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大骗 // 看刘备怎样坑“关张”?

1.

没有关、张,刘备一辈子都是个练地摊的

老鼠洞里的耗子都知道,桃园三结义,刘备、关羽和张飞,萍水相逢,结为兄弟,一起投身革命,为共同的理想而奋斗,成为史上结义兄弟的光辉榜样。

千年大骗 // 看刘备怎样坑“关张”?


在政府的布告栏前碰上张飞,刘备说得非常清楚,自己志大才疏,有理想,没本事,只能怨天尤人,唉声叹气。

“有志欲破贼安民,恨力不能,故长叹耳。”

都因为这一声长叹,刘备才搭上张飞这辆顺风车,有钱、有地、有武功,又有“共同的志趣和爱好”,开始放飞自己的“中国梦”。

第二天,两人又碰上关羽,“相貌堂堂,威风凛凛”,身怀绝技,正准备参加“人民军队”,展开人生的壮丽事业,刘备又多了个实现理想的助飞器。

张飞是涿州老乡,关羽来自山西,三个人没有共同基因,也不是“血浓于水”,不光姓氏不同,性格各异,家庭出身、阶级成份、成长经历,差别都很大。

哥仨“水浓于血”、结为异姓兄弟的唯一精神纽带是,大家都有一个“大志”,有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帮助政府镇压农民起义。

2.

没有关、张,刘备永远当不了老大,创业只是梦想

哥仨没有交换生辰八字,也没有讨论当老大、当大哥凭年龄最长、武功最强、还是懂理论、会经营。

刘备身无分文,既不会上阵厮杀,又不会运筹帷幄,投入的资本,就是一个假冒的龙种“皇叔”,徒有虚名,一文不值。

关羽不光会耍大刀,有空就研读孔老二的经典著作《春秋》,算得上个文武全才。

入股的不仅仅是人力资源,简直就是混世一本通,权力、地盘、美眉,都会滚滚而来,

张飞混得最好,武功高强,拥有田产,人力资源跟关老二的人力资源等值,又是个小土豪。

就算烽烟遍地、战火纷飞,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有钱都能使鬼推磨,张飞的身价,在三个人中排位第一。

张兄弟又豪气千秋,慷慨解囊,一开始就表态,变卖所有田产,用真金白银支持革命事业。

按照投入多少分配股权,张飞投入最多、最实在,第一桶金都是小张的,控股股东和董事长非他莫属。

公司的全名,起个“张关刘无限责任公司”,已经很照顾刘备的情绪、很给刘备的面子。

稀里糊涂、莫名其妙,混得最差、技能最弱、年龄又不是最长的刘备当上大哥、篡夺了老大的席位,爱念书、会耍大刀的关羽屈居老二,最富有、武功又高强的张飞最惨,成了跟班的“小三”。

刘大哥又以领导和董事长自居,经常对外叫卖,他代表“刘、关、张无限责任公司”。

三兄弟之间,刘备引领,哥仨发下毒誓,一辈子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

“食则同桌,寢则同床”。

哥仨不光是三位一体的命运共同体,在很多方面超过后世“同志”之间的亲密关系。

刘备咋混成的老大的?唯一的解释,关、张两个傻大哥轻信刘备的自我表糊,真地相信刘哥是个“龙种”,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和希望,都寄托在一块虚无飘渺的招牌上。

3.

“刘、关、张”公司,财富全是关、张投入的,亏损全是刘备造成的

哥仨一生的合作和各自的贡献,大家有目共睹。

又是两个傻大哥玩命,献了青春献生命,献了自己又献下一代,最后一无所有,刘大哥不是屡战屡败、亏本败家,就是坐享其成,把哥仨的所有资产归为自己一人所有。

关、张上刀山、下火海,出生入死,无役不与,哥俩的一口刀、一杆枪,就是刘备活命和招摇撞骗的全部资本。

刘、关、张公司的知名度,也全靠老关斩华雄、斩文丑、斩颜良,过五关、斩六将脍炙人口、经久流传。

从河北到山东,从河南到湖北,关、张的丰功伟绩,三天三夜说不完。

都因为刘骗用兵无能、指挥无方,将关、张哥俩所有的战果都打了水漂。今天逃命要饭,明天要饭逃命。关、张的投资和血汗,全是肉 打狗,有去无回。

公司只有关、张不断的投入、没有任何回报,都让刘大哥折腾成了不良资产。

每次遇到危险,只有兄弟救大哥的份,大哥从来不管兄弟、不顾兄弟,蒙头狂逃、抱头鼠窜。

包括刘备的老婆和孩子,没有关、张,早都成了刀下鬼或俘虏。

4.

