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流中的历史之三江口血战

第十六节

亚伦西亚历九百二十七年十二月一日下午,唐河国名将孙天培率本部武毅军第一、第四、第五、第九旗刚在三江口宝山驻防时,邪马台黑旗军直属第十一、第十三、第十六师团即对宝山发起进攻!

--------------------------------

“轰轰轰----”邪马台的火炮不断的轰击!

吉野明羽命令道:“告诉那些师团长,不惜一切代价攻下宝山!”

小林若松看着前方的激战:“让特殊部队出击!”对他的副官说道!

、、、、

邪马台的战舰上出现了几十台弩车与投石车,对着唐河国宝山守军发起一轮又一轮攻击!

-----------------------

“孙将军,倭寇火力很猛烈,我们伤亡很大!第一线快守不住了!”偏将说道。

孙天培正色道:“把第一旗的预备队派上去,一定要守住!”

孙天培心中不由的想着文扶经一定会:

、、、“天培兄,宝山丢了!生,我如何面对唐河同胞啊!死,我如何面对先帝啊!”文扶经一脸假猩猩的说道!

“君候,早对您说过孙天培是祁老头的人,靠不住!”

“文扶经你真是误国误民啊!!祁啸天、孙天培他们只有心思玩女人,哪会真心抗敌啊!”武龙矸正义辞言!

周大隆摇着肥头大耳:“扶经用人不当,战败是虽小误国是大啊!”

-------------------------------------

飞虎军大营内

文扶经看着地图,说道:“根据犬养维那些“反战同盟”提供的情报:银山卫和罗店之敌均不出四至五个旅团;而攻击宝山之敌应在三个师团左右!哈哈哈----!孙天培,你们拼命的斗吧!哈哈哈---”

房修辞笑道:“君候!你这招借刀杀人真是高明啊!”

杜祝同也笑了:“等到,他们两败俱伤!我们就----”

“高!实在是高!”

“妙计也!”

一群唐河的乱臣贼子专干这种排除异己的勾当!

=============================

唐河国孙天培麾下的武毅军与邪马台黑旗军在宝山一线反复激战,由于武毅军刚刚驻防就受到攻击,来不急将重武器全面投入战斗;而邪马台的黑旗军早有计划,又有小林若松从宪兵处调来的特殊部队的火力支援。武毅军受到极强打击,虽然将士奋勇当先,拼死血战,数度将对方击退,但几个回合下来损失很大!

孙天培不得不调整布置:将第一道防线的第一旗撤下来,力守由第四旗防御的第二道防线!

邪马台黑旗军的攻击劲头也由于武毅军拼死抗击而减弱了许多!

吉野明羽心道:这一次虽说没受到伏击,可是遇上一块硬石头啊!

黑旗军红衣旗本松进路说道:“副统领阁下,这股支那军虽然抵抗强烈,可好像缺乏重武器,既没有像银山卫那般大规模“一窝锋”攻击,也没有像罗店那般的大批西洋火炮攻击!我想这里是文扶经的软肋----空有大量兵力,综合战力平平!我们应一鼓作气攻下宝山!”

“松进君,你注意没有支那守将的防御阵地很有章法---投枪与弩箭的搭配十分讲究,游击步兵与防御步兵的配置也十分合理!由其在撤退时,在路上布置了地雷!刚才第六联队攻击失败就是这个原因!可见对手是个防御战老手!”黑旗军另一位副统领龟山五郎说道!

“那你的意思、、、、”吉野明羽问道!

龟山五郎笑道:“我们没必要在正面作无意义的牺牲,我们应当从别的地方下手!命令第十一师团、第十六师团对敌左右进行试探性攻击!”

-------------------

飞虎军大营内

“孙天培部击退邪马台黑旗军十三次连续攻击,伤亡很大,但宝山绝大部分仍在其控制下、、、现邪马台军对其左右侧发起试探性攻击、、、”一名裨将正报告着军情!

文扶经沉默了半响,指着地图问:“王大林,在他左侧驻防的是你侄子王绍周的新编第八旗吧!”

“正是绍周的防区!”王大林大惊:不会是让侄子出击吧!绍周城府大浅,一出战,既不知道保存实力,也不知道如何保命!如果叫他出战,只怕是挂定了!

“如果我命令他把防区后移个十里,会怎么样?”文扶经又接着问。

房修辞立即回道:“邪马台会倾尽全力对王天培部进行合围!”

“然后了?”文扶经不动声色!

“王天培部一定会被邪马台军全歼灭的!”杜祝同接着说道。

“君候,您这是--”蒋三铭惊惶失措,“君候,您这是在玩火啊!我们三江口的防线上就会有个大缺口的啊!”

“能一次消灭祁啸天手下有最精锐部队之称的武毅军中的四个旗!玩一下火又有何妨了?!”文扶经玩弄着手中的西洋千里镜!“等王天培玩完了,再叫绍周出击,一口气打败邪马台!就算绍周有些困难,永仁不是在求战吗?到时,绍周由中郎将提升为车骑将军!”

王大林“扑通--”跪在地上:“谢校长对绍周的栽培!”

“房谋杜断”对望了一眼:好事都让这家伙得了!早知上次非打死他不可!”

蒋三铭有些疑惑:“要是王天培率部撤出战场怎么办?”

文扶经横了他一眼:“那是王天培吗?-----”

“那哪是王天培啊!”房修辞抓紧这来之不易的拍马屁的机会;“当年攻打武昌城,王天培的部下后面的踩着前面的尸体往上攻,先帝看见都哭了!”

“今日之战,王天培肯定如君候计算的一样---宁死不退!”杜祝同马上对着文扶经的马屁股就是一击!

“这才是王天培啊!”文扶经感慨万千的说道,“我年少时曾与他一同在青龙讲武堂师从于--于百里先生!大家再怎么说也是同窗一场!到时,蓝衣军一定要在暗中保护他的人身安全!我出此计策只为“西楚系”安危,是公事;派蓝衣军保护他本人,都是念及同窗之谊!办完公事,就要办私事!”

“君候不光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还公私兼顾啊!”

“君候公私分明真是我等之楷模啊!”

“君候、、、、”(估计,文扶经的马屁股快开花了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