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中兴启示录

如果后人作传写书,会把2018年4月之后的中国经济,称为后中兴时代。中兴通讯以这种方式写入史书,不知是幸,亦或不幸?

为什么说4月后的中国经济,是后中兴时代?

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先看一个来自网络的段子:[indent]

一个硬件工程师的一天:

上午上班,打开Windows系统(美国)的电脑,开始做摞代码,代码写完,调用mentor(美国)的仿真器,仿真一个小时总是出错,拿MATLAB(美国)算下几个参数,发现之前算错了俩,修改参数重新开始。仿真通过了,打开Quartus软件(美国)生成bin文件。

吃了午饭,继续干活,将bin下载到FPGA芯片(美国),信号不通,打开PCB工具(美国)查看电路板是否有虚焊,用安捷伦示波器(美国)点一下,发现了原因,飞了几根线,单板CPU上wind river(美国)系统打印正常,再测就OK了。

下午时间已经过半,开始测ADC接口,用Adobe(美国)打开ADI芯片(美国)手册,看了半天搞到傍晚终于搞通了第一块单板。

晚上开始拿安捷伦频谱仪(美国)看空口信号,反复调测一直到半夜,终于达到要求,长舒一口气,准备第二天调测第二块是TI芯片(美国)的单板。

突然看到老婆发来消息:

XX小区楼盘又涨了,都怪你天天加班,加个锤子?不知道早下手!!这下幺儿没得地方读书了...”[/indent]

小区楼盘上涨的问题……不在本文讨论的重点内,本文讨论的重点是:这个段子背后所反应的问题,一个非常严重的,致命的问题:

犀牛给这个问题起了个名:产业生态安全问题!

当今世界的经济,不是孤立的、割裂的,而是上下游联系极其紧密的产业链,甚至是比产业链更复杂的:产业生态!

什么是产业链?最简单的定义就是,一个产品的生产,被分割为不同的流程,由不同的企业分工协作、共同完成。

以一部手机为例:首先,需要芯片、屏幕等硬件配件;然后,需要操作系统等软件;之后,由手机厂商进行组装生产成整机;最后,由应用程序开发商,在操作系统的基础上开发出各种APP.

犀牛校尉:中兴被美国封杀后,无意间暴漏中国高科技一个致命问题!

图片来自网络资料

产业链的特点是分工协作,每个企业负责自己擅长的一面,优势互补,把整体的效益做到最大化。

那中国最大的优势是啥?

人多!

我们回顾一下就会发现,过去十几二十年,中国大多数企业,是靠人口优势发展起来的。中国人多,市场大,所以做营销型/渠道型企业、技术应用型/用户体验优化型企业,是最经济的选择。

营销和渠道型比较好理解,粗俗点的解释就是卖货。

至于技术应用和用户体验优化:举个例子,技术型企业研发出续航50小时的电池;应用型企业把这个最新技术应用到自己生产的手机里;优化型企业设计了个精美外壳,拿了国际设计大奖……

无论是营销/渠道型,还是应用/优化型,你会发现,这些企业是离用户,离市场最近的。他们根据市场来调整产品,再通过规模经济做到利润最大化。

没事的时候,大家各自安好,但是一旦上游技术型企业发飙,给你断货了,就像这次中兴,被断掉芯片和操作系统,就玩不转了!

这个时候大家开始着急,意识到中国电子产业“却心少魂”(心是芯片,魂是操作系统)。于是想要追赶,但当你再深入的了解点这个行业后,会发现,它不是那么好追赶的!

为啥不好追赶?

它不仅仅是产业链的问题,还是产业生态的问题!

还拿手机说事儿:如果现在有一家企业,要研究新的操作系统,先不说技术的难度,就算你研究出来了,然后呢?谁肯用?用户习惯了安卓和IOS,APP开放商们也习惯了安卓和IOS。更要命的是,

随着一家家APP开发商投入安卓和IOS的世界,这两个操作系统变得更加强大,演变成了一个生态。这个生态,具有强大的排他性,如果你选择接入这个生态,例如做一个APP开发商,那么恭喜你,这个生态会很欢迎你。

如果你想另起炉灶,再搞一个操作系统呢?对不起,这个生态会让你举步维艰!

