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MM善,天下人与己善;关心别人,快乐自己。

与MM善,天下人与己善;关心别人,快乐自己。

—————————————————答杨君书


....老杨老杨,叫我怎么说你呢?套用一句台湾“国防部”的名言: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老乔文章气势雄浑,有飘逸之气,无绮丽之风,你这样说老乔,委实有些冤枉老乔了。而我嘛,嘻嘻,向来以为全心全意为MM服务为己任,善言会道擅变、能灌且水是一点也不错的评语,阁下以“柳三变”相赠,有辱薄名,请兄长将“温八叉”一同慷慨相赠,何如?铁血脸皮之厚,无出于楚云飞之右者,望兄长成全,不求显扬于铁血,但求闻达于花园,何如?若兄长不相信小弟“铁血第一全心全意为MM服务、善言会道擅变、能灌且水之大滑头! 铁血第一大错不犯、小错少犯、折腾捣蛋不可不干之绝世好手! ”之名,则MM区前任斑斑一朵时光、现在的兰MM、海百合、bandiangouMM、林姐姐、花园的月、飒姐姐,小七兄弟、以及水区的美丽姐姐、玫瑰姐姐、“老实人”飞雪、破坦克、画魂MM、弯刀2005MM、警察MM、牛MM、公主MM、笑漠红尘和我们“乌龙山”的老大及众兄弟连同水区的朋友均可以为我做证:十足真金,如假包换!

....就知道你会用“温、柳”二人来折腾我和老乔。老杨啊老杨,我的:“

楚云轻飞重霄九,

老杨提问在下头;

闭目塞耳浑不知,

不关温来不关柳。


切!我挽起衣袖来‘打重’!”


....这个发言乃是回复你在120楼的回帖,为什么我不接着回复你的后面的回帖呢?在花园我不下套子,可也没说不喜欢看你自己“画地为牢”呀!以“不下”对“画”,乃上之上者,乃大之大者,这才是“水”的最高境界,倘若楚云飞辜负了“铁血第一水”之称号,岂不汗哉?!请看我说“打重”时用了什么表情,借鉴我文章里的话兄长能明白“打重”之意,我不再多言。所以我就闭目塞耳浑不知,不关温来不关柳。 因此,“温、柳”评语请让楚云飞肩扛手提得了,非自夸能“温”,有铁证如山于下:

http://61.157.205.123:81/post_1288522_1.html

....这里我看见月姐姐说熊猫“左盼右故久,得竹三五竿”,并且熊猫还摇头晃脑食竹为乐,于是便跟上:


熊猫进花园,

真是太稀罕;

此处本无竹,

惟有月一弯。


....后来陆续发现他们说到“消散”,又看见这是“卢虹”的帖子,于是我又继续跟上:


断虹笑从水边升,

国宝慵自竹丛起;

楚云轻扶绿轩窗,

喜看消散画眉时。


才饮长沙水,

复砍卧龙猫。

卢虹腰肢软,

消散容颜娇;

乔峰鸳帐酒,

大云凤台箫;

花园常彻夜,

楚云不早朝。


....接下来呢,云大出来了,又跟了上来,不过云大人老实,不像我一样嘻嘻哈哈的,估计你就是看见我“楚云轻扶绿轩窗,喜看消散画眉时”、“卢虹腰肢软,消散容颜娇”这几句艳慕不已且认为有轻薄之嫌,所以才跑到我的帖子里想“布钩”,可惜,我看出了你的手段,后面不回你的帖子,所以,后来的事情证实了“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还有一个证据:我看见秋楚楚MM发了帖子半天没有一个人回帖的情况下去说:“都是‘楚楚’家的,我来看看。”西漂以远兄弟还偷偷地笑:“原来还是个MM,怪不得楼上这么快就跑来了。” 在水区就不用我寻找例证了吧?大家都知道。

....其实换一种角度看我的上面的“打油诗”,你应该体会出:与MM善,天下人与己善;这就是“关心别人,快乐自己”!这是我在铁血溜达出来的经验,楚云飞愿表芹献。兄长身上正气颇有余,嬉笑尚不足(云大对你的评语说得好),哪里比得上我:


脚踏离合器,

手握方向盘;

进退能自如,

左右亦逢源。


....这就是年龄的悬殊啊,请兄长三思。

....你的那篇帖子转于水区,也没有什么,兄长且宽心怡神,听兄弟给你谈谈“水”文化:

....请不要小看了水区:水区也有锦绣文章,绝妙词赋。我林姐姐以“十六字令”盖楼,风范于前;月姐姐病中拜年,光彩在后;连城兄弟铁骑楼赋挥洒自如;骄狼之笔,尚无佳续;玫瑰姐姐也说:“楚楚的铁血风雨成了精华专业户。”铁血有卧虎,水区有潜龙!古人云:不以成败论英雄;阁下看今日之铁血,自“水”、“罐”、“灌”被我承杜甫之风,赋予其崭新含义后,已经呈现出“百水齐飞,百灌齐放”欣欣向荣景象,这次改版也借鉴了“水”的定义,可以说也惊动了高层,尽管他们嘴上不会承认,但是实际上就是这么回事!在水区,无论你是政坛精英、商界巨贾、抽烟之鬼、品酒之仙、士子佳人、贩夫走卒,在那里没有贵贱之嫌、高低之分、汉夷中外之别,无论你要正正经经,无论你要嘻嘻哈哈,无论你要交友聊天,均能有所收获。我更盼诸君能发挥大无畏的英雄气慨,做到“纵然斑斑刀斧恶,提水敢灌三千楼”,灌出一个朗朗水世界,灌出一个和谐的氛围来!

....兄长以为然否?

....与MM善,天下人与己善;关心别人,快乐自己。这是构建和谐论坛的条件之一!





注:该文章本来与老杨的“戏”有关,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我只好去发在文化区,再后来又因为一些原因我有只好叫小七砍了,重新还文于水区,当不影响原创性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