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名农村借读生投书中南海后的可怕遭遇


2006-5-23 19:09:00

看一名农村借读生投书中南海后的可怕遭遇



来源:人民日报


在山东省荣成市借读的高中生晋齐(化名),日前写了一封通“天”的信。当信从中南海批转回来,原本“把自己的话说出来挺舒服的”他,却觉得“给家里惹了很大的麻烦”——“以前是1万元,怎么写了封信,借读费就变成了1.6万元?”


晋齐的家人说,孩子目前只能选择从城市的学校中退出,回老家读高中了。一次单纯的直抒胸臆,让一名进城的外地娃体会到现实人生的更多严峻滋味。


一封信引来大烦恼


晋齐的老家在山西省长治市农村,目前全家住在山东省荣成市龙须岛小西村,租住富裕渔民闲置的旧房子。从小学二年级开始,晋齐就在荣成念书,如今是荣成市六中高一年级学生。


“我们全家是在1998年搬到荣成的,距今已经将近8年。在这8年里,我遇到了许多困难。”晋齐在那封信中写道——


“在这里,因为我是外地学生,在上学期间,学校向我索要借读费,同样是中国人,我觉得学校这样做是对我的不公平。


“我们家经济条件差,我正在读高中,姐姐正在读大学,这给家庭带来了沉重的负担。我的爸爸今年快70岁了,妈妈也50多岁了,他们冬天卖糖葫芦、夏天卖冰淇淋,挣的钱不多,但是很累人。在冬天,他们晚上经常在12点以后才睡觉。


“令我想不到的是,在我上高中以后,他们向我要1万元钱,1万元钱,对我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为此,我曾多次想过退学……我该怎么办?”


晋齐的父母初到荣成时,给一家海产品公司打工,干的是晒海带、拣虾的活。随着年龄的增大,从前年开始,他们学做小买卖。


“父母做小买卖,我跟着推车子,知道他们的苦。”晋齐的眼圈微红。


从小学到初中,作为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他都要交借读费。


2005年,晋齐在荣成18中参加中考,成绩为560分,学区内的荣成六中当年的中考分数线是526分。在交了800元学费、1000元书费、300元住宿费、40元军训费和25元体检费后,满心欢喜的晋齐参加完军训,准备开始高中生活。然而,开学1个月后,年级主任通知晋齐再交1万元,理由是“他不是本地人”。


因为家庭拮据,这笔钱一直未交。去年国庆节前,班主任通知家长说,晋齐在学校与人打架,被学校警告处分,同时催家长交钱。

寒假前又发生了一件事。


“我当选为舍长,有一个本地学生,晚上不睡觉,光说话。我就批评他,他不听,我就告诉了老师,老师教育了他。他就找来一个高二学生教训我,但听我说了情况后,那个学生就走了。后来,在放学人多的时候,那个本地学生还是打了我。”


晋齐认为自己受处分,是因为被本地学生欺负才还了手,但这次,“自己被打又没还手,为什么不给对方处分?”


“首先是自己被打了,心里不平衡。其次是春节前,学校要钱,我家里困难,交不起,我觉得心里很压抑,想说说心里话。我就写了这封信,用平信寄到‘北京市中南海’。”


信寄出去后,晋齐也就忘了。因为以前遇到委屈,他也是到外边喊一喊,或者自己写出来。他说:“写出来以后特别舒服。”


但3月31日,晋齐的父母突然接到学校让他们到校的通知。到了学校,全家人才知道晋齐写了这封信,而且从北京批转下来。晋齐这才知晓,他写信是叫“上 访”。


荣成市教育局官员和学校领导告诉他们,这是信访办和上 访人见面。


之后,学校通知晋齐的父母,要想在六中继续上学,必须交1.6万元。


“以前是1万元,怎么写了封信借读费就变成1.6万元了?”


校方说:“户口不在这儿,就是1.6万元。”


4月7日,晋齐的父母收到盖有公章的荣成市教育局的书面答复意见:“调查认为,该生在本地借读过的学校对外籍学生包括不少少数民族的学生始终一视同仁,关爱有加,不存在不公平对待的问题;学校收取其借读费、择校费,符合政策规定,并且根据其家庭实际,该生借读过的学校均给予了诸多照顾,减少了其经济负担。鉴于其家庭的实际情况,我们建议学校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继续给予照顾。同时,建议其由于不具备择校条件,可以回原籍就读。”


在这个过程中,有领导让晋齐在“处理之前不上 访”的保证材料上签字,晋齐在征询了家长的意见后,写下了“在收到答复意见之前不再上 访”,并签名按了手印。在晋齐的小本子上,记录了一些领导的话:“你给中央写信,给荣成抹黑,还不许我们处理?!”


之后,晋齐和他的家人开始和学校频繁接触,学校多次催促他们交钱。4月30日,在一场争吵后,学校出具了转学证明。


上书求学的信最终让晋齐明白必须换一个地方上学了。晋齐说:“这学期,学习退步了很多,我上课有时不知怎么就哭了,睡觉时一想起这事就趴在被窝里哭。”


“现在转学证明开了,马上就要上高二了,到哪里找学校?离开老家8年了,这可咋办?”晋齐的母亲不知自己在问谁。

这钱该不该收?


