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其实这些年一直有个观点,松井石根作为南京大屠杀时的日军司令官,并不能约束部下那群疯子,所以他罪不至死,只是因为盟军为了一己私利放过日本皇室,所以作为真正罪犯的朝香宫鸠彦亲王也就逍遥法外,但是又不能不找个顶罪的,所以松井石根成了倒霉的“替罪羊”,而松井石根至死也为自己鸣不平,说自己是代人受过。

那么问题来了,他真的是帮朝香宫顶了罪吗?这是个有趣的问题。

本人以前也曾经认为松井石根是个替罪羊,但是随着发掘的资料多起来,本人发现,就本人找到的资料看,松井石根其实一点都不冤,他仍然是个罪该万死的家伙

松井石根真的是“替罪羊”的吗?

恶有恶报

松井石根并不是替罪羊,原因有二:

其一,攻打南京乃至整个对华作战,松井石根都是主要策划者、组织者和实施者,就这一点来说,说他是“始作俑者”也不为过;

早在二十几年前,松井石根就开始布局中国,1915年,松井石根调任驻上海武官,开始布局中国,期间进行了大量的间谍活动,例如秘密勘测地形、绘制中国地区地图、收买卖国贼等,后来调任驻东北日本情报军官,专司情报工作,1927年,臭名昭著的“东方会议”上,松井石根受邀参加,参与制定对中国政策,后来因为日军“统制派”扛把子——永田铁山被杀,松井石根作为“统制派”的敌对阵营“皇道派”的扛把子,涉嫌此事,被迫引咎辞职、勒令退役。

但是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松井石根因为“中国通”身份,加上威望和军衔,被再次征召入役。

1937年秋占领上海后,日军有一种观点,那就是在华东开辟战场会导致战线过长、战争过度扩大,以日本的国力支撑不起如此扩大化的战争(日军中也不全都是疯子),应该见好就收,和国民党政府开启和谈。

但是作为华东日军司令的松井石根,却力排众议,非要占领南京,因为占领南京是他的“夙愿”,最终改变了大家的主意,促成了进攻南京的决议。

所以就这点来看,松井石根是开启南京灾难的人。

松井石根真的是“替罪羊”的吗?

松井石根进入南京

其二,更重要的,本身在南京大屠杀这个事件上,他也不是无辜的。

因为他虽然在进攻南京时(12月13日南京沦陷)因病疗养,但他在占领南京后的12月17日就去了南京,大屠杀持续了几个星期,在这几个星期内,他不可能完全没有耳闻,但是他无动于衷,这说明他在内心就算不支持这次屠杀,至少也是不反对的,否则以他的级别,不可能一句话都不说、一件事都不做。他之所以默认这种行为,恐怕他的想法是:“我不反对你搞,但我不好明确表态,表态了会出事”

他为什么这样?

我们要清楚,一年多前的1936年2月底,发生了震惊日本的“226事件”,日本陆军中的“皇道派”低级军官企图政变夺权,但是遭到了失败,这次事件后,杉山元等“统制派”军官掌权,在军队清洗“皇道派”,作为“皇道派”扛把子的松井石根,自然受到影响,但是他早在1935年永田铁山被杀以后就被退役了(涉嫌刺杀永田,被勒令退役),所以清洗对象成了他仍留在军队中的亲信们。

作为皇道派的扛把子(其他皇道派的扛把子还有荒木贞夫、真崎甚三郎、本庄繁、阿部信行等),他原本在军中发展的势力,也随着“二二六”之后的清洗被连根拔起了,所以我们要清楚,南京战役时,他主要靠他的威望,而不是实际影响力来控制部队的。

松井石根真的是“替罪羊”的吗?

松井石根

经历了勒令退役,加上本来就是个军中老油条,松井石根肯定“人老成精”,换句话说,老奸巨猾的他并不想明确对屠城表态支持或者拒绝,这绝不是他有良心,而是他企图在未来追究时逃脱责任罢了,此其一。

同时,我们还要再看看,南京大屠杀两个主要刽子手——谷寿夫和中岛今朝吾。

首先,谷寿夫在1935年12月调任第六师团师团长,要知道,第六师团是日军一个甲等师团,属于日军主力之一,而1936年的“二二六”中,他完全没有受到波及,这至少说明他和松井石根不是一路人;

而中岛今朝吾,在“二二六”失败之后一个月不到,清理“皇道派”最激烈的一段时间,他却水涨船高、此时晋升中将,恐怕这说明他还是“统制派”的人。

以此来看,这两人都不是松井石根的同路人,甚至在派别上,是松井石根的对手阵营,恐怕他们之前也不大买松井石根的账。

就这一点来看,松井石根恐怕也不是完全看不透,所以他何必和那两人较劲?他默许这个事件的原因,此其二

再加上,屠城命令,是朝香宫鸠彦亲王下达的,这人才是实际上的日军控制者,他松井石根也不想和皇室出身的朝香宫较劲,自讨没趣,他默许的理由,此其三

另外,他虽然说“军机败坏到这个程度,有辱日本国格”,但他从没想过控制军纪,在当时的日军中,军纪只能由宪兵负责,可进攻南京的日军里完全没有宪兵,松井石根去南京,也只带了17人的宪兵充充场面,靠17人控制全南京几万日军,不是说笑吧?所以起初他可以说他根本没办法有效控制军纪。

