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人的天堂(连载一)

一等兵joyce 收藏 6 40
导读:[原创]一个人的天堂(连载一)

一个人的天堂(连载一)

第一

“脉搏、心率、输血、电击……”当我泪流满面地站在急救室的门口,任眼泪肆意从我的的脸上流下来。


一件“真维斯”的蓝色牛仔裤和粉红色上衣,再加上一双“匡威”,素面朝天这就是我。记得那时我爱看书也喜欢运动,每天疯个没完美了,累了就抱着“琼瑶”、“张爱玲”躺在自己的小天地里想象着自己的明天,想象着也和书中的主人公一样来一次轰轰烈烈的恋爱,所以我也从来没想到过会和他相爱。


他,一个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男孩,我怎么会喜欢上他,着还得从相遇说起。我爸爸总是有多的我见也没见过的朋友,他们之间的应酬很多,现在的我也会经常被我老爸请去替他称称场,帮他挡挡酒,于是我就顺利地当起了我爸的“秘书”,那天我爸和他一个叫吴朝的朋友吃饭,照例又把我叫上。一个年龄和我仿佛的小孩也坐在那里。席间我充当我的角色,努力地不使我喝太多的酒,而是把酒更多地给吴老板,这样爸爸的生意就能更好地向一个他自己计划的方向发展,就这样你来我往,渐渐地我喝的也有点多了,只觉得天旋地转,就这样我觉得我自己不太能控制自己的行动时,我只得临时退场,准备自己打车回家。可这时候吴老板也喝高了,非要亲自去送我,他们朋友都说他不让他去,他还是非要去,就在这是坐在桌子角落里的小伙子说话了:爸,还是我去吧,你现在也开不了车。就这样他们都同意小吴去送我。


我站在酒店门口,被冷风一吹,醉劲反倒醒了一半,他去开车,我在这里等他。一辆白色的奥迪缓缓驶过来,他招呼我上了车,看着街道两边刺眼的霓虹灯,经过冷风这么一吹反倒有些难受,就有点想呕吐,反正也就快到家了,就这样忍一忍吧,可是心里的酒菜如翻江倒海,好不容易到了家门口,他过来给我开门,我刚出车门就吐,他根本没闪躲,结果可想而知。从此我就知道他叫吴言,他也知道我叫倩倩,就这样我们就认识了。


从此,吴言就经常来我家找我玩,他爸和我爸的生意也是合作的非常好。和他接触时间长了,慢慢知道了,他小时侯是个苦孩子,从小妈妈就去世了,因此他也没怎么享受过母爱,唯一不缺的就是父爱,是当兵的父亲和奶奶手把手把他抚养大,他也最爱他的奶奶和爸爸。他爸爸为了他从部队专业,自己承包了个工厂,开辟出了一块天地。生意越做越大,在他上高中时候,父亲便把他送到新西兰学习。我和他相见的那一晚,他刚从国外毕业回来不到一个星期,爸爸为了让他见见世面就把他领到了应酬场合上。


一个人的小空间确实很美好,我每天还是照例看书,和吴言见面,唯一不同的是我从此再也不为我爸爸挡酒了。要是不愿意去上班我就请假,反正单位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那年天气出奇地热,好不容易等到了休息的长假,他便约我一同出去旅游,那时候他也刚刚上班。我们和就几个朋友一起相约去爬山,他们开车,我负责当导航员,虽然女孩子天生方向感不是很强,可在我这里却是完全不一样,我对路的记忆比我对英语单词的记忆要深刻的多。在满车歌声的陪伴下我们到了大山脚下,看着连绵不断的山峦,此时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它,有一中气魄从它的脊梁中透出来,只能感觉到它庞大的气息,从钢筋水泥建筑物、繁华喧闹的都市走向翠绿、幽静的大山,看着这里的美境,不知不觉已被它陶醉了,真想现在就扑到它的怀抱中去感受它、体会它。“楞的干什么呢,快走吧,刚来了就被它征服了,已经沉醉其中了。” 他说, 也只有他能理解我,知道我现在的想法。


我们五个人组成一个3小型的登山攀爬队,队长一人一队,剩下两人一队,自然我和他就是一队了,我们在队长的指导下开始规定了个登山方案:那就是看看哪一队能第一个登上山顶,最后一个就要受到惩罚,那就是负责今天的晚饭了。


开始登山了,队长一马当先,首先冲到了最前面,我们几个争先恐后,都努力地往上爬,一个多小时后我的劲头已经降下来一半了,走几步就要休息休息,体力已经支持不住了,可往上看,才爬了这么点,吴言说咱们休息休息再走吧,看你都挪不动了。接受建议,我们索性就在石头上坐下,坐下我就不想起来了,我说不想登山了,最多我请他们吃晚饭。可他说不行,这不是晚饭的问题,而是你对自己的态度。现在想起来他比起小说里的男主人公可是好多了。休息了一会我们又上路了,一路上他有说有笑,不停地给我打气,还帮我把我的背包全都背上,减轻我的负担。现在想起来他的好还历历难忘记。就这样我也坚持到山顶,自然是我们俩最后,晚饭当然是我们两人负责了。


在山顶领略了大自然的美丽和伟大,到这里我才知道体会到山的美丽,才明白“登泰山而小天下”的意境。等我的抱怨和感慨全部发表完后,我们开始下山。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完全不如上山简单,我们都小心翼翼地慢慢地抓住往下下,而此时,手被吴言紧紧抓住,他生怕我一不留神,出点什么事情,而我也依旧大大列列地完全不在乎。快到山脚了,我已经看到我们的车了,我高兴地跳起来大喊,这一跳不要紧,落下来的时候脚没站稳,我脚下一软,就听见脚腕响了一下。撕心裂肺地疼,两眼一黑,就再也不知道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