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初我军的两个叛将

抗战中,除了收编的民间武装外,我军集体性叛逃的几乎没有。

不过叛逃至国民党的,倒有两个团长。

一个是张绍东,任红十五军团第75、第73师师长,参加了劳山、直罗镇、东征、西征战役。抗日战争开始后,任八路军第115师第344旅第687团团长。据相关情况,他是被团参谋长兰国清拉下水的,两人经常在一块发牢骚,后来张发展成为擅自违背中央有关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在部队驻地搞起了"打土豪"!而且从中渔利,进而嫖娼,与一个地主的大女儿勾搭成奸。旅首长徐海东、黄克诚知道后,严厉批评他,并决定整顿张团。得知此消息后,1938年2月25日,团长张绍东、参谋长兰国清以看地形的名义,带着部分干部战士携械出走,并企图胁迫他们一起叛逃。在团政工干部说服下,最后大部分人返回,只有张绍东、兰国清等少数人逃走。

3月中旬,三四四旅到达山西武乡县大有镇后,立即对该团进行整顿,检讨教训、肃清影响,并命六八七团副团长田守尧接任团长。——这个田守尧,就是电视剧《延安除奸》的那位烈士。他牺牲后,汪伪特务机关策划了B计划,派特务假冒田守尧独自一人去延安开会,伺机刺杀毛泽东。当时因为交通条件和情报条件限制,延安方面并不知道田守尧牺牲的细节,就在这个假冒田守尧要见到毛泽东的前一天(6月21日),此人被陕甘宁边区保安处处长陈泊识破,一举抓获。

1938年7月,徐海东与旅政治委员黄克诚率三四四旅在太行山区的町店伏击日军,仗没有打好。此时,朱德总司令亲自来检查三四四旅的工作,同时结合张绍东、兰国清等叛逃事件,他对徐海东批评得比较严厉。徐海东本来身体就不好,这时更是支撑不住,肺病复发。于是,他请求离开部队去延安治病和学习。朱德为此向延安总部报告,并提出拟让六八七团团长田守尧代理第三四四旅旅长。朱德还就此任职和田守尧谈过话。田守尧曾担任红十五军团七十八师师长,是红十五军团的一员战将,作战一贯英勇顽强。

但是,延安总部考虑到三四四旅作为当时八路军仅有的几个主力旅之一,兵力过万,田守尧资历较浅;再加上三四四旅刚发生张绍东、兰国清事件,并存在有一定的山头主义,因此没有同意朱德的报告。同时,还专门回电,陈述了另派人任职的原因,决定将八路军三四三旅六八五团团长杨得志调任三四四旅副旅长、代理旅长。

田守尧当时还很年轻,只有23岁,对此感到没面子,有些不高兴,旅部为徐海东送行的聚餐会就没参加。朱德见田守尧闹起情绪来,就要求旅政治委员黄克诚召开旅党委会对田进行帮助。会议开始后,与会人员沉默了好长时间,谁也不开口讲话。黄克诚是旅政治委员和党委书记,只好带头发言。他长期在红三军团工作,作为刚从外单位调来的旅主要负责人,考虑到部队之间的关系和今后的工作开展,批评得比较婉转,不够深刻和尖锐。

黄克诚发言后,朱德就发火了,站起来一个一个指着参会人员说:“你们这是什么鸟党委会,不敢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算什么共产党员!”接着他对田守尧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最后又说:“戏点到谁谁就唱,没点到你就不能出台。共产党员嘛!我们都听党中央的,不能闹情绪。”

还有一个是杨克志,他时任新四军第四支队(支队长是大名鼎鼎的高敬亭)最强的第七团团长,1939年5月和副团长曹玉福东进途中带两个警卫班叛至桂系军阀,后为桂系所杀。叛逃原因,是2月份有人检举他们贪污战利品,高敬亭要撤他们的职,戴季英说情而保留。他俩害怕被制裁而叛逃。他俩的叛逃,成了高敬亭被杀的直接诱因。

据杨的大伯父之子杨克荣回忆,当初杨克志回家,一见面就要给杨克荣母亲100元银元,杨母震惊,不收,一再要求下才收了10块。

杨克志还与一些女人有不清不楚的关系。所以杨克荣跟随至一段时间后,不辞而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