踏上归路,途中路过著名的海灯法师墓,该墓白玉为栏依山而建,墓后有一铁色灵塔,塔中存安放着海灯法师的骨灰。海灯法师曾经在此安居修行,圆寂之后即安葬于此。


一段时间里关于海灯法师的传说有很多,一时说他是武艺精湛、佛法高深的得道奇僧,一时又说他是弄虚做假、欺世盗名的江湖骗子,种种说法不一而足,我想,其实海灯法师的身世生平,无论是真是假并不重要,这真真假假、凡是种种,其实不过都是出自那些为达到自己的某种需要某种目的的世人之口,“身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海灯法师对此恐怕也是无能为力,悠悠人口也成也败,也许这正是海灯法师此生最后的悲哀。


下午,我们来到三国城,即无锡中央电视台影视基地参观游览。

影视基地座落在风景优美的太湖岸边,占地上千亩,整个景区按照大型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的拍摄要求,依据汉末不同区域的建筑特点,分为魏国城和吴国城两大部分依次布局、建设,连续剧《三国演义》中的“舌战群儒”“群英会”“草船借箭”“横槊赋诗”“火烧赤壁”“卧龙吊孝”“甘露寺”等等许多著名的场景都在此地拍摄完成,随着《三国演义》的拍摄成功、国内外三国迷的陆续到来,三国城规模的不断扩大,目前,该影视基地已逐渐成为斐声国内外的著名旅游胜地。


走进三国城高大的城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三国时期魏、蜀、吴君主与其谋臣猛将的雕像,近前细看,做工精致、立地传神,曹操的雄材大略、刘备的慈厚宽仁、孙权的坚毅果敢,诸葛亮的神采飘逸、周公瑾的雄姿英发乃至关张赵马黄的傲骨英风,许褚张辽甘宁太史慈的刚烈威猛在此一一得以体现,使游人的思绪在不知不觉之间悄悄地融入三国时期那变幻的风云之中。


离开雕像群,漫步前行即到达魏国城,整个景区以火烧赤壁中的曹军水寨为建筑主体,宫殿、寨垣、军帐以及残车断戟等杂陈其间,构成了魏国城的整个布局。伫立在曹孟德横槊赋诗的将台之上举目远望,波涛起伏太湖水在夕阳的照耀下,反射出如胭似火的辉光,注视着身后眼前的一切,回想着连续剧中的情节,四周的景物仿佛包含着几分熟悉、几分怀想与几分亲切……


随后,我们来到与魏国城相邻的吴国城,吴国城的建设布局与魏国城不尽相同,整个景区以吴国宫殿为建筑主体,以城市街道、府邸、水寨、战船为衬托,其中的宫殿建筑气势恢宏,装饰华美,给人印象深刻,连续剧中的“舌战群儒”“卧龙吊孝”等重头戏均完成于此。参观三国城,总的感觉,在目前全国众多的人造景观中,无论从建筑规划、设计、造型、装饰等各个方面,该景区均可称为上品,令人感觉值得一游。


走出三国城外,举目环望,四周到处都是出售旅游商品的店铺和摊子,店铺装饰古色古香,极富水乡意境,经营的商品大多为工艺品、丝织品、茶叶以及太湖水产品,地方特色明显、物品美观实用,其中,以造型各异的无锡泥人与精致小巧的紫砂茶具最受游人的喜爱,傍晚,我们离开了无锡返回苏州。


即将告别梦里水乡,怀着一种难言的留恋之情,夜晚,披着一弯美丽的月光,我和阿明来到‘渔火伴江枫,晚钟送客船’的寒山古寺,无言地坐在寺前的石阶上,感受昔日那如诗似画的意境。


此时,弦月如眉,江风似霰,整个寒山古寺静静地隐身于夜雾之中,在淡淡的月辉下的映衬下,紧闭的山门悄锁着岁月的秘密,流淌的河水泛出冷潋的辉光,高大的院墙后,松荫竹影之中轻挑出飞檐的一角,檐角的铁马在夜风的吹动下,发出叮咚悦耳的铃声,愈发地衬托出秋夜的静寂。


当我们离开寒山古寺的时候,夜已深深,月益冷冷,走过狭窄的石板路,穿过古老的枫桥镇,仰望着满天的星斗,默诵着张继的千古绝唱,耳边,仿佛悄然响起了那首动人的歌:月落乌啼总是千年的风霜,涛声依旧不见当初的夜晚……


美丽而古老的寒山寺,你历经了无数回的月落乌啼,走过了千百年的雨雪风霜,看罢了多少次的家国兴衰。也许,在你的眼中,一切都在默化潜移,一切都在悄然变幻,不改的只有那动人的涛声和那往来的客船……


姑苏城外,我思我想——不知在短暂的一生中,我能够看到几次这样美丽而动人的景色,在匆忙的岁月里,我能够享受到几回这样安静而温柔的夜晚?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