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毫无疑问,这是今天这个社会最让人激动的词汇,无数的人都在谈论她,试图揭示出一个真实的中国,了解那耀眼的GDP和经济数据的后面的神奇国度。

说实话,在我还在密歇根大学念书之前,我对中国一无所知,除了知道远东有这么个国家以外,我对于她的印象只有阿拉丁中神灯的国度。大学中,我读到了毛的著作,却深深地为之钦佩,他无疑是一个强大,睿智,具有耐心和毫不怜悯的领袖,这样的人格吸引住了我全部的眼球。然而除了毛泽东和其领导的成功革命外,我所了解的中国,只有共产主义,极端,还有京剧这样的几个词,我不禁产生这样的疑问,中国的人是怎样的,他们的生活和想法又是如何的不同于我们西方人?95年我终于来到中国,学习和了解这个国家,我四处旅行,结交朋友。时至今日,我也许可以回答那些和我一样,对于中国充满好奇人们的疑问了。

我目前居住在重庆,这是中国西部一个较为落后的地区,96年我来到这里,城市完全在开发过程中,绿化很糟糕,商店非常少,人们虽然不像想象中那样穿着绿军装,然而也穿着得十分破旧,几乎没有人使用手机,电脑在这里才刚刚走进人们的生活,到了夜晚,这里的街道就一片漆黑,没有一家店愿意开过21点。重庆原来曾经被中国的另外一个领袖蒋统治过,在一些地方,似乎景致完全和当初一模一样。然而今天,如果让一个生活在那时的重庆中国人来看一看,他恐怕会完全认不出来,街道整洁而宽阔,两旁全是装潢奢华的各种商店和各种气派的玻璃幕墙高楼,麦当劳,肯得基,在大街小巷无处不在,我站立在街头,听着周围的中学生在讨论刚上映的电影《达芬奇密码》,(在中国,现在几乎所有的外国电影都能在同一时间上映)有的则摸出手机,联系同学去ktv唱歌,(很显然,日本人和中国人都很喜欢卡拉ok,这也就是为什么高档的ktv店开满重庆街头)。人们衣着光鲜,年轻人们更爱打扮自己,看起来,倒像是我这个穿着普通的外国人像是穷人。夜晚到来,似乎街头更加热闹,霓虹灯照亮各种店铺和广场,人们开始出入各种消费场所,总的说来,我找不出这里和芝加哥有什么的区别,一样的繁华和奢靡。我也到过一个叫贵阳的都市,她在重庆的南面,处于中国最落后的省份,可是让我万分惊讶的是,那里的高楼似乎比重庆还要密集,而且城市里装修漂亮的广场无处不在,而人的生活和重庆则无太大区别,任何我可以想得到的奢侈品,在这个所谓最贫困的地方都可以毫不困难的买到。如果中国的西部如此,我无法想象中国的发达地区是什么景象。

无论在中国现在的何处,农村和城市,我所见到的都是一副充满了活力和年轻的劲头,人们都满怀希望的做着各种的规划和安排。试图过一种更高质量的生活,这里的各级政府,完全和极端还有残暴没有关系,他们和他们的人民一样,雄心勃勃且很少失望,以重庆来说,他们的政府做出了无数大胆的计划,像是改造他们所有破旧的道路和城区,建设崭新的商务区域,修建6条地铁等等,而在贵阳,情况更加离谱,他们的政府决定投资修建一个全新的姊妹城,统一规划,面积是目前这个的9倍。中国的政府对于投资和建设非常重视,他们的每一个决策都是为现在以及未来的利益服务,以贵阳为例,绿化的建设已经使她成为投资环境非常好的地方。在中国,决策的执行速度是异常快速的,与印度截然不同,这里的基础设施的建设不需要烦琐的讨论,每一条道路和楼房,每一块绿地和广场,可以说在眨眼间便可以建成。这样的速度,象魔法一样让我每天都感到惊喜。

我刚到中国时,中国人总是对我感到很好奇,街上似乎没有一个外国人,而我便成了众人的焦点,我在人群中观望,人们似乎焦急而不自信,我的许多朋友告诉我,很多的中国人还在为自己的衣食拼命,还有很多的人处在痛苦之中。时至今日,我同样喜爱观察他们,现在在中国的外国人已经多如牛毛,而人们也早就失去兴趣,人们看起来日益精神和自信,和许多中国人讨论,他们大都对自己的国家感到自豪,并且认为中国的未来是光明而美好的。当然,也有很多的中国人对于外国人特别是日本人的轻蔑感到异常愤怒和反映过度,但是我所看到的,却是一个越来越开朗和开放的民族。虽然很多的中国人不是很爱干净,随地乱扔东西和吐痰,而且也不习惯用理性的目光看问题,但我在他们身上学到了比缺点更多的优秀之处,中国人非常的勤劳,也十分能吃苦,这相比于西方的每一代人都相去甚远。中国人对于新知识和技术的渴求异常的高,不管是社会的哪个阶层,对于知识的学习和尊重都是一样的。中国人也很内敛,他们都擅长处理人和人之间的感情与关系,我并不认为在中国交上许多朋友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在中国,一切都是新鲜的,社会的每个层面都有着各种新的现象和事物,外国的资讯和信息通过网络和媒体大量流入中国,几乎所有的新闻和娱乐信息都能在第一时间通过中国的传媒得到,各种形式的艺术,都能在中国得到欣赏,在大量引进外国的文艺作品和文化的同时,中国人也十分重视发展和发掘自己的艺术和文化。我不止一次在中国看过各种水平和国家的画展。中国的服务业也在不断进步,无论在餐饮店,电影院,还是银行和商店,情况一直都在变好。如今我乘坐公交车,售票员已经能微笑地用英语和我交谈,并且可以在车上观看电视了。身处中国的社会,会感觉到眼花缭乱,喜悦伴着混乱。而我的中国朋友对此并不在意,他们大都认为这是发展过程中必然的阶段,甚至还十分享受于这个过程,人们都在想尽方法努力让自己生活得更好,白领计划着出国旅行,而劳工们则梦想着拥有一台电视机。

无论我写下多少文字,都无法表达我在这里的感受和所见,然而在这个繁华,自信且日益强大的中国背后,我不禁深思,也许中国是有很多问题,污染严重,农民还十分贫困,官员腐败和无能。也许中国真会变成一种威胁。但是无论如何,那些傲慢的学者和愚蠢的政治家,那些对中国一无所知的普通人们,如果还让我们的骄傲,无知和误解这么持续下去,那么对于中国,这个我们未来的朋友或者敌人,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

(翻译: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