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民图》,一幅忽悠了国人几十年的汉奸画

蒋兆和,著名的《流民图》的作者,如果没有《流民图》,蒋兆和在画史上的地位便会大大降低,但作者似乎极力回避这个作品:有资料是这样介绍的:蒋兆和(1904—1986),四川泸州人。自幼受父辈熏陶, 自学诗文书画。16岁流寓上海,以画炭像和商业美术为生。1928年进南京中央大学任教图案课,后任上海美专素描教授。1936年赴北平,在国立北平艺专任教。此间由西画转入水墨人物画创作,进入自己的艺术创作盛期。1950年起任中央美院教授,创立中国水墨人物画造型基础课教学体系。其他代表作有《与阿Q像》、《一篮春色卖遍人间》等。只字不提给作者带来荣誉和烦恼的《流民图》。


关于《流民图》,有资料是这样介绍的:在中国现代绘画史上,《流民图》堪称一幅里程碑式的宏篇巨制,它标志着中国人物画在直面人生、表现现实方面的巨大成功,也是蒋兆和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此画的创作极其波折也极富传奇色彩。1941年,在北平沦陷区日军的眼皮底下,蒋兆和以超凡的胆识开始巨幅《流民图》的创作。为防干扰,他画一部分,藏一部分,使人难察全貌。1943年10月29日,此画易名为《群像图》在太庙免费展出,但几小时后,就被日本宪兵队勒令禁展。1944年,此画展出于上海,被没收。1953年,半卷霉烂不堪的《流民图》在上海被发现,后半卷从此下落不明,此为残存的上半卷。1998年蒋兆和夫人萧琼将此残卷捐献国家。全画通过对100多个难民形象的深入描绘,以躲避轰炸的中心情节点出了时代背景和战争根源,直指日本侵略者对中华民族犯下的滔天罪行,具有深沉的悲剧意识、博大的人道主义精神与史诗般的撼人力量。《流民图》的价值不仅在于其精神力度,还因其艺术上的空前突破。他融合了中国画的线描和西画明暗塑形的表现手法,使中国人物画在写实技巧上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成为继徐悲鸿之后又一位杰出的中国现代人物画家。


《流民图》真是以躲避轰炸的中心情节点出了时代背景和战争根源,直指日本侵略者对中华民族犯下的滔天罪行,具有深沉的悲剧意识、博大的人道主义精神与史诗般的撼人力量吗?请看作者于1943年7月30日发表在《实报》上的文章:


他说:“至于制作大幅国画之动机,以及经过的情形,乘些机会略向诸公作简单的报告,数年以前,在某一画展里,鄙人参加一幅作品,题曰:“日暮途穷”,而得殷先生的赏识,因此对于鄙人有了相当的印象,之后殷同先生在别府养病,适鄙人由东京画展归来,便中蒙殷先生邀至别府小聚,所以有充余的时间议论到艺术上的问题,而殷先生对于艺术不但只能理解,而且有所主张,尤为对于鄙人甚是契重,北京归来,于某日殷先生与储小有先生商议拟请北京之文艺界诸公一聚,所以在席间殷先生对艺术界有所鼓励,并且嘱鄙人拟绘一当代之流民图,以表示在现在中国民众生活之痛苦,而企望早日的和平,更希望希望重庆的蒋先生有所了解,此种用尽之深远,可见殷先生是为有心人乎……


得殷先生经济上之帮助,只好勉为努力,自从受命以来,工作尚未一半,而殷先生己作故人,当时鄙人之心境可知……现在拙作虽不敢说是完成,只能说暂告一段落,兹逢殷先生于十月三十一日国葬之前,展示于大众,以稍少补我于殷先生之一点遗憾,而同时以感答某君的感激与期待……。”


文中提到的殷同,和汪精卫一样,都是臭名昭著的大汉奸,而且手握大权,殷同死后,汉奸们为他举行国葬,汪精卫为他致悼词。蒋兆和的《流民图》就是接受他的建议并给予经济上的支持而创作的。《流民图》的展出也是为了纪念汉奸头子殷同而展出的,这些都是由蒋先生亲自写出来的。而且画中的情景也支持这一说法。


再看画中的情景,前面的《流民图》介绍中说:“全画通过对100多个难民形象的深入描绘,以躲避轰炸的中心情节点出了时代背景和战争根源。”想一想,到底是那里会有轰炸呢?那时国民军空军有能力轰炸沦陷区吗?没有,只有日军才有力量轰炸国统区,所以画的是国统区的情景,这是结果。原因呢?汉奸殷同及其画家本人认为,这是“重庆的蒋先生”对日本进行抵抗的结果,只有停止抵抗,实现“和平”,才能结束流民的苦难。典型的强盗逻辑,同汪精卫的“曲线救国”如出一辙。实际上,稍有良知的人都可以得出结论:是日本对华侵略才造成了中华民族的巨大灾难。也许是殷同之流的用心太“深远”了,不但一般民众没有理解到此曲折的用心,而是将此画当成是对日本侵略者的控诉,就连日本侵略者也不了解这一点,这才导致了1943年《流民图》在太庙展出后几小时既遭日本宪兵队查封的事件,造成了1944年在上海展出时被没收的事件。也造成了解放后美术界对此画的长期误读,以为此画反映了沦陷区人民悲惨的生活状况,并被冠上种种美丽的光环,但知情人对此不依不饶,也因为有白纸黑字在,作者也不敢对此画过于张扬。


解放后蒋兆和先生长期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3、5、6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顾问等职,以作者的才华来看,说不上重用,但就《流民图》所反映出来的问题看,党和政府也够宽宏大量了。

本文参考了《画坛点将录:评现代名家与大家》,陈传习 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5年11月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