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混在成都1.成长篇。学生时代

我扛着一卷铺盖,提着一个老式的黄帆布的大箱走在成都的火车北站。四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车站饭铺的包子油条在向我热情的招手,吃点东西还是先到学校?车站小偷会不会偷我的东西?箱子在左手,铺盖在右手,钱在内裤口袋里(内裤里面有个口袋,在鸡鸡的上面,呵呵,还有个拉链,不晓得现在还有没有这种内裤卖,那会没有银行卡,带钱只有这样哦),通知书在箱子的第二个小格里面,小心不要报不到名..........1992年的我在成都车站是多么的晕头涨脑!


那会香港的黑社会题材的片子刚在内地流行,年轻的我更本没有心思读书,一门心思想闯荡江湖,在老爷子的喝骂和老妈的嘀咕下,熬过那闷热的夏天,靠!居然考上了在中国现代历史上有名的关押元帅的学校,呵呵,不好意思,专科哈。闯荡江湖啊,我家本来离成都很近,当时还没有高速路,也就是一个小时的车程吧,没让当时觉得特烦人的父母送,呵呵。

坐X01远郊长途车,红色的,现在看不到了这种车,我的被卷被压在一篮鸡蛋上,(多年后,老婆还在说,你娃济到我房子来时,只有一卷铺盖哈)本人坐在我老爸当兵时的古董帆布箱上,在闷热的夏天靠在引擎盖的旁边,憧憬着美好的校园生活............也不觉得满车的汗臭和汽油味有多么难闻,对面到成都打工的农村小夫妻,女的长得还可以看哈?呵呵,我还有精力胡思乱想,“还是多读书好哦,你们大学生出来都坐办公室哦。”我不由得挺直了腰杆,那时候大学生还有一点优越的心理。谁能想到现在农民工基本已经达到了本科毕业生的待遇呢?读书好象还是有点用哈?哪天一个发传单的男孩跑到我办公室,我一看就晓得他是读过书的,重庆商学院本科毕业,800月薪。什么世道哦!房价都他妈4000一平米了!


36路在哪里啊?那会还在修二环路?反正36路车不能直接到达学校,接新生的位置靠在站里面,那帮接人的猪头学生干部以为各位学弟都是坐火车来,XX理工学院,哦哦,就是以前的XX地质学院,坐36路。一个成都太婆告诉我。成都的老婆婆还是好,现在我还是这样认为,对人热情仔细。没有找到接新生的车,害的92年的我在车站里面见人就问这个问题,36路在哪里哦?你现在在我心里比毛主席还要亲切哈(我们这帮70年后出生的弟兄都学过“水有源,树有根,毛主席恩情比海深”这篇课文,比毛主席还亲,呵呵,可能现在没有人这样比喻了吧?)。

终于找到比毛主席还亲的36路了,爬上去,到哪里?XX理工学院。到青龙场转车。车上有个女孩,穿的白色连衣裙,她爸送她哦。看我这个样子,就知道还是学生,一问,校友。还好有个伴了,看看她老爸,我突然想起我老爸了,呵呵,初次离开家,还是感觉没有依靠了。(这是我当时真正的感觉)。到了青龙场,各位乘客下来爬行,我更在那父女两后面,踩着挖开的乱石路走着,跑来一辆成都二百五(250)摩托,带一个船斗的那种,到那里?XX理工学院?三块钱。父女坐了上去,他老爹回头看看我,你也来吧。谢谢哦,现在才来得及道个谢,那天到了学校,人头一涌,我就在也没有见到过他们了,那个女孩我在学校好像还见过一次,但是估计她认不出我了,没有说谢谢。年轻的学生,没有浪漫发生。不知道她现在还记不记得当年曾经有个趁车坐的男生?


系上接新生的是个老太太和一个大胖子前辈学长,记得他是一个留长发的胖子,还有一位部队专业下来的半老的中年老头,姓石,最绝的是他的头发比较少,可是他名字偏偏叫明亮!(呵呵,有成都的同学看见了千万不要点穿哈,不然老子不写了,本书虚实结合,肯定有同学能看出来我们到底是谁,但是,不准说哈,也不准对号入座!)那年好像学校在改建?我记不住了,反正宿舍不够,把我们后到的新生全部赶到了一个大寝室里面,哦,我的大学的兄弟。咱们第一次见面啦!


麻烦帮我把床上的东西看到一下,一个皮肤黑黑的,个头也比较结实的家伙对我说道。(这个丫现在在一环路上面卖空调,是我们同学里面最早当小老板的,估计现在个人也有三五十万的底子了,不要笑,我写的是真正的生活,我们无权无势,奋斗十年上千万的传奇有,但是不是你我,慢慢看哈)我点点头,他和一个很瘦小的家伙一同出去了,现在我才晓得当时他们出去喝酒了,不够意思哈,不叫我。黑色的弟兄叫萧延,小个子叫张戈。张戈现在在卖汽车,你们在成都买的某款女士喜欢的车绝大多数是这个小子卖出来的,他是办事处主任,不是车商。


算了,太累,明天再写。本人第一次练手,将就看哈,虚实结合,不要对号,生活是精彩的,以后还要出场的有我们这个时代商界最强的人和故事,但是算不上惊心动魄,只是一个个故事,当然,充满了成都这个城市的特点,呵呵。小吃,女人,美丽的纯西路和黑色的幽默,还有我们刚刚走过的青年时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