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提起滇军,人们往往只知道护国首义、血战台儿庄、赴越受降等壮举。鲜为人知的是,滇军曾建立一支中国较早的空军。在今天看来,当时的云南空军规模或许不值一提,但是,我们可以从中管窥中国空军拓荒者的艰辛和可敬之处。

创办航校,培养人才

1922年春,唐继尧二次回滇,重新登上云南督军的宝座,决心大力兴办航空。同年秋,唐继尧在广东籍的旅美华侨中物色航空人员,聘请刘沛泉等人前来云南创办航空学校,并准备购买飞机,云南空军由此诞生。

云南航空学校是中国最早的航校之一,校址位于云南讲武堂内。航校学员入学后要在讲武堂接受半年军事训练,毕业时获得的也是讲武堂的毕业证,因此被称为“讲武堂里的航校”。

飞跃历史的天空——民国时期云南空军始末

云南陆军讲武堂旧址

1922年冬,云南航空学校在昆明、贵阳两地招收第一期学生。贵州省主席袁祖铭正计划发展空军,鼓励贵州省立中学、师范学校等学校的优秀学生报考,最终择优选派了张有谷等16人。

在招生之初,昆明报考的有志青年为数不少。正当许多人踌躇满志之时,航校教育长王狄仙和教官张子璇在驾机飞行时意外失事。虽然两人大难不死,但让许多报考飞行班的年轻人望而却步。鉴于飞机失事对学生报考的影响,唐继尧特选送两名富家女孩入学,以鼓励学生报考,首开中国女子学航空的先河。

1922年12月25日,云南航空学校第一期正式开学。30名学员被编为一个航空入伍生队,与讲武堂第17期入伍生共同讲训。1923年4月,唐继尧又批准朝鲜藉李英茂、张志日、李春、权基玉(女)4人入学。

云南航空学校学制为两年,计划入伍训练6个月,航空训练1年半。由于向法国订购的教练机一再延期交运,虽经若干次交涉,至1923年9月才运到昆明,10月开始上机训练。

飞跃历史的天空——民国时期云南空军始末

云南航空学校第三期部分学员合影

云南航空学校一开始就被法国顾问控制。法国顾问将学员编号,对学员采取不信任态度,在空中操纵时稍有差错,便以“猪”“蠢才”等言语辱骂,甚至故意推迟学员放单飞时间。原计划于1925年毕业的第一期飞行班,一直拖到1926年7月才毕业,全班飞行合格毕业的只有张有谷等12人。被淘汰下来的22人,全部改学机械科。

1922~1935年,云南航空学校先后开办4期飞行班、2期机械班,飞行科结业142人(其中女飞行员13人),机械科结业100人。

修筑机场,订购教练机

云南山高谷深,修筑公路耗时费力,成本甚高。唐继尧决定择战略要地先行修建机场。今天仍在使用的昆明巫家坝机场,即是他主政时修建的首个机场,也是当时仅次于北京南苑机场和杭州苋桥机场的中国第三大机场。到抗战爆发时,云南已有24个机场,遍布滇南、滇西和滇东各地。

修筑机场时,云南省府强令各县限期完成,修建机场不给经费,包括占地、迁坟、拆房、招工等都没有补偿。所有机场的修建没有超过3个月的,最快的楚雄机场只用了24天。在抗日战争中,这些机场为支撑中国空军抗战,起到了重大作用。

飞跃历史的天空——民国时期云南空军始末

法制高德隆G Ⅲ型教练机

在中国近代史上,法国一直视云南为自己的势力范围,而唐继尧在政治上也主要依靠法国支持,法国则利用唐继尧巩固在我国西南部的势力范围。所以,云南航空学校使用的教练机主要是法制的。

法制高德隆GⅢ型教练机 1914年,法国高德隆飞机制造公司推出了高德隆GⅢ型机。此机由高德隆GⅡ型机改进而来,主要改进是以通用标准式副翼取代原软边后缘副翼,座仓改为前后纵列双座式。由于此机机体结实,不易损坏,在一战初期担负战场侦察和炮兵观测任务,作战区域遍及西欧、巴尔干半岛及俄国前线。1916年,随着航空技术的进步,无武装且速度慢的高德隆GⅢ型机退出战场,只用于训练。一战期间,高德隆GⅢ型机共生产了2450架。1924年,云南向法国采购了6架高德隆GⅢ型初级教练机,用于航校训练。