但是,烧杀持续了几个星期,这几个星期里,他有充足的时间调动宪兵控制军纪,就算他一开始想不到,难道几个星期都想不到?为什么到最后连一个宪兵都没有来南京规范军纪?!堂堂一个司令官,这点事都不做,又算什么事?

好吧,再提几个事实。

(1).谷寿夫是屠杀中最凶狠的部队,若要整肃纪律,他首当其冲,可是松井石根不但没有处罚他,反而在入城式中嘉奖他,说他“第一个打进城”;1938年1月,当大规模屠杀还在继续进行时,松井石根还亲自宴请谷寿夫,“询问他对时局的一些看法”。

(2).12月19日和20日,松井石根在南京视察,在挹江门一带看到了大量死尸,他自己20日的日记也写到:“午前10时出发,视察挹江门附近及下关。此附近仍尸横蔽野,狼藉不堪……”,这是谁的尸体,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南京战役早在13日前就结束了,战场的尸体必须迅速处理(否则就会变成传染病的温床),尤其是大量的尸体,这不可能是13日之前留下的军人尸体,否则就算是冬天,大批尸体在户外放一个星期,早就腐烂变成瘟疫之源了,何况这还是在较为温暖的江南,日军不可能不明白,所以这些尸体铁定是占领南京后日军屠杀造成的,不论屠杀的是手无寸铁的市民还是放下武器的降兵,这都是战争罪行。

而且,松井石根肯定清楚这大批尸体的来头,别忘了他可是情报军官出身、在中国干了十几年情报工作,这点眼力劲都没,做个P的情报军官!?可是他说什么了没?什么也没

(3).虽然没有宪兵,可是他却又叫一些士兵佩戴“宪兵”臂章,到处走,显示“有宪兵”,难道他堂堂一个大将,还没权力调动一群真宪兵?还要做这种鸵鸟一样把头埋进沙子的行为?恐怕他只是想做做样子、骗骗外国记者罢了!

从这一点来说,松井石根就坐实了一个“包庇部下、纵兵行凶”的罪名。

从以上几点来看,松井石根的整个想法,按照逻辑推断,应该是:

1.这个事情太血腥、残忍,完全洗不白,如果此事表态支持,他又是主要指挥官之一,未来一旦有什么时候追究起这件事(追不追究谁说的清?君王不是经常做那种让下面的人替他做坏事,然后再把下面的人推出去当替罪羊的事吗?),恐怕他要变成头号罪人,那时候就真的“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了,他不傻,不想背主要罪责

甚至,为了甩锅,他还要做做样子,训斥下面的军官,原因同上,撇清责任而已

2.不论朝香宫还是谷寿夫、中岛今朝吾,都不是他的同路人,他也不愿得罪这些人,毕竟他只是个有名无实的司令

概括来说,松井石根心里想的是:反对这件事没好处,自己也没打算反对,所以还不如顺水推舟,但是又不能冲到前面,免得成了出头鸟,所以他一边嘴上说不支持、一边却又放纵下面的人那么做,然后又刻意做些事情做做“自己反对”样子,给自己开后路。

说白了,就是:我不反对你,倒不如说,你做了我想做但又不好亲自做的事,但我也不能支持你,我还要给自己留好后路,免得日后把我当了头号犯人。松井石根真是个老狐狸,既要把自己的后门打开,又想在部下前保持自己的威望和名誉。

所以,我们千万别傻傻以为松井石根真的是“无辜的替罪羊”,他的目的,就是把自己装作“替罪羊”,让自己看得“可怜”,纵然披上了羊皮,狼还是狼,打死了,也是披着羊皮的死狼,绝不能因为披着羊皮的外表,就说它是替罪羊。

请问大家:

一个导致很多人死亡的惨烈事件,是某个人主要在幕后策划、实施,并是由他力排众议执行的,他有没有罪?

一个司令官,他的部下犯下滔天的战争罪行,他发现后不但不制止,反而包庇甚至纵容,他有没有罪?

所以,虽然朝香宫没有被审判是逍遥法外,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就把松井石根的债算到朝香宫身上,甚至还把松井石根看做“替罪羊”,因为松井石根一样是个不能饶恕的罪人,两个家伙的罪责不同,不存在谁给谁顶罪,两个家伙都不是好东西。

松井石根真的是“替罪羊”的吗?

审判中的松井石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