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十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俗话说,十年磨一剑.十年,对于我来说,等来了一个电话,梅君的电话.

十年,时间如水在指缝中流走,谈不上沧桑巨变,可我们都经历了家事上的起起落落,情感上的浮浮沉沉.在而今这个日趋理性和淡漠的社会氛围中,人们不知道还会被什么样的人和什么样的事所感动,我同样地徘徊在这一惶恐中.

十年之后的这个电话让我在惶恐中震颤,我还会为往昔的一些人和事深深感怀,心有所动.

十年之前,与梅君是同窗好友.对梅君的爱慕源于她那飘逸纯洁的气质,那时候的她一副性感的面孔上镶嵌着一双传神的大眼睛,浑身散发着自由,柔美的气息,令众多男孩倾慕.至今回忆起来,难以忘怀我和她之间的一个西瓜、一封信、一次邂逅的往事。

读书时候的一个暑假,我从县城返家。几天前就作好了回途落她家的计划。那时候我们没有电话,不能预约,我只是懵懂的冲着过去的。带点什么东西去好呢?天也挺热的,带个西瓜吧。实在是因为经济的原因,选了个不大的西瓜。同时还怕瓜不熟,在卖瓜人的建议下挖了个三角小洞,看了下瓜质。就这样,提着个西瓜在中途下了班车,踏上了通往她家的那段小坡路。她在家,到家之后的寒暄、吃饭、留宿,现在回想起来,说不准热情还是平淡。因为都是学生,无论是谁都难以去触碰那个敏感的话题。只是在第二天一踏上回家的班车起,我就要命的自责起来:清楚记得她说的家,为什么没有找着大路呢?身上还有几块钱,为什么买个小的西瓜呢?其他方法也可判断瓜的成熟,为什么要开个小洞呢?

都参加工作了,都在乡镇,南北相隔。我呆的那里山清水秀,风光怡人,是一个陶冶性情的好地方,自然免不了对她的一些想念。一开始,并不知道她的地方,多方打听才知道的,而且也还知道她没有男朋友。知道这样的情况后的第一想法就是写封信给她。经历了一个晚上的琢磨推敲之后,信写了出来,第二天也就寄了出去。现在回想起来,那封信其实写的并不怎么样,内容不长不说,而且表意含糊;我无法想象她看信后的感受,甚或根本没有想到能否收到我的信。然而,十年之后的这个电话,她告诉我,她并没有收到我曾经精心笔耕了一个夜晚的信。我的信失邮了,也一并邮失了我的那颗曾经沸腾和渴望的心!

朋友们都说,一个县城弹丸之地,没有不碰面的。的确如此,尽管我们工作系统不同、所在乡镇不同、进城机会也少,按理推算,见面的概率是微乎其微。然而,这一微乎其微的机会确实让我们在不经意间碰着了。一堂成人高考结束的时候,在教室外的走廊里,我们相遇了。应该说,目标的一致、交卷的同时在冥冥中安排了我们的这次邂逅。六年之后的相遇,那一刻的眼神透漏的是惊奇和喜悦,除了这我还察觉到了沧桑和平淡。我们互问别后的情况,互询现在的工作。对于那个敏感的话题,双方都没有触及。从走廊走到校门口的时候,一切都有了答案,她的爱人抱着孩子正在等她。她给我介绍了她的爱人,我由衷的夸赞着她的孩子。同行了短暂的一段路程后,我们乘上了各自的车,融入了街道上茫茫的人流中....

去年,在〈XXX日报〉上读到了她的一组专版,感触很深,很想打电话致个祝贺。但种种情愫徜徉心间,最后竟未能实现。今天,我们都调入了县城,他从一个意外的途径获知了我的电话号码,拨通了我的电话....

十年之隔的声音已显得陌生。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变化的一些事使我们的心情看待身边的人或事时都更加冷静和寂然。我以为曾经经历的那些人和事都远去了,可它恍惚间又在眼前和耳边掠影般的划过...。十年之间,也许她忽略了一切,可我以一种静默的形式关注着一切。电话里我们都聊到一个共同的话题:写作与进城。虽然我们在写作的路上行走的并不远,可是写作铺平了我们的进城之路;虽然进城只是一种形式,可是这个形式促成了我们的联通。

往事用“物是人非”来形容,已显得多余了。前进的路上,人生与写作有几份缘分?你能断定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