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自卫反击战高平战役,人民 解放军是如何出奇制胜的?

19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时,广州军区在水口、布局至高平方向集中了42军124师、125师、126师和43军129师共4个步兵师(统一组成南集团)展开进攻,后来又加入了军区预备队54军162师,在优势炮兵和2个军属坦克团另1个独立坦克营的火力支援下,于极为艰险复杂的地形上突出奇兵,打了高平越军一个措手不及。在长途纵深穿插的突击战斗中,各部勇猛向前,顽强奋战,终于冲破越军的重重阻击,一举打下高平,决定了越北的大势。这次突击战斗,在战略、战术、组织、指挥、兵种协同等方面都有许多经验值得总结。

对越自卫反击战高平战役,人民 解放军是如何出奇制胜的?

从作战计划上看,南集团方向坚持了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中国军队传统作战指导思想。在越北这样不适合大兵团作战的艰险复杂地形上,大规模使用装甲摩托化部队实施长途穿插,实为反常用兵,正面负面可能性都有,主要看如何指挥和把握战机。在突破口的选择上,以部分兵力兵器从水口关方向对复和实施牵制性攻击,集中主力组成大规模装甲摩托化部队突破布局关,直插东溪,打了越军一个措手不及,撕开口子,赢得了战机。原定计划中战役发起当天就要兵临高平城下,那只是在地图上一卡一卡地想像。地图上的70公里距离,在越北那样山地纵横、河溪密布、路少桥脆的艰险地形上,又有越军阻击,根本不可能当天就穿插到位。但从布局关突破是成功的,越军没有判准这个突破口,用以阻击的兵力大多是地方军和民军,以致东溪失守后才手忙脚乱地重新部署兵力进行堵截。越军的狠招是炸桥、毁路、扒坝,43军坦克团和42军坦克团多次都是被断路和断桥截住,耽误了不少时间。特别是越军出其不意地扒开班翁水库,一举将汽车路截断30多个小时,为调整部署和撤退争得了喘息之机。因为班翁被堵,炮兵和后勤上不去,修路又不知要多少时间,许世友才打算要炮兵和特种车辆走复和到东溪,这又引出了复和之战的种种曲折。从事后结果看,班翁水障经过32小时抢修,已于2月19日修通,可勉强让轮式车辆通过。而打通3号公路到东溪,已是21日,这一天多的时间就差点折腾浪费了。如果124师穿插到位,高平被克,复和地区越军就是瓮中之鳖,可以慢慢扫荡,用不着当时急着强攻硬打。但这结果又是临战时无法预知的。越军炸水库,多长时间排除水障,125师打不下复和,这都无法体现在战役计划中。能考验的,只是指挥员的临机应变。总的来看,许世友想让车辆改道,其决心可以理解,只是结果是不理想的。可以把握的,是当时应该让预备队162师直接加入战斗,那样按实战进程进行,时间就能早一天,对全局就更有利一些。

对越自卫反击战高平战役,人民 解放军是如何出奇制胜的?

从作战指挥上看,大兵团作战,能否掌握住部队,及时定下战斗决心,协调指挥,是影响战役成败的关键。42军以2个陆军师加强上百辆坦克、装甲车从布局关突破,向高平交替攻击跃进,对于保持攻击锐势和战斗力是必要的。126师和124师在组成穿插梯队时,都派出多名师、团干部到前方加强下一级指挥,或组成前方联合指挥所,及时处置突发情况,实施灵活指挥,较好地掌握了部队,保持了坦克、摩托化部队在突进中的组织协调。实战中,穿插东溪时,126师前指和43军坦克团指挥所紧跟着前卫坦克1营后推进,在过靠松山时遭敌阻击,步坦一度脱节。因师前指指挥靠前,直接通过坦克电台指挥前卫1营继续向东溪突进,又及时和后方的师基指协调,保障了指挥的连续性;124师在嫩金山口被越军阻击,后续部队发生拥堵。因师基指靠前指挥,及时调整前进路线,令随坦克团后跟进的371团从公路右侧迂回前进,同时转变124师侦察大队与370团的任务,从而加强了正面的主攻力量。

对越自卫反击战高平战役,人民 解放军是如何出奇制胜的?