法制波特斯25型战斗机 1924年,法国波特斯飞机制造厂推出了波特斯25型双座双翼战斗机。上翼装有副翼,翼梁、翼肋均为木制,外包蒙布;衍架式木制机身前段为层板外壳,后段为蒙布;机首装有一台450马力的液冷式发动机;散热器上方装有2挺7.7毫米航空机枪;后座为侦察座舱,可安装大型照相枪,或一挺7.7毫米活动机枪;机腹及翼下可挂载炸弹,载弹量200千克。该型机设备完善,装有夜航灯、机内照明、无线电通话系统、飞行服装加温装置及供氧设备等。

波特斯25型战斗机及其改进型号是20世纪20年代中期至30年代初期法国空军的主力机型,产量高达4000余架,各种改进型号达87种之多,外销多个国家。该机坚固耐用,维修简易,在法属印支地区一直服役到1945年。1933年,云南购买了4架波特斯25型战斗机。

飞跃历史的天空——民国时期云南空军始末

法制波特斯25战斗机

法制布莱格273型战斗机 该机由法国布莱格飞机制造厂生产,机体骨架为钢制,非常坚固。机架上装有短舱式机身,头部安装发动机,其后方为驾驶舱、侦察及射手舱;机身外敷铝制蒙皮;全金属张臂式上下机翼,以两组倒V形支柱连结上翼于机身驾驶舱前方,上下机翼间以一对斜撑的V形支柱相连接。主翼结构为钢制主梁,配以金属翼肋,外蒙铝皮;发动机为依斯班洛·秀材12缸V型液冷式发动机;主油箱位于下翼内,紧急时可拋投,滑油散器备有自动循环及热控装置;机头安装有一挺7.7毫米口径固定机枪,后舱环形枪架上装有7.7毫米双联活动机枪一挺,翼下可挂载炸弹400千克。20世纪20年代,云南曾购买了6架法制布莱格273型战斗机,用于训练和作战。

莱茵·包格汉式B1型飞机 该机为美国莱茵飞机制造公司生产的四座客机,机身为铬鉏钢管焊接骨架,木质整形隔框,外敷蒙布;支架式上单翼,桦木实心翼梁,层板桦木合成翼肋,外包层板蒙布,尾组翼面亦为钢架蒙布式;起落架装有减震器,附有刹车主轮;全封闭座舱,舱内空间宽大,装有藤制座椅。

1929年4月,云南订购的第1架莱茵·包格汉式B1型飞机运到香港,命名为“昆明”号。4月中旬飞到北海,4月27日10时从北海起飞,沿西江而上,进入云南境内,经百色后,过宜良,16时20分在昆明降落。全程900多公里,历时6小时,开辟了当时我国国内最长的航线。同年秋天,云南订购的第2架莱茵·包格汉式B1型飞机运抵香港,命名为“金马”号。适逢云南、广东两省出兵攻桂,广东借用“金马”号前往梧州前线,不幸失事坠毁。

飞跃历史的天空——民国时期云南空军始末

法制布莱格273型战机三视图

波特斯32型飞机 1928年,法国波特斯飞机制造厂推出了波特斯32型飞机。其构造为平直上单翼,木质翼梁,等弦翼胁,外罩蒙布;机身为木质衍梁结构,机身高度前后几乎相等,从侧面看机身特别硕大,因此国人习惯称呼其为“大肚波特斯”;机身与机翼间由钢管支架联结,起落架为交叉横轴式,机尾装有尾撬;驾驶舱为并列双座,客舱内安装有4把座椅,客舱地板下为行李舱。1930年,为赔偿坠毁的云南“金马”号,广东购买了1架波特斯32型飞机,命名为“碧鸡”号。

人才辈出,投身战场

云南航空学校承载了中国近代航空教育的起步之势,为中国空军甚至亚洲航空的发展提供了一大批优秀人才。1927年,在国民党中央军最早建立的5个航空中队中,第1中队中队长晏玉琮和第2中队中队长张有谷,以及第1和第3中队的大多数飞行员都是由云南航空学校培养的。朝鲜学员权基玉是云南航空学校培养的第一名女飞行员,后来参与创办了韩国空军,被称为“韩国空军祖母”。

