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孙中山为何同意苏联外蒙驻军:未看透其野心

2014年01月19日23:30

民革陕西委员会网站 收藏本文

蒋介石访苏想利用外蒙建革命军,遭托洛斯基拒绝

越飞

在与孙中山的联系中,越飞一面声明坚持苏俄此前公开发表的对华宣言的原则(放弃在华一切不平等条约),承认中国对外蒙古的主权,以骗取孙中山对苏俄政府的信任;另一面又巧妙 利用孙中山的反帝心理来为苏俄在外蒙古驻军辩护。1922年8月22日,越飞在给孙中山的信中说:“世界帝国主义在蒙古问题上败坏苏俄的声誉”,“中国政 府不知为什么上了这个圈套,所有谈判都从我们何时从蒙古撤军这个问题谈起,同时它本身还组织宣传运动要求我们离开蒙古。其实,每个了解国际局势的人都清 楚,我们无论从政治上还是从经济上都不打算向蒙古渗透。我们若在目前的混乱时刻撤出军队,日本帝国主义就会趁虚而入。所以我们现在离开蒙古对中国不利,您 同意我的看法吗?”〔6〕这种以批驳西方言论的方法来掩盖苏俄侵华行为的说辞,具有极大的欺骗性。结果,孙中山听信了越飞的外交谎言,帮助苏俄摆脱了进退 两难的困境。他在给越飞的回信中说:“至于蒙古,我完全相信贵政府的诚意。我接受莫斯科无意使这一地区脱离中华民国政治制度的保证。我同意,在北京出现改 组后的能同贵国政府进行谈判的政府之前,苏联军队应该留在那里。贵国军队立即撤走,只会迎合某些列强帝国主义的利益。”〔7〕

越飞接到孙中山的回信后大喜过望。1922年8月30日,他在给苏俄副外交人民委员加拉罕的绝密电报中说,“今天,我的信使回来了,带 来了孙逸仙的复信。我通过信使把信转给您。现谈几点基本想法。孙上了这个圈套,回答了所有棘手的问题。他说,现时的中国政府没有任何意义,它完全处在列强 的控制之下。他同意我的蒙古政策,即必须解决共同谈判问题,立即把我们的军队撤出蒙古对中国不利。……”〔8〕孙中山在外蒙古问题上的让步为国民党的联俄 政策铺平了道路,而越飞则达到了一箭双雕的目的,在联合中国的同时又保全了苏俄在外蒙的利益。

1923年1月26日,越飞和孙中山在上海联名发表了《孙文越飞宣言》,宣言第四条称:“越飞君正式向孙博士宣称,俄政府决无亦无意思 与目的,在外蒙古实施帝国主义之政策,或使其与中国分立。孙博士因此以为俄国不必立时由外蒙撤退,缘为中国实际利益之必要计。中国北京政府无力防止因俄兵 撤退后白俄反对赤俄阴谋与抵抗行为之发生,以及酿成较现在尤为严重之局面。”〔9〕孙中山以为得到了苏俄不侵犯外蒙古的保证,维护了国家主权,但事实上, 宣言为苏联驻军外蒙古提供了托词。孙中山之所以相信俄国人,主要是因为苏联当时以被压迫民族代言人的姿态出现在世界舞台上,中国先进的知识分子都因为意识 形态的影响忽视了苏俄沙文主义的一面,结果导致苏俄势力在外蒙古日益坐大。1924年5月31日,中苏两国政府正式签订了《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协定 除重复苏俄两次对华宣言的部分内容外,强调了苏联政府承认外蒙古为中国之一部分,尊重中国主权。当时,中国各界人士热烈欢迎此协定,盛赞此是中国自鸦片战 争以来签订的第一个平等条约,对苏联的“友好”赞不绝口。其实,从随后的历史进程来看,这只是中国承认苏联继续驻军外蒙古的一纸空文。

苏俄对在外蒙古问题上的民族主义利己态度,还表现在对孙中山的军事援助方面。当时北京政府由曹锟、吴佩孚为首的直系军阀控制。孙中山的 理想就是消灭军阀,统一中国。当时进行军事行动有两条路线。一条是从广州出发北上,路途遥远而艰辛。而另一条路线则是从库伦(现乌兰巴托)出发南征,途中 只要经过河北的张家口等地就可以攻入北京。孙中山认为广州是英国的势力范围和海军中心,以之为革命根据地有一定的冒险性,所以他希望在靠近苏俄的中国北方 地区建立军事基地和革命根据地。这不仅是因为他在北方有更多的信徒,而且可以避免列强的干涉,就近取得苏俄的帮助。此外,从军事上讲,后面的进攻路线也有 利于更快的统一中国。为了实现上述军事计划,1923年9月,孙中山派以蒋介石为团长的孙逸仙代表团(共4人,包括浙江省议员沈定一,英文翻译王登云,共 产党员张太雷)赴苏联访问,就在蒙古的库伦建立国民党的军事基地一事寻求苏俄的支持和援助。

