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生产队放电影,散场的时候爸爸跟妈妈商量我上学的事儿,要让我使用“晓峰”这个名字,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改成了现在的名字,一直到领取身份证我才知道,户口本儿上我一直叫“晓峰”。放电影的那天晚上,三姨跟三姨夫吵了架,表面上好像是为了看电影的事儿,实际上是不愿意让我们借住在她家,爸爸一怒之下连夜搬家,一家四口人就像逃荒的一样摸黑走出很远,住到了爸爸部队临时来队家属区里,没过多长时间,我上学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