刘老大自当山寨汉中王,一人独占所有产权,将关、张净身出户、只当刘大王的打工老汉

多半生颠沛流离,许多次生死未卜,又全靠关、张的赴汤蹈火,出力流汗,好不容易赖到荆州、抢到四川,占了汉中。

皮包公司变成了有门面、有地盘的公司。生意好起来,资产有积累,原始股开始值钱。

刘骗当上山寨汉中王,顺手就把所有发展成果归于自己一人,关老二、张小三两个创始股东,一文不给,净身出户。

不光自把自为,掌握了四川和汉中的领导权,包括荆州、三个地方都成为刘骗个人的私有财产。

张、关、刘股份公司,从此成了刘老大一家所有的独资公司。

所有资产悄没声息,全都偷偷转到老大名下。

千年大骗 // 看刘备怎样坑“关张”?


诸葛亮制定的公司章程和资产分配方案,就将关二、张三的所有权和股权剥夺得一干二净,痕迹不留。

按照当时的潜规则,刘大哥当了“王”,关、张起码要个“公”。

比方,周家天下,大哥姬发当了武王,老二姬旦就当周公,表示弟弟仅次于哥哥,弟兄们都是周家天下的股东。

大哥是天子,拥有整个天下,兄弟们是“公”,都在天下拥有一个国家。周公旦拥有的国家就是鲁,就在后世的山东。

大哥要是当了皇上,兄弟们就该当王。皇上下面的王,就相当于王下面的公。

刘备当山寨版的汉中王,还没有当“蜀国”的皇上,相当于上市公司才进二级市场。

诸葛亮不光没有叫关、张当个“公”、也没有股东名位创新,弄个“亲王”啥的,叫关、张过把瘾。

两个原始股东,全码到打工仔行列里。

没有任何地位,没有巴掌大的封地作自己的国家,甚至一套住房都没拿到,一个好听、有面子的荣誉股东虚名都没有。

只给哥俩五虎上将的首席和次席,同时兼任刘骗集团的首席、次席打工老汉。

比后世当家作主的工人兄弟下岗还惨。

下岗起码给几个钱,象征性地卖断工龄,承认“主人”们曾经做了贡献。

关、张哥俩啥都没捞到,啥回报都没有。包括张小三最初的金钱投入,关老二和张小三一辈子的人力资源和技术投入,全都白投了、白干了。

只有继续卖命出力,为刘大哥家的山寨抛头颅、洒热血,挡子弹、抢地盘。

大哥堂而皇之,装模作样,好像多把关二、张三当回事,两傻大哥不懂得山寨王任命的“五虎上将”值几个钱。

张小三的的感受和反应,理都没人理,关老二一听就“大怒”。

指桑骂槐,拿黄忠说事,不愿跟“老卒为伍”。

变相抗议大哥把自己当作打工老汉来安排。

不光大怒,根本不接受五虎上将的证书和服装。

心一下子就凉透了,懵懵懂懂的脑袋完全醒悟了,一生的热血白流了。

“五虎上将”顶个球,还不是山寨“汉中王”的臣下!

本来跟大哥是“兄弟”关系,现在变成“君臣”关系。

兄弟们之间的“义”,已经偷偷切换成“臣子”对“君主”的“忠”。

大哥兄弟长、兄弟短的,“义”字喊得阵天价响,其实早就塞进了不少“忠”的私货,现在,连“义”的招牌都用不着了,只要需要“忠”了。

关老二和张小三天真幼稚,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大哥的身世和表白。

真把大哥当“龙种”、当“三小无猜”的哥们。

感情上、心理上充满自豪,“俺哥哥祖宗的祖宗的祖宗是皇上”。

感觉自己也成了“龙种”大家庭的一员、成了统治阶级。

孙二少给儿子求娶关老二的女儿。

关老爷拒绝得很高大上,门不当、户不对,孙家不配。

“我家的虎女咋能嫁给狗的儿子!”

