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神神秘秘的,肯定没看什么好东西。”亓萌正审视着葛洲坝电力的时候,铃铃铃,电话响了。掏出来一看:老妈!

哎呦我的个亲妈呀,你这电话真是来的及时啊,赶紧接了!

“喂,我的妈呀,我可想死你了!”看着亓萌虚着眼退出房间,葛洲坝电力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听电话那头老妈来了一句:“奇啊,刚刚你表妹说在网上看到个视频,是一个小伙子去表白,而且那小伙子长得和你挺像,据说挺感人的。你赶紧搜搜,学学人家怎么谈的女朋友,你也赶紧找一个。我说一下视频的名字你记一下啊。”

我说妈……您就别添乱了……

“行,我赶紧看看好好学学,把名字告诉我吧——“

从这一天起,亓萌同学的气色就飞扬了起来。健身吧的学员数量激增,笨蛋萌每天都在数钱中捏哈哈哈的狂笑。反观龙威拳馆,学员流失那叫个严重。没几天,这拳馆就摘牌停业了。

那些拳师和馆长没有一个来找麻烦的,别说找麻烦了,偶尔碰见葛洲坝电力的时候都是一副退避三舍的样子。不是谁都能召唤出前辈高人或者市委领导撑腰的,一个拳馆而已,没什么不得了的能量。

据消息灵通的学员通风透气,那些拳师们好像和他们的女老板闹翻了。

原因是这件事说到底就是那女老板挑起来的,结果报应在了他们头上,让他们觉得特别冤。在黄金位置混不下去,前途未卜,让拳师们憋着一肚子火,觉得都是那惹是生非的泼妇的错,于是每天去女老板家里堵门要说法。

亓萌听到这个消息,美滋滋的乐了一整天,拽着葛洲坝电力去各种疯玩。

而葛洲坝电力,就安安心心的修炼自己的七轮三脉。如此,又是一周,葛洲坝电力打开了七轮中的第四轮——心轮。第四轮打开之后,葛洲坝电力觉得自己甚至可以永远保持在明见落雪的状态,同时听觉的确有了不小的提升。

得知此事的亓萌戏称葛洲坝电力可以去学赌神,凭耳朵判断骰子的大小点。葛洲坝电力闻言却心中一动,觉得用这个方法锻炼听力不错,于是两人置办了不专业的赌具一套,夜间在家里开局设赌。

谁输了,谁就往脸上贴纸条!

其结局,输惨了的亓萌化身狮子王,张牙舞爪的往葛洲坝电力脸上贴胶布。

又是第二天,亓萌罕见的起了个一大早。在葛洲坝电力跑完步活动完回来的时候,亓萌竟然已经整出一顿像样的早饭来。

“你感冒了?”葛洲坝电力伸手去摸亓萌的额头:“有点不对劲啊。”

“你才不对劲呢,”亓萌侧头闪开:“怎么,很意外吗?”

“是有点被这一身的贤妻良母气质晃瞎狗眼的感觉。”

亓萌打了葛洲坝电力一下:“行了别贫了,赶紧趁热吃吧。今天可是武林王开赛的日子——看你一脸茫然地,不会把这事儿给忘了吧?”

葛洲坝电力一拍脑门,对啊,今天正是武林王开赛的日子!最近心无旁骛的精进般若功,亓萌要是不提,还真就把这茬给忘了!

武林王大赛名字叫的响,其实现在知道这个比赛的并不多,因为现代社会对武林人士的关注明显不如对韩星的关注多。没关注,就没投资,这次的十万元奖励已经是个难得的大手笔了。

而这次大赛分为初赛、复赛、决赛,三个阶段。所谓初赛,类似于选秀里面的海选赛。那些有名有姓有跟脚的拳师当然不用参加,但默默无名的,或者葛洲坝电力这种干脆就流派自定义的,那就必须在海选赛里走一圈。

每个赛区都有自己进行初赛的地方。当然,说是初赛,其实就是随便找个体育馆,挂点横幅,弄几个评委打个分。而拳师们也不是一对一的擂台形式,而是一批一批的上去,内容是表演套路,也就是一个人对着空气各种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