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提要:江苏省检察机关经过两年多的侦查,挖出了一系列高校教材回扣案:在江苏115所高校中,已查出有109所学校涉案,已有130多起商业贿赂立案。触目惊心的案件告诉人们:在社会反映强烈的“上学贵”背后,原来还有另一只黑手——“商业贿赂”在从中捣鬼。

一本教科书 回扣知多少?



系列教材回扣案,源于一家书店的记账本。



2004年年初,南京市建邺区检察院反贪局工作人员在一家书店调查时,发现了5本记满图书回扣情况的“小账本”,上面记录了数十所学校有关人员拿教材回扣的情况。办案人员顺藤摸瓜,很快摸出了100多条线索,一起起高校商业贿赂案浮出水面。



这些侦破过很多大案的检察官们怎么也没想到:一本小小的教科书,竟会有这么多的回扣。建邺区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耿辉说,仅他们院承办的教材回扣案中,涉案人员收受的贿赂款已有200多万元。


四川省高校图书腐败大案:教育是百年大计,但是教化“早晨八九点钟太阳”的教材,却成了无耻的腐败分子大肆敛财的温床。



1987年,国家教委曾发文规定,高校教材允许有9%至12%的折扣,其中5%要返给学生,其余作为业务费用支出。于是,有人便在这个政策“口子”上做起了文章。



检察机关发现,大部分学校都没有将折扣返还学生,也没有用于教材发行业务支出,而是先将折扣放进“小金库”,然后“洗”进个人的口袋。目前,已查出在“小金库”里的这类违法金额2000万元。



记者调查发现,按照教材回扣的“潜规则”,学校按课本定价的100%卖书给学生,书商按码洋的15%至25%折扣给学校,出版商以6.5折至7.5折卖给书商,出版商的成本只占到书价的三四成。还有一些出版商直接把教材卖给学校,给的折扣高达35%。而一般教材的定价少则20元,多则近百元,有的教材还与光盘一起搭售,价格被抬得更高,一套教材的价格有的达300元以上。



除了明折扣,还有大量暗回扣。暗扣,就是在明扣的基础上根据购书码洋的多少再进行“让利”活动,这些钱通常从书商的口袋里直接进入学校有关人员的腰包里,学校无账目可查,只有书商的账面上才有记录。暗扣有时候还体现在报销发票、组织旅游或年终“奖励费”上。暗扣属于典型的商业贿赂行为。


山西临县教材贪污案:高生荣任县新华书店经理期间,向临县各乡镇学校收取(教材)货款3835万多元,除2020多万元交财务进账,其余1100多万元被他“胡支乱花”,近720万元被占为己有。



教材成暴利 肥了哪些人?



一项公众调查结果显示,教材出版业在2004年、2005年连续两年进入“中国十大暴利行业”排行榜。按照国家相关规定,教材的零售利润不得超过5%,但实际上零售商的利润已高达45%至50%。



有暴利就往往有贿赂。在江苏高校系列教材回扣案中,涉案人员既有分管教材的领导和管理人员,也有教学方面的负责人,还有财务人员、采购人员。总之,只要同教材采购环节沾边的人员,都是不法书商贿赂进攻的对象。


观点:让教材采购进政府采购的笼子 清扫腐败重灾区



江苏某高校参与教材采购的一名办事员,5年“吃”了14万多元教材回扣,她每进行一次购买活动,都要从书商那里签字领取不少折扣费,然后每年还要集中领取一次“奖励费”。



办案人员向记者描绘了教材回扣案中两条“犯罪链”:一是明扣→小金库→个人腰包→犯贪污罪;二是暗扣→个人腰包→犯受贿罪。



江苏一高校教材科4名工作人员,从1999年至2001年3年间,把9家书商给学校教材购书的明扣共计33万多元,放入部门“小金库”,然后4人按照职务高低和工作年限进行“瓜分”。检察机关对这4人以贪污公款罪起诉,法院判处4名案犯3年至10年有期徒刑。



折扣,在高校教材采购环节变成了肆无忌惮的商业贿赂。检察机关在调查时发现,南京一家国有书店的一名销售人员,个人就可支配40多万元折扣款,其中相当一部分款项进了高校采购人员的腰包。

学生“上学贵” 暗流在哪里?



检察机关指出,发生在高校的商业贿赂,除了教材回扣外,教学设备、科研设备、生活用品的采购,教学楼、宿舍楼等基建工程,都有商业贿赂的“暗流”,这类案件近几年呈大幅上升趋势,常常是查处一个牵出一串。



当前,高校部门普遍存在私设“小金库”现象。据对南京40多所高校统计,这些学校一年的图书馆购书金额累计有8000万元。图书馆购书中也存在大量的回扣问题。两家集中给南京高校图书馆供应图书的书商,仅有账可查的回扣款项就达600多万元。大量的民营书商究竟给高校多少回扣,由于没有建账,根本就无从查起。



近年来,检察机关还陆续发现科研、基建、成人教育、研究院、后勤等部门存在私设小金库的问题。有许多高校,教材、教具、仪器设备等都是垄断性的,通常是教育主管部门指定厂家、指定流通渠道、指定版本、指定人员,从而造成价格虚高,给商业贿赂留下操作空间。



无论教材有多贵、学校统一提供的生活必需品有多贵,学校提供的公共服务有多贵,学生只能不折不扣地掏腰包。



“不斩断商业贿赂这只黑手,‘上学贵’的问题就得不到根本解决。”正在查办案件的检察官发出这样的呼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