“俺哥哥是汉室宗亲”,基本挂在张小三嘴边。

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大哥只是利用兄弟这个动听的名词,借用兄弟出众的手艺和钱财。

冒充“汉室宗亲”也好,当山寨汉中王也好,根本没有关、张的份。

“血浓于水”,刘字划线,非刘家人,别想沾刘家的光。

“兄弟情深”、“情同手足”,早就抛到爪哇国去了。

“兄弟”只管出力干活,付出鲜血和生命,大哥只管收获利润、建立自家基业。

跟老关、小张商量都不商量,解释都不解释,就剥夺了哥俩的股东资格。

甚至一句贴心话都懒得说,就像后世的赵匡胤用一杯酒夺兵权,安慰关老二、张小三大受打击的心灵。

5.

刘老大做死关老二,怂死张老三,从肉体上消灭了两个投入最大的原始股东

作为打工老汉,老关还没有回过神来,“汉中王”已经派人前来下达命令,叫老关只身一人,迎战曹瞒、迎战孙二少。

一个人独当当时的两大强敌。

刘备集团全上手都打不赢其中的一个,如今让老关一个人把活全包了。

叫老关不光守好荆州,还要进军樊城。

四百多里远的两座城池,老关一个人又要守,又要攻,攻下来还要守。

刘大哥在成都,娶个美丽小寡妇,抱在怀里不撒手,根本不管老关的死活。

诸葛亮“料敌如神”,“用兵如神”,只管在“自成都至白水,共建四百处楼堂馆所和办事处、接待处。”有意装作不知道前线有战事。

张老三、赵子龙、马超等一众“英雄”,根本全部失踪,都不知道 在干些啥。

长达半年里,没有一个人关心关老二,没有一兵一卒、一根草一粒粮增援关老二。

直到关老二兵败襄樊,丢了荆州,掉了脑袋。

大哥有一天突然“浑身肉颤,行坐不安”,做恶梦梦到阴风鬼影里,关公哭着要大哥报仇,才想起荆襄有战事,二弟很危险。

刘大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显意识的所思和担心,储存在潜意识里,这一天出现在梦里。

暴露出刘大哥早就知道关二弟会死,早就担心这一天的到来。

6.

关老二为大哥的山寨战死,张老三为关二哥报仇遭人杀死,刘老大只装哭,就不死,誓言“同年同月同日死”又成了最动人的骗语

把二弟弄成“烈士”,叫二弟成“仁”,大哥哭得死去活来,就是没有一个字给大家交代,为啥半年里叫关老二一个人硬扛曹、孙两霸。

也不交代,为啥把哥仨的公司倒腾到自己一人名下。

不解释、不说明,以实际行动践行毒誓也行。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抹脖子上吊、跳楼喝药,就算扎势表演,总得哄哄大家的眼睛吧。

可惜,大哥的“深情”都在哭和眼泪里,半点“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念头都没有。

嚎哭和眼泪之外,口口声声要“为二弟报仇”继续消费兄弟的英魂。

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过去了,都快两年了,“为二弟报仇”仍挂在嘴上,只有声音,不见行动。

小三张飞实在按捺不住了,跟当年结义时出钱、出枪、出人成立公司,叫大哥当总经理一样,傻不楞登跑到成都,哭着喊着,要大哥出兵给二哥报仇。

大哥本来就三心二意,诸葛亮一大班人,包括荣誉“兄弟”赵云,都被曹、孙发动的荆襄之战吓破胆,根本不敢兴兵。

张小三这一闹,惹祸上身,大家都盼着他消声匿迹。

老人家不负众望,借酒浇急,越喝脾气越暴燥,爱打谁,就打谁,爱怎么打,就怎么打。

终于打得两个部下受不了老人家的暴虐,恨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趁老酒鬼醉生梦死,砍了他的脑袋。

老三上西天,跟二哥去会合,老大耳根子清静了,主张出兵报仇的力量消失了,大家都高兴。

关老二做烈士都快两年了,刘老大才感觉自己的肌肉鼓了,下决心发动战争,企图重新夺回荆州,打通通往中原和长江中下游的战略要地。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继续把刘家山寨做大做强,这就是夷陵之战。

但大哥绝不大声说出自己的真实目的,而是继续消费二弟和三弟,以为“二弟报仇”为旗帜,以三弟的死为动力,把战争打扮成一场“复仇”之战。

大哥的“义气”继续升华。

大哥的“兄弟情深”持续让大家感动。

大哥的“情同手足”满满都是“真的”。

大哥玩政治、玩军事都不行,玩世道人情、玩两个肌肉发达的傻大哥,一肚子的才!

更多精彩,欢迎关注“三国公社”。千年大骗 // 看刘备怎样坑“关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