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关禁闭

AGAGAGAG 收藏 48 246
导读:[原创]关禁闭

[原创] 关禁闭


入伍第二年,我就非常不幸地尝到了关禁闭的滋味儿。

那一年新集训结束后,紧接着开始对各部的骨干进行集训。所谓骨干或许都以为是训练尖子,其实都是一些表现差,平时爱招惹事端、难以管教的“吊兵”,集中起来送教导团集训。

我们连接收兄弟部队的骨干63名,分别被编在9个班。他们都来自不同的地域,大多集中在东北及中原一带。其中有两个兵,一个叫传胜、另一个叫永胜,一胖一瘦、一矮一高,简直就是一对儿活宝。因为是老乡,来不久就和我混得比较熟识了。

一个礼拜天,他们约我要去营区外一水库抓鱼,但因未找到合适的捕鱼工具就作罢了。永胜提出让我领他们去团里的多功能娱乐中心打台球。因为所谓多功能娱乐中心,在当时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开放的,如果与那里的管理员没有关系,去了也玩不上的,就如聋子的耳朵—摆设,为了应付上级检查而用(现在部队的多功能娱乐中心大概完全开放了吧,最好如此,不然也发生不了以下的事)。

在门口遇到外号叫耗子的战友,热情地和我打招呼。我说我们去玩儿会儿台球,耗子说乾宙在那儿和老乡打电子游戏,找他。除了游戏厅有两人在玩,其它娱乐室空无一人。我喊了乾宙两声,许是正玩得尽兴没听到头也没回,我又敲门又接着叫,这才回头说一句呆一会儿。我那两个老乡早就不耐烦了,问我认不认识,他咋那么牛B,干嘛不理你。我说一会就来开门了。可又等了足足一刻钟,还是没有开门的意思,老乡有些急,说妈的太牛了,呆会儿咱踹他一顿,我未置可否。又过了一袋烟工夫,乾宙才拎着一串钥匙来开门,嘴里还嘟囔着什么。就在乾宙打开门的一瞬间,我那两个老乡冲进去连打带踹已经把他弄翻在地,而且一通揍,直到蜷缩在地上不动了才住手,但还不依不饶地口吐脏话骂着。我立刻催促他们回连队,刚走到连队大门,后面已经跟来7、8个手持砖头、棍棒的乾宙老乡。

因为是礼拜,连队院子里很静,多数士兵在寝室里闲呆着,或打扑克、下象棋、聊天等。指导员穿着便服坐在队部门口。我示意他们赶紧回自己寝室,我径直往队部走兵和指导员打着招呼。

这当口,那些人已经在连队门口的路上叫嚣着,让打人者出来。我却像没事儿人一样静观事态的发展。这时从各个寝室慢悠悠走出一帮人,边打听什么事边走过去,呼啦已经围上20多人。指导员发现事情不妙,立即阻止,可为时已晚,20多人不问青红皂白,仿佛商量好一般扑向那几人,又一次毫无秩序的群殴,不费吹灰之力,已经四散奔逃,可怜有3、4个没来得及跑的,就成为这帮人的靶子,直打得嗷嗷喊叫,指导员和我过去拦拉带拽根本无济于事。

这些平时就喜欢没事找事,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来到这里集训早就憋的心痒难挠、手心刺痒,巴不得这种刺激的事情从天而降,这正是天赐良机,岂能白白错过,于是一帮如狼似虎的吊兵把这次群殴当作了宣泄郁闷的由头,大打出手,一发不可收拾。

“军务股长来了!”随着一声大喊,大多参与斗殴的如鸟兽散,霎时遁入寝室不见踪影,但仍有几个还未过足殴隐的家伙没停手,军务股长一边拉一边大声呵斥:都快打死了你们还没完。此时那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才趁军务股长搀扶被殴士兵时,飞也似的跑掉。

原本这件事情和我关系不大,但因我是整个事件的被动参与者,虽没有直接参与殴斗,但后果和影响严重,同样要关禁闭,心里颇有不服。没过多久,把我和另外两个所谓“主犯”关入禁闭室,反省7天。因法不责众,那帮家伙未被追究责任,只在点名会上批评教育。

三人各居一室,使用面积小的不能在小,但睡觉足够用了,每天放风三次,由连队专人负责送三餐,可以想见,失去自由的人儿是多么的可怜。在这7天里,我想了很多,感觉自己冤枉,自己未动一手指头,却也落得如此境地。嘿嘿,人生在世,世事无常,有多少难以预料的事,悲也好、喜也好,都要一一承受。不过也好,毕竟禁闭的滋味尝过了,不枉来军营一朝,也算承受一次人生挫折的体验,但非常不想有其他的战友重蹈覆辙。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