犀牛说的举步维艰,不是对方打击你。而是下游企业和用户,让他们迁徙的成本太大了、太难了!APP开发商习惯了在安卓的环境下做开发,习惯了很多基于底层系统的开源系统;用户习惯了安卓手机。

让他们做转变,无论是使用习惯还是经济成本,都是难度很大的!

就像开头的那个段子,一个芯片的研制过程,需要用到十来个软硬件工具,这些工具间互相配合,共同组成了芯片研制过程的生态。当这个生态控制在一个国家手里,其它国家,就只能做最下游的零部件组装商。

元器件和操作系统的上游核心生态握在别人手里,就是整个产业链和产业生态的命脉,握在别人手里!

这个危机,叫做产业生态危机!

二、后中兴时代,产业生态安全至关重要!

这次的中兴危机,引发了网络上广泛的讨论,其中一个观点就是,把高科技和外卖、茅台对立起来。一个茅台的市值比整个半导体行业市值都大,是有问题的。

这种观点,本来不是基于严肃理论层面的分析,只是网友们的一种情绪表达而已。但没想到,这时候一些所谓人文派跳出来了,说中国人有权力享受外卖、共享单车等便民服务,甚至上升到战略层面,说中国经济的发展,应该由市场主导。

这种市场主导的思维,有很大问题!

市场是逐利的,市场也是讨厌不确定的。为什么越是大公司,转型越难?因为对流程化和确定性的追求,已经阉割了很多大企业创新、转型的能力。

如果让市场来引导企业经营。那么中国电影市场将成为烂片、甚至洗钱电影的天下,没有人去打磨经典;那么所有的企业都会去做流量生意、追逐风口;那么将没有一家企业,愿意沉下来,深挖产品,钻研技术。

而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中兴的教训,还不够惨烈吗?

1987年,43岁的解放军团级退役军官任正非,与6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集资,加上个人的转业费3000元,凑成2万元人民币,创立了华为。

此时,联想已成立两年,并凭借着中科院计算所的技术基础,快速做大,在短短十年内,成为全国计算机行业排名第一的高科技企业。把华为远远甩在后面(1995年,联想销售额67个亿,华为才15个亿,只有联想的五分之一)。

然而到了1996年,联想改变战略,提出走贸工技路线,华为则坚持技工贸路线。20多年过去,今日的华为,早已一骑绝尘,成为民族科技骄傲。

贸工技和技工贸之争,就是市场主导和技术主导之争。

从市场往后推,第一步是市场,第二步是销售,第三步是采购,第四步才是把采购来的技术转化为自己的技术;从技术往前推,第一步是自主研发的技术,第二步是产品,第三步是市场,第四步是从市场赚来的钱再投入到技术研发中。

中兴事件告诉我们,完全由市场引导,很难掌握自己的核心技术。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就会存在产业生态危机,随时可能被产业链上游卡脖子!

2012年,任正非在回答“已没有生态空间,为何还做终端操作系统”时说,应尽量使用国外的好东西,包括高端芯片和操作系统,但要有战略备份,“别人断了我们粮食的时候,备份系统要能用得上”。

任正非考虑企业战略的出发点,就不是市场利益导向,而是企业生态安全导向!

而在后中兴时代,这种对产业生态安全的重视,将上升到举国共识层面,将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家,主动承担起维护国家产业生态安全的重任。

中国经济发展这么多年,并不缺市场导向型的企业,却的是技术导向型的企业。不缺懂市场、懂用户、懂赚钱的企业家,缺的是有产业生态危机感的企业家。

中国经济的未来,不是非此即彼,而是应该更加多元。我们不反对大多数企业家完全以市场和利益为导向;但我们要鼓励和呼吁,越来越多的企业家,以研究自主技术为导向,以维护国家产业生态安全为导向。

三、产业生态安全的建立方式?

