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贼燕子李三的真实往事——来自民国辩护律师的回忆

飞贼燕子李三的真实往事——来自民国辩护律师的回忆

(燕子李三照片)

我作燕子李三辩护律师的回忆

蔡 礼

燕子李三是三十年代平津地区有名的飞贼。那时他的行踪曾引起官方、警方的注意,新闻界对有关他的消息也时有报道。现在,燕子李三这个人物不仅没有被人们遗忘,反而愈传说愈神奇。有的人竟说他是个会飞檐走壁的“侠盗”;有的文艺作品甚至把他塑造成一个了不起的“人民英雄”。我在三十年代曾作过燕子李三的辩护律师,现把我当时所了解到的关于他的情况介绍如下。燕子李三原名李景华,小的时候跟着叔叔到沧州落了户。在沧州,他给人家放牛,做零活。沧州人练武的多,他在那儿学了点武艺。那时,他就小偷小摸的。后来,他的胆子越来越大,由小偷小摸变为到处偷盗。他自称燕子李三,以标榜自己身轻如燕。

十八九岁时,他跟着沧州一个走江湖的班子到河南洛阳卖过艺。在洛阳时,班子住所里丢了东西,人家怀疑他,就把他赶出去了。他在洛阳人地两生,没有着落,便靠偷盗生活。

燕子李三偷盗有两个特点,一是专偷豪门富户,一是作案后总要留些痕迹,意思是为被盗户的仆人开脱。因此,社会上就流传着李三是个侠盗的说法。

民国十四、五年时,燕子李三来往于平汉线上,在河南、湖北等地作案。一次,他偷到了洛阳警备司令白坚武的家里。白坚武十分恼怒,可是他怕警备司令让人偷了的事情传出去,有伤自己的脸面,所以没有大动干戈,只是命令手下人想法捉住李三。但要抓住李三谈何容易,他上火车根本不买票,火车急驰着,他就能飞身跳上去。那时,他已是个小有名气的飞贼了。

这段时期,李三为了逃避追捕,隐姓埋名躲了起来。他到过河南少林寺,结识过那里的和尚。后来,他又沿着平汉线来到平津一带活动。在这里他作案无数,轰动一时。他到当时临时执政段祺瑞的宅第(在吉兆胡同东口)偷盗过;偷到国务总理潘复以及张宗昌、褚玉璞等人的财务。

他偷的大多是金银首饰贵重衣物。他偷的东西,给过穷人一些,但是绝大部分被他吃喝嫖赌挥霍掉了。因此,他不是什么专门劫富济贫的“侠盗”,不过是把偷来之物随便处置罢了。当然,也不能说他对穷人没有一点怜悯之心。

飞贼燕子李三的真实往事——来自民国辩护律师的回忆

(《燕子李三》连环画)

燕子李三确实会一些武功。他能头朝下,身子像壁虎一样紧贴墙壁往上爬,他曾在白塔寺高高的大殿墙壁上爬过,这一招儿叫“蝎子爬”。他还会点气功,不知怎么一用气,脚后跟的那块骨头便能缩回去。他随身带一条绳子,绳子一端拴一个铁爪子,那绳子往树上或木梁上一扔,铁爪就抓在木头上,他便顺绳子爬上去了。

正因为这样,侦缉队虽多次对他严加缉拿,但是很难抓到。就是抓到了也看不住他,他的脚后跟骨一缩,铁镣就脱落下来。所以他在北平曾七次被捕,七次脱逃。

民国23年(1934年)春,燕子李三被抓获,警方把他送到北平感化所。感化所巡官史海山怕他从自己手下逃走,就想法笼络他,除了给他吃好的喝好的,还免除了他每日的劳役。后来,他们俩人竟拜了盟兄弟。

史海山对李三的偷盗行为不仅不加以“感化”,慢慢地还和他合起伙来。李三偷来的赃物,也分给他一部分。李三有史海山庇护,更是有恃无恐。民国23年夏季,仅两个月的时间,他就接连作案十几起。

这年8月的一天晚上,西单丽华绸缎庄的经理潘国英去哈尔飞剧场(现西单剧场)听戏。戏散场时,李三正在西单附近游逛。他看见潘国英坐在漂亮的包月车,就想这准是个阔主,于是就尾随在车后,一直跟到西单牌楼二条潘的住所。他躲在车后,车夫收车时,他也跟了进去和车子一起被关在车房之内。等车夫走了之后,他就寻机偷盗。