43军坦克团先头3小时夺取东溪,124师迅速冲上4号公路,高平战役就大局已定了。虽然后续部队被班翁水障所阻,甚至辗转改道要从水口大桥通过走3号公路,打复和县城又折腾了几个来回,不过只是延误了一点时间,已无关胜负。越军要想翻盘,只有用强大的预备队实行两路逆袭,高平越军再反向接应,战局方有变数。实战中,北集团方向原平和太原的越军均未大规模来援,小股越军反扑是杯水车薪;南集团方向背临谅山,越军较多,有第3师、327师、337师、338师等部。但43军129师已在布局关以南的15-18号界碑之间突破,切断4号公路,攻向七溪,形成了一道屏护42军侧翼的防线。而七溪再向南,则已邻近东集团55军攻击地域,越军经这里反扑要两面受攻,难以为继。高平战役,实际上是有惊无险。因为中国军队拥有强大的兵力和火力优势,战略机动无法阻挡,越军只靠游击袭扰可以暂时迟滞一下,但难以挽回大局。最后夺取高平时,南集团总指挥吴忠和42军指挥员身先士卒,亲自观察高平市区情况,掌握了可靠敌情,从而定下决心,勇猛突击,终于拿下了高平。

对越自卫反击战高平战役,人民 解放军是如何出奇制胜的?

从战术上看,大规模的坦克、摩托化部队穿插作战,步坦协同是关键。鉴于中国军队步坦协同的弱项,战前南集团部队进行了大量的训练,尽可能地弥补了薄弱环节。实战中,126师前指和43军坦克团指挥所同乘一辆装甲运输车前进,就是为了协同步坦便于指挥;炮兵群组成了两个前进观察所,分别跟随2个步兵团行动,以及时进行火力支援;坦克团也向担任主要任务的步兵营派出了携带电台的联络人员,尽可能地协调步兵与坦克间的行动。因为中国军队当年缺乏步兵战车,参战的装甲运输车数量又很少,长途穿插中步兵要跟上坦克,就只有搭乘在坦克上。向东溪、高平穿插战斗中,42军、43军的军属坦克团共参战5个坦克营,一般是前卫坦克连或前卫坦克营不搭载步兵冲在前边,后边的坦克要搭载步兵跟随前进。因为没有实战经验,每辆坦克上步兵搭载过多,一般搭载了20-24人,最多的有26人,为了不被高速行进的坦克甩下来,还需要把重武器和一些新兵用背包带或绳子、皮带捆在坦克上,这就留下了隐患。当遇到越军突然袭击时,步兵一时来不及解开绳子下车,重武器也一时解不下来向敌还击,造成了较大伤亡。在经历了血的教训后,步兵和坦克都有了经验,协同也越来越好。实战中,一般是遇到越军阻击时,步兵迅速下车消灭敌人,坦克以炮火支援步兵攻击。遇到路障或桥梁被毁时,步兵下车排除路障、抢修桥梁,坦克以炮火掩护步兵和工兵施工作业。在高平大穿插中,步兵向沿路山头拔点,采用夜间接敌、渗透、进攻战法,为打通道路起到了关键作用。坦克则以火炮和高射机枪支援步兵战斗,分工打击山腰、山顶的越军重机枪、高射机枪、直射火炮,摧毁火力点。如此步坦协同动作,保障了穿插梯队快速向高平突击。

对越自卫反击战高平战役,人民 解放军是如何出奇制胜的?

从组织上看,南集团战前对突破地域和前进道路进行了大量侦察,在临战训练上有了针对性准备,同时筹措了大批修路、架桥用的器材、工具,建立了较为有力的运动保障队,这些都对取得穿插进攻战斗的最后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战前大量坦克、车辆和人员向进攻出发地区机动时,组织比较严密,如利用夜暗行动,分批隐蔽开进,注意观察掌握敌人动向,对已进入部队严格管理,保持无线电静默,利用已暴露的火炮、车辆进行佯动等,最后主力全部进至布局关正面仅有1公里、纵深仅3公里的出击地域,越军依然没有警觉,确实起到了奇兵的效果。

在炮兵的使用上,南集团充分发挥了中国军队在炮火上的优势,基本上及时支援了主要方向上的战斗,给越军造成了重大杀伤,对穿插战斗的最后成功起到了重要作用。如在冲破孤山封锁线时,创造性的使用了85加农炮和高射机枪轮换射击的战法;对着迷西山越军火力压制时,集中使用了152加榴炮和130火箭炮的密集轰击;攻击班占西侧长形高地时,85加农炮“上刺刀”近距离有效支援步兵战斗等。这些实战都锻炼了中国军队的炮兵战术,保障了战斗的最后胜利。

对越自卫反击战高平战役,人民 解放军是如何出奇制胜的?

南集团方向参战的4个步兵师中,126师突破布局,奇袭东溪、穿插高平,连续作战,表现了高昂的斗志;124师强攻4号公路,夺弄梅,取博山,打下高平,歼敌最多;125师复和作战全是攻坚,打得最苦,作战过程最曲折;162师打孤山,渡平江,袭班占,势如破竹,显示了良好的单兵作战素质和训练水平。

南集团方向的作战,以奇袭、惊险、曲折著称,是高平战役的高潮,创造了人民解放军战史上大规模使用装甲摩托化部队的经典战例,在战史上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值得后来者对之仔细研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