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孟是鄙视民意的独裁大师

lj197705 收藏 0 36
导读:孔孟是鄙视民意的独裁大师

作者:关建厂


一群人要做一件事,出现不同的意见,有两种办法解决:一种是少数服从多数,一种是按其中一个或两个有先见之明的人意见去作。前者是民主的办法,后者是专制的办法。


民主制度的根本是人人平等和服从多数原则的确立。中国民主难产是由于圣王崇拜或精英崇拜作祟,因为圣人崇拜违反了人人平等原则,是反对服从多数原则的消解力量!


儒家认为“天生民而立君,以为民也”;而且儒家把原始宗教的天观念,具体落实于民的身上,把民升到神的地位。如儒家认为“天聪明,自民聪明。天明畏,自我民明畏”。再如“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民,神之主也”,又谓“民之所欲,天必从之”。


既然“民之所欲,天必从之”;可儒家偏偏要王执政者不必从之。譬如:


《论语》中记录了孔子与子贡的对话;“子贡问曰:‘乡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乡人皆恶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


孔子的话表明,100%的“乡人皆好之” ,不如乡人之中部分人——善者好之。也就是说,100%的乡人﹤部分乡人。可见,孔子鼓吹的是部分高于整体、圣人高于群众。连“天必从之”的“民之所欲”在孔子的心中却要打个大问号?可见,孔子根本不敬畏天,是个骗子。


孔子总是给人群划分等级:善者和不善者,君子和小人。孔子给人群划等级的标准不过是他自己的标准而已,合乎他的标准就是“善者”,否则就是“不善者”。


孔子把人分为三等:生而知之者,学而知之者,学而不知者。老百姓都属于“学而不知者”,只能遵循“生而知之者”以及“学而知之者”为他们制定的道德规范。


东海一枭说:孟子强调尊重民意。“王曰:‘吾何以识其不才而舍之?’曰:‘国君进贤,如不得已,将使卑逾尊,疏逾戚,可不慎与?左右皆曰贤,未可也;诸大夫皆曰贤,未可也;国人皆曰贤,然后察之,见贤焉,然后用之。左右皆曰不可,勿听;诸大夫皆曰不可,勿听;国人皆曰不可,然后察之,见不可焉,然后去之。’”(《孟子.梁惠王下》)这是他与齐宣王之间的一段对话,要求君主在进行政治决策时要参考、听从民意。


批判:孟子不过是把孔子所说的“乡人”换成了国人而已;孟子表面上强调尊重民意,实际上是鼓吹君王独裁!“左右皆曰不可,勿听;诸大夫皆曰不可,勿听”;连大夫即高级官员的话都不要听,这不是独裁是什么?当所有的“国人皆曰不可,然后察之”,也就是说,当99%的国人曰不可都可以置之不理,这岂不是独裁?


当古希腊人与古罗马人通过独立元老院和独立公民大会来监督执政官[国王]时,中国的儒家们希望君主听到了全国人民的呼声后再去调查,万一君主整天花天酒地,听不到全国人民的呼声,那么,人民只有无穷无尽的苦难了。


只有当100%的国人“皆曰不可”时才受理,这样慢吞吞的监督,有何效率可言?而且还得等到君王“见不可焉,然后去之”;如果君王看不见,那不是贪官污吏要横行天下了吗?


100%的国人皆曰不可了,就应该把那人放弃掉,这才是尊重民意。可孟子还要王“察之”,这就是鄙视民意,何尊重民意之有?孟子要王“见不可焉,然后去之”,也就是说若王考察后觉得“可焉”,民意是可以否定的,那人可以不去。可见,孟子心目中的“王”是超越民之上的“神”,专制独裁是完全合理的。


国君在孔孟眼中简直尊贵无比,奉若神明。礼记云:“天子者,与天地参,故德配天地,兼利万物,与日月并明,明照四海而不遗微小。其在朝廷,则道仁圣礼义之序……发号出令则民悦,谓之和,上下相亲,谓之仁,…”“巍巍乎,尧哉!”


孟子说:“君仁莫不仁,君义莫不义,君正莫不正,一正君而国定矣”。谁来正君呢?当然是孟子了,这叫“舍我其谁也”,孟子用孔子之道来正君。可见孔孟神化君王就是神化孔孟自己,因为他们比君王还聪明,能够正君,他们是王中的圣人!


孔孟为推销自己的学说,就神化圣王来达到其目的,若是搞民主的“多数决”,孔孟就毫无市场了,所以,他们要宣扬圣王高于所有的国人,这和神化无产阶级革命家是同理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