1926年12月,活动在滇南一带的莫朴匪帮攻占了一个旧县城,唐继尧令第二军军长胡若愚剿办,并派航空队协助。12月2日,航空队队长柳希权率领张汝汉、张有谷、晏玉琮各驾1架布莱格战斗机飞达剿匪作战指挥部蒙自县城。午后,柳希权等人到胡若愚处报到。胡若愚说:“莫朴有三几千人,且占据有利地形。目前,我们和他在乍甸以北地方对峙,两侧都是高山,部队施展不开,硬攻牺牲太大,连日以来没有进展。”胡若愚在军事地图上指给柳希权等人看两军的态势,并向他们提出要求:“希望向乍甸一带的匪部进行轰炸,协助陆军的攻击。”

柳希权等人回到驻地,认真研究作战地图后确定了轰炸方案。乍甸位于两座大山之间,形成南北走向的一条大峡谷。飞机上的设备差,没有投弹瞄准器,只凭目测投掷偏差很大,会误伤老百姓。应该采用低空投弹,使用60千克爆破弹,飞机由北向南进行轰炸。

飞跃历史的天空——民国时期云南空军始末

抗日战争时期美国援华空军中的中美飞行员

12月5日,航空队开始实施轰炸。由于种种客观条件的限制,命中率不高。但是,飞机低空掠过和轰炸产生的巨大声响,对匪军产生了威慑作用。几天以后,胡若愚把柳希权等人叫到军部激动地说:“你们轰炸的效力很好,飞机一到,他们怕得很。”柳希权等人心想:在范石生率领军队打回云南争权的战役中,航空队没有起到作用,使陆军看不起空军。这次胡长官对我们有好评,就应该表现一下,以显示空军的威力。于是,他们决定:采取单机出动、轮番轰炸的战术。这一战术还真灵,土匪们经常被头顶上的飞机骚扰,不时被震耳欲聋的炸弹声惊吓,可谓吃不安睡不宁,瞻前顾后,提心吊胆。土匪军心动摇,无心作战,胡若愚的地面部队进展迅速,很快便逼进乍甸。最终,莫朴匪帮在受到猛烈攻击后,损失惨重、弹尽粮绝,突围逃跑了。

围剿莫朴匪帮的战役,航空队功不可没,致使一些原本无视空军的陆军军官开始对空军刮目相看。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中央航空学校(后改名中央空军军官学校)从杭州迁至昆明。在全国统一抗战的形势下,中央航空委员会指派该校副校长蒋坚韧负责接管云南航空队,并抽调张汝汉等32名飞行员到南京参加抗战,建立了15年的云南空军就此淡出历史。

飞跃历史的天空——民国时期云南空军始末

被称为“死亡之谷”的驼峰航线

在抗日的使命下,云南航空学校的毕业生纷纷赶赴抗日战线,空战和地勤的学员都怀着爱国之心,在艰苦的抗战环境中恪尽职守,坚持到抗战最后胜利。

据有关资料披露,抗日战争期间,晏玉琮任航空总指挥部参谋长,会同总指挥周至柔、副总指挥毛邦初,先后在上海、南京、武汉等地指挥空战。1937年8月14日,日机由台湾起飞偷袭杭州空军基地,晏玉琮参与指挥,令空军第4大队高志航大队长率战机追击,一举击落敌机6架,创下抗日空战中著名的6:0战绩。1937年8月22日,第6大队组成夜袭游击队,由支队长陈栖霞、副支队长李怀民、参谋吕志坚各率2架战机,在华东地区执行夜袭日军阵地的任务,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

抗日战争后期,以晏玉琮为主的云南航空学校毕业的空军军人,协同陈纳德组建的美国“飞虎队”,以及后来组建的中美混合大队,联合对日作战,保障了抗战物资源源不断地通过被称为“死亡之谷”的驼峰航线运往中国。同时,他们还协同陆军联合作战,打通了中印公路,取得了滇西战役的伟大胜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