当时的列宁已病重到无法见客

9月9日,蒋介石在莫斯科会见了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斯克良斯基和红军总司令加米涅夫,并向他们讲述了孙中山新的战略主张。其主要 内容是:“在库伦以南临近蒙中边界地区建立一支孙逸仙的新军,由招募来的居住在蒙古、满洲和中国交界的中国人,以及从满洲西部招募来的一部分中国人组成, 在这里按照红军的模式和样子组建军队。从这里,也就是从蒙古南部发起第二纵队的进攻。”〔10〕1923年10月,孙中山在广州与鲍罗廷会谈时,再次谈到 自己的革命计划。他认为:“如果他能够在中国中部或蒙古建立根据地,那么他就能够很自由地对帝国主义采取行动。”鲍罗廷后来在札记中写道,孙中山“期望着 他的代表团在莫斯科谈判的结果。显然,他对这次谈判寄予厚望。而蒙古根据地对他更具有吸引力”。因为“在蒙古,身后有友好的俄国,他可以实行‘更公开更坚 定的政策’”。〔11〕

但是,苏联方面却毫不客气的拒绝了孙中山的这一军事计划。加拉罕在1923年10月6日就告诉鲍罗廷孙中山从北方进军是“空想计划”, 并且明确表示“这个计划不可能立即实施。”〔12〕11月12日,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斯克良斯基和总司令加米涅夫也对蒋介石明确地表示,“目前,孙 逸仙和国民党应该集中全力在中国做政治工作,因为不然的话,在现有的条件下的一切军事行动都将注定失败”。〔13〕1923年11月27日,托洛茨基在接 见蒋介石等人时直言不讳地说:“我们并不拒绝给予军事援助,但在目前的军事力量战略对比的情况下,不可能向你的军队提供这种援助。”他认为,国民党“应该 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在政治工作上来,把军事活动降到必要的最低限度。你们的军事工作不应当超过政治活动的)1/20,无论如何不要超过1/10。”〔14〕

蒋介石访苏想利用外蒙建革命军,遭托洛斯基拒绝

托洛斯基

尽管苏联领导人对中国形势的判断有自己的理由,但是,所谓“军事援助时机不成熟,政治工作还没准备充分”只是苏联反对孙中山军事计划的 借口。其真实原因是因为苏联绝不允许孙中山在蒙古建立一支强大的军队,从而威胁到它自身的安全利益,妨碍它逐步推动外蒙古脱离中国的计划。托洛茨基在和孙 逸仙代表团的谈话中说得很明确:“…在从政治上使广大群众做好对解放运动的准备的同时,…国民党可以从自己国家的本土而不是蒙古发起军事行动。”〔15〕 显而易见,在托洛茨基看来,外蒙古并不是中国的“本土”。因此,不管孙中山的计划能否实行,无疑都会遭到苏联的拒绝。苏联驻军外蒙古,目的就是为了把它变 为自己的附属国。它不会容忍任何人妨碍自己的既定目标。身为代表团团长的蒋介石对苏联拒绝国民党在库伦建立军事基地一事非常不满,他在日记中写到,“各国 都是考虑自己的利益,什么朋友啊、盟友啊,都靠不住。”蒋介石对苏联染指外蒙古的野心洞若观火,回国后,他曾向孙中山进言,不同意联俄的政策,其主要原因 就是不赞同苏联在外蒙古问题上的所作所为。但孙中山并没有听从蒋介石的意见。

在争取国外援助方面,孙中山向来都表现出很大的弹性。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爆发后,为了获得英美日的贷款推动革命,他主动向 列强提出承认不平等条约。1912年2月,为了取得日本的借款扩充军队打倒袁世凯,孙中山曾提出把东三省组让给日本。1922年11月,为了争取同苏联的 合作,孙中山表示愿意尽力协调苏俄与张作霖的关系。他写信给越飞说:“我丝毫不怀疑,贵国政府如果与我一起行动并通过我采用外交方式,而不是与吴佩孚一起 行动并通过吴佩孚使用军事援助和武装力量手段,就能够从张作霖那里取得在理智范围内为保证俄国的安全所需要的一切”,“只要与我一起行动或者通过我,贵国 政府就能从张作霖那里得到管理国家的高超艺术所需要的符合非帝国主义俄国利益的东西。”〔16〕

孙中山对苏联支援中国革命抱有很大的希望,这是他将苏联视为“关系最为密切”的盟友、同意苏联驻军外蒙古的原因。但是,与所有善良的中 国人一样,孙中山在当时还不可能看穿苏联占领外蒙的野心。因此,当中国的国民革命运动在苏联帮助下蓬勃发展的时候,外蒙古却与中国渐行渐远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