当时,丽华绸缎庄是个大买卖,有钱有势。潘家发现失窃后,立即报了案,并和有关的店铺打了招呼。

李三偷盗后,把一些赃物送给感化所巡官史海山等人。有一天,史海山把李三给他的一件毛背心拿去洗染。洗染房事先已听说潘宅丢了件毛背心,收衣服时,便仔细盘问了来人的姓名、家庭住址等等,然后马上报告了潘宅。潘宅被盗之事由此破了案。

侦缉队将史海山和其他一些接受赃物的人抓了去,在前门外鹞儿胡同的警厅里严加审问。李三得知这个消息后躲在审讯大厅的屋顶上偷听,被侦缉队发现。侦缉队人多,又都会些武艺,当场就把他抓住了。当时的侦缉队长是马玉林,他审问一番后,就把李三交给了监察处。

飞贼燕子李三的真实往事——来自民国辩护律师的回忆

民国24年(1935年)1月,北平地方法院开始审理燕子李三盗窃一案,原告说李三不仅偷了潘宅的赃物,而且还用抢枪对潘宅的仆人进行恫吓,有强暴行为。李三在法庭上否认自己在偷盗时有强暴行为。但地方法院检察官只听一面之词,认定李三犯有“强盗罪”。

同年1月24日,北平地方法院遂据此从重判处李12年徒刑。李三不服,在退庭时,他全身刑具,一边走一边高声说:“诸位老哥们听着,我李三原是偷人家,并没抢人家,我不能服,绝对上诉。”

法院为了阻止李三再次脱逃,判刑后又给他带上了“木狗子”。“木狗子”是一种原始的、野蛮的刑具(和林冲发配时带的木枷相似)。这种刑具,在脚上戴三年,双腿就会残废走不了路。

解放前,穷人请律师很难,没有钱,律师一般不愿为其辩护。河北高等法院院长李栋,曾组织了一个义务劳动法律委员会,号召律师自愿报名,为穷人义务辩护。当时报名的有十几个人,大都是比较年轻的律师。

我于1931年在朝阳大学法律系毕业,当了几年律师后,便担任北平律师公会的副会长。义务劳动法律委员会成立后,我是它的当然成员,并被大家推选为会长。

燕子李三被判刑后,始终不服,向河北高等法院上诉。当时,李三一案是个比较大的案子,高等法院允予重新审理。可是谁都不愿给李三辩护。高等法院指定义务劳动法律委员会的会长为其辩护。于是,我就成了燕子李三的辩护律师。

飞贼燕子李三的真实往事——来自民国辩护律师的回忆

(天津作家柳溪创作的长篇小说《燕子李三传奇》)

民国24年冬,天气非常冷。为了弄清李三的案情,我不仅翻阅了他的案子的卷宗,还到看守所(在石驸马后宅)找他谈话。他在被关押期间,看守所的人对他很客气,吃住都予优待。

我第一次见他时对他说:“我是律师,要给你辩护,可以吗?”他说:“谢谢。”接着谈起他偷盗的情况,对此他毫不在乎。他说:“军阀富户太坏,我恨他们,所以就专偷他们的东西。”他还叙述自己偷盗时是如何英勇,对穷人是怎样的好,说他偷的东西给了不少穷百姓。

我先后去看守所四五次,在和我的交谈中,李三把他自己的身世以及从未告诉外界的一些情况都跟我说了。前面讲的偷段祺瑞、潘复、张宗昌等人之事,就是他跟我说的。

李三最后一次出庭时,我在法庭上给他作了辩护。当时我提出,李三作案时并没有强暴行为,因此不应以“强盗罪”判处。再者,他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江洋大盗,只不过是一个窃贼,即使从重判处,也不过8年徒刑,给他判12年徒刑过重。

我提出应给李三减刑,判处8年徒刑足矣。我还提出下“木狗子”是虐待犯人的行为,法庭亦应为其解除“木狗子”。对我的辩护,李三很感激,他给我写了一封公开信,登在当时的《实报》上,说我不重私利,秉公执法,对我恭维了一番。

民国25年1月,李三的上述还没得到南京最高法院的回复,李三便在看守所内患病身亡,死时四十岁。由于一直未得到最终判决,李三未被送往监狱服刑,始终被押在看守所内。

在被押期间,李三和一个姓刘的寡妇结了婚。刘氏对李三一直很好,在他被押的一年多时间里经常买点心送去。李三死后,看守所通知刘氏去领尸体,刘氏不领。看守所只得将李三尸体抬往义地埋葬,并立石一块,上刻“李景华墓”四字。

王桂玲整理

北京市政协文史办 供稿

2018-03-15 世纪历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