2017年4月,网络上有一篇关于中国芯片产业的文章,流传甚广。该文重点宣扬了一家叫“中微”的半导体企业。文中最激动人心的消息是:“当所有的巨头还在为10nm、7nm技术大肆进军的时候,中国中微正式宣布掌握5nm技术”。

犀牛校尉:中兴被美国封杀后,无意间暴漏中国高科技一个致命问题!

中微创始人尹志尧

但是在这篇激动人心的文章发布后,中微却发文澄清,说道:

实际上,正是中微的客户——国际一流的集成电路制造厂商,推动了芯片技术和生产一代又一代的进步。中微作为设备公司,是向他们提供可加工先进器件的设备,协助他们实现新一代器件的开发和生产。中微不可能脱离他们的5纳米技术开发,而独立地掌握5纳米技术。

中微做出这番澄清的意义何在?搞清楚这个澄清的背后含义,就知道,中国的产业生态安全该如何建立:

第一·融入生态

首先,我们看下半导体的产业链:

图一:

犀牛校尉:中兴被美国封杀后,无意间暴漏中国高科技一个致命问题!

图二:

犀牛校尉:中兴被美国封杀后,无意间暴漏中国高科技一个致命问题!

图片来自网络资源

通过这两张图我们可以看到,芯片产业只是整个半导体大产业链的一个环节,而芯片制造又是整个芯片产业链的一个环节,芯片制造设备则仅仅是芯片制造的一个环节。

中微的产品,刻蚀机,就是一种芯片制造设备。

事实上,就算芯片制造设备,也分光刻机、刻蚀机等好几种。太复杂,犀牛就不网上贴图片了。

中微为什么要发这个声明?

因为从事实上看,中微的核心产品蚀刻机,仅是芯片制造的一个环节,它的进步离不开整个芯片制造业的进步。中微是融入这个生态,在这个生态中占据一席之地,并和生态一起成长,而不是挑战整个生态!

这个道理放在中国发展产业生态安全上,也是一样的。要想维护产业生态安全,不能采用“挑战”、“取代”的思维,而是应该用“融入”、“推进”的思维。

发展自己的自主技术产品,并接入整个生态,先接入,再强大,最后推进整个生态的发展。这样做,才是维护中国产业生态安全最理性的做法。

而过去的“挑战”、“取代”思维,先不说会引起它国的敌视,从技术上看,也几乎没那个可能。

第二·关键点卡位

过去很多人以为中国什么都能造。中兴事件打破了这个迷思。那么是不是我们就要奋勇向前,什么都造呢?从硬件到软件,从芯片到操作系统,全部投入呢?

通过前面的分析,我们已经知道,这是非常难的。

最靠谱的做法,就是关键点卡位。

例如,中微卡的是芯片制造设备的位,如果中微成为世界芯片设备企业前三,那么今天中兴的危机,就不会发生。原因很简单,

你不卖我芯片,我就断了你的设备,你有技术没设备,造不出芯片!

按照这个思路,在整个产业生态中寻找适合自己的关键点,先聚焦,再ALL In。先占一个阵地,再扩大战果。这种关键点卡位的战法,比全面开花要靠谱些。

四、后中兴时代,企业和个人的机会

为什么说4月后的中国经济,是后中兴时代?

因为中兴事件的发生,正卡在中国经济转型、产业升级的历史关键时点上。这个事件会成为一个浓墨重彩的注脚,在中国经济转型的历史上,留下印记。

后中兴时代,中国企业,特别是巨头们,会意识到,产业生态安全比市场和利润更重要!

在这个趋势下,企业和个人都将迎来属于自己的机会:

企业的机会有三:

第一·半导体、元器件企业获得的投资将增加;

第二·其它领域的技术创新企业,将会得到更多机会。技术创新并不全是大投入的(大型半导体工厂的投入是百亿美金级别),也有一些小而美的。在一个小微领域发力,也是大有机会。

第三·随着中国在技术上游的突破,下游企业的成本将会下降,届时,将迎来新一轮的应用型/用户体验优化型企业的爆发。

而个人的机会,就是关注行业排头企业,握住时间的玫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