学校该不该收晋齐1.6万元?这是什么钱?


晋齐的伯父拿出一本2004年第7期《半月谈》,指着一则信息念到:“据新华网报道,国家有关部门明确要求,今后在城市中小学就学的农民工子女,其收费项目和标准与当地学生一视同仁,不再收取借读费、择校费或要求农民工捐资助学及摊派其他费用……”


“去年我给《半月谈》杂志社去信咨询关于外来务工子女就学的政策。11月15日,杂志社寄来这些材料。”


财政部《关于规范收费管理促进农民增加收入的通知》(财综[2004]17号)明确规定:“对在城市中小学就学的农民工子女,其负担的学校收费项目和标准要与当地学生一视同仁,除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收取杂费、学费、住宿费和课本费外,一律不得收取借读费、择校费用,更不得要求农民工捐资助学或向农民工摊派其他费用。对经济困难的农民工子女就学要酌情减免费用。”


财政部2005年3月25日的“财综[2005]11号文件”指出:“统一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就学收费政策,各级财政部门要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国务院关于切实减轻农民负担的各项政策,继续清理对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就学不合理的收费规定。”


晋齐的伯父一时觉得自己找到了侄儿不用花钱上学的证据。他认为,国家照顾外来务工子女上学的政策同样适用于高中阶段。


从山东省教育厅的官方网站上可以查到,山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转发省教育厅等部门《关于进一步做好城市外来务工就业人员子女基础教育工作的意见的通知》(鲁政办发[2003]96号),其中规定:“接受完义务教育的城市外来务工就业人员子女可以在流入地参加中考,录取条件、收费项目和标准与流入地常住户口学生一视同仁。”


晋齐的伯父认为,晋齐中考成绩优异,应该与当地孩子一视同仁。


荣成六中位于山东省最东端有“天尽头”之称的荣成市成山镇,是山东省重点中学,省级规范化学校。


学校办公室主任袁学海说:“学生给上面写信是公民的权利,但对外来务工子女入学政策仅限于义务教育阶段,而高中阶段不属于义务教育,学校也只是执行上面的政策。”


袁学海出示了2004年山东省物价局、财政厅、教育厅联合下发的“鲁价费发[2004]140号文件”和荣成市的配套文件,其中就公办高中择校生收费作出了明确规定:执行高中限分数、限人数、限钱数的“三限”政策,其中择校生人数原则上不超过学校实际招生总人数的30%,各地经济发展、居民生活水平不同,各市公办高中择校生最高收费标准不同,济南、青岛最高为1.8万元,其中威海为1.6万元。


袁学海说,晋齐属于户口不在荣成的外地学生,学校最初收1万元,是因为晋齐的家长起初表示要把户口迁过来,其家庭经济状况也困难,学校是对其照顾。


有数字显示,随着荣成市经济建设的快速发展,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已经超过5400人。2005年,全市共减免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借读费400多万元,但减免只限于义务教育阶段。


今年,荣成中考报名人数8700人,其中4%属于外籍考生。该市中考政策首次明确“外籍考生(户口不在荣成)不列入招生计划”。


2005年高考中,荣成六中高考本科上线率全市第一。5月11日,荣成六中召开第七届教职工代表大会,学校的工作报告写道:“学校招生工作曾一度火爆,黑龙江的鸡西、河北的邯郸,省内的济南、青岛、烟台、威海等地学子纷纷慕名而来。学校计划外招生数量始终居全市之首。”


在该校2006年经费开支预算情况报告中列出,预算外总收入798万元中,择校生费用收入是160万元,学费收入475万元,工厂商店收入280万元,住宿费收入135万元。


荣成市教育局的一名官员认为,像晋齐这样在自己不具备条件的情况下,还想得到优质高中资源待遇,就有些强人所难了。


荣成市教育局负责信访工作的孙月昌老师认为,这是一个大的社会问题,一方面优质高中资源紧缺;另一方面,在外来人口增加、挤占教育资源的同时,也增加了家庭教育成本。

内心产生微妙的变化


晋齐说,也许他不会再这样或那样地“上 访”了,在他内心深处,对社会的判断已经有了微妙的变化。


这个曾经非常喜欢在海边生活的少年,内心已经变得很敏感,他隐约感到一直有人对像他这样的外地学生不好。去年冬天,威海地区的雪下得很大,他说:为什么被老师派出去扫雪的总是外地孩子,上课倒垃圾的也都是外地学生?


晋齐的姐姐也是在六中上的高中,高三那年,老师连她的作业都不给看;姐姐眼睛不好,却被安排到最后面的座位。这又是为什么?晋齐讲了很多他眼中的不公平。


对这种收费政策,他始终认为“好像不公平”。“这种情况太多了,我是个代表吧。”


在采访中,记者和晋齐有一段单独的对话。


“这件事对你的伤害大吗?”


“只是觉得给家里的麻烦添大了。”


“你恨老师吗?”


“不恨老师,老师都挺好的。这还不是上面压下来的。”


在那封信中,晋齐的理想是当个赛车手,赚许多钱。但这件事之后,他的想法改变了。记者问他将来想干什么,他沉默了一会儿,说:“当官!”


“我要好好学习,考上大学,还有很多人遇到这种情况,将来要是真能管住他们,就抓他们。”


然后是良久的沉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