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00年快过去了,世界还是那个残酷的世界

昨天,很多人在自己的微博和朋友圈上转发了一位外国外交官的照片……

低头落寞的人

是叙利亚驻联合国代表巴沙尔·贾法里

本月7日,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控制的东古塔地区杜马镇遭到疑似毒气袭击,导致70余人丧生。叙利亚反对派、美国、英国等第一时间站出来,指责叙政府军使用化学武器袭击无辜平民。

9日,联合国安理会召开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紧急会议,与会的各理事国展开激烈争辩。当时,这位叙利亚驻联合国代表在会上怒斥美国以谎言为由发动侵略战争,劣迹斑斑。他还特意提到美国发起的伊拉克战争,他说对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调查什么证据也没有找到。

贾法里在发言中说,根据白头盔提供的信息,“化学武器已经学会区分武装人员”。因为在“白头盔”发布的视频里,叙利亚政府军的化学武器从来不用来攻击反政府武装人员,而是专门用来杀平民,特别是妇女和儿童。

叙利亚代表联合国会议上怒骂美国:

你们自己就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轮到叙利亚代表贾法里发言时

美英代表便全部转身离开

但他发言一开始,美英代表就已经离开席位,转身而去。这篇“檄文”也没有能阻止13日美英法联军对叙利亚发动空袭。可怜的叙利亚人,好容易见到的和平曙光又熄灭了!

多处目标遭到美英法联军轰炸

这个世界依然是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弱国小国纵然有理又如何?批判的武器代替不了武器的批判。

美国人依旧厚着脸皮肆无忌惮地对他国发动侵略了,还恬不知耻的说“祈祷上帝可以为那些在叙利亚受苦的人带来安慰”。

这张照片戳中了太多中国网友心中的痛处:

这张照片之所以能让中国网友也如此触动,是因为它让我们想起了那些年的中国——想起了1919年巴黎和会上的北洋政府外交总长陆征祥拒绝在和约上签字;想起新中国成立前,无数次被拎到谈判桌前签字……

熟悉历史的朋友会记得将近100年之前,曾经发生过近乎雷同的事情,只不过那次的主角不是叙利亚,而是同样饱受战争和动荡摧残的中国。

引发五四运动的巴黎和会上,中国作为一战战胜国,却遭遇了战败国的屈辱——战败国德国在山东的权益竟然被转让给了日本而不是归还中国。

无他,弱国无外交。十多年之后,当中国向国联控诉日本侵占东北三省时(918事变),得到的是一样的回应。列强们对维护公理毫无兴趣,相信他们等同于与虎谋皮。

顾维钧在巴黎和会的演讲:《我的1919》

顾维钧在巴黎和会的演讲《我的1919》:“我很失望,最高委员会无视中国人民的存在,出卖了作为战胜国的中国。我很愤怒,我很愤怒,你们凭什么把中国山东省送给日本人。中国人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了,我想问问,这样一份丧权辱国的合约谁能接受?所以,我们拒绝签字。你们记住,请你们记住,中国人永远不会忘记这沉痛的一天。”

看过电影《我的1919》的朋友,都会记得中国代表顾维钧拒绝签字前的这段讲话。同样讲得入情入理振聋发聩,可是同样无可奈何。在强权即是公理的大环境下,能够拒绝签字已经是当时积贫积弱的中国的代表能做到的极限了。

而现在的中国之所以不用再担心噩梦重演,并不是因为列强们发善心了,而是因为:

虽然很不喜欢,但不得不承认“真理在大炮射程之内”如今依然是有效的。所以还是那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没有大国崛起,没有强大国家作为屏障,别说小民尊严,连小民性命都保不住,正应了中国老百姓那句“宁做太平犬,不当乱世人”。

但想要和平,在列强面前摇尾乞怜是毫无效用的,讲道理也说服不了这些嗜血的魔鬼,以战止战方为上策。

快一百年过去了,中国已不是当时那个中国,而